天路杀神 第八二六章 睚眦必报的人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那座山岳靠近光明山之后,悬停在半空中不动了,接着数百艘证道飞舟从山岳上掠起,向着下方落来,云台山和云高山的修士们看到这种声势,显得有些紧张,不过萧魔指认得太清宗浮城,早已传下将令,命各部都不得妄动,以免产生误会。

  属于叶信的势力此刻都集中到了光明山,有温容的红霞星门,有叶信担任太清的太清宗,有萧魔指的云台山和云高山,这些日子师东游居然也召集了一些人手,那都是他的老部下,当初聂乾元叛乱之后,他们按照师东游的命令,假意投靠聂乾元,虽然聂乾元不敢让他们继续掌控权力,把他们从各地主星的位置上撤换下来,但最后总算是保全了自己,现在得到了师东游的昭令,正巧也是无事一身轻,便都到光明山来了。

  光明山变得热闹了,各部人来人往,颇有一番声势,尽管比不上光明山鼎盛时期,可也有自己的欣欣向荣的气象。

  萧魔指与泥生还有师东游亲自来迎,随后便从红霞星门的队列中冲出一批人,一直冲到萧魔指近前,翻身跪倒。

  萧魔指露出狂喜之色,忙不迭的把那些人一一搀扶起来,他们都是魔军中的将领与校官,资质卓越、能力过人,温容在浮尘世举行的大选中,他们都是佼佼者,所以被温容带上来了。

  萧魔指一直苦于人才缺乏,想完全了解一个人,并不是容易事,以他的才智,要彻底看透部下的秉性,也需要很长的时间,而那些魔军将领与将官,都是萧魔指已经了解过的,看到他们的第一眼,萧魔指便想到应该把他们招纳过来。

  不过,他们现在是红霞星门的修士,这么做有些不妥。

  温容是个人精,她微笑着走过去,和萧魔指说了几句,萧魔指再次露出大喜之色,连连向温容施礼。

  接着,光明山召开了一次大会,红霞星门的沈忘机、王芳等人,还有太清宗的几位太清,都列席了这次大会。

  沈忘机和王芳等人原本是有些紧张的,他们知道一个道理,势力越大,蛋糕也越大,但分蛋糕的人也会越多,迫于情势,他们只能隐居在红霞星门幕后,没机会走上前台,本以为叶信身边会多出许多生面孔,现在发现大部分还是老人,一颗心也就放回到肚子里。

  大会之后,叶信又召开一次会议,不过这一次叫的人就少了,只有泥生、鬼十三等十几个人。

  偏殿中,众人分头落座,还没等叶信说话,泥生抢先说道:“主上,飞弋大光明已经伏诛了。”

  “他来过了?”叶信一惊。

  “可以说来过,也可以说没来过。”泥生笑道:“师老当得上是老谋深算了,主上离开之后,师老就说要暂时离开光明山,寻个僻静的地方闭关修炼,我当时还感到古怪,光明山的静室多得是,为什么偏偏要去外面?等到师老回山的时候,我才明白,原来是找飞弋大光明去了。“

  “我没有去找他,是他来找我。”师东游缓缓说道:“我和此人纠缠了上百年,多少也算了解一些他的秉性。”师东游说道:“飞弋大光明向来不喜打恶仗、硬仗,独好倚强凌弱,我已堕入了寂灭境,发现只有我一人独坐深山之中,他肯定会忍耐不住的,而且……我也只是试一试,如果他没有上钩,我自己再回去,又没有损失什么。”

  “那你也总归和我们说一声么。”泥生说道。

  “和你们说了,万一他不来呢?岂不是让大家笑话?”师东游笑道,随后他看向叶信:“主上放心,我已恢复修为的事情,肯定是传不出去的,当时只有飞弋大光明和圆枢大光明来了,我动用剑阵,立斩二人,我可以保证,没有其他人在附近。”

 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,师东游会这么认真的解释,是因为知道自己是他叶信最重要的一枚棋子,绝不能暴露已恢复修为的事实。

  “师老此举,是为大家解除了后顾之忧啊。”叶信点头道,坐在主座上,给每一个部下的行事定性、定论,是他独有的责任。

  “主上,我还有件事,有个人给我送来了一件东西,让我亲手交给你。”泥生拿出一只长方形的木匣,接着递给站在一边的小月。

  小月急忙接过木匣,转身走向叶信。

  “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叶信一边接过木匣,一边问道。

  “嗯……难说!”泥生皱起眉头:“我反复问他姓名,他总是避而不答,此人散发出的气息很独特,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,好像……如果让他靠近我,或者是我靠近他,那我时刻都会有生命危险,但我又感觉他对我们没有什么恶意。”

