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六九章 识人之能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“疑点有很多。”叶信说道:“他们不应该晚到的,而是应该早一些,皓月先生,如果换成你,负责押送几个重犯,你是希望早一些赶到目的地,还是愿意晚一些?”

  “当然是早一些,把重犯移交出去,才能落得轻松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绝大多数人都会这样,没有谁愿意让自己长时间置身于险境之中。”叶信说道:“而那些化魔渊的修士,好像在故意拖延时间。”

  花皓月皱起眉,叶信这个理由没办法说服他,或许化魔渊的修士是遇到了别的事情,耽误了行程,只凭这一点就判断事情不对头,太过勉强了。

  “那些化魔渊的修士心态也不对。”叶信说道:“任何一支团队,在一个阶段大体都会具备同一个中心思想,或者是内容,嗯……直白的说吧,如果要保持紧张,他们应该都很紧张,如果要放松,他们应该都很放松,可是,只有一个魔族修士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,我的视线逗留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,他马上就注意到了我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?”花皓月不解的说道。

  “心态上的巨大差异,绝对不是偶然的,往往代表着他们在信息层面上的不同。”叶信说道:“那个魔族修士会与伙伴存在差异,正因为他了解得更多,其他魔族修士只以为这是一次单纯的押送任务,才显得那么放松,而他知道另有目的,所以始终非常紧张。“

  “所以主上认为这是一个圈套?”花皓月还是没有被说服。

  “我的习惯是找出异常的地方,然后再编织其中的逻辑,推断出几种可能性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我确实错过,但错的次数并不多。”

  “那主上的意思是……”花皓月问道。

  “换个地方。”叶信说道:“皓月先生以为,我们最不应该在什么地方发起袭击?换句话说,那些魔族修士到了哪里会认为自己是安全的?”

  “在这永顺府内,是没人敢乱动手的。”花皓月顿了顿:“到了北关也安全,那里是不老山的领域,再然后……就是进入赤阳道了。”

  “那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了,永顺府如此安全,他还保持着那么高的警惕,里面没有鬼才怪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们去赤阳道。”

  “赤阳道?!”花皓月又大吃了一惊。

  “嗯,就是赤阳道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叶信的语气斩钉截铁,他不得不把主控权拿回来了,用另一种语境来形容,花皓月的管理能力与行政能力还是很不错的,一路行来,花皓月把事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,每走上一段路程,都会有暗殿追风使出现,把最新的信息报给花皓月,叶信明白能衔接得这般精确并不容易,但在灵活性乃至随机应变的能力上,花皓月有所不足,也就是说,花皓月是一个很好的助手,但不能独当一面。

  花皓月与他叶信座下的苏百变正好处于两个对立面,苏百变行事很有灵活性,极具随机应变的能力,但却完全没有管理能力,据师东游所说,他给过苏百变机会,可是苏百变管理属下,往往是搞得一团糟。

  两个人都不能独当一面,但都是难得的人才。

  接着,叶信与花皓月加快速度向着北方行去,直到走出了永顺府的领域,那空相紫魅驾驭着飞车落在两人面前。

  叶信看得出花皓月一直在半信半疑,索性让空相紫魅控制飞车就在永顺府北方一带来回游弋,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,证据链太明显了。

  既然永顺府肯定是安全的,那个魔族修士完全没必要保持那么高的警惕心,甚至可以说,那个魔族修士十有八九知道七杀门的余孽肯定会出手救人,再往深里推敲,战斗会在永顺府北方一带爆发,而七杀门恐怕是有内奸的。

  花皓月完全不知道叶信一层层做出了多少判断,仅仅是第一层,他尚且半信半疑。

  差不多过了六、七个小时,在永顺府的方向突然传来阵阵剧烈的元力波动,而且元力波动在以极快的速度一波波增强,昭示着发生冲突的双方在短时间内梯次投入了大量的人手。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叶信轻叹了一口气。

  花皓月用见了鬼一样的目光看着叶信,过了良久,才算平复了心情。

  事实上,不论是叶信如此年轻便升入长生世,还是叶信居然带了这么多人手,焉或是叶信座下竟有圣境修士等等等等,都远没有这一次让花皓月感到惊骇,仅仅是一眼,叶信就能看出种种问题,可算是料事如神了!

