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四八章 死里逃生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船队飞出了宝庄,回到地面上,但叶信并没有下令停船休息,位于前哨的修士只能继续向前飞,在炮台上,叶信似乎谈兴很高,一直在向泥生询问着长生世的事情,还经常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  一边的真真却莫名变得不想说话了,默默听了良久,见叶信和泥生说得没完没了,她有些忍耐不住了,在叶信耳边低声说道:“是不是老十三那边有危险?”

  “什么?”叶信还沉浸在勾画长生世的蓝图中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小信,你不要瞒我。”真真说道:“每次到了非常紧张的时候,你牵挂兄弟们的安危,就变得非常喜欢说话,好像这样能让你放松下来,告诉我,是不是老十三有危险?”

  “鬼先生怎么了?”泥生大惊失色。

  叶信刚想回答,眼前的天地骤然变得格外耀眼,叶信和真真等人面对船队前进的方向,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而泥生和师东游同时闭上双眼,发出低低的闷哼声。

  紧接着,一道汹涌的冲击波瞬间扫过整支船队,几乎把船队彻底打乱,叶信扭头向后方看去,被袭来的强光刺得眯起双眼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宝庄方向的上空升起了一道巨大的光幕,光幕足有几十里甚至是上百里宽,而在光幕外围,推动着由无数泥沙石块组成的巨浪,向着周围膨胀着。

  这一次不用叶信下令,每一艘证道飞舟上的修士都在拼命运转法阵,让船的飞行速度达到极限,而炮台上的龙青圣始终就没离开过法阵,好似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,在光幕升起的同时,他已开始全力运转法阵。

  船队已失去了队列,乱糟糟一团向着远方飞掠,足足飞了半个多小时,眼见后方的烟尘失去了势头,逐渐平息,船队的速度才一点点慢了下来。

  真真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,一直在死死盯着远方的尘烟,而泥生和师东游等人都离开了炮台,他们要到每一艘证道飞舟上巡查一遍,安抚人心并且查点损失。

  “真真姐,十三不会有事的。”叶信轻声说道,其实看到修罗王释放出这么大的破坏力,他的心也有些发沉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真真勉强笑了笑。

  “你不会……怪我吧?”叶信笑得同样有些勉强。

  “怪你做什么?你从小就喜欢护着他,如果不是必要,你不会把他留在那里的。”真真说道:“放心吧,我没事,只是……好久没有过这种想法了,有些不太适应。”

  “什么想法?”叶信急忙问道。

  “嘻嘻……以前不敢告诉你的,现在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了。”真真又笑了笑:“在天罪营的时候,你和十三每一次出战,我都会在心里假想你们再也回不来了,然后我该怎么做,才能把天罪营带回家,实在不行,我要用什么办法投降,可以得到大召国的信任,再慢慢替你们报仇。”

  叶信默然良久,随后低声说道:“向死而生。”

  “向死而生。”真真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‘向死而生’是叶信缔造的军魂,他要求每一个将士在出战前,做短暂的想象,想象自己这一战必定会死在战场上,第一次的效果很一般,但以后每一次出战,他还是要求战士们去想象,不过,内容换成想象自己在上一次激战中已经阵亡了。

  一次次的重复,形成了一种心理催眠,天罪营中很流行一些内容非常相似的口头禅,譬如说,老子早就赚够了,我早就死过几次了等等,因为心理催眠,天罪营的将士都把自己当成已经死去的人,现在每斩杀一个敌手,哪怕是每一次呼吸,都是占了便宜,一个个变得如狼似虎。

  纵使到了现在,叶信的老兄弟们依然没能从心理惯性中走出来,当初温容准备截杀谈胜邪,沈忘机等人是有些犹豫的,认为不应该在这时候与狄战翻脸,是月虎、谢恩他们喊杀喊杀,给了温容决定性的支持,反正活得够本,别说一个狄战,就算整个星殿的修士都在红霞星门外等着,他们也敢对谈胜邪下手。

  片刻,泥生和师东游等人返回了炮台,叶信对师东游说道:“师老,通往长生世的法阵什么时候能开始运转?”

