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七零章 计中计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叶信对‘赤阳道’这个名字有一种很特殊的情绪,他侧过头,从车窗向外看去,看到前方高空中有一团巨大的漩涡状烟云,烟云中电闪雷鸣,而空相紫魅控制着飞车,笔直向漩涡中飞去。

  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天途。”花皓月低声说道:“归赤阳道管辖的诸洲,都有这种法阵,各宗修士可以随意通过天途进入赤阳道,如果有足够的本事,还可以通过赤阳道,直接步入灭法世,赤阳道并无约束。但那种地方不是寻常修士能游历的,淬炼圣元的大能,可以在赤阳道中行动自如,不过想进入灭法世,必须要勘破真圣境,否则强行闯进入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说完,花皓月顿了顿:“灭法世是诸世最特殊的地域,据说灭法世的地域最为广阔,甚至超过了天域,但人烟也最为稀少,因为能在灭法世中存活的,都是真圣乃至大圣级的修士。”

  “应该有人可以从灭法世中走回来吧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有,但很少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进入灭法世修炼,等于拥有了进入天路的资格,那又何必走回来呢?”

  就在说话间,飞车已经进入了漩涡,下一刻,叶信突然感觉到身体一沉,空气中的压力似乎骤然增加了几十倍,而拉车的那些踏云驹发出阵阵嘶鸣声,飞车斜刺里向着地面栽落。

  花皓月神色如故,他进过赤阳道,有相关的经验,叶信见花皓月很镇定,知道这种情况不属意外,也松了口气。

  片刻,车厢重重的落在地面,又弹起老高,当再一次落地之后,便显得稳定了许多,在踏云驹的牵引下,向着前方驰去。

  叶信到这时候才明白,为什么飞车也要安装车轮了,踏云驹在赤阳道内是飞不起的。

  向前跑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,叶信让空相紫魅停车,随后跳下车厢,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景色。

  “主上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?”花皓月跟在叶信身后。

  “确实不太舒服。”叶信点点头:“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几万斤重一样。”

  “不是主上的身体变重了,是因为这里的元力太过浓郁,而且诸道多多少少都会受到灭法世的影响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叶信长吸一口气,开始震荡自己的气息,发现自己的气息波动根本传不出去,周围的空气简直就像胶水一般粘稠,他的气息波动传荡出十余米远,便再无法突破空气的阻碍了。

  叶信又尝试着释放出神念,连神念也受到了巨大的压制,至多能洞察到周围几十米方圆内的变化。

  这是叶信最无法接受的,因为他已经习惯了依赖神念,以往他用神念可以洞察到方圆数千米、甚至上万米的空间,巨细无遗、知己知彼。

  “在赤阳道中修炼,是为了进入灭法世做准备。”花皓月低声说道:“必须要学会怎么样做到元力内敛,否则进入灭法世便挡不住那种巨大的压力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化魔渊的修士进入赤阳道,也会走这一条路吧?”

  “嗯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我们继续往前走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两个人重新进入车厢,飞车向前跑了片刻,前方出现了两座山岳,而大路从大山中穿过去,留下了一个急弯,而过了急弯数百米,路边有一座凉亭,这座凉亭不知道是何时建造的,显得很古朴。

  “就是这里吧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叶信没有看错,花皓月确实是一个好助手,自从叶信把主控权拿回去之后,他显得很服从,没有尝试要把主控权再夺回去,叶信说什么就是什么,当然,也是因为他对叶信心服口服的缘故。

  空相紫魅把飞车停在了凉亭后方,随后进入凉亭,只是十几息的时间,凉亭内的石桌上便多出了一桌酒席,看得出来,花皓月是个很喜欢享受的人,而空相紫魅也习惯了服侍花皓月。

  叶信落座之后,先用指尖在石桌上轻轻敲了敲,感受着石桌的硬度与坚韧性,随后用指尖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,轻轻一捏,把石子捏得粉碎。

  泥生说灭法世中的一切都与诸世截然不同,赤阳道只是受到了灭法世的影响,就已经出现了不小的变化,长时间受到浓郁元力的侵淫,连这石桌都变得无比坚韧,证道世或者是长生世的石桌,他轻轻一掌就能把石桌拍得粉碎,而这张石桌,恐怕至少要用上半力。

