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六二章 暴君与仁主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叶信接过路宗正递过来的玉简,把神念压入进去,随后他的视线转向路宗正。

  路宗正急忙解释道:“因为主上刚刚归位,对天波星殿的事情还不熟悉,所以这个月我只是草拟了十几个人选,反正他们的时间多得很,拖延几个月也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那就由宗正先生做主吧。”叶信把玉简递了回去。

  “主上,我的宗正院暂时不收录其他殿的修士了,大概能凑出五百个名额,主上挑出人选后打个招呼就好,他们可以随时进入宗正院修炼。“

  “有劳宗正先生了。”叶信笑道。

  长生世星殿的内部构筑与下界不同,下界星殿的主星可以全权统御一切,但在长生世,几大星官已经不完全是主星的附庸了,他们都有自己的山头和势力。

  将星的权力范围是掌控升降赏罚,兼任教育部部长之类的角色,但为了避免将星的权力压过主星,同时也为了防止星殿变成主星的一言堂,将星有提名权,执不执行要由主星决定,主星说了算,可没办法提名。

  当然,这是因人而异的,如果主星的实力极强,自己提名、自己决定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但后果是让将星离心,因为这是肆无忌惮的越界。

  在大多数情况下,主星和将星的关系都是很亲近的,你给我面子,我也给你面子,相处融洽,这样才能压得住其他三位星官。

  星殿制定种种规则,可不是为了让星官勾心斗角,是希望五位星官能团结起来,一旦发生斗争,闹来闹去便会发现谁都没落好,每一件事都因为受到制衡而不顺心,相反,如果能做到彼此谦让,规则就会进入良性循环,让星殿的实力越来越强。

  叶信看得到路宗正递出来的橄榄枝,现在他对星殿的事情完全不了解,所以路宗正只是象征性的拿出十几个人选,其他的等几个月后再行决定,这充满照顾到了叶信的面子。

  反过来说,如果路宗正趁着叶信什么都不懂,一下子拿出大批任命,叶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装糊涂。

  而路宗正的宗正院拿出五百个名额,更是一个大手笔,因为赵闲庭和花皓月的脸色都有些变化。

  “宗正兄,你怎么也要给我的闲庭集让出点名额吧?”赵闲庭苦笑道,虽然明知道路宗正是在向叶信示好,他现在抢名额有可能让叶信产生误会,但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我也不贪!二、三十个就好,怎么样?他们都等了很久了,这样我没办法交代的。”

  花皓月也想说话,但因为泥生的关系,他现在已经算是投靠叶信了,所以强行忍住没有开口。

  “闲庭老弟,我知道你手里的那些修士都是杰出之辈,但能从下界升上来的修士更是万里挑一。”路宗正认真的说道:“何况主上这边人手有些单薄,他们真正需要进入宗正院修炼。”

  赵闲庭长叹了一口气,路宗正这番话说得在理,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。

  叶信沉吟片刻,视线再次落在路宗正身上:“宗正先生,我虽然刚刚入住星殿,但也能看得出来,进入宗正院修炼的机会是很难得的,五百个名额都交给我……受之有愧啊,何况闲庭先生想要的名额也不多,你看能不能……“

  很多时候,人与人交流是需要技巧的,如果叶信显得自信满满、大包大揽,直接要拿出三十个名额交给赵闲庭,赵闲庭当然高兴,可路宗正就要感到恼火了,因为这是拿路宗正的付出去送人情,还要专美于前,让路宗正里外不是人。

  叶信向来是人敬我一尺、我敬人一丈的,既然路宗正这般考虑他的面子,他也要用谦逊的态度去征求路宗正的意见,至少这个人情要还给路宗正。

  “宗正兄?”赵闲庭见有了希望,显得惊喜交加。

  “既然主上这么说……也罢。”路宗正轻轻吁出一口气:“那就给闲庭集三十个名额。”

  “多谢宗正兄!”赵闲庭急忙说道。

  “不要谢我,你应该谢主上。”路宗正说道。

  “多谢主上。”赵闲庭又向叶信施了一礼。

  “主上,那个那个……”花皓月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  “你问我是问错人了。”叶信笑道:“不过,我的名额少一些是没问题的。”

  “宗正兄?!”花皓月立即盯紧了路宗正。

  “我给了闲庭集,不给你皓月楼,你背地里不一定要怎么诅咒我呢。”路宗正笑着摇头道:“都一样,这一次皓月楼也有三十个名额。”