  “主上已经决定了?”师东游顿了顿:“三个月左右。”

  “如果把法阵设在浮城呢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浮城?难道主上是要把整个浮城都带入长生世?”师东游惊呆了。

  “做不到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,历代殿主从没有谁试过。”师东游苦笑道。

  “温容,你让杨宣统跟着师老一起走。”叶信说道:“既然是他提出的想法,也要由他来实施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温容说道。

  “如果是要把浮城都带过去……那必须要在浮城上下都刻上阵图。”师东游说道:“如此时间就长了,全力以赴的话至少也需要八、九个月,而且会消耗无计其数的上品元石。”

  “元石不成问题。”叶信说道,随后他看向真真:“真真姐,你也和师老一起走吧,要不然先返回光明山,小天界内恐怕还有隐秘。”

  “你乱扯呢?我的日月匣不要了?”真真白了叶信一眼。

  叶信无话可说了,他是担心万一鬼十三有个三长两短,真真接受不了,所以想把真真支开,但真真的理由是无懈可击的,日月匣还在宝庄内啊!

  整支船队一分为二,师东游带着一半修士赶赴星殿,准备把星殿的法阵拆下来,移往光明山的浮城,剩下的修士在原地休息,宝庄被的妖灵死得差不多了,等烟尘平息,他们还要回去寻宝。

  只是大家低估了爆炸的威力,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了,爆炸中心地带依然卷动着无数火光和细碎的电光,距离十余里远,便能感觉到热浪扑面而来,根本没办法靠近。

  叶信只得下令大家继续等待,他无心休息,一直坐在矮山上看着远方熊熊的火光,真真的也一样,温容知道叶信心情很不好,自然陪在叶信身边,三个人默默静坐的身影,恍若雕像。

 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,地下深处,有一块爆炸形成的空间,很狭小,最多只有几平方米,下方的泥土突然动了动,接着一块残破的石碑一点点从泥土中拱了出来。

  石碑上流淌着黑色的火焰,接着火焰分成两缕,分别流向石碑的两端。

  随着黑色火焰的凝结,鬼十三的身影在石碑左侧缓缓成型,他现在是赤身裸体,长长吸了一口气,接着喃喃说道:“奶奶的……差一点就翘了!”

  一团绿色的火焰在石碑上方升起,凝成了火玄尊者,接着火玄尊长张开嘴,从口中吐出了一柄战斧。

  鬼十三接过战斧,在手中随意挥舞了几下,随后露出微笑:“还好,没有让信哥失望。”

  其实最难的不是避开妖皇惊天的最后一击,而是夺下并且封印住惊天斧,因为叶信对惊天斧是势在必得的。

  鬼十三把战斧放在地上,伸手在石碑上了摸了摸,掌心中多出了一枚戒指,他把戒指戴在指节上,接着手中多出了一套衣物。

  鬼十三开始穿戴衣物,他的眼角突然瞥到什么,动作变得僵硬了,随后俯身在石碑上轻轻抚摸着,石碑已变得残破不堪、千疮百孔,就像是由无数块碎石强行粘在一起的。

  鬼十三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:“完了……这证道世是白混了……用信哥的话是怎么说来着?辛辛苦苦三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啊……”

  事实上鬼十三为了夺下惊天斧,被妖皇惊天的最后一击轰得粉碎,幸好他在淬炼凤四时,参悟了凤四的法门,他也拥有了涅槃之力。

  被打成黑火的状态,他已失去了感知能力,为了找到可以恢复的空间,不知道在地下钻了多久,到现在才看到自己的云墓碑已经被毁得不成样子了。

  换成叶信,没办法做到两全,如果要夺下惊天斧,他就不可能避开妖皇惊天的最后一击,如果要避开妖皇惊天的最后一击,便会和惊天斧失之交臂。

  修罗王是在百余年前出现的,代表着耗去了万年之久,惊天斧才得以重新凝练成型。

  叶信和温容、真真依然坐在矮山上,静静的看着前方,可以是感觉到疲倦了,温容靠着叶信的左肩,而真真靠在叶信的右肩上,这时,鬼十三悄无声息的在三人后方百余米开外一点点钻了出来,笑嘻嘻的看着叶信三人。

  叶信和温容、真真都在凝视着远方,神念也聚集在火云中,根本没留意后方细微的元力波动。

  “信哥真是会享受,左拥右抱呢……”鬼十三发出轻叹声。

  叶信和温容还好,真真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,随后尖叫一声,便冲向了鬼十三,不过在距离鬼十三只剩几米的时候,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,惊喜的表情迅速被凶狠取代,接着伸出手拧住了鬼十三的耳朵,她本想说几句狠话,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,眼圈突然发红:“你……以后不要这样吓我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