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五五章 乌合之众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时间不大,那群修士距离大殿中央已不足百余米了,赵闲庭离开自己的座位,阴沉着脸盯着那群修士,闲庭集和府殿的修士突然涌入天波主殿,使得他陷入两难的境地。如果采用严厉的手段,显得他怕了叶信,这条修行路走得并不容易,赵闲庭深知不论何时何地,都要挺直自己的腰板,否则麻烦就要接踵而至,所谓人善有人欺、马善有人骑,让别人发现他并没有那么强硬,后果是灾难性的。

  可如果选择坐视,恐怕就要惹怒叶信,一旦叶信有所动作,他必定成为第一个目标。

  “你们好大胆子!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赵闲庭用阴测测的声音说道:“惊扰主上、按律当诛!”

  “闲庭先生,我等在下界时,便已拜入星殿修行,早把星殿当成了自己的家。”一个中年修士越众而出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虽然久受四位先生厚恩,也知道星殿律法严明,不可聚众哗然,但眼见星殿有大厦将倾之危,实在不能不来!”

  “楚夕论,看样子这一次是你挑头闹事了?!”赵闲庭喝道,他最终选择了站在叶信那一边,准备亲自平息这场事端,尽管可能给人一种急于讨好叶信的感觉,但绝对不能冒着触怒叶信的风险。

  两权相利取其重,而两权相害则取其轻,这是没办法的选择。

  “闲庭先生,能否让我等把话说完?”另一个中年修士缓步走到那楚夕论身边。

  赵闲庭眉头一挑,出头这个修士叫周立明,原本与那楚夕论是死对头,此刻居然变得如此团结,让他隐隐感觉事情有些不妙。

  “天波主殿,是你说话的地方?”赵闲庭露出狞笑,他已决定在事情闹大之前把这股火苗彻底扑灭:“你们还真以为法不责众么?!嘿嘿嘿……那你们可就看错了我赵闲庭!”

  那群修士见赵闲庭的态度如此决然,都显得很吃惊,一时间再没有别人站出来了,而路宗正等人也露出惊愕之色,傻子都能看得出来,那些修士的目标是叶信,又不是你赵闲庭,这么急着出头做什么?

  殊不知赵闲庭是受到了逆反心理的影响,他认为是路宗正、简太和、花皓月之中的某个人在搞鬼,想让他做出头鸟,那么赵闲庭的答案只有一个:老子偏不!

  “闲庭先生,稍安勿躁,坐吧。”叶信轻声说道:“我倒想知道,星殿有什么大厦将倾之危!”

  这又是一个意外,谁都没想到叶信会出面压制赵闲庭,尤其是赵闲庭,他转过身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叶信。

  对赵闲庭来说,闲庭集和府殿的修士进入主殿闹事,是一种打脸,叶信让他稍安勿躁,又是打脸,如果不是碍于叶信的身份,恐怕他就吼出来了,你是傻么?我在帮你解围懂不懂?!

  “闲庭老弟,既然是主上让你坐,你还是坐回来吧。”简太和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赵闲庭大步向自己的座位走去,接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脸色发青,他已经没心情掩饰自己了。

  “你们不是有话要说么?”简太和扫视着那群修士:“现在主上已经给了你们机会,说吧。”

  简太和此举就是为了看叶信的笑话了,他以为叶信刚刚升任星殿之主,自信心大增,所以想来个以理服众,竖立殿主的权威,这种想法太幼稚了,他很想看看叶信最后是怎么吃亏的。

  “几位先生,天下事不患贫而患不公,不患寡而患不安!”那楚夕论再次向前几步,神色自如的说道,但他只说几位先生,却没提叶信,明显是把叶信排除在外,这属于一种公开的无视:“我等都是从下界走上来的,进入天波星殿,兢兢业业从头做起,现在也不过是一堂管事,这位仁兄刚刚升入长生世,便能坐上星主之位,是何道理?!”

  “对啊,太不公平了!”

  “他也只有一个脑袋,一双胳膊,和我们一样,凭什么他就能做星主?”

  “我们已经在长生世历练几百年了,应该从我们之中选拔!”

