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三一章 致命的消息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一艘证道飞舟在高空中疾驰着,雷琴柳柳站在船头,遥遥望着远方,她的神色有些沉重,因为大战即至,换成谁也轻松不起来。

  此次算得上自妖皇惊天那场战事之后,最高规模的大决战了,狄战调动了星殿的所有力量,除了分出部分人手追杀凤步若和聂乾元之外,所有修士都在向红霞星门汇集。

  星殿下属的每一个星门都有一个圆满境修士,这是最少的,有的星门更拥有数位圆满境大修,当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时,将凝成一股恐怖的力量。

  云高山被萧魔指攻占,麒麟社落入鬼十三之手,但星殿还有蜈蚣岭、百守观、通宝堂和天门,人童渊也投靠了星殿,他们的实力不容小窥。

  相比较之下,叶信那边要逊色很多,人童渊叛变了,一君坡刚刚惹怒叶信,这个时候绝不会出来助战,大丹宫和霖古宗一点动静都没有,或许可以说,他们并不看好叶信,甚至可能私下里和星殿接触过,不来个落井下石,已经算是很有操守了。

  事实上,叶信的判断是正确的,狄战与凤步若、聂乾元已经达成了新的同盟,所谓新同盟,是指三大巨头的格局已不复存在,但这并不影响新同盟的团结。

  狄战只用了几分钟,便说服了凤步若,他的杀手锏是叶信的真实身份,凤步若当时犹豫了片刻,便毅然决然的同意了与狄战结盟。

  输给狄战,还能找到理由为自己的辩解,如果输给叶信,等于彻底否定了自己存在的意义,当初凤四与叶信交过手之后,凤步若已经知道自己与叶信是死敌了。

  天凤星皇动用大神通,穿透法则的约束,把他收为弟子,就是为了把贪狼星殿变成天凤星殿,他怎么可以输?何况狄战并不在乎这点,只要能击败叶信,星殿属于贪狼还是属于天凤,对他而言没什么区别,所以,他很干脆的应允了凤步若这个要求,并当场立下誓言。

  狄战说服聂乾元,倒是费了些口舌,但聂乾元也有自己的致命弱点,那就是师东游。

  当初聂乾元为了得到神游剑,背叛了师东游,不管他后来如何为自己找理由,可心中还是有着沉沉的愧感,不过愧感到了极处,就变成了仇恨,他隐隐感觉,只能彻底毁掉师东游,才能从心理层面上得到解脱。

  而叶信是力保师东游的,那么叶信也就是他聂乾元的死敌。

  如果让叶信取得胜利,以叶信贪狼星皇的身份,必定要掌控星殿,然后来一场大肃清,到那时候,他聂乾元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叶信说狄战是匪,目的是达成一种战略上的藐视,其实狄战也是有些能力的,问题在于,他的技巧、经验都属于野路子。

  譬如这次决战,狄战依然沿用着以前的风格,弟兄们都来,都要来!然后我们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、大秤分金,他的风格往往能达成蚁聚的效果,声势浩大,但只能打顺风仗,一旦败阵,蚁群很可能轰然溃散。

  不过,狄战从没输过,他的个人战力实在是太强大了,这一次,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叶信。

  各地星门纷纷响应狄战的号令,可总有少数几个不听话的,一直保持沉默,也没有信使,这让狄战有些恼怒,所以让柳柳、封绝分头去督促那几个星门。

  柳柳此次出行的目标就是大安星门和玉翠星门,虽然缺了几个星门,对大局完全没有影响,可狄战不喜欢,他在其他方面心胸很开阔,可一旦认为自己完全掌控了大局,就希望看到万门来朝的气象,缺一个都不行。

  如果叶信知道这些,肯定会评价狄战性格有缺陷,具备潜在的偏执倾向,**型的完美主义者。

  片刻,前方出现了一艘证道飞舟,在同时发现对方之后,都不约而同向左右避让,下意识的要拉开距离,接着又认出都是星殿的证道飞舟,便把速度减慢,相互缓缓靠近。

  “你们是哪个星门的?”柳柳扬声问道。

  “我们是大安星门的修士。”对面证道飞舟上一个为首的修士大声回道。

  “大安星门?我正要去找你们!”柳柳皱起眉:“你们有没有接到行者的传令?!”

  “接到是接到了,可……”那为首的修士犹豫了一下:“可我们星主刚刚返回星门。”

  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还到处乱跑?”柳柳喝道:“回头,带我们去找赵安存。”

  赵安存就是大安星门的主星,也是一位老资格的主星。

  “不行啊。”那为首的修士急忙说道:“我们奉星主急令,要去星殿拜见行者。”

  “行者不在星殿,你们去星殿做什么?”柳柳有些恼了,随着新同盟的建立,她在星殿已经隐隐成了影子皇帝,发出的命令没有谁敢拒绝,对面的修士居然扫她的面子?!

