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五七章 心怀恶意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叶信笑了,随后懒洋洋的坐回到座位上,等着路宗正等人说话。

  场中变得一片死寂,那楚夕论、周立明等人感到很沉重,光明星简太和也要派人参加比试,而且会派出七、八支小队,无异于大幅压榨了他们的获利空间,可他们又没办法反对,所有星殿的修士都可以参加这种比试,这可不是他们的特权。

  路宗正皱着眉头,眼神闪烁不定,赵闲庭的脚在无意识的上下点动着,应该在思索着什么,花皓月的视线飘忽不停,忽而瞥向叶信,忽而瞥向简太和。

  他们原本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念头,不想直接参与进来,可简太和在逼着他们做决定,如果派出小队参加比赛,等于同意与简太和结盟,站在了叶信的对立面上,如果拒绝,等于抛弃了简太和,一旦叶信输了,或者以后因种种事情败落,将对他们同样构成打击和伤害。

  叶信心情是最笃定的,首先,挑头的人就不对!

  换成路宗正第一个站出来,叶信会感到很紧张,因为路宗正的资格够老,权力也够大,极有可能让赵闲庭和花皓月动心,那样他叶信就难做了。

  现在站出来的简太和,事情显得有些可笑,而且简太和根本没意识到,他的强行出头,造成了一种逻辑上的死循环。

  假如简太和愿意把主导权交给路宗正,路宗正会本能的认为简太和试图祸水东引,然后严词拒绝。

  假如简太和只是希望路宗正助他一臂之力,路宗正会认为你简太和算个什么东西,哪里有资格立盟?还是严词拒绝。

  加上路宗正的天性有些懦弱,所以叶信已经得出了判断,路宗正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帮助简太和。

  接下来是赵闲庭!

  赵闲庭本心应该是不愿意做出头鸟的,在那群修士刚刚接近时,他显得那么焦虑、暴躁,就是一个证明。

  现在过来闹事的几乎都是府殿和闲庭集的修士,如果赵闲庭又派出自己的亲信参加比赛,无异于公开与叶信宣战,这太过嚣张了!与赵闲庭的本心不符。

  虽然花皓月现在还摸不透,但只要路宗正和赵闲庭不附和,此事大局已定。

 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着,气氛始终显得一盘死寂,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花皓月突然干咳一声:“最近暗殿有不少事情要处理,这个热闹我就不参与了。”

  叶信愣了愣,他本以为第一个开口拒绝的是赵闲庭,因为赵闲庭明显不如路宗正与花皓月那么沉稳、有城府,没想到居然是花皓月率先支持他叶信。

  再联想刚才花皓月讽刺简太和行事太过儿戏,这分明是在向他叶信示好。

  简太和深深的看了花皓月一眼,随后看向赵闲庭:“闲庭老弟,你呢?”

  “还用问我么?”赵闲庭突然笑了,随后挥手向着那群修士的方向一展:“我的闲庭集和府殿已经出了这么多人参加比试,还不够?太和兄,你总不能让我把所有的人都叫过来吧?要不然……我亲自下场参加比试?”

  简太和哑口无言,赵闲庭这个理由是无懈可击、无可指责的,他沉吟片刻,又看向了路宗正:“宗正兄?”

  “有你陪主上就够了。”路宗正摆了摆手。

  气氛又一次陷入了死寂,简太和默默的坐在那里,虽然天波主殿的法阵已全部开始运转,这里温暖如春,但简太和却感觉到天地一片萧瑟。

  良久,简太和露出微笑,随后缓缓站起身,向叶信躬腰施了一礼:“如果主上没别的事,太和就先告辞了,光明殿还有不少琐事。”

  “好。”叶信点了点头:“慢走,不送。”

  简太和转身向外行去,那群修士缓缓向两侧让开,虽然简太和的气息还算很稳定,但在场的修士都能感应得出来,此刻的简太和就像马上要炸开一样,充满了危险的味道。

  片刻,远方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元力波动,随之而来是震耳的轰鸣,应该是简太和全力展动身法,向外飞掠时引发的波动。

  路宗正等人保持沉默,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。

  这时,那楚夕论向这边躬腰施礼:“我等冒然进入天波主殿,触犯了殿规,还请主上与几位先生降罪,我等甘愿领罚。”

  花皓月和赵闲庭都露出了讥诮的笑容,他们身居高位久矣,马上便明白了楚夕论的用意。

  闯入天波主殿闹事,肯定是错的,楚夕论也承认,所以呢,该怎么惩罚,现在就说,不要玩秋后算账那一套。

  叶信已同意进行比试,在这个时间段,无论如何也不会处罚楚夕论等人,现在楚夕论又搞出这么一出,逼得以后叶信也没办法重提旧事,这道难关就算混过去了。

  不过,那楚夕论太过想当然了,如果叶信试图报复所有来闹事的修士,那很困难,但只想整死你一个楚夕论,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,不管你楚夕论行事有多么正派、多么无可挑剔,只要叶信坐稳了殿主的位置,总能找到切入点!

