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三四章 兵败如山倒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小说网.,最快更新天路杀神最新章节!

  叶信每说一句话,狄战的脸色便越阴沉一分,等到叶信说完,狄战的脸孔已近乎变得扭曲了,他眼中满是震骇、惊愕、不信,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与叶信之间竟然有这种渊源!

  “狄兄种下恶之种,自然会看到恶之花!天道有轮回,果报绕过谁……”叶信露出微笑:“其实我什么都不怕,只怕这种因果业报的力量,所以我做事情总是会把选择权交给对方,看起来虽然很被动,但我避开了因,而与果站在了一起。“

  狄战已经说不出话了,他不由想起了当时的谈胜邪。

  谈胜邪一直持反对意见,还屡次警告大家,夺人气运虽然能带来好处,可天机一旦反弹,后果必将尤为惨烈!谋夺不如合作,合作又不如依附。可是,当时的狄战已荡平天下,意气风发,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谈胜邪的意见,便暗地里一直给柳柳使眼色,让柳柳出面反驳。

  谈胜邪对柳柳有着极大的成见,实际上是误会了柳柳,事关大家的生死存亡,狄战不可能把主导权交给别人,柳柳不过是他的刀而已。

  之所以用这种方法,只因为狄战必须保持自己的绝对正确,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威,他不能犯错,但对这件事又没有底气,让柳柳出面,如果未来果然出了麻烦,那么可以把责任推到柳柳身上,他的错只是因为太过喜欢柳柳,不忍驳斥柳柳的想法。

  “叶兄,你不应该现在说出这个秘密的。”狄战用阴沉的声音说道:“这样只会让你和你的人死得更快!”

  “狄兄已踏入真正的圣境,只可惜,你的心态却没有得到同样的提升,而且眼光太浅,说到底,你也不过是个草寇而已。”叶信轻声说道:“狄兄到现在依然喜欢大混战,以为兄弟越多,胜算越高,而我喜欢斩首,斩首是一种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,以前因为技术方面有问题,我只能想,却没办法实现,现在技术得到了解决,我已经达到了天高任鸟飞、海阔凭鱼跃的境界。”

  狄战听不懂,只能冷冷的盯着叶信。

  这时,叶信突然感应到什么,反手取出一块玉石,看了看,嘴角突然露出讥诮的笑意。

  “从理智上说,不应该过分刺激狄兄,不过……化界真气与麒麟煞会出现在这证道世,我怀疑与我的传承有有某个大存在一直试图追踪我的传承,所以,我想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麒麟煞,什么是真正的化界真气,迟早有一天,我会和那个大存在打交道,必须先做些了解。”叶信说道:“狄兄可知刚才为什么会心痛么?”

  “是你在搞鬼?!”狄战一惊,刚才那莫名的痛楚让他非常警觉,现在听叶信的口气,他感觉自己好像遭受了某种暗算。

  “如果狄兄想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因为雷琴柳柳死了。”

  狄战如遭雷击,他的双眼瞬间多出了成片的血丝,那种神情恍若要择人而噬,身体在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着,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……说……什……么?”

  狄战虽然经常利用柳柳,但他与柳柳之间有着不可替代的亲情、乃至爱情,柳柳被害的消息,对他而言是生命无法承受的沉重。

  “柳柳死了,你也快要死了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狄兄,爆发吧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
  狄战化作一尊毫无生机的雕像,已经快要遗忘的剧痛,突然重新出现,如万千把钢刀,在他胸膛中不停的绞动着。

  柳柳死了?那个陪着他闯过腥风血雨、一起欢笑、一起哀恸、灵魂已经与他融为一体的爱人,真的已经死了?

  狄战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叶信不说话了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狄战突然爆发出野兽濒死一样的哀嚎声:“叶信!!!”

  轰……狄战的黑白双剑同时绽放在天地间,荡起了一片片疯狂的劲流。

  “心中充满了恨吧?曾几何时,我也一样恨过你,但我现在已经不恨了。”叶信微笑道。

  在红霞星门南方二千余里处,聂乾元带领百余艘证道飞舟落在山林间,外间传言,狄战试图击杀聂乾元未果,聂乾元孤身远逃,而星殿的修士一直在追杀聂乾元,其实这些人是狄战分给聂乾元的人手。

  聂乾元的任务很简单,如果叶信那边有大批修士出现在红霞星门附近,他就要直取光明山,如果红霞星门的压力不大,他将与狄战汇合,围歼叶信拥有的有生力量,再对光明山展开全线进攻。

