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七三章 定局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借一步说话。”叶信淡淡回道,随后他向着另一边走去。

  那中年人愣怔了片刻,跟在了叶信后方,他一边走一边用观察着叶信的背影,好像在回想着什么。

  其实从某种角度说,法门是意志的技巧与延伸,修炼一种法门的时间长了,便会逐渐把自己的性格特点融入进去,譬如说,有些同宗弟子明明修炼的同一种剑法,但他们在进入战斗状态之后,给人的感觉会出现很大差异,有的人趋向轻灵,有的人喜欢沉稳,有的人总想抢占先机,有的人却习惯后发制人。

  叶信这个人与众不同,他的刀法也别具特色。

  平常时,叶信是个翩翩公子,语速不紧不慢,语调柔和,谈笑风生,可一旦亮出了杀神刀,他就变成了出世凶神,刀势凌厉无匹,煞气冲天,更重要的是,他每一刀都充满了一种千军辟易的惨烈,恍若有无数冤魂在刀光中嚎叫,让人产生了心神被慑的感受。

  这种刀势是绝无仅有的,所以那中年人第一个便想起了叶信,不过因为花皓月的面具制作得非常精妙,他根本看不出破绽,而且他与叶信只见过一面,分开的时间又有些长,忘记了叶信的声音,现在不敢胡乱相认。

  叶信停下脚步,轻声说道:“北山先生,别来无恙!”

  那中年人大吃一惊:“你……果真是……叶先生?!”

  “令公子也到了长生世。”叶信说道:“需不需要我安排你们见一面?”

  那中年人就是北山九思,是北山列梦的亲生父亲,曾经在叶信的安排下,跟着叶信一起进入了证道世。

  “千万不要!”北山九思露出焦急之色:“七杀门现在不安全!我……我不想牵连到他!”

  “就这样一直瞒下去么?”叶信说道。

  北山九思沉默片刻:“这是我的事,与他无关,能在先生座下修炼,是他的福缘,就让他一直这样远离争端吧。”

  “看来北山先生根本不了解我。”叶信笑了笑,他向来是各种麻烦的制造者,不管走到哪里,都会成为漩涡的中心。

  但北山九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:“叶先生早就认出我了?”

  “嗯,我在永顺府就看到你了。”叶信点头道。

  “那为什么还要伤我七杀门的修士?!”北山九思瞪大了双眼。

  “我此行本来是想救你的,可后来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。”叶信说道:“那个方淡台是内奸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北山九思叫道。

  “北山先生,我可是放下了自己的事情,为了你跑过来的,前后已经耗费几个月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所以现在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,而是你相信不相信我的问题。”

  叶信可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人,他行事只求问心无愧,刚刚进入星殿,诸事不稳,他为了救下北山列梦跑了这么远,耗费这么多时间,绝对算得上仁至义尽了,如果北山九思不相信他,他会扭头就走,至于北山列梦,虽然他内心很喜欢这个人,但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此事上,大不了回去一五一十和北山列梦说个清楚,如果北山列梦忍耐不住,要离开星殿来寻找北山九思,那也由他。

 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世间总有些事情是管不了的。

  北山九思呆呆的看着叶信,良久,他咬了咬牙:“我当然是相信叶先生的,对其他人……我心底会防备着,可叶先生没有害我的理由。”

  “你相信我就好,那么……事情定下了,方淡台是个奸细。”叶信说道:“他如此大费周章,一个是要竖立自己的威信,一个是另有所图,嗯……你们七杀门在永顺府,让化魔渊的修士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吧?”

  “化魔渊确实损失了一些修士,可我们损失得更多。”北山九思说道。

  “化魔渊肯定被牵扯在里面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没有化魔渊的配合,仅靠一个方淡台,是成不了事的。”

  北山九思皱起眉头,思索着叶信的话。

  “而且,这件事小不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至少,他们牺牲了四个圣境修士!如果不是将来能得到更多,他们岂能舍得?!”

