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六零章 混沌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夜晚,叶信再一次进入天波山的矿脉,却没看到真真,法阵内只有谢恩和杨宣统两人,杨宣统在研究法阵上篆刻的符文,谢恩的责任是保护杨宣统,以免出现闪失,因为杨宣统一旦开始研究什么时,便会进入一种痴狂的状态,自我防卫能力与婴儿没什么区别。

  叶信问过谢恩,才知道真真让他去浮城的小天界,可能是又有了新的想法。

  叶信返回浮城,进入小天界,正看到真真在天道碑附近忙碌着,他突然感觉到什么,抬头向高空看去,发现高空中多出了一颗火球,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,他眯起眼睛观察片刻,那颗火球的核心居然是一只日月匣。

  “真真姐,不是让我到矿脉找你么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真真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叶信有些不解。

  “天波主殿毕竟不是属于我们的,我们只不过是寄居而已,或者说,不可能永远属于我们。”真真说道:“小天界就不一样了,不管我们到哪里,都可以带着浮城一起走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叶信隐隐明白了真真的想法。

  “我想在这小天界里设一座法阵!”真真抬头看向叶信:“等宣统搞清楚那些符文的奥义和用途,再加上有龙青圣相助,设下一座类似的法阵应该是没问题的。”

  “这倒是个办法。”叶信点头道,根据路宗正等人所说,神殿早些年已经下了旨令,说不会再干涉各处星殿,一应事务自行解决。

  不过,这种话不能太过当真,他们把天波主殿当成自己的家,甩开膀子大干,等到天波主殿的矿脉重新梳理,开始了运转,一切都变得朝气蓬勃、蒸蒸日上,然后神殿突然下了旨令,派一个修士过来担任殿主,把叶信调到其他地方去,那时候找谁说理?

  人家就是来摘桃子,可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,顶多是象前一任殿主巫天寿那样,把矿脉中所有的元液、元髓都收集干净,但这是不得已的两败俱伤,多年的心血必定毁于一旦。

  这时,有几只蜜蜂从叶信眼前飞过,飞到了远处的花丛中。

  叶信吃了一惊:“你把蜜蜂带进来了?!”

  “怎么?不可以?”真真反问道。

  “真真姐,小天界必须要保持清净的。”叶信说道:“以往玄道、玄戒他们每年都会进入小天界捕灭滋生出的蝇虫蝼蚁,以免伤害到这里的奇花异草。”

  “扯淡!”真真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那个天域大能,还有玄戒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天道!你信我还是信他们?”

  “我当然信你了,可是……”叶信喃喃说道。

  “天道的真意是循循不息。”真真说道:“我问你,假如我们把这片小天界当成一个‘1’,多了一些蜂蝶到处飞舞,这个‘1’有没有被减少?“

  “应该没有,但我们的药草……”

  “先别管药草。”真真说道:“你再往深处想,假如小天界里多出了一些飞禽走兽,和外面的世界无异,我们的药草或许被它们吃掉一些、糟蹋一些,但我们这个‘1’是增加了呢还是减少了?”

  “可能是……增加了吧?”叶信有些不太确信。

  “当然是增加了!”真真说道:“你们啊,只在意眼前的损失,却看不到小天界的成长!那个天域大能就是傻瓜,白白浪费了万余年,如果换成我,早就让小天界变成幅员辽阔的大世界了。“

  “浮城就这么大,小天界也应该是有局限的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你也傻么?忘记了我的日月匣?”真真说道:“浮城与小天界是不相关的,只不过是小天界的入口而已!”

  叶信说不出话了,真真走上前,用手在叶信的肩膀上拍了拍:“小信,相信我吧!用不了多久,我会让你看到奇迹的!”

  “好。”叶信耸了耸肩,小天界已经遭受了巨大的破坏,想恢复原状,靠着他叶信或者是别人,完全没机会,只有真真,才有可能让小天界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,既然如此,那就应该任由真真去做。

  “来,你坐这里。”真真拉着叶信向着天道碑走去:“你要全力以赴哦,记住,这是你走向神域的第一步!”

