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七二章 虎入羊群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“贵姓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你的朋友应该已经认出我了。”那女修说道。

  叶信的视线落在花皓月身上,花皓月犹豫了一下,盯着那女修眉心处的第三只眼,随后用试探的语气说道:“草爷?”

  “不错,是我。”那女修微笑道,她的笑容显得有些高傲,随后转身向着亭外走去。

  花皓月双瞳中明显充满了忌惮之色,而叶信却在一边突然说道:“站住,我让你走了么?!”

  那女修愣住了,随后一点点转过身,看向叶信,不过比那女修更惊讶的是花皓月,他的嘴巴都张得老大,傻傻的看着叶信,那意思是说,主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人都要走了,你还要招惹人做什么?!

  而那方淡台却笑了,笑得很得意,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叶信,叶信不知道什么‘草爷’是何方神圣,他们可是非常清楚的。

  “你的杀业很重,但我不是怕你,只是不想平白惹麻烦而已。”那女修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……不要太过狂妄了!”

  “威名赫赫的草爷什么时候怕杀业了?”那方淡台笑眯眯的说道:“在场的修士,谁不是沾了满身的血?!”

  “我不是。”叶信站起身:“我一直是个积极向善、充满正能量的人。”

  其实换成突袭爆发之前,叶信不会有这样的信心,在战斗过程中,他一直在仔细观察、评估、判断,最后发现,泥生的话在这里也依然是对的,同阶之内,没有谁是他的对手。

  大象和鬣狗陷入到了同一块沼泽地里,虽然都受到了全面压制,但力量上的巨大差距是不可能被抵消的。

  靠着贪狼战诀与神能,他的元力一直可以超越同阶修士,甚至能突破极限,与境界比他高出一筹的修士对抗。

  而眼前这些七杀门的修士,力量都远逊于他,换到了陆地上,一群鬣狗或许有机会让他顾此失彼,但在赤阳道内,只能轮着上前被他斩杀。

  “正什么?”那方淡台完全听不懂叶信的话。

  “看样子方兄是不可能放过我们两个了?”叶信缓缓说道。

  “事情不是明摆着么?”那方淡台耸了耸肩:“我给过你们机会。”

  “那也要问得更清楚一些。”叶信长吸一口气,紧接着,他的元力波动突然间炸开。

  前一刻,叶信还保持着斯文、稳重的中年人形象,而下一刻,随着元力的爆发,他瞬间变成了从蛮荒中走出来的凶神!

  他的眼神、他的动作、他的气势都充满了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,在爆发的同时,甚至让其他修士产生了一种感觉,方淡台要死了!

  叶信的刀势由上而下,斩向了方淡台的头颅,他的出手并无花俏,只占了几个字,快、狠、准。

  这不是贪狼战诀,是喋血沙场的刀法。

  与敌军厮杀和与修士对决是截然不同的,至少不可能出现虚招,什么虚晃一拳、虚晃一剑都是扯淡,因为有箭矢枪刀不停的攻过来,在每一个刹那,都要做出有效动作。

  越简单、越直接就越有效。

  既然这里元力外放的法门受到了极大的压制,那么不如就回到战场!

  方淡台怪叫一声,反手亮出长剑,迎上了叶信的刀光。

  轰……长剑与杀神刀相碰撞,炸开了一团金光,如果换成长生世,因元力剧烈碰撞而爆发的乱流会波及极大的范围,而在赤阳道,金光只炸开了数米方圆,力量便消耗殆尽。

 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高高弹起,而方淡台手中的长剑则被震得向下,刺入到石板内。

  尚没等方淡台把长剑拔出来,叶信的身形已冲开了金光,杀神刀横着斩向了方淡台。

  叶信出刀通常不愿动用全力,就像把杯中的水洒出来,杯中尚存着水滴,留有余力,再出招会更快,变招也更迅捷,这是无数次冲锋陷阵得到的经验。

  方淡台一招慢,便招招皆慢,他根本无法抢回先机,只能再次挥动长剑,去封挡叶信的刀势。

  轰……长剑与杀神刀再一次碰撞在一起,方淡台虽然勉强挡住了刀势,但没办法消除刀势中传来的巨力,他身不由己向后翻飞出去。

  只是在方淡台身形腾空的一瞬间,叶信再进一步,上身呈现出向前倾倒之势,刀势再起。

  杀神刀追上了方淡台的身形,一抹血光陡然从方淡台身上飙飞出来,化作一片血雾。

  “这刀……”那女修喃喃的说道,赤阳道对修士的压制亦是有好处的,虽然元力外放变得很难,但元气被压缩,可以让自己的护体元力大幅增强,她没想到叶信这一刀可以如此轻易的洞穿方淡台的护体元力,给方淡台造成重创。

  “好胆!”