  “叶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北山九思抬头看向叶信。

  “北山先生是不是有什么秘密?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秘密不在先生身上,那就在他们三个人身上了。”

  “哪三个人?”北山九思说道。

  “方小荡,青十,还有宁谢谢。”叶信说道:“不过我猜……这个秘密应该在先生身上。”

  “叶先生为何这样说?!”北山九思又一次大吃一惊。

  “所谓人过留名、雁过留声,先生到了证道世,却没有任何痕迹,悄无声息的升入长生世,而且至少是在两、三年之前,因为先生和那几个同伴的关系很密切,仅仅靠短时间的接触,是不可能这样互相信任的。”叶信说道:“先生应该有自己的际遇,这个际遇可能就是他们想要得到的秘密。”

  北山九思看着叶信,他脸颊上的肌肉在一下一下的抽搐着,其实他和叶信只是一面之交,完全不了解叶信的本事,眼睁睁看着叶信一点点剥开他的茧壳,让他感受到莫名的惊骇。

  “先生可以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么?”叶信说道,他看到北山九思的脸色变化,已明白自己猜对了。

  北山九思的内心纠结到了极点,他的理智在告诉他,叶信没有谋害他的理由,因为他们都是从浮尘世一步步升上来的,算得上知根知底,相互间没有瓜葛,也没有利害冲突,至少以前没有。但是,有的事情一次都不能做,他可以把秘密吐露给叶信,是不是也应该把秘密吐露给那些可以交托性命的同伴?!

  “你们七杀门可能还有很多秘密,但那都是方淡台顺手之劳的东西而已,他的眼光不会如此短浅,或者说……他背后的人是极具深谋远虑的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想来想去,他们真正的目标只能是……”

  “是什么?”北山九思用颤抖的声音说道。

  “高圣。”叶信说道,他捕抓到了北山九思双瞳中掠过的惊骇,随后有补充道:“高圣的人已经找过你了?”

  北山九思差一点跳了起来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!”

  “不止我知道,方淡台也知道。”叶信说道:“否则谁能猜得到你藏有秘密呢?”

  北山九思几乎要瘫坐到地上了,看着叶信的目光就像看到了鬼一样,双唇、脸颊都变得异常苍白,在这瞬间,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一生,有这么失败么?刚刚见面的叶信,就能把他所有的掩饰都扒了个精光,那么在七杀门内,他可能是一个大笑话,所有人都看穿了他,并且在合伙戏弄他。

  可以说,北山九思所有的自信都土崩瓦解了。

  “先生真的不能把秘密告诉我么?“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我在证道世……找到了内人的惊魔刃……还有一些丹药……”北山九思喃喃的说道,其实如果没有崩溃,他还会继续保守自己的秘密,但现在好像什么都没有意义了。

  “惊魔刃?惊魔刃在什么地方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我藏起来了。”北山九思说道,毕竟是半圣,还不到半息的时间,他又重新打起了精神,简短的回答,也是在与叶信抓迷藏,惊魔刃他是绝对不会交给任何人的。

  叶信顿了顿,随后轻声说道:“北山先生,可以给你一个忠告么?”

  “叶先生请讲。”北山九思急忙说道。

  “先生的心思有些单纯,适合找一个宗门安静的修行,而不应该卷入到这场风云聚变之中。”叶信说道:“现在脱离七杀门,或许还能补救。”

  “叶先生可知道内人的境遇么?!”北山九思的声音骤然提高了许多,他眼中充满了悲愤。

  叶信自然知道,北山九思说的是寒樱天女被劫者所杀的事情。

  “我这个人也是怪了……下界的事情不用提,都说长生世人人得以太平长生,可我到了这里,还是能嗅到浓浓的血腥气。”叶信长叹了一声:“等到了那一天,如果先生还活着,我也还活着,希望先生不要恨我。“

  “我为什么要恨你?!”北山九思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我不过在聊以**而已,其实我也明白,到了最后总是不可避免的。”叶信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后向回走去。

  事实上叶信希望北山列梦能成为他的同伴,与他相互接应配合,可问题在于,以北山九思的性格能力,绝对担不起这个重任。

  他也想过让北山九思脱离这片浑水,可他的劝说一点效果都没有,北山九思已经下定决心去报仇,就算为此牺牲自己的性命,也在所不惜,对这种人,劝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  不止北山九思有预感,他也有,在不远的将来,北山九思一定会惨遭杀害,让他纠结的地方在于,
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 手机版网址:m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