  路宗正显得眉开眼笑,其实他原本对叶信的预期并不高,此次大手笔向叶信示好,只希望叶信不要找他的毛病,双方相安无事就可以,但经过这一次接触突然发现,叶信并不是想象中那种霸道的人,他的地位不止没有受损,好像比以前还高了那么一点点。

  接着,路宗正想起了一件事:“主上,闲庭集和皓月楼都有名额了,太和山那边一个不给,有些不太好啊。”

  “宗正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叶信反问道。

  “主上,这边说话。”路宗正说道,随后他向着大殿左侧走去。

  片刻,叶信与路宗正已走出了数百米远,路宗正还不放心,抬手释放出一道光幕,这才低声说道:“主上,我与简太和共事很久了,多少也了解一些他的秉性,此人权欲心比较重,一直觊觎着殿主之位,只不过资格要比我差了不少,怕最后闹得竹篮打水一场空,反而便宜了我,加上……”说到这里,路宗正突然犹豫了一下,随后抬头看向叶信。

  叶信用清澈的目光回视着路宗正,路宗正随后说道:“加上天凤星皇的使者已经来过两次了,希望天波星殿改弦易撤,加入天凤神殿,呵呵呵……说实话,谁也不想去做叛逆,可不做叛逆就要惹怒天凤星皇,后果堪忧,这殿主之位并不好坐,所以他才一直忍耐着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叶信点头道,有没有把这件事坦诚的说出来,性质是截然不同的,如果路宗正不说,双方只是保持和平,但不可能合作,说了,那就距离自己人不远了。

  “主上,简太和绝没有谋逆加害之心,只是气不过罢了,想看主上闹出些笑话。”路宗正说道:“万事和为贵,现在简太和已经被逼到了牛角尖里,我敢保证,他并不想闹到这种地步,如果主上这边能稍微松松口,给简太和一个台阶,简太和会对主上感激涕零的。“

  “宗正先生是想也给太和山三十个名额?”叶信笑道。

  “至少应该一视同仁。”路宗正说道:“如果只少了太和山,简太和会以为我们四个在联手算计他,难道我们要逼他学巫天寿,带着人一去不回么?”

  叶信沉默了,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路宗正见叶信不说话,又开口道:“我倒是很想找简太和,但苦于没有借口,如果主上首肯,也给太和山三十个名额,我就可以去找他好好聊一聊了。”

  “君子谋事不谋人,小人谋人不谋事,我原本对简太和并没有什么成见,是他跳得太高了!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但宗正先生所言是至理,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也不好做得太过,总要为星殿全局着想的。“

  “有主上这些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路宗正长长松了口气,他认为叶信年轻气盛,想说服叶信是非常困难的,没料到叶信会这般通情达理,心中对叶信的感观也更加好转了。

  接着,叶信与路宗正走了回去,看到路宗正的神态,赵闲庭和花皓月都隐隐有些惊讶。

  从生命的天性出发,愿意追随一个什么样的人?

  是杀伐决断、眼里不容沙子,但凡有人触怒他,必定赶尽杀绝的人?还是一个心地和善,愿意为他人着想,做事情总会留有余地的人?

  前者是暴,让人感到畏惧,后者是仁,让人感到心安。

  一切不言而喻。

  当时简太和一直在火上浇油,他们都看得出叶信的的确确生出了杀机,在这种情况下,叶信还愿意给简太和一个平安降落的机会,已算难能可贵了。

  “闲庭、皓月,你们两个在这里陪一陪主上,我得到太和山走一趟了。”路宗正说道,他决定趁热打铁,把事情做实,免得叶信又反悔,其实宗正院的名额应该都由他决定,但特殊情况要特殊对待,必须要征求叶信的首肯,任何一个星殿,主星与将星离心,危害都是最严重的。

  “宗正兄早去早回。”花皓月抢先说道:“天波主殿马上就要梳理矿脉了,这事情可少不了他简太和!”

  花皓月这是替叶信提出条件,叶信给了你一个台阶,那么天波主殿梳理矿脉的事情,你简太和就要出人出力了!

  路宗正当然听得懂花皓月的意思,向花皓月点点头,随后纵身向着远方掠去。

  “主上,这是我府殿的玉简,还请主上过目。”赵闲庭说道。

  “这是暗殿的玉简,主上一并收了吧。”花皓月笑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