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六四章 苦难的回馈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泥生一下子被问住了,叶信显得如此郑重,事情肯定不小,万一最后因花皓月而失败,他的罪过就大了。

  泥生沉默良久,才缓缓说道:“我知道主上出身军旅,向来只重袍泽之义,不信兄弟之情……”

  “泥老你这可就错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老十三、月虎、谢恩他们,一直都是我的兄弟。”

  “如此……老花亦是我泥生的兄弟。”泥生说道:“他这个人虽然外表显得有些冷漠,但内心还是很热诚的,只不过因为以前吃的亏太多,所以不敢轻易与人走近,何况我已经把主上的来历大概告诉他了,他现在可能还有些疑虑,不过如果主上有事情要倚重他,他必出全力。”

  “这就好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师尊,你是不是想救……北山九思?”三光说道。

  “嗯。”叶信点头道。

  “北山九思?”泥生一愣:“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熟悉?”

  “此人是列梦的老爹。”叶信叹了口气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寒樱天女就是列梦的生母,你们两个要守口如瓶,决不能让北山列梦知道这件事,否则以他的秉性,肯定会犯浑的。”

  “主上在浮尘世,准备升入证道世时,曾经有个黑衣蒙面人来找主上……他就是北山九思?”泥生想起来了。

  “就是他。”叶信说道:“他说他的妻子在证道世留下了一些东西,如果我愿意带着他走,他必定会全力助我成事,可后来始终没有他的音讯,我以为他已经遭遇不测了,没想到,他居然早早升入了长生世。”

  “列梦是个好孩子,可北山九思这般言而无信么?!”泥生皱起眉。

  “不了解经过,不能轻率做出结论。”叶信摇了摇头:“只是这么短时间,我已经想出了很多种可能,譬如说,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有多危险,因为列梦在我身边,他不愿拖着我去蹚浑水,所以刻意避开了我,再譬如说,我昏迷几年,他没得到我的音讯,可能以为我也遭遇不测了。“

  “主上遇到事情总往好的方面想。”泥生苦笑道。

  “不是只往好的方面想,我是以北山九思的天性为起点。”叶信说道:“他当时告诉我,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去寻回自己的妻子,呵呵……他眼中燃烧的那种火焰,让我也为之动容,假如他遇到一个机会,自己将被烧成灰烬,却能换得妻子的安宁,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,这至少能证明他是个重情的人。“

  “可是……现在寒樱天女已经遇害了。”三光犹豫了一下:“师尊,我们不应该和那北山九思走得太近的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寒樱天女的死必定让北山九思性情大变。”叶信用欣赏的目光看向三光:“他或许会比列梦更容易犯浑,但是,如果我不知道这个消息,还则罢了,可我已经知道了,不论如何也要伸把手,否则以后没办法面对列梦的。“

  “明白了。”三光叹道。

  说话间,花皓月的身影从远方掠来,他看到泥生,向着泥生点头示意,随后看向叶信:“主上,我已经准备妥当了,还请主上移驾皓月楼。”

  “师尊,我也去吧。”三光说道。

  “我也去!”泥生也站了出来。

  “此事不知道要耗去多长时间,或许一、两个月,或许几年都说不准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星殿大比在一个月后就要开始了,泥兄,主上不在,你要主持大局的。”

  说完,花皓月的视线落在了三光身上:“主上,这位小哥是……”

  “他是我门下大弟子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此行要尽可能速战速决,而且去的人越少越好,人少留下的痕迹就少,这样他们更不容易锁定我们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不知道小哥现在是否勘破了圣境?”

  三光刚想说话,叶信已说道:“你留下吧。”

  三光只得点点头,这时,叶信的脸色突然大变,一个绝妙到了极点、却又让他感到无比惊悸的灵感出现在他脑海中。

  灵感总会这样在不经意间莫名其妙的出现,让叶信看到自己在短时间崛起的希望,只是,这条金光大道会付出很沉重的代价,将牺牲掉一些人,甚至将触犯他对人性的底线。

  泥生和花皓月不知道叶信在想什么,面面相觑。

  “你跟我来。”叶信对三光说道,随后快步向殿内走去。

  到了殿内,叶信低声说道:“劫者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

  “他找不到我,但能找到我娘亲。”三光说道:“我那时还小,根本没机会滴血认宗,那劫者是拿到了我族的神位,所以可以锁定娘亲的神念,娘亲虽然有办法避开那劫者的感应,但在追查无道者下落的过程里,经常会与人发生争端,留下痕迹,被那劫者盯上。”

