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五八章 老本行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萧魔指等人都保持着沉默,有的人能理解叶信的意思,有的人一半糊涂一般明白,不过,叶信以前做出过的类似的判断,基本不会出现错误,所以他们不管懂不懂,都选择了相信叶信。

  “好了,这件事并不重要。”叶信说道:“泥老,矿脉是什么?刚才路宗正提醒我要梳理矿脉,还要淬炼星轮……对我来说,淬炼星轮应该是最重要的事情,而路宗正故意把梳理矿脉放在淬炼星轮之前,好像在暗示我什么。”

  “矿脉?矿脉怎么了?”泥生大吃一惊。

  “我不知道,矿脉可能是有些问题吧,否则路宗正不会这样说。”叶信说道,这时,他突然感应到什么,用狐疑的目光向着殿门的方向看去。

  片刻,花皓月的身影出现在远方,向着这边掠来。

  花皓月尚在数百米开外,泥生已忍不住大声叫道:“姓花的!天波山的矿脉出了什么事?!”

  叶信、鬼十三等人见泥生如此口无遮拦,都有些吃惊,不过泥生行事向来稳重,这样唐突肯定有自己的原因。

  “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。”花皓月苦笑着说道,其实他心中一直在痛骂那路宗正,此事本就是路宗正一手酿成的,居然还有脸提醒叶信?他原来想过几天问过泥生的意见之后,再找机会与叶信接触,可路宗正已抢了先机,使得他有可能堕入里外不是人的境地,所以无论如何也要与叶信谈一谈了。

  花皓月到了近前,向叶信躬身施礼:“皓月见过主上。”

  “皓月先生,平常时用不着这般客套的。”叶信伸手虚扶了一下。

  泥生抢上几步,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花皓月:“说!到底出了什么事?!”

  泥生心中已有了不详的预感,花皓月为了此事特意返回来,问题绝对不会小。

  “天波山的矿脉已经枯萎了。”花皓月低声说道。

  “什么?!”泥生气得须发皆张,随后探手揪住花皓月的衣领,口中喷出唾沫星子喷了花皓月满脸:“你们好大胆子?!”

  “泥兄……你让我把话说完、说清楚好不好?”花皓月慌得连连摆手,在以前历练的日子里,泥生一直是他兄长,他很了解泥生的脾气,这是要打人的征兆,虽然泥生不会真的下狠手,但他毕竟是星殿的暗星,当着这么多人挨打,脸面可就要丢尽了!

  “泥老!”叶信伸手在泥生的肩后轻轻拍了拍。

  泥生长吸一口气,慢慢松开了花皓月的衣领,随后吐出了一个字:“说!”

  “此事要从七年前说起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七年前,殿主巫天寿废掉了自己的星徽,留下法印和秘钥,脱离星殿,带着自己的亲信返回了巫家庄,天波山的矿脉再无人梳理,自然慢慢衰萎了。”

  “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!”泥生大喝道:“这是矿脉!是矿脉啊!!如果你们四星出些力气,岂会让矿脉衰萎?!”

  “泥兄,你这话就是在诛心了。”花皓月叹了口气:“长生世矿脉,大都是三、五年一收,而且泥兄你也知道梳理矿脉要耗费多少人力和资源,好啊,我们可以帮着维续天波山矿脉的运转,可到了两三年之后,收成将近,神殿那边突然派一个主星过来,我们岂不是白白替人做了嫁衣?难道还能找主星讨要不成?”

  “你们……鼠目寸光!”泥生喝道。

  “泥兄啊泥兄,讲点道理行不行?!”花皓月也有些火了:“我的皓月楼也有矿脉要梳理,何况这件事必须我们四人合力,他们都不愿意管,你就骂我一个?你让我怎么做?把皓月楼所有的资源拿过来?那我的人吃什么、用什么?你想过没有,我怎么活?!”

  听到花皓月这番话,泥生变得有气无力了,他喃喃的说道:“可你们……就眼睁睁看着天波山的矿脉衰萎下去么?难道你们不知道想重新启动衰萎的矿脉要造成多少损耗?!”

  “我们知道,可我们真的没办法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如果我能看到以后的事情,知道是主上和你泥生入主天波星殿,我或许真的会豁出去了,但我看不到啊!”

  叶信听到这里,已隐隐明白了,天波山的矿脉,应该就像钢厂的炼钢炉一样,日日维持运转,虽然会有不小的花费,但有产出,或者是未来有产出,可一旦封闭,要重新启动,就会造成达到天文数字的费用,所以泥生才会那么激动。

  “皓月先生。”叶信突然开口说道:“你说七年前,殿主巫天寿废掉了自己的星徽,脱离星殿?”