  “我们……”那为首的修士欲言又止。

  “有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。”柳柳说道。

  那为首的修士满脸都是犹豫之色,迟迟不说话,柳柳更加恼火了,大声喝道:“就算你不认得我,也该认得我的雷琴吧?!”

  随着柳柳的元脉突然运转,背在身后的雷琴发出雷鸣般的响声,一道道电弧以柳柳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卷去。

  “我当然认得柳大人,可是……”那为首的修士露出苦笑,接着似乎打定了主意,纵身向着柳柳脚下的证道飞舟掠来。

  当那为首的修士站稳脚跟之后,向四周扫视了一圈,柳柳知道对方的意思,挥手让随从后退后,接着说道:“现在你可以说了。“

  自从柳柳在红霞星门吃了大亏之后,行事虽然还像以前那样张扬,但心中始终保持着警惕,她的元脉已经开始运转,只要情况稍有不对,她的雷琴可以立即发动。

  “大人,我们星主不知道曾经与谁交手,已身负重创。”那为首的修士低声说道:“回来之后便晕厥不省人事了,我们星门的药师忙了一天一夜,总算让星主恢复清醒,星主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们立即去星殿禀报行者,说谈先生的处境非常危险,然后星主又昏迷过去了。”

  “谈先生?哪个谈先生?”柳柳呆了呆。

  “我们也不知道是哪个谈先生,不过,主星让我们去禀报行者,行者应该是认得的。”那为首的修士说道。

  “赵安存……知道谈大哥的下落?”柳柳感觉自己的身体蓦然绷紧,随后喝道:“快,带我们去大安星门!”

  “可我们要去找行者……”那为首的修士说道。

  “禀报我和禀报行者没什么区别。”柳柳喝道:“耽误了大事你担得起么?快点!再敢啰嗦,我现在就废了你!”

  那为首的修士只得向柳柳躬身施礼,接着跃回到自己的证道飞舟上,那艘证道飞舟缓缓转向,接着向自己来的方向掠去。

  两艘证道飞舟一前一后,差不多用了半天的时间,终于接近了大安星门。

  那为首的修士率先跳下证道飞舟,和守在门口的修士们说了几句,大安星门的大门便打开了,柳柳带着随从们快步向内走去。

  片刻间,那为首的修士带着柳柳等人一直走进后堂,柳柳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,她并没察觉什么异样,有些修士脸上带着焦虑之色,那是因为星主赵安存生死不知,都很正常。

  那为首的修士来到正房前,回身向柳柳示意,柳柳大步走了过去,伸手推开房门,她没有急着进去,先扫视着房内,发现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花甲老者,正是赵安存,被褥、床头、床下到处都是黑色的血渍,整个房间内散发着一种腥臭的味道。

  那老者的气息非常微弱,现在可能正处于昏迷之中,有黑色的血丝不停的从他嘴角渗出来,床边还有几个药师在忙碌着。

  柳柳认得赵安存,见没有异状,她再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了,做了个手势,率先走进了方间,十几个随从紧跟着柳柳。

  “赵星主的情况怎么样?”柳柳低声问道。

  那几个药师回过头,被吓了一跳,这房间虽然很大,可突然间多出十几个人,总归是有些惊愕的,其中一个药师急忙回道:“星主现在很危险,就算能救得过来,恐怕……”

  柳柳能听懂对方的意思,就算能救过来,恐怕也废了,十有**会堕入寂灭境,不过她一点不在意赵安存,只想得到谈胜邪的消息,低头沉吟一下,喝道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  那几个药师先是面面相觑,接着转身向外走去。

  柳柳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瓷瓶,轻轻晃了晃,随后走近床头,把瓷瓶放在了赵安存的鼻尖下。

  她的药可以让人立即恢复清醒,但对身体不太好,会耗费所剩不多的精力和体力,如果是自己的弟兄,她不会动用这种丹药,可赵安存就无所谓了。

  赵安存的身体立即开始颤抖起来,接着双眼微微张开,柳柳不知道赵安存能保持多久清醒,立即问道:“你知道谈先生的消息?”

  “来……”赵安存的声音显得很微弱。

  “什么?”柳柳听不清赵安存说的话,只能听到第一个字。

  “来……”赵安存表情狰狞,似乎拼力要说出自己的消息。

  柳柳只得再上前一步,把耳朵凑了过去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来得好!”
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网址:,。

  a

  (三七中文 et)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