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五九章 心病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天波山的矿脉确实已经停止了运转,叶信、泥生等人站在主殿地下的法阵中,四顾无语。

  这座法阵出奇的庞大,恍若一望无际的原野,法阵正中是一只足有百余米宽的化丹鼎,化丹鼎的作用是把一应蕴藏灵机的奇花异草熔炼成最纯净的元气,元气会自然而然顺着法阵向外蔓延,而组成法阵的每一块天罡石板之间,有非常精密的沟槽,元力会在这里慢慢凝成元液。

  法阵呈圆形,在法阵外围还有一道沟槽,沿着整座法阵围了一圈,这就是天波主殿的生命线,元液会慢慢渗透到这里,凝成一条溪水,围绕着法阵流动,通常情况下,历经三、五年的时间,元液之河中会出现元髓。

  对长生世的修士而言,元髓是一种根本,还可以成为等价交换物。

  一个宗门的强大与否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元髓产出的多少。

  大自然中也会产生元髓,不过收获很不稳定,而且非常危险,与之相比,矿脉的产出是可以完成预期的,总量还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长。

  叶信到这里,总算明白泥生为什么那样愤怒了,而路宗正四位星官眼睁睁看着矿脉枯萎,他也可以从逻辑层面上达成理解。

  前一任殿主巫天寿离开时,肯定会带走所有的元液与元髓,路宗正他们想维持天波山矿脉的运转,肯定耗费海量的资源。

  现在,他们需要往化丹鼎内放入丹药、奇花异草等等,使得炼化出的元气重新滋养这座庞大的法阵,只是,想让凝成的元液铺满法阵所有的沟槽,已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了,等元液重新凝聚成河,那是他根本不敢想的。

  泥生和花皓月走向法阵外,去巡视那条生命线,萧魔指等人也向四下散开,叶信站在化丹鼎前,默然无语。

  他们带来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,就算小天界一直保持原状,然后把所有的千年四神都填进来,恐怕也无法让法阵恢复,因为这座法阵太庞大了,纵使把外面那条生命线排除在外,只是让法阵的沟槽中凝成元液,元液的总量都可以用‘吨’来计算,这需要多少药材?!

  鬼十三和真真分别站在叶信左右,他们都在想着事情。

  片刻,鬼十三突然说道:“信哥,让我出去吧。”

  “你想去做什么?”叶信一愣。

  “我想拜入天凤神殿。”鬼十三笑嘻嘻的说道。

  “做卧底?”叶信马上明白了。

  “嗯。”鬼十三点头道:“反正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,或许拜入天凤神殿,能另有一番造化!信哥,还记得我们在大卫国时候的计划么?如果没有我做卧底,你想敲掉铁心圣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  “你还没忘记他?”叶信轻轻叹了口气:“可你知道为什么总是忘不了他么?”

  “为什么?”鬼十三顿了顿:“这和我们说的事情有关系?”

  “有关系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不会让你去天凤神殿的。”

  “你不同意?”鬼十三愣住了:“给我个理由。”

  这时,寻宝貂闪电一般向着这边掠来,嘴角还叼着一只蝴蝶,而一脸气急败坏的小月不停展动肉翼,追向寻宝貂。

  叶信皱眉喝道:“闹什么闹?!”

  寻宝貂被吓得打了个激灵,小月从空中扑落,一把抓住了寻宝貂的脖颈,随后把寻宝貂拎了起来,接着她看了叶信一眼,怯怯的说道:“师尊,不怪我的,小貂进了这里,就像发了疯一样,一眼没看到,它就跑出去了。”

  “它嘴里叼的是什么?蝴蝶?从哪里抓到的?”真真问道。

  “是蝴蝶,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抓到的。”小月用手指抓住蝴蝶的翅膀,寻宝貂乖乖的把嘴松开,让小月把蝴蝶拿掉。

  “给我看看。”真真说道。

  小月把蝴蝶递给了真真,真真捧着蝴蝶观察着,那只蝴蝶还没有死,它的翅膀伸展开差不多有巴掌大,色泽绚烂,蝶翼中似乎有流光闪烁。

  “这座法阵太长时间没人照看了。”真真摇了摇头:“元气浓郁的地方总会有着很强的吸引力,恐怕这里已经成了小动物的乐园。”

  好像是为了验证真真的话,在泥生和花皓月那边,突然有一群蝴蝶从沟槽中掠起,纷纷扬扬飞上了半空。

  “法阵四周都是封印,就算混进来了也容易清理,派百十个人,用不了半天就能清理干净。”鬼十三说道,随后他又看向叶信:“信哥,给个明白话,为什么不让我去?”