  “是的。”花皓月点头道。

  “他为什么要脱离星殿?”叶信问道。

  花皓月看向叶信,虽然到现在为止,他与叶信接触的时间并不长,但他能看得出,叶信拥有一种极其敏锐的洞察力,譬如说此刻其他人都想的是矿脉的问题,而叶信却透过矿脉,看到了核心点,一切都是前一任殿主巫天寿脱离星殿造成的。

  “因为天凤星皇的使者在九年前来过天波星殿,希望天波星殿拜入天凤神殿,巫殿主不愿承担这个恶名,拒绝了天凤星皇的使者,可后来巫家庄的生意屡屡遭受天凤神殿的打压,损失巨大,以此要挟巫殿主就范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巫殿主走投无路,最后只得选择脱离星殿,如此天凤神殿也就没必要再对付巫家庄了。”

  “他把天波主殿所有的人都带走了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原本他只想带走十几个亲信,其他人继续守护天波主殿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可那些修士得知巫殿主要脱离星殿的消息后,群情汹涌,跪倒在巫殿主身前,哀求巫殿主把他们也带走,巫殿主不忍心,索性把他们都带上了。”

  “他们又为什么要跟着一起走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主上,这事情明摆着……”花皓月又一次露出苦笑:“自从贪狼上皇殒落之后,天波星殿也没什么前途可言了,我等每日只是苦熬时光而已,殿主都没了,他们继续守护天波主殿又有什么意思呢?就算神殿会派一个新的殿主过来,也要带着自己的亲信,他们以前选择的是归附巫殿主,新的殿主是不会信任他们的,不如跟着去巫家庄,或许还会另有一片天地。”

  叶信全明白了,为什么天波星殿的殿主之位一直空着,路宗正等人都不愿直面天凤星皇的压力,让他叶信成为殿主,恐怕也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替死鬼。

  不过,叶信心中并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,反而感到庆幸,天凤星皇的使者来得好!否则他不知道熬上多久才能真正掌控一座星殿!

  “主上,说句话不中听的,天波星殿已是日薄西山啊……”花皓月叹道:“我是没有一个巫家庄,否则我也早就走了。”

  “皓月先生以为,要怎么做才能破解当前的困局呢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好像只有一条路了。”花皓月低声说道:“但这条路更不中听,还是不说了吧……”

  “天凤星皇?”叶信笑道。

  花皓月慌乱的点了下头,随后把视线转移到了别处。

  事情明摆着,天凤星皇是希望天波星殿加入自己的序列,当然不会想要一座破败的天波星殿,只要天波星殿改弦易辙,天凤星皇就会给与大力援助,让天波星殿重新焕发出生机。

  而路宗正等人一直拖着,是不愿意承担骂名,或许在天波星殿中,只有投靠天凤星皇才能重获希望,已经成了一种共识。

  叶信的眼神闪烁不定,他已经做出了不少判断。

  长生世确实象泥生说得那样,要讲规矩,在证道世凤氏兄弟想掌控星殿,选择的是直接废了师东游,尽显武力,而在长生世,连天凤星皇也要有所顾忌,那巫天寿拒绝也就拒绝了,天凤星皇不能直接干掉巫天寿,而是要另辟蹊径,去压制巫家庄,以求让巫天寿就范。

  还有,在长生世名声非常非常重要,所以路宗正等人才会那样爱惜羽毛,光明大道就摆在眼前,他们却显得犹豫不决。

  尤其是路宗正,只要他选择投靠天凤星皇,殿主的位置必定是他的,天凤星皇那边也会想法设法助他上位。

  连他叶信都知道了成为殿主有多难,路宗正当然要比他更了解,能忍受住这样的诱惑,真的不容易。

  叶信隐隐看到了一个战场,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,这对鬼十三、萧魔指等人来说很陌生,但却是他的老本行。

  “皓月先生,巫家庄是怎么被打压的?”叶信缓缓说道。

  “不太清楚。”花皓月摇头道。

  “风闻奏报是暗殿之职,皓月先生多派些人手,一定要把巫家庄发生的事情探听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主上为什么对这种事感兴趣?”花皓月不解的说道,在他眼中,这都是小事。

  “因为我要了解,长生世这种翻云覆雨的手段到了什么程度。”叶信笑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