  而且在赤阳道中,每一个修士都受到了全面压制,其中也包括身法的速度,叶信想了半天,也想不出取巧的办法,如果把鬼十三和苏百变带过来,或许他们另有妙计,不过以他们当下的境界,进入赤阳道连站起来都会很难。

  大路两边都是草丛,没有遮掩物,突袭埋伏都不可能,那只有来一场硬碰硬了。

  所以,叶信干脆不再想办法,一边与花皓月喝酒聊天,一边等待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他们来的方向,突然出现了一大队的人影,差不多有二、三十人,有人骑着马儿,也有人骑着凶兽。

  叶信摇摇头,赤阳道内连声音都被屏蔽了,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听到马蹄声,等到那些人距离凉亭已不足百米,才能隐隐听到一些声响,现在视觉成了最大的依靠。

  那些人看到在凉亭中饮酒的叶信和花皓月,都显得很吃惊,他们停在五十余米开外的地方,彼此交头接耳,好像在商议着什么,随后分出七、八个人向着这边走来。

  他们走到凉亭前,跳下马儿,缓步接近凉亭,随后其中一个看起来为首的修士向着叶信和花皓月微笑道:“请问两位朋友尊姓高名?”

  “我姓石。”叶信笑道。

  “我姓梁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原来是石兄、梁兄,在下方淡台,这边有礼了。”那为首的修士略微躬了躬身,随后说道:“淡台有一个不情之请,还望两位仁兄见谅。”

  “你有什么事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我们兄弟在这里有一些事情。”那方淡台说道:“请两位仁兄换个地方可好?”

  “笑话!”花皓月不高兴了:“我们喝我们的酒,关你们鸟事?!”

  其实花皓月并不是个喜欢惹事的人,但一方面因为对方的要求有些无理,另一方面也看出对方的修为都不如自己,完全没必要认怂。

  他和叶信都已经逐渐适应了赤阳道的压力,而那些修士走路时的姿势显得有些僵硬,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,尤其在他们接近凉亭之后,能感应到翻滚不定的气息波动,这都代表着他们在全力以赴与赤阳道的压力相抗衡。

  如果只有自己,他或许还会退让一二,但叶信说过,只要不是圣心如意境的大能,来多少都无所谓,他对叶信是充满信心的,那么面对无礼要求,当然要坚决反击。

  那方淡台没想到对方如此不给面子,他的脸色变幻不定,片刻,长吸一口气:“也罢,两位仁兄随意,不过等一会,还请两位仁兄不要多管闲事!”

  说完,那方淡台转身向回走去,那些修士们聚在一起,又不知道说着什么,有人在冲着叶信这边怒目而视,也有人极力摆手,似乎在阻止同伴发怒,他们议论了一会,便转身向着弯路行去。

  其中有两个人带着所有坐骑继续向前走,还有几个人在扫去路上的痕迹,有一个女修取出一只瓷瓶,把里面的东西洒在同伴们身上。

  一片片碧绿色在那些修士们身上蔓延开,差不多十几息的时间,那些修士便消失了,而路边多出了二十多棵形状各异的小树,还有几棵小树是在凉亭这一边出现的,他们的任务可能是阻断叶信和花皓月多管闲事的动作。

  叶信和花皓月都看到了那些修士的变化,花皓月突然想起了什么,低声道:“主上,他们不会是……七杀门的余孽吧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叶信笑了:“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,计中计、碟中谍啊……我喜欢。”

  “主上这是什么意思?”花皓月问道。

  “在永顺府发起攻击,是为了铲除异己,因为七杀门的内奸知道肯定会失败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在赤阳道发起冲击,是为了包揽大功,你不是说过么,七杀门已被劫者所毁,门内的大能也尽数被杀,现在七杀门正处于群龙无首的境地,如果他能在这里救出同门,斩杀化魔渊的修士,无疑是竖立了自己的威望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?”花皓月说道:“做内奸,只要想办法把七杀门的余孽斩尽杀绝就可以了,竖立自己的威望有什么用?”

  “所忍者重,所谋者深。”叶信眼中突然闪过一缕杀机:“这件事情谋划很大,绝不是我们表面所看到的这么简单,那个七杀门的内奸就在他们之中,所以,一个也不能留。”

  “他们有……几个内奸?”花皓月呆了呆。

  “或许一个,或许几个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但我没有时间去甄别,只能……都杀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