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六三章 藏污纳垢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叶信先是看过了赵闲庭的玉简,等他把自己的神念压入花皓月的玉简内时,脸色突然变了变,好像欲言又止。

  赵闲庭虽然在四位星官之中最年轻,但眼力还是足够的,马上向叶信躬身说道:“如果主上没有异议之处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叶信点点头。

  赵闲庭离开了,花皓月静静的看着叶信,他知道叶信肯定有事情。

  叶信目送着赵闲庭掠远,随后低声说道:“皓月先生,小梅岭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

  “差不多在一个月以前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你只知道这么多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这事情与星殿无关,所以我只是略略写了几笔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其中种种因果,我倒是知道一些,主上想知道么?”

  “嗯,和我说一说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从头说起?”花皓月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反正你我现在也无事,就从头说吧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件事说起来就长了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可以一直追溯到万余年的惊门五圣,据说那寒樱天女就是惊门五圣中惊神天女的小妹,因悲痛惊神天女之死,发誓复仇,创立一个宗门,取名为七杀。七杀门的修士虽然不敢公开活动,但势力却是越来越强,可能是有些得意忘形吧,他们的胆子也变得大了,在三十多年前,白佛到了赤阳道巡视,可巧发现了七杀门的痕迹,然后顺藤摸爪,找到了寒樱天女,可是他的实力要比寒樱天女逊色一筹,苦战之下、力不能支,最后负伤而走。“

  “寒樱天女以为自己赢了,四处扩张,那段时间闹得河图洲人心惶惶,却不知白佛人脉极广,何况还有明佛撑腰,还不到半年,白佛请来的劫者便踏入了河图洲,寒樱天女在劫者面前连一招都没接住,只是她怀有异宝,重伤后便堕入下界,避开了劫者的追杀,不过她的七杀门也就宣告覆灭了。”

  “白佛请来的那位劫者神通高强,七杀门覆灭之后,他没有离开河图洲,而是设下法阵,动用神念遍寻下界,十七、八年前,他终于找到了寒樱天女,并且把寒樱天女擒获。”

  “其实那位劫者与明界并不在意区区一个寒樱天女,他们在意的是躲在幕后的高圣,惊门五圣中其他四圣已先后伏诛,只剩下这最后一个落网之鱼,如果不是高圣的指点和支持,仅靠寒樱天女,七杀门不可能有如此气象。”

  “不过,那寒樱天女倒是极有气节,她被带进赤阳道之后,整整遭受了五年的拷问,却坚不吐实,能在劫者的刑讯之下熬出来的……我以前从没听说过!后来那劫者另有要务,失去耐心,亲手斩杀了寒樱天女。”

  “你知不知道那位劫者去了哪里?”叶信缓缓问道。

  “去了素莺洲。”花皓月皱起眉头想了想:“好像是素莺洲有位魔圣,令下界魔族去寻找天域圣婴,呵呵呵……他们以为自己不伸手,让下界替他行事,劫者就查不出来了,殊不知劫者的神通广大远超出他们想象,素莺洲的那位魔圣,现在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  “然后呢?那位劫者没有回来么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他没必要回来了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我听赤阳道的一个朋友说过,那位劫者会出现在河图洲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凑巧,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追杀天域圣婴,途径赤阳道,正好碰上了白佛,白佛与他有些交情,也就顺手帮了白佛一次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那位劫者会离开,是已经完成了任务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花皓月苦笑道:“我那朋友知道我主职暗星,对这些风闻的事情很感兴趣,所以也不会提防我,可如果我继续往深里问,那就是自讨没趣了。”

  叶信沉默片刻:“小梅岭那些人,最后会怎么处置?”

  “他们是七杀门的余孽,都会被押入赤阳道的。”花皓月的神情显得有些纠结,随后很小心的问道:“这里面是不是有主上的旧时?”

  叶信没说话,这个时候他也不敢乱说话。

  “如果是阳功德、周智、长孙石穿这三个人……主上就当没有这个朋友吧,他们此刻应该已经进赤阳道了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如果是方小荡、青十、宁谢谢、北山九思他们之中的人,现在或许还有机会。”

  “皓月先生所指的机会是……”叶信的眼神在闪烁着。

  说实话,叶信心中很怕,他的对头有明佛、有天凤星皇,这虽然都是庞然大物,但只要谨慎一些,总归能找到应付局面的办法,可要是惹到了劫者,那就等死好了,挣扎全然没有意义。

  “当然是要想办法截人了。”花皓月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难道主上没有这个意思?”