  可是,他一直赶到这里,也没有看到一个敌方修士,红霞星门附近也没有大批修士出现,这种情况让他感觉到很不安。

  让手下修士们暂且休息,聂乾元带着一批亲信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开始打坐修炼,自从神游剑丢失之后,他的心境受到巨大影响,修为也开始衰退了,他必须抓紧所有的时间,以免堕入寂灭境。

  突然,侧方传来修士们的惊呼声,刚刚盘坐不到半刻钟的聂乾元张开双眼,他显得颇为恼火,旋即跳起身,向着喧哗之处大步走去。

  到了场中,聂乾元发现周围修士看向他的目光非常古怪复杂,刚想大声呵斥,突然感觉眼角瞥到什么非常熟悉的东西,当他定睛看去时,蓦然变得呆若木鸡。

  一柄剑笔直插入一块巨石上,那柄剑没有耀眼的光华,也没有散发出的强大的气息,看起来平平无奇,可聂乾元的脸色却显得惨白无比,似乎看到了世间最恐怖的东西。

  那是神游剑!

  聂乾元的喉头在艰难的哽动着,神游剑当然不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,是谁?师东游?

  问题在于,师东游已经堕入寂灭境,绝对没有实力驾驭神游剑!

  愣怔了片刻,聂乾元突然变得恼羞成怒了,一个已经堕入寂灭境的老不死,又能怎么样?挥手便可杀之!如果是有其他人想用神游剑威慑他的心志,更是笑话,不但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是给他送宝来了。

  聂乾元强自镇定情绪,随后大步向着神游剑走去。

  就在这时,神游剑极其突兀的绽放出万道霞光,剑下的巨石亦被霞光震得四分五裂,接着远方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孽徒,你可知罪?!”

  聂乾元的脸孔剧烈的扭曲了一下,身形不由自主矮了一截,因为他跪的次数太多了,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反应,每次听到师东游生气或者是充满愤怒的声音,他都会下意识的请罪。

  不过,膝盖只是弯了一半,聂乾元已反应过来,猛地挺起身。

  下一刻,一股风雷之声从远方极速掠近,师东游荡开枝叶,出现在半空,身形悬停不动,而神游剑破空而起,在师东游身边盘旋着。

  聂乾元简直不敢相信的眼睛,他亦是老资格的修士了,可从没接受过如此强大的反复冲击。

  刚刚看到神游剑,他的心都不会跳了,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,接着又听到师东游的声音,在那瞬间他差一点崩溃,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才使得自己没有当场出丑,现在,他看到了师东游,而且是处在巅峰状态的师东游!

  场中的气氛变得一片死寂,聂乾元的双眼没有焦点,茫然的盯着师东游的身影,而师东游则在冷冷的看着聂乾元。

  突然,一声大喝打破了平静:“拜见殿主!”

  接着一条人影越众而出,当着所有人的面,双膝跪倒。

  “拜见殿主!”

  “原山拜见殿主!”

  “孔祥升拜见殿主!”

  一个又一个星门主星站了出来,向着师东游拜倒,这种姿态、这种动作恍若野火燎原,瞬间传染了所有的星殿的修士,接着星殿修士们一片片跪倒,连那些留在证道飞舟上的星殿修士,也纷纷跃离船舷,向着这边蜂拥而来,加入了跪拜的行列。

  前后不过二十余息的时间,所有的星殿修士都跪下了,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聂乾元。

  其实修行界亦是很现实的,如果师东游没有恢复力量,这些修士纵使心中有不忍、有不舍,甚至认为自己在做邪恶、丑恶的事,也会服从聂乾元的命令。

  但处在巅峰状态的师东游,拥有无以伦比的意义,师东游才是星殿的殿主,是星轮的拥有者,是星位的掌控者,与师东游相比,不论是狄战,还是凤步若焉或是聂乾元,都属于跳梁小丑。

  光明山还有法统与道统之争,星殿却只有一个师东游。

  当初叶信不顾一切去往东极之地,一方面是要救下泥生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师东游,他早预料到了,堕入寂灭境的师东游在天下人眼中已经成了废物,但他叶信可以让师东游走出寂灭,那么当师东游重新出世的那一刻,局势必然全面逆转。

  聂乾元像个冬夜里的孩子一般抖个不停,甚至能听到牙齿相撞击的声音,都说兵败如山倒,他还没有败,可已经倒了。

  appapp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