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七一章 围杀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远方出现了一辆车,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沿着大路向这边行来,那是一辆囚车,在永顺府时,魔族押送的人只有四个,可到了这里,囚车里居然有八、九个人,应该是在永顺府被擒获的。

  不过,魔族修士的数量却减少了,囚车前有两个,囚车后有两个,但他们四个的气度要比永顺府那些魔族强了不少,在这赤阳道中行走,神色自若,肯定都是圣境修士。

  而刚才那些人之中,至少有一半都是半圣,因为他们走得满头大汗、气喘吁吁,仅仅是在赤阳道中走动,就让他们显得有些力不能支了。

  那四个魔族修士完全没察觉到异常,他们的视线落在叶信与花皓月身上,一边向前走一边观察着叶信与花皓月的举动.

  就在那四个魔族修士从两排小树之间走过时,异变陡生,二十多棵小树同时炸开,化作无数滚动的蔓藤,向着那四个魔族修士卷去.

  那四个魔族修士都在仔细观察叶信与花皓月,没想到身侧发生这么大变化,等他们惊觉不对时,铺天盖地的蔓藤已把他们笼罩在其中.

  下一刻,那四个魔族修士立即亮出自己的法宝,试图从蔓藤中冲出去,但蔓藤已遮盖住了所有的空间,他们无路可走.

  轰轰轰轰……一团团火焰在那四个魔族身上燃起,魔族也被称为血与火之族,他们的法门要通过血脉来传承,而他们的力量往往会靠着烈火释放出来。

  纵使远在数百米开外的叶信和花皓月,也感觉到魔族释放的烈火有些刺眼,就像一颗颗小太阳一般,覆盖在魔族身上的蔓藤虽然非常坚韧,但承受不住烈火的灼烧,很快变成了焦黑色,接着又爆裂开,炸出一片片的黑色水花。

  眼看着就要扭转劣势的四个魔族修士突然发出凄厉的嚎叫声,他们竟然顾不上去攻击敌人了,拼命扭动着身体,似乎在躲避黑色水花的溅射。

  那些蔓藤明显对魔族有着极强的克制能力,七杀门的突袭者毕竟占据了知己知彼的先机。

  那些七杀门的修士显现出身形,其中至少有一半人手中持着长弓,他们都是半圣,在赤阳道中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,但拉动长弓肯定没问题,而且他们手中的箭矢都是特制的,每一次拉开弓弦,箭尖都会释放出耀眼的蓝光,等到箭矢落在那几个魔族修士身上,又会化作一朵蔚蓝的烟花,把大片的火焰扑灭。

  手中持着长弓的,在拼力释放着箭矢,而七杀门的圣境级修士则挥动着武器,在战场中游走,捕抓着每一个机会,让那几个魔族修士身上的创口不断的增多。

  从战斗开始爆发,仅仅二十余息的时间,便接近了尾声,三个魔族修士已经被击倒,只剩一个魔族犹在困兽犹斗。

  其实,那个魔族修士不是比同伴厉害多少,而是因为七杀门的人并不想杀伤他,十有八九要抓活的。

  叶信一直在观察着战斗,他的神色保持自如,而花皓月却感到阵阵心惊肉跳,他低声对叶信说道:“主上,你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愿意进入赤阳道了吧?勘破圣心如意之境,或许还有资格来这里历练,象我们……稍微有些差池,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!”

  那几个魔族可是圣境级的修士!如果换成外面的长生世,这种圈套真未必能发挥多大作用,就算打不过,总可以全力脱离战场,想拦住魔族是非常困难的。

  但在赤阳道内,因为全方位都受到了压制,魔族修士就像羔羊一样被困住、被屠杀,他们所有的反抗都显得那么的卑微、可怜。

  “距离应该在一百七、八十米左右,我只是能隐隐感应到元力波动。”叶信所注意的与花皓月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:“这里是冒险者的天堂。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花皓月没听懂。

  这时,最后一个魔族也被击倒了,而从四面八方卷来的蔓藤把他捆成了一个粽子。

  方淡台手中持着一根银白色的长钉,大步走向那个魔族,那魔族身上已蒙上了一层水蓝色的冰屑,烈火早就熄灭了,方淡台令人把那魔族翻转过来,随后把长钉插在那魔族胸口,另一个修士轮动一只铁锤,嘭地一声把长钉砸了进去。

  长钉刺入那魔族的胸膛,使得那魔族全身都开始剧烈抽搐起来,透过水蓝色的冰屑层,可以清晰的看到无数点亮光在魔族的身体上闪过,但都被冰屑层死死的封在了里面。

  “这是在做什么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那个魔族修士在化魔渊的地位恐怕不低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他们在取魔血。”

  接着,蔓藤向上卷起,把那个魔族吊起在半空中,一缕鲜血从长钉的尾部向下滴落,两个七杀门的修士走到那魔族下方,端起一直瓷瓶,接住了滴落的鲜血。

  花皓月说得果然没错,他们是在取魔血!