  “杀了他!”

  “上!大家一起上!”

  七杀门的修士炸了窝,同时向着叶信这边涌来,而花皓月双手缩入到袖中,死死的盯着那女修,既然叶信那么有把握,他追上去恐怕也没什么用,现在的任务是盯准那个女修,绝不能让叶信腹背受敌。

  叶信大步向前,在那群修士涌来之前,先一步赶到方淡台身边,方淡台犹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,叶信那一刀斩断了他的一只手臂,把他的腰也截断了一半,这种伤势让他失去了战斗力,而且在赤阳道的压力下,鲜血如泉水般不停的向外喷吐,但又无法速死。

  叶信举起杀神刀向下一沉,刀柄剁入了方淡台的眉心,随后叶信抬头扫视着那群涌来的修士。

  他这不是在吓唬人,而是利用杀神刀汲取方淡台的元神。

  不管他愿意不愿意,钟馗神能的存在,早已把他定位成了一个猎人,从理论上说所有的修士都是他的猎物,圣境修士的元神,当然不容错过。

  七杀门的圣境级修士围向了叶信,而那些半圣再次张开长弓,一支支箭矢向着叶信射来。

  叶信拔出杀神刀,继续向前冲刺,他应对箭手的经验是足够丰富的,其实在战场上,某种时候一个乱射的箭手才更让人头疼,

  叶信不断的微调着自己的身体,时而侧一下头,时而扭一扭腰,那些箭矢总会擦着他的身体射过去,偶尔会刮到他的护体元力,崩出一溜金光。

  第一个迎向叶信的修士轮动战斧,怒吼着向叶信斩落。

  叶信抬手挥刀,毫不犹豫的迎上,依然是最简单、最直接的刀法。

  轰……在战斧与杀神刀相撞的瞬间,战斧便猛地向后砸了出去,正砸在那修士的面门上,虽然有护体元力的保护,但还是把那修士砸得口鼻喷血。

  叶信杀神刀一卷,刀光从那修士脖颈间扫过,那修士的头颅翻滚着向上飞了起来,而无头的尸体软软向前栽倒。

  “不可能!”那女修发出低低的惊呼声,方淡台被轻易斩伤,还可以解释为经过两次对撞,方淡台的元脉受到剧烈震荡,没办法全力释放护体元气,可叶信第二次摧枯拉朽般斩杀对手,就没办法解释了。

  他们围杀化魔渊的四位圣境修士,在对方被困住的境况下,战斗依然进行了二十多息的时间,不知道释放出多少次攻击,一点点加重魔族修士的伤势,最后才能把魔族修士杀掉。

  那柄长刀肯定有古怪!是圣兵么?但普通的圣兵绝对达不到这种效果!

  叶信继续向前冲刺,除了方淡台勉强算得上挡住他三刀之外,其他七杀门的修士都是一触即溃,或者瞬间被斩杀,或者第一刀伤、第二刀死。

  不到五息的时间,七杀门的圣境级修士已全部死在叶信的刀下,如羔羊一般,他们连反身逃走都来不及,在赤阳道奔驰的速度依然取决于力量,叶信快过太多。

  下一刻,叶信已杀入到那些半圣级修士之中,当有两个修士倒在他刀下时,其他修士便一窝蜂的四散逃开了。

  叶信用脚尖挑起一张长弓,随后拉动弓弦,只是他的力道用得过大,竟然直接把长弓拉得崩断了,断裂的弓弦发出刺耳的尖啸声,划过叶信的脸颊,让叶信的护体元力爆出金光。

  叶信皱了皱眉,又拿起第二张长弓,这一次他有了教训,只用了五、六分力气。

  箭矢化作一道水蓝色的闪电,追向一个修士,不过,刚才七杀门的修士用弓箭并没有给他造成实质威胁,现在他想用弓箭射杀对方同样很难,毕竟是半圣,那修士感应到了箭矢在逼近,身形微微一晃,便避开了箭矢。

  叶信无可奈何的把长弓扔掉,那些半圣中不可能有主事者,逃掉也就逃掉了。

  七杀门被救出来的俘虏处境变得很尴尬,他们也想逃,可体力根本没有恢复,又身处赤阳道的领域内,实在逃不动,如果想与叶信拼命,又和找死没什么区别,连方淡台都被杀了,纵使他们保持全盛状态,也不是叶信的对手。

  这时,一个中年修士缓步走了出来,他用充满疑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叶信,随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尊驾……可是……叶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