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六五章 惊墨乳狐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花皓月对叶信的态度很得体,两个人走进皓月楼时,花皓月让自己落后两步,跟在叶信身侧,等到前面出现了岔道,他才抢上前为叶信引路,接着又故意落在叶信后面,避免与叶信并肩而行。

  在皓月楼中走动的修士看到这种情景,也知道来者是谁,待叶信走近时,纷纷驻足躬身施礼,等到叶信远离之后,才直起身子,继续去做自己的事。

  花皓月的暗星殿要比天波主殿小了不少,他的皓月楼则要更小,但这里的小是指占地面积,建筑风格是同样高大的,譬如说皓月楼的楼门,足以容纳数百辆马车并行,这就是长生世大宗门的气派。

  进入皓月楼的内院,这里的修士突然变得很少了,又沿着一道大门走进一条斜着通往地下的甬道,走了差不多二十余息的时间,前方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法阵,法阵旁有百余名修士垂手而立。

  “那边准备好了么?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准备好了。”一个为首的修士站了出来。

  “空相紫魅呢?”花皓月又问道。

  “在那边巡查。”那修士回道。

  “开启法阵吧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法阵旁那些修士都开始运转元脉,他们脚下的石板逐渐散发出如玉般的光泽,光泽从各个角度向着法阵核心渗透,接着那为首的修士大步走到法阵中央,身形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叶信愣了愣,用好奇的目光观察着法阵,就在这时,法阵中央人影一闪,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缓步走了出来,她的视线最先看向叶信,随后含笑施了一礼,接着又看向了花皓月。

  “没什么问题吧?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那女子说道。

  说完那女子向后退了几步,身影很突兀的消失了,差不多有几秒钟,刚才那个为首的修士在法阵中央出现。

  叶信有些愣怔,这是搞毛?玩魔术呢?

  “主上,这边走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叶信举步跟着花皓月向着法阵中心走去,刚刚踏入中央呈环形的符文圈,陡然感觉眼前一花,周围的景致大变,自己已出现在一片山林的凹谷中,上空有无数枝叶凝成一张大网,密不透风,完全遮蔽了天光,周围有百余名修士环绕着法阵,刚才那女子已到了法阵外,她的前方有一辆马车,马车前有十几匹气势神俊、长着羽翼的银白色马儿。

  “主上,不要怪我,其实我也不想从法阵中走。”花皓月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但事情紧急,我们要争取时间,而且不能让太多人看到我们已经离开了星殿,免得惹上麻烦。”

  “哦。”叶信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  叶信和花皓月走进车厢,从外面看,车厢只有几米方圆,但里面的空间要大了不少,应该有法阵或者是法器加持。

  当叶信和花皓月坐定之后,那女子已驭动马儿,马车陡然升起在半空中,向着前方疾驰而去。

  叶信从车窗处向外扫了一眼,发现这辆马车行进的速度极快,下方的森林闪电般向后退却着,转眼已化作白茫茫一片。

  “主上,在这长生世,已经没有人打造证道飞舟了。”花皓月笑道:“虽然证道飞舟装的人多了一些,但速度太慢,而且跑一趟要耗费很多元液,不值得。”

  叶信能明白花浩宇的意思,证道飞舟太过简陋了,花皓月这种马车足以载上几十个人,如果在法阵上再有突破,估计载的人还会很多,就像太清宝莲一样,而那种庞大证道飞舟就显得没有多少价值了。

  “如果主上能达到圣心如意的境界,恐怕连这种马车也不想坐了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圣行之术神妙无比,千里之遥转瞬即至,速度要比这马车快得多。”

  “泥老曾经告诉过我,圣阶中以圣心如意之境与圣元之境提升最著,尤其是圣元之境,犹如证道境一般再行脱胎换骨。”叶信笑了笑:“只是……难啊……”

  “泥兄说主上修炼至今尚不满二十年,已经是傲绝诸世了。”花皓月叹道:“主上在这时候千万要沉得住气,绝不可轻率冒进,根基不稳,否则就算勉强突破圣心如意之境,恐怕也会遭受反噬。”

  “这个我知道了,所以我不急,也不敢急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这时,那女子跃入车厢,在车厢中摆放了一张长方形的矮桌,也不知道她动了什么,叶信与花皓月之间的距离突然开始缩小,整个车厢也跟着变小了,最后变成了叶信与花皓月隔着矮桌相对而坐。

  接着那女子拿出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,在桌子上摆满,很多东西是叶信以前从来没见识过的。