  战斗结束了,七杀门的俘虏也被救下来了,但他们的气息显得很萎靡,挣扎着跳下囚车,便身不由己瘫倒在地,其他七杀门的修士急忙给俘虏分发丹药,同时查看俘虏的伤情。

  那方淡台转身向着叶信这边看了看,随后和几个同伴耳语了几句,缓步走了过来,他身后跟着两个修士,其中一个就是那可以操控蔓藤的女修。

  “主上,你果真有把握么?”花皓月感觉屁股有些坐不住,当前的情势太过凶险了,虽然理智在告诉他,叶信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,但情绪上没办法做到安之若素。

  “事实与传闻总会有差距的。”叶信笑了笑:“七杀门还是留下了很多秘密。”

  叶信看得很仔细,七杀门这一次共出动了十一位圣境修士,单单是已经浮出水面的,足以让人感到惊讶了,偌大一座星殿,圣境级的修士也不过二十多位,当然,也因为他叶信是新人,前一任殿主巫天寿把主殿的修士都带走了。

  七杀门的宗主寒樱天女被劫者所杀,余众分散四方,潜入暗中活动,也就是说,暂时没有人能把七杀门聚集在一起,此次突袭仅仅属于一小部分人的行动,代表着现在看到的十一位圣境修士只是七杀门冰山一角。

  七杀门的势力要比星殿强大,至于以前鼎盛时期的七杀门,那更不用说了。

  “主上?”花皓月更急了,他发现自己似乎在对牛弹琴,自己说的与叶信说的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  叶信抬起手,向下压了压,示意花皓月稍安勿躁。

  此刻,他又想起了进化与退化的问题。

  叶信这些年来已习惯了用神念去感知、用气息去威慑、用战诀去杀戮,而他修炼到今天也不过十几年,仅仅十几年的习惯都会因为被全面压制而极不适应,更不要说花皓月了。

  所以,叶信不会因花皓月现在的惶急而看轻花皓月,就像在陆地上行走的鳄鱼绝不会轻易去招惹虎豹一样,不是胆怯,而是战场不对,换成长生世,花皓月要比现在镇定得多。

  对花皓月来说,靠着圣境级强大无比的法门,可以轻易在数百米开外、甚至千余米开外斩杀敌人,这种类似短兵相接的战斗已经很久很久没遇到过了。

  可叶信不一样,他还记得战场,还记得血腥气。

  “让两位仁兄见笑了。”那方淡台笑眯眯的走进凉亭:“刚才让两位仁兄换个地方,却就是不听,现在让淡台好生为难啊。”

  跟在方淡台身后的两个修士也走了进来,其中那女修额头正中竟然缓缓生出了一只眼睛,那只眼睛没有眼白,只是纯净的黑色,她先看向花皓月,接着看向叶信,所谓微微一愣。

  “你有什么为难的?”叶信淡淡说道。

  “我希望两位仁兄能保守秘密,不要出去乱说,但淡台又知道,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守秘密。”方淡台长叹了一声:“两位仁兄,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理由,让我相信你们呢?”

  “方淡台,把剩下的给我吧,我要走了。”那女修突然说道。

  方淡台愣了愣,脱口而出:“事情还没完,你走什么?”

  “对我来说,已经完了。”那女修皱起了眉:“方淡台,你什么意思?不是想赖账吧?”

  方淡台微微侧头,视线瞥向叶信,接着又瞥向那女修。

  方淡台虽然没说话,但那女修已经知道方淡台的意思了,摇头道:“抱歉,这个活我不接。”说完,她伸出手,摆在方淡台身前。

  方淡台深深的看着那个女修,良久,他取出一只匣子,轻轻放在那女修手中,接着轻声道:“你真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对我失望的不止你一个。”那女修冷冷的回道,随后她接过匣子,轻轻打开,片刻又把匣子收了起来,转身向外走。

  “他的活你不接,我的活你接不接?”叶信笑着问道。

  那女修露出愕然之色,转头认真的看了叶信一眼:“不接,至少今天不能接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