  “哦?”叶信想了想,随后准备打开手中的木匣。

  “信哥,你小心一些。”鬼十三提醒道。

  “无妨。”叶信释放出护体元力,接着便打开了木匣,木匣刚刚开启,一股磅礴的元力波动便从木匣内炸开,叶信眯起双眼,看到木匣内放着一柄不长也不短的宝剑。

  “咦?”鬼十三距离叶信最近,他看得很清楚,差一点跳起来。

  但有人比他更快,师东游蓦然化作一道闪电,刹那间便出现在叶信身前,接着伸手去抓那柄宝剑。

  泥生等人都惊呆了,他们还以为师东游是在突然袭击叶信,唯独叶信神色不动,双手端着空空如也的木匣,他的视线则在盯着师东游近乎扭曲的脸。

  此刻的师东游,气息已全面爆发,而且非常不稳,脸色也是变幻不定,他的手死死握着宝剑的剑柄,用力之大,使得他的骨骼发出一连串炸响声。

  “神游剑?!”泥生猛地站起身。

  泥生做梦都没想到是神游剑,他一直是星皇座下的仆从,最知道守规矩,如果自己私自拆开封印查看,叶信看在他劳苦功高的面子上,肯定不会说什么,但心中必为不喜,这属于大忌。

  “信哥,是谁把神游剑送回来的?!”鬼十三叫道。

  他刚刚在太清宗吃力神游剑的亏,然后就有人把神游剑送到了光明山,这简直是奇迹了!

  叶信的视线落在木匣的底部,看到上面有一张信笺,他拿起信笺快速了一遍,信笺的末尾有几个字:百变叩首。

  “原来是他……”叶信叹了口气。

  “是谁?”泥生和鬼十三异口同声的叫道,连师东游也在瞪着叶信。

  “苏百变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是他?!”泥生错愕了一下。

  “苏百变……”师东游脸色也又开始变幻不定:“他为何要把神游剑送到光明山?莫非是……”

  他下意识的以为,苏百变把神游剑送到光明山,是为了帮他师东游,随后想到苏百变的秉性,感觉自己在自作多情。

  在苏百变堕入寂灭境,离开星殿的权力中枢之后,他去探望过几次,可苏百变已经变成了一个‘怨妇’,而且怨气指向的是他师东游,所以慢慢的也就懒得去了,后来近乎忘记了这个人。

  “凤步若为他解除寂灭之气,是在利用他,等到寂灭复发,他会在几息的时间内化作飞烟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遇到他的时候,拆穿了凤步若的骗局,还答应他,会真正帮他脱困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师东游眼中显露出伤感之色,可能是想起了过往。

  他和苏百变的关系曾经是很亲近的,就像叶信与墨衍、谢恩等人一样,但经历上百年的光阴,他与苏百变越走越远,直至遗忘。

  “师老,那苏百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可用还是不可用?”泥生说道。

  “怎么说呢……”师东游沉默片刻:“当他认为你远比他强大,而且对他足够好的时候,他就是一条狗,当他认为你对不起他、亏欠他的时候,他就是一匹狼,如果能咬到你,他会毫不犹豫的狠狠咬你一口。”

  “这么说,苏百变还是可用的了?”泥生说道。

  “难,要看主上拥有什么样的心胸。”师东游叹道:“因为他心地极为狭隘,睚眦必报,针尖大的小事,他能记你一辈子。”

  “哈……”泥生不由笑了:“当时我邀请他上山主上很快就会回来了,他却说要去找一个蛇蝎女子报仇雪恨,然后再回来拜见主上,按照师老这么讲,莫非他这一辈子就是在找各种人报仇么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师东游在苦笑。

  “蛇蝎女子?他没说到底是谁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没说。”泥生说道。

  叶信沉吟起来,如果是寻常女子,以苏百变的性格,早就把人干掉了,那个女子肯定很厉害,让苏百变也不敢大意,必须等待机会。

  想来想去,叶信突然想到了雷琴柳柳,能威慑到苏百变的女修,好像只有她了。

  不过,雷琴柳柳因为什么事与苏百变结仇了?

  “好了,信哥,说说正事吧,两个月的时间,可是一眨眼就能过去的。”鬼十三说道:“你要我们怎么做?”8)

  (三七中文 et)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