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八二章 挑担子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“千代氏简直是狮子大开口,居然要八千斤银髓!”简太和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别说我们拿不出来,就算真的凑齐了八千斤之数,星殿诸多修士会在二、三十年之内拿不到任何丹药,多半法阵也无法运转了,恐怕要落入分崩离析的境地!”

  现在叶信已能确定这件事是真的,因为那些被俘的修士在一些微小细节上的回答都一模一样,而且他们的神情波动在正常范围之内,不过,对千代氏的目标目的,他还是无从猜测。

  “太和先生,化魔渊和天君殿能拿得出来八千斤银髓么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星殿这些年确实每况愈下,已经和化魔渊、天君殿拉开了一些距离。”简太和说道:“但让他们一下子拿出八千斤银髓,同样能要了他们大半条命,这是绝无可能的!”

  “这么说……千代氏想要的并不是银髓。”叶信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  赵闲庭、简太和与花皓月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,随后赵闲庭说道:“那主上以为,千代氏想要什么?”

  他们三个比不上叶信,千代氏开出了条件,要八千斤银髓,他们的思维模式会下意识的凝注在银髓这个点上,能救人当然要想办法把人救出来,实在不行,千代氏势力过大,那就要把银髓的数量降下去,降到他们可以接受的程度。

  而叶信在此类事情上有很多经验,他遇到过的暴徒或者是暴力组织,在谈判时经常要使用这种伎俩,先定下一个没办法接受的条件,吸引对方的注意力,乃至降低对方的警惕心,然后寸步不让,使得谈判陷入僵局,等到察觉对方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,临近极限时,突然抛出另一套与先前条件完全不搭边、但相对宽松合理的要求,并且显得咄咄逼人,展现出立即要彻底爆发的姿态,逼得谈判人员根本没时间分析判断,要在几分钟甚至是十几秒之内必须做出决定。

  所以叶信敢肯定,此次千代氏想要的绝对不是银髓,但他进入长生世的时间太短,对这河图洲的了解只停留在表面上,没办法找出相应的逻辑。

  “我现在不知道。”叶信说道:“和千代氏谈过之后,才能有所了解。”

  “主上要去找千代氏谈?”赵闲庭大吃了一惊。

  “宗正先生被困,我身为殿主,总不能躲在星殿里吧?”叶信叹道。

  赵闲庭和简太和的神色都出现了一些变化,不管他们对叶信的真实看法是怎么样的,至少叶信是个肯挑担子、敢负责的人!

  “如果千代氏图谋已久,能困住宗正兄,我倒是不意外,可化魔渊的黑瓮圣魔是圣心如