  何况,叶信也要派出自己的小队,已是杀机毕露,你楚夕论能不能在比试中活下来,都是个未知数。

  “我说过了,人人竞争上流,对我星殿有百利而无一害,我不怪你们。”叶信摆了摆手: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  “多谢主上。”楚夕论笑道:“如此……我等也向主上告辞。”

  楚夕论带着那群修士向外走去,叶信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群修士的背影,尽管楚夕论在最后已经把‘仁兄’改成了‘主上’,但这个人的命运早已被决定了。

  不是说叶信心中有多恨,其实他完全可以理解楚夕论的所作所为,换成他自己,升入长生世之后,一步步从底层兢兢业业做起,然后看到一个刚刚升入长生世的修士,莫名其妙成了星殿之主,他也会不服,也有可能想办法闹事。

  问题在于,除掉楚夕论,是他竖立殿主威信的第一步。

  到底用什么办法干掉楚夕论,这个不重要,反正他必须死。

  “主上刚刚归位,诸事繁多,还要梳理矿脉,还要淬炼星轮,我们也就不再烦扰主上了。”路宗正缓缓说道:“主上但有所需,打个招呼即可,我们随叫随到。”

  说完,路宗正站起身,赵闲庭和花皓月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
  “有劳几位先生了。”叶信笑着站起身。

  叶信把路宗正等人送出了百余米远,这种待遇远远超过了对简太和的态度,当叶信返回来时,急不可耐的泥生等人都围了上来。

  “主上,刚才是怎么回事?那些家伙想干什么?!”泥生问道。

  叶信沉吟一下,便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向着大家说了一遍,鬼十三、真真、温容等人听得怒容满面,萧魔指、宁高悟等也眉头深锁,唯独泥生连连抽气,就像牙疼一样。

  鬼十三他们依旧保持着以前的逻辑,我们没惹过你,你来惹我们?那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,杀个痛快!

  萧魔指他们的顾虑多一些,感觉局面压力很大。

  而泥生非常了解长生世的构筑与利害,这里是决不能象以前那样随心所欲的。

  “我知道主上一向锐意直行,所以才说了那么多,可没想到主上还是以前的脾气啊……”泥生苦笑道。

  “泥老,我知道你的意思,放心,我会有节制的,不过,有些事必须要做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刚刚坐在殿主之位,便要和光明星刀兵相见,我怕……会闹出乱子的!”泥生说道。

  “都说人心隔肚皮,其实这话也对,也不对,人心是可以通过种种蛛丝马迹一点点剖析出来的。”叶信缓缓说道,他的态度很坚决,不为泥生所动:“我给简太和留下的并不是死结,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,譬如说,让我的人夺得第一,他的人夺得第二,岂不是皆大欢喜了?就算我的人遇到他,也可以放水么,让他赢就好。和平很难么?一点都不难啊!可是……泥老,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看不到这么多办法,而选择了立即向我发起反击呢?“

  “为什么?”泥生问道。

  “因为他心中对我充满了敌意。”叶信说道,接着他突然开始运转元脉,杀神刀出现在他手中,随后他发出大喝声:“鬼十三,看刀!!”

  鬼十三被吓了一跳,大叫道:“信哥,你搞毛啊?!”

  “泥老,看到了么?人的自我防御是分层级的。”叶信笑道:“因为老十三对我只有信任,所以他第一个想法是质问我到底在发什么疯,如果换成赵闲庭和路宗正,会开始运转元脉,保持高度警惕,然后搞清楚我的目的,再做决定,而对我抱有敌意的简太和选择了立即向我发起攻击。”

  泥生沉吟片刻,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片面的情绪会遮蔽你的视野,影响你的理智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因为他心里很想杀我,所以他只能看到我的刀,却看不到我给他留下的周旋余地。我要让我的人参加比试,为什么就一定是为了干掉他呢?只有心怀恶意的人,才会把事情都往坏处想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