  “我现在距离真圣境还很远呢……”叶信苦笑道。

  “在我看来,圣域和神域只是一念之间。”真真说道。

  “谁说的?”叶信愕然:“也是你从日月匣中领悟到的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真真笑了笑。

  真真让叶信坐在天道碑下,自己跑到天道碑的另一端,两人遥遥相对,但中间隔了一座天道碑。

  接着,叶信按照真真的话,用神念把自己的元气一点点压入天道碑内,而真真在另一端也在向着天道碑灌入元气。

 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着,原本黝黑色的天道碑,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  朝向叶信的一方,天道碑已逐渐生出了一种火红色,犹如有火焰在天道碑内燃烧,而朝向真真的那一方,天道碑的碑面变成了银色白,恍若冰块一般。

  叶信守住心神,屏蔽所有的杂念,全力以赴,不停的把自己的元气压入天道碑内。

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叶信冥冥中突然感受到天崩地裂般的轰鸣声,他所能感知到的世界骤然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  天道碑似乎炸开了,他与真真之间出现了一团混沌,两个人的距离好像变得非常近,以至于他搞不清自己的元气是涌入了那团混沌,还是涌入到真真体内,两个人的距离又好像非常远,最后成为世界的两极。

  叶信心神不动,始终保持着这种状态,不过元气流失的速度在持续增加,那种消耗如同置身于一场非常惨烈的战斗中,但他对真真是绝对信任的,没有去刻意控制。

  终于,在他感觉到疲惫时,那团逐渐膨胀的混沌把他也包裹在其中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从混沌倒流入他体内,弥补了他的损耗。

  时间似乎已凝固了,至少叶信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应该只是刹那间之后,他突然发现真真的元气开始消退,接着他也立即动用神念封锁自己的元府,开始制止元气的流失。

  周围的世界重新变得明晰了,天道碑还是那座天道碑,但在天道碑周围,不知何时长出了一片片紫色的小野花,野花的花蕊中有无数紫色的晶体碎片在闪烁着光泽,成群的蜜蜂在野花上盘旋着,当它们落在野花上,又飞起来时,身体也被染成了淡淡的紫色。

  叶信又看到了真真,他向天道碑内压入了无尽的元气,不过刚才那团混沌也给了他足够的反馈,他不但没有疲倦,反而感到异常的精神抖索。

  而真真的精神状态显得有些萎靡,她的双肩上方,各悬停着一只日月匣,真真能抵得住他所造成的压力,应该是借助了日月匣的力量。

  “看样子你得休息一会了。”叶信低声说道。

  “我还好。”真真笑了笑:“你想走就快点走吧,已经过去五天了,外面应该有很多事情在等你。”

  “五天?”叶信愣了愣,旋即反应过来,他与那团混沌的接触就是关键,在他意识里,好像只过了一眨眼的时间,实际上应该耗费了许久许久。

  “想不到你的修为已经这么强了,怪不得能炼化日月匣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我是取巧了。”真真摇头道:“而且炼化日月匣并不需要我的修为,只是一闪念而已。”

  “通常那些修士到圆满境,就能修补自己的创伤了,但你……还是治不好失忆吗?”叶信说道:“或者你早就想起来了,却不愿意和我说?”

  “失忆?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真真愣了一下。

  叶信绕过天道碑,在真真身前蹲下去,很认真的看着真真:“真真姐,其实我早就知道,你有创伤性失忆证,因为你没办法想起自己的父母,人……总不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?”

  “你放屁!”真真气急败坏,一把揪住叶信的耳朵:“你才有病!我生来就是这样!这个事情你绕来绕去已经问过我几百次了,有完没完?!”

  “不是……真真姐,讲点道理好不好?”叶信侧着头,满脸苦笑:“我帮你治病,你得配合配合我啊,记忆是你的,你自己不努力,可能永远都找不回来。”

  “你让我告诉你多少遍?!”真真更火了,手指用力一拉,被拽住耳朵的叶信只能身不由己向真真靠近,随后真真发现叶信快贴到她怀里了,又把手向反方向扯去。

  叶信虽然早已勘破圣境,但不代表神经都没了,耳朵被拖过来扯过去,拽得几乎象兔子耳朵,多少还是有些疼的,口中连着发出哎声。

  “以后不要再拿这种事烦我!”真真恶狠狠的说道,只是她的脸有些发红。

  “好吧……”叶信咧着嘴说道,当真真把他的耳朵放开时,他又补了一句:“当你真正勘破圣境时,还有一次找回记忆的机会。”

  “你还说?!”真真猛地站起身。

  “告辞告辞……”叶信连声说道,身形也快速向后掠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