  “你的心理本来就不健康。”叶信又一次叹了口气:“而我一直认为,世界上会让心理扭曲得最严重的事情,就是到敌人之中去做卧底。“

  “什么意思?我不太懂。”鬼十三露出狐疑之色。

  “你想啊,你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进入一个陌生的集体,总会有人关照你,有人喜欢你,有人信任你,有人把你当成兄弟,甚至会以性命交托,而你心里所想的,是把他们全部杀掉,这会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我看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统计,这种情况只维持两三年还好,达到了十几年,那些卧底很多都会变得冷酷无情,没办法,不压制自己的感情,或者会失败,或者自己把自己逼疯。”

  “不管是抱着美好的理想,还是为了打击罪恶,都不能改变这种心理扭曲,你原本就有问题,如果再跑到天凤神殿,等你回来之后……恐怕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了。”

  “我本来就是个坏人。”鬼十三淡淡说道。

  “坏么?可你到现在还记得铁心圣。”叶信笑了笑。

  “他对我……确实很信任的,只有那几次为了帮你故意把事情搞砸,才惹得他大发雷霆。”鬼十三轻轻吁出一口气:“不过我对他的死并没有什么歉疚感。”

  “只有真正喝醉酒的人,才会说自己没醉,反过来说,你认为自己是个坏人,恰恰证明你心中还有柔软的地方,那里有一根叫做光明的蜡烛,虽然蜡烛被阴风吹得不停的摇晃,但你一直在努力保护它,不让它彻底熄灭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大概只有信哥你认为我是个好人吧。”鬼十三笑道。

  叶信也笑了,随后从真真手中抓起那只蝴蝶,递给鬼十三:“捏死它。”

  “好端端的,捏死它做什么?证明我足够心狠手辣啊?很滑稽的……信哥!”鬼十三不由翻了翻白眼。

  叶信把蝴蝶拿了回来,两手的指尖轻轻一扯,便把那只蝴蝶撕成了两半,接着他反复把蝶翼叠到一起,再撕开,再叠起,最后轻轻一吹,无数闪亮的碎片纷纷扬扬向下洒落。

  鬼十三呆呆的看着那些洒落的碎片,他见过无数腥风血雨,也见识过叶信的屠戮手段,不过充满血与火的战场他已经习以为常了,反而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受到冲击。

  首先,那只蝴蝶很美,而人性通常不愿意毁灭美好,其次,那只蝴蝶对他们不构成任何威胁,与战场上涌来的敌人是两码事。

  鬼十三可以做到杀人不眨眼,也可以躺在草丛中笑眯眯的看着松鼠在自己身上跳来跳去,其实这里面亦有因果,因为你不杀敌人、敌人就会杀你,所以鬼十三可以做到面不改色、辣手无情,可是,两种生命的偶遇,不存在因果,自己又属于强大的一方,那就实在没必要去伤害。

  看着洒落的碎片,鬼十三突然明白了,他下意识认为叶信的要求很滑稽,是因为他不想无端的伤害什么。

  “信哥,你不是在告诉我……你才是真正的变态吧?”鬼十三苦笑道。

  “我曾经是,后来因为你们,我走出来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所以我最了解变态是怎么炼成的,听我的吧,更不要想着偷偷跑掉!”

  “好好……”鬼十三耸了耸肩,说完,他向着谢恩等人那边走去。

  看着鬼十三的背影,真真低声说道:“老十三做事情确实邪气了一些,但有那么严重么?”

  “现在没事。”叶信说道:“但继续往下走,就很难把他拽回来了,以前是因为穷于奔命,我没时间疏解他,现在到了长生世,我得把他看住了。”

  “有我呢,他不敢偷跑的。”真真说道,随后她话题一转:“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么?神邸,就是要造福一方的!”

  “记得,怎么了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你现在应该尝试一下了。”真真用手指向了化丹鼎。

  “我?”叶信显得很诧异。

  “你的实力最强,当然就是你了。”真真说道:“虽然见效不会很快,但可以慢慢让你积累经验。”

  “你是想让化丹鼎淬炼我的元力?”叶信瞪大眼睛。

  “一点一点来,不会有损害的。”真真低声说道:“你让老十三无条件相信你,现在你也要无条件相信我,何况我在日月匣内领悟到一些心法,可以交给你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晚上吧,等他们离开之后。”真真说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