  “你们是从素莺洲进入下界的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是。”三光点头道。

  “有多少人知道你的名号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天域只知道我叫圣婴。”三光说道:“三光是娘亲给我起的小名,肯定没有别人知道。”

  “你确信再没有别人知道了?”叶信追问道。

  “我族的大长老为了保护我,肉身被劫者所毁,他的元神一直藏在我的元府里,嗯……他也知道。”三光说道:“不过他已经在浮尘世殒落了。”

  “和你娘亲一起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不是。”三光摇了摇头:“后来我在九鼎城中遇到了汐月一族的大统领,长老借用我的灭道之光,杀掉了他,但长老也跟着烟消云散了。”

  叶信长长吁出一口气:“三光,不要怪我提起你不想回忆的过去,因为我刚才突然想到,你有可能是我身边最大的破绽,所以我必须要弄清楚。”

  “师尊放心,其实师尊顾虑的这些,娘亲当时都想到了。”三光笑了笑:“我族有三年分神、十年滴血的传统,但我被剥离的那缕神念也是假的,是大长老从外面捕获的神念,而且我已经长大了,就算那劫者站在我面前,他也认不出我。”

  “哦?!”叶信笑了,他在这时意识到,两世为人以来,收下三光为大弟子,应该是他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了。

  “而且我还想了很多。”三光说道:“灭道之光与镇世之光在天域也是很少见的,所以我在尝试着修炼别的法门,如果事非得已,我只能动用灭道之光,镇世之光要封印起来,以免引起天域大能的注意。”

  “不错、不错……”叶信愈发感到欣慰了:“你知道应该怎么封印么?”

  “娘亲早已经给我准备好了。”三光说道。

  “你的娘亲……很厉害,也很伟大……”叶信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师尊,你知道现在我为什么要留个光头么?”三光笑道:“其实上一次在小天界内留下的伤,早已经复原了,留光头就是为了混淆视听,天族修士不论男女,都极喜欢装饰自己,我不能和他们一样,最好是可以邋遢一些、粗鄙一些,意味着我是在化外之地出生、长大的。”

  “那就应该多和山炮亲近亲近。”叶信也笑了:“如果连说话的口吻都能山炮一样,更不会有谁怀疑你了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三光说道。

  “这个交给你。”叶信取出一柄战斧,交给了三光。

  “这是……惊天斧?”三光吃了一惊。

  “嗯。”叶信点头道:“我突然想到,有些东西或者事实,藏是藏不住的,应该学会反向思维。”

  “师尊的意思是……”三光问道。

  “我现在还没想周全,走一步看一步。”叶信说道:“你先把惊天斧炼化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三光点头道。

  叶信现在对三光是百分之百的放心了,纵使他长时间离开,三光也可以挑起大梁。

  由此他突然想到了人性的一种循环,苦难可以给人力量与智慧,而幸福却很可能让人变得脆弱,从苦难中得到力量和智慧,肯定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得到幸福之后,又开始变得脆弱,纵使自己不倒,下一代也会变成傻白甜,最有意思的例子应该是曹丕和曹植了。

  曹丕日日坐立不安,活在危难之中,慢慢有了自己的力量和智慧,曹植倍受父母宠爱,却一点点变成了傻白甜。

  其实曹丕以前也是傻白甜,所以才会在十七岁的时候闯入袁府,推倒曹操朝思暮想的女人,让曹操美梦成空。

  曹操会大笑,只是不得已而为之,连自己的儿子都容不下,又岂能让天下英雄归心?!不过,他每次看到那个女人服侍在曹丕身边,对曹丕的厌恶都会增添一分,几十年不明确自己的接班人,应该就是一个证明。

  而曹丕在真正懂事之后,一定会对那件事追悔莫及。

  只可惜曹植是温室里的花,被照顾得太好了,根本扶不上去,使得曹操在最后不得不放弃他。

  三光从小受到追杀,又亲眼看到娘亲遇害,他的心智要比差不多同龄的龙小仙、月她们成熟得多,这就是苦难给与他的回馈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