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十九章 注定的落幕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近两个小时的奔驰,骑队终于接近了封城,由秋戒察引路,绕城而过,驰向封城附近的棋盘谷。

  时间不大,前方出现了一拍栅栏,栅栏连绵如长蛇,把整座棋盘谷都围在了里面。

  叶信坐下的无界天狼似乎产生了一些躁动,刚刚停在栅栏前,那匹无界天狼便已仰首发出了低沉而又极具穿透力的嚎叫声,嗷呜……

  无界天狼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凶兽,自从叶信选定了那匹无界天狼之后,其他无界天狼已经把叶信的坐骑当成了首领,恍若是听到了一种命令,所有的无界天狼紧接着都发出嚎叫。

  下一刻,山谷深处也变得躁动了,有狼的嚎叫声在与这边相呼应,差不多有十几息的时间,一匹匹无界天狼穿出树林,风驰电掣般向这边展开冲刺。

  小小的栅栏自然是挡不住无界天狼的,叶信停下来,只是为了对守护天狼军团产业的老兵们表示尊重,对面奔来的无界天狼跳过栅栏,迅速融入到狼群中,它们相互用头颈摩擦着,嗅着对方的气息,或者假意咬上一下。

  有一匹高大的无界天狼接近了叶信,它先是用审视的目光观察片刻,随后慢慢走到叶信的坐骑身边,叶信的坐骑张开嘴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喉咙发出低低的咆哮声。

  狼群肯定会有自己的首领,如果把这些狼分开,过一段时间便会产生两个首领,而靠近叶信的就是山谷中的头狼。

  那匹头狼没有回应,它抬起头用幽暗的目光盯着叶信,片刻,身形慢慢趴倒在地上。

  这是无界天狼的语言,它没有对威胁做出回应,最后又放弃所有的警惕,趴在地上,代表着它的顺从。

  叶信的坐骑选择了见好就收,它低下头嗅了嗅对方的味道。接着用头颈在对方的身体上摩擦起来,似乎在安慰对方。

  “这匹无界天狼看起来最威武了!”符伤兴冲冲的靠近,随后跳下战马,探手去摸那匹趴着的无界天狼。

  那匹无界天狼的身形蓦然间胀大了许多。因为所有的狼毛都竖起来了,狼吻也极力张开,露出血盆大嘴,似乎马上就要把符伤一口吞下去。

  其实这只是恐吓,毕竟符伤和其他骑士一起来的。无界天狼很聪明,知道不是敌人,它仅仅是在维护自己的尊严。

  “我 草了……”符伤吓得连着后退几步。

  叶信跳下坐骑,运转天狼诀,接着伸手摸向那匹无界天狼,那匹无界天狼感受到了天狼诀的元力波动,眼睛微微眯起,任由叶信的手触上了它的毛发。

  “趴下,太高了!”叶信说道,他的身材在同龄人当中算是比较高的。但和无界天狼相比就差远了,尤其是那匹无界天狼,骨架比叶信的坐骑还要大一点,肩高已超过了叶信的头顶,又仰起头,叶信把手臂伸直都摸不到那匹无界天狼的嘴。

  那匹无界天狼似乎能听懂叶信的话,又重新趴在了地上,叶信仔细观察着,确实如符伤所说的一样,那匹无界天狼外形是最威武的。前后肢比他的大腿更粗壮,简直就像小象的腿,狼爪如同一张脸盆,充满了爆发力。

  “符伤。要不然我们两个换一下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行啊。”符伤倒是无所谓。

  “少帅,无界山应该有新的狼王了。”秋戒察突然说道。

  “狼王?”叶信愣了愣:“你是说……我应该去无界山走一趟?”

  “无界山很危险!”薛白骑皱起眉头,他心底里很反对叶信去毫无保障的地方。

  “对别人来说,无界山是有去无回的死地,连修士也不敢涉足。”秋戒察说道:“如果少帅带着一匹天狼回去,事情就变得容易了。天狼自然可以找到狼穴。不过,这事情急不得,等到少帅拥有了上柱国级的实力之后,再去也不晚,否则很难得到狼王的认可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叶信应了一声。

  “少帅,天狼有自己的尊严。”秋戒察叹道:“我劝您……不要轻易更换坐骑,除非是确认自己的骑士已经战死,否则天狼是不会接受别人了,但如果认为自己被骑士抛弃,它不但同样不会接受别人,而且很快就会郁郁而终了。”

  叶信愣了愣,转身看向自己的坐骑,发现那匹无界天狼的狼头就贴在他的肩上,双瞳中明显充满了惶恐不安,似乎已感觉到了叶信更喜欢它的同伴。

  “想不到天狼的心眼这么小。”叶信笑了,接着伸手在天狼的颈间摸了摸。

  “不是心眼小,是尊严。”秋戒察很郑重的重复了一次。

  叶信再次笑了笑,他有着七窍玲珑心,只是简单的几句话,他已看出了秋戒察的担忧。

  秋戒察反复提醒叶信,不要伤害天狼的自尊,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,也是诉说着自己的苦衷。因为叶信明显和薛白骑这些人更亲近,对天狼军团的老将们,或多或少存在着一种疏离感。

  被抛弃的无界天狼,会郁郁而终,那么被抛弃的老将们,又会选择什么?