  “皓月先生的胆量倒是真不小……”叶信发出叹息声,但他还是不能相信花皓月,万一花皓月只是试探,其实骨子里是个某区群众,转头便去举报他,那就惨了,他不能这么多人的性命开玩笑:“万一惊动了劫者怎么办?”

  花皓月愣住了,盯着叶信看了半晌,突然发出大笑声。

  “皓月先生笑什么?”叶信用很平淡的口吻说道。

  “主上……主上别误会,我可绝对没有笑话主上的意思,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。”花皓月止住笑声:“想当初我第一次听说劫者的事情,和主上一样,亦是感到敬畏无比的。”

  “难道劫者没必要敬畏么?”叶信说道:“还请皓月先生指点!”

  “不不不……我是说,主上没必要这么小心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只要不是自己蓄意找死,长生世的修士,终其一生也不会见到一个劫者,主上你想啊,天域一共才有多少个劫者?单单我们这长生世,就有数百洲了,向上还有诸道诸灭法世,还有天路,出了点事,劫者就会出现?他们管得过来么?”

  “在劫者眼里,方小荡等人与蝼蚁无异,就算是那白佛,也不过是条乖巧的小狗罢了,小狗被打惨了,劫者有可能出现,方小荡是死是活焉或是被人截走,劫者根本没心思去理会,呵呵呵……不要说劫者了,连白佛都不可能插手。”

  “蓄意找死是指什么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当然是我们各个宗门不管不顾的大火并了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天域要的是诸世诸路安定安宁,而且长生世与上界多有瓜葛,我们这里打起来了,上面也将变得非常紧张,所以天域断然不会让这种苗头出现,哪里起火就要立即扑灭,而寻常小事,根本不可能引来劫者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叶信喃喃说道,他以前就知道劫者的控制力应该是有限的,但没有今天这样了解得仔仔细细。

  “主上也太小瞧我老花了。”花皓月发出低低的笑声。

  “哦?”叶信的视线转向了花皓月。

  “长生世确实人人得以长生,连寻常家的人也能活个一、二百年,但……人人长生可不是人人太平。”花皓月用手向着地下指了指:“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同样是藏污纳垢的,呵呵呵……这种事情我老花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,如果大家都是太平人,我这个暗星还有什么意思?”

  “只是不知道主上想要哪一个,如果是阳功德、周智或者是长孙石穿,主上还是干脆断了这个念头吧,赤阳道是灭法世的天关,以我们当下的境界,进入赤阳道与找死无异,只有达到真圣境,才能在赤阳道中行动自如,换成我们,连喘气都会很难,更不要说与人动手了。”

  “皓月先生真的有办法把人截下来?”叶信轻声问道。

  “我不敢保证,但可以试试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不过主上要快点拿主意了,我需要时间准备,一旦他们被押入赤阳道,那就只能收手了。”

  “如此……皓月先生先回去准备吧。”叶信长吸一口气,时间紧急,他已顾不上许多了,只能选择先信任花皓月。

  “好。”花皓月也不啰嗦,转身向着远处掠去。

  看着花皓月走远,叶信的视线转向三光,三光一脸平静,他听到了全部对话,但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波动。

  对三光的表现,叶信是很欣慰的,他低声说道:“就是这个劫者吧?”

  “应该就是了。”三光说道。

  “你今天做得不错,我刚才一直担心你会失控,然后使得花皓月动了疑心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跟了师尊这么久,多少也算学到了师尊的一些本事。”三光笑了笑。

  三光在这时还能笑得出来,他的自控能力确实已远在同辈人之上了。

  “你去让泥老出来一趟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是,师尊。”三光应了一声,转身向着殿内掠去。

  时间不大,三光带着泥生掠出殿门,泥生一脸诧异的说道:“主上,有什么急事?”

  “花皓月这个人可以信任么?”叶信缓缓说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