  那群修士已吵成一团,加上因情绪激动释放出的气息,一股股劲流夹杂着吼叫声向着四面八方传去,鬼十三、萧魔指等人感应到这边不对劲,想来过看个究竟,但都被泥生拦住了。

  路宗正、简太和、花皓月都没说话,他们的视线似乎没有焦点,但一直在暗自观察着叶信的举动,只有脸色发青的赵闲庭正襟危坐,好像根本没听到吵闹声,原本他是想帮叶信的,毕竟来闹事的修士大部分都是闲庭集和府殿的人,他至少有御下不严的过失,有愧于叶信,可叶信居然压制他,那他也索性不管了。

  吵闹声越来越大,叶信却始终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。

  片刻,那楚夕论见叶信不加理会,也不发怒,知道这样下去不行,便举起双手,制止住吵闹声,接着缓缓说道:“还请几位先生给我们一个说法!”

  “找我要说法?”花皓月笑了,他斜着看向那楚夕论: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

  花皓月虽然是在针对楚夕论,但也算是暗中支持了一下叶信,为叶信化解一些压力。

  楚夕论笑了笑,直视着叶信,其实他的目的是要逼叶信开口,刚才只是托词而已。

  “听了这么半天,我总算是听明白了。”叶信微笑道:“你们就是不服我,对吧?”

  “我等只求一个公道!”楚夕论说道。

  “其实……你们说得有些道理,林子大了,什么鸟儿都有,我天波星殿有这么多修士,也难免藏着一些尸位素餐之辈,如果都象你们这般奋勇,有利于我星殿分出良莠。”叶信说道:“这样吧,你们选出一个人,与我对决,如果我输了,就把这星主的位置让给他,如何?”

  叶信这番话有些荒诞了,星殿之大事莫过于星主更迭,岂能用这种方式决定?!花皓月显得大失所望,路宗正在发呆,赵闲庭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,不过眉头已深深皱起,而低下头的简太和眼中露出讥诮之色。

  从他们的角度说,叶信已经输了,而且输得彻底!以星主的身份、地位,去与府星所辖的一个小小管事对决,赢了又怎么样?

  就像一条狗在乱叫,那么把自己降到狗的位置上,去与狗撕咬,不论是输是赢,都只会成为笑柄。

  “不才楚夕论,还请仁兄指教一二!”楚夕论急忙说道,接着他缓缓运转元脉,一股强横的元力波动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。

  楚夕论这就是在公开向叶信挑战了,而且从他的称呼也可以看出,他根本不承认叶信的身份。

  “你能代表他们么?”叶信说道:“你趴下了换个人再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,我可没时间和你们耗。”

  “自然可以!”楚夕论说道。

  “楚兄,你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吧?”后方那个周立明突然说道。

  叶信的话说得很明白,击败叶信的人才能登上星主之位,楚夕论强行要做代表,他岂能服气?大家冒着天大的危险,冲进天波主殿,是为了讨要公道,可不是助楚夕论上位的!

  “楚夕论!你凭什么代表我们?!”另一个修士大叫道。

  “是啊!你算什么东西?!”

  那群修士又开始吵闹起来,但这一次的目标已转向了楚夕论,尽管楚夕论也有几十个支持者,可他们的声音瞬间便被吞没。

  叶信依然保持着微笑,其实从一开始他就不准备用暴力解决问题,刚刚坐在星主的宝座,他必须要立威,但立威是为了让人心服口服,而暴力能达成的效果仅仅是恐吓,两者相差很大。

  路宗正、简太和等人显得有些吃惊,这节奏不对啊……原本他们以为,楚夕论站出来了,然后叶信出手,三下两下击败楚夕论,既然叶信能在短短时间内炼化星主法印和秘钥,那么他们相信叶信可以做到,谁知最后那群修士居然自己闹起了矛盾。

  处在风暴中心的楚夕论感到苦不堪言,刚才还是众志成城,转眼他就成了众矢之的,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冲他吼叫着。

  路宗正和简太和相互交换了一下眼中,他们不由想起了一个词:乌合之众!

  那些修士可算是把这个词演绎到了极致。

  “好了,这么吵下去就没完没了了。”叶信站起身,他的声音清晰的透过吵闹声,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,让楚夕论、周立明等人惊觉,叶信的修为好像要比他们预料中的深得多,接着叶信看向路宗正:“宗正先生!”

  “主上有何吩咐?”路宗正急忙接道。

  “往年我星殿也经常有选拔比试吧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自然是有的。”路宗正说道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叶信点了点头:“我们就来一场大选,在场的人都可以参加,最后的第一名与我对决,赢者就是星殿之主,如何?”

  “仁兄立意颇深啊!”楚夕论发出叹息声:“我们经过一层层角逐,元力必定损耗殆尽,纵使最后能站在仁兄面前,又岂是仁兄的对手?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