  “你试着和无界天狼亲近一会,动作不要急,等它熟悉你的气味之后,就不会再排斥你了。”叶信对符伤说道,接着转过身:“你们都下来吧。”

  随后叶信走向其他无界天狼,先是用天狼诀让无界天狼们放松警惕,随后让几个年轻人选择自己的坐骑,相互之间再慢慢熟悉。

  就在这时,栅栏的另一端,终于出现了人影,为首的是一个老者,他少了一条腿,是用一根木棍做自己的假肢,眼睛也瞎了一个,满脸胡须,把自己的嘴都遮住了,那种造型很怪,如果再戴上一顶特定的帽子,完全就是传奇故事里的船长了。

  “秋将门!”那老者发出惊喜交加的呼声,接着一拐一拐走过来:“这是要……”

  “武阳,来见过少帅。”秋戒察缓缓说道。

  “少帅?”那老者顺着秋戒察的目光,转向叶信,他犹豫了一下,低头躬身叫道:“武阳见过少帅。”

  “免礼。”叶信向薛白骑招了招手。

  薛白骑心领神会,凑过来递给叶信一叠金票,叶信把金票转手递给那老者:“老人家辛苦了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  那老者看了看金票,摇头道:“多谢少帅,不过我们在这里有自己的产业,用不着的,少帅还是把钱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吧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叶信一笑,随后把金票还给了薛白骑:“秋戒察,军情要紧,我们这就出发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秋戒察顿了顿,再次看向那老者:“武阳,你们总该知道大召国大军入侵的事情吧?这里要多小心一些。”

  “秋将门,无需担心我们兄弟。”那老者露出微笑:“大家的骨头还硬得很,只怕他们不来!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秋戒察大笑起来,随后驱动坐下的天狼,靠近叶信,他准备在路上好好和叶信谈一谈武阳以往的功绩,武阳虽然少了一条腿,但还是能成为骑士的,在这种地方虚度岁月,太过可惜了。

  谁知道在叶信经过武阳的时候,突然停下了:“你叫武阳?”

  “是,少帅。”那老者再次躬身施礼。

  “如果刚才,是父帅赏你们,你们会拒绝么?”叶信淡淡问道。

  那老者一愣,而叶信并不需要回答,随后驱动坐下的无界天狼,向前方驰去。

  刚才武阳的回答充满了高风亮节的情怀,在道理上无懈可击,但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,只有规则,所谓上所赐固不敢辞,如果是叶观海的赏赐,不管那武阳心中认为有没有需要,都不可能直言拒绝,因为叶观海与天狼军团的将士们是主从关系。

  直接拒绝了叶信,代表着在武阳的内心深处,叶信与他是对等的,两个对等的生命之间,自然可以接受,也可以拒绝。

  叶信并不是针对武阳,而是在提醒秋戒察,双方存在着疏离感,并不只是他叶信一个人的原因,你们呢?

  往深里说,叶信是残忍的,他希望秋戒察能自己醒悟一个道理,一朝天子一朝臣!

  再伟大的英雄,也终将临来落幕,你们想重现当日,已经不太可能,因为你们衰老了。

  秋戒察顿了顿,满腹的话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骑队离开封城,继续向北进发,差不多走出百余里地,骑队又一次停下了,路边的篝火处,有三条人影站了起来,迎向叶信。

  “你们两口子也来了?杨宣统,你不好好修行你的符道,跑过来凑什么热闹?”叶信朗笑道。

  迎上来的正是协助叶信击杀太令府巡捕的林童和周素影夫妇,后面是一个留着短髯的年轻人,他上前笑道:“接到白骑的飞信,知道大人要去前线了,我怎么能坐得住?而且近些天遇到了关隘,一时之间找不到入手的地方,想出来走走,或许就能找到灵感了。”

  “也好,你们来得正是时候。”叶信回身一指:“去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坐骑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 祝大家元旦快乐,这本书终于上架了,求保底月票,求推荐,求**,求赞助…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