  譬如说有一只紫色的小瓦罐,一道道金色的雾气从瓦罐内蒸腾出来,而在瓦罐上方悬着十几片肉,自己慢慢转动着,而金色的雾气不停的渗入到肉片中,让肉片染上了金色。

  再譬如说有一只花瓶,花瓶中插着一根尺余高的一蓬小草,草尖处挂着几十颗小小的青色浆果,花瓶在一次次喷吐在火焰,节奏就像人在呼吸一样,青色浆果似乎从火焰中汲取到了能量,一点点的变成了淡红色。

  花皓月并不是想显摆什么,这只是他的一种生活习惯,动作神态都很自然。

  其实这些叶信都能接受,但在最后,那女子拿出了一个瓷瓶,接着把瓷瓶中的酒倒在两个酒杯里,那酒显得很粘稠,色泽晶莹剔透,到这里还好,谁知下一刻那女子突然掀开自己的衣襟,在两个酒杯里分别挤出了十几滴清亮的**,接着又抓起酒杯,用元力去震荡酒液,最后把两个酒杯分别放在叶信和花皓月面前。

  花皓月举起酒杯,向着叶信示意,随后一饮而尽,叶信却在看着酒杯发呆,这什么玩艺?!

  花皓月见叶信没动酒杯,也就明白了,他微笑道:“主上有所不知,我这个侍女是惊墨乳狐,姓空相,名紫魅,在惊墨一带属于大姓了,她的灵汁可不是寻常人能喝得到的。“

  “什么大姓,空相氏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。”那空相紫魅淡淡说道:“如果不是主上救我,我也早就死了。”

  “说起来真是让人感叹啊。”花皓月叹道:“惊墨空相最鼎盛时也有几万修士,转眼便灰飞烟灭了!”

  “惊墨在哪里?劫者不管么?”叶信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惊墨在化外之地,不属河图洲,劫者自然不会管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化外之地?”

  “不归各洲所属的,都是化外之地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其实化外之地要比各洲大得多,主上不要以为化外之地内都是荒漠,里面也有不少修士的,各族混杂,还有不少妖兽、魔兽与海兽。”

  “凶兽?”叶信顿了顿:“我一直有些不太明白,勘破证道境明明都有一次炼化人身的机会,为什么有的妖族选择了抓住机会,有的妖族却宁愿保持兽性?就说拉车的那些马儿吧,它们的境界都在证道境之上的。”

  “主上错了,不是炼化人身,是炼化天身。”花皓月笑道:“我们是人族修士,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妖族想向我们人族学,实则不然,妖族是在向天族靠拢,嘿嘿嘿……说白了,妖族对我们人族其实是非常不屑的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想淬炼自己的肉身,并不容易,首先,时机不能错过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妖族长到十岁左右的时候,颅顶天门将合拢长实,那么就没办法再淬炼肉身了,也即是说,妖族必须要在七、八岁的时候达到证道境,否则再没有机会了,单单是这一条,就能把七、八成的妖族淘汰掉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叶信点头道。

  “其次是灵智的问题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有些妖族或许早早勘破了证道境,但身在荒野,没人教它怎么样淬炼自己的肉身,等到后来明白,错过也就错过了。”

  叶信突然想起了狼王和五灵丹牛,它们的实力早就突破了证道境,可惜,叶信这里没人懂得妖族该怎么样淬炼肉身,所以它们只能继续做妖兽,却无法被称为妖族。

  “还有,主上应该没见过妖族淬炼肉身的场面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很惨烈的……身体挨上一刀,都会感到痛楚难当,妖族却要把自己的骨头一寸寸捏碎,再一寸寸愈合,时间短的,要三五天,时间长的,或许要一两个月,这和扒皮抽筋剜骨有什么区别?就说紫魅吧,当时痛得是屎尿横流,嗓子喊得都撕裂了,主上以为,有多少妖族愿意面对这一关呢?”

  叶信不由动容,深深的看了那空相紫魅一眼。

  “何况,不是每个妖族都能坚持下来的,半途而废者必死无疑,可有些妖族实在熬不住,宁愿去死也不愿再承受这种痛苦了,如此又被淘汰了一半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但在我看来,这即是妖族的一大难关,也是妖族的一大契机,我所见过的那些妖族大修大能,各个都很厉害,以后主上遇到这种妖族修士,千万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
  “主上是夸我呢么?”那空相紫魅笑眯眯的说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