  飞车继续向着北方疾掠,只是这河图洲的地域太大了,纵使飞车的速度要比叶信那些证道飞舟快出许多,但距离赤阳道还是有很远很远的路程。

  转眼又过了一个多月,叶信每日或者想着心事,或者与花皓月闲聊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比离开星殿时亲近了许多。

  这一天,花皓月有些忍不住了,轻声说道:“主上,星殿大比早就开始了,主上一点都不担心么?”

  “担心什么?”叶信顿了顿:“以路宗正、赵闲庭和简太和三位先生的能力,如果连那些犯上作乱的小家伙都搞不定,那也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  “可主上……不怕简太和搞鬼么?”花皓月终于说出了重点。

  “他不会的。”叶信一笑。

  “主上为何如此笃定?”花皓月瞪大眼睛,他都不敢放心简太和,叶信这种自信又是从何而来?

  叶信沉默片刻:“皓月,你以为路宗正此人如何?”

  “宗正兄向来老谋深算,行事非常谨慎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他会不会做出力不讨好的事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我和路宗正只结识了几天,而我的所作所为,应该给他留下了一种年轻气盛的印象。”叶信说道:“上一次,他和我商量,想把宗正院的名额也给简太和让出一些,我已经这样年轻气盛了,路宗正居然尝试着要说服我,他哪里来的把握?”

  “主上以为是……”花皓月说道,这几个月的相处,他已逐渐习惯向叶信讨教问题了。

  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简太和已经找过他,向他大吐苦水了,甚至已对路宗正承诺,愿意向我叶信赔礼道歉,只求路宗正在中间斡旋一二。”叶信笑道:“宗正院的名额,那是路宗正自己的事,我根本管不到,特意拿出来,就是为了制造一个引子,让我与简太和握手言和,其实……路宗正与赵闲庭恐怕已经商量好了,所以才一唱一和,路宗正刚刚提起宗正院的名额,赵闲庭马上开口讨要,而你是被他们引上船的。“

  “闲庭已经要到了三十个名额,我总不能坐等着吃亏啊。”花皓月苦笑道。

  “所以么,你也要了,路宗正自然顺理成章提到了简太和。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我就是坚持不给简太和,路宗正会让简太和来见我,成了,我和简太和都要领他的人情,不成,是简太和一个人丢脸,不论进退先立于不败之地,这才符合路宗正的性格。“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花皓月顿了顿:“既然主上已想好了要谈和,为什么不故意为难为难他们呢?”

  “这里面区别大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见了简太和之后再松口,人情是给简太和了,马上答应,人情给的是路宗正!他准备了这么多,本以为会很难,我却那么轻易的给了他一个面子,他肯定是非常欣喜的,也知道他在我心中的分量一定很重。。”

  “主上,简太和这个人……面慈心狠,我担心他还会搞出些事情来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我已经这么给路宗正面子了,路宗正肯定会替我盯着简太和。”叶信笑道:“巫天寿早就脱离了星殿,这个格局已经维持很久了,简太和可曾在路宗正手里占到过便宜?”

  “没有。”花皓月摇头道。

  “这么久,简太和都没能斗得过路宗正,我们只是离开几个月,路宗正就要吃亏了?怎么可能?”叶信说道:“何况路宗正刚刚与赵闲庭达成默契,在一段时间内,这种默契会按照自己的惯性继续走,除非路宗正某件事情让赵闲庭很恼火,否则他不会突然转过身去与简太和勾搭,而路宗正向来谨慎,又岂会无端去惹怒赵闲庭?加上我临行前嘱咐过三光和泥老,让他们凡事多向路宗正请教,这边是三方合力,那边简太和只有孤家寡人,他凭什么斗?既然斗不过,大家和和气气的岂不是更好?”

  “主上……皓月服了!”花皓月长叹了一声,叶信只是在常识问题上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但说起眼力之毒、识人之准,简直让他从心底里感到发寒,幸好他是叶信的从星,不可能与叶信爆发冲突,如果是敌人,又知道了叶信的本事,恐怕就要坐立难安了。

  就在这时,空相紫魅在前方大声说道:“主上,前面就要进赤阳道了!”nt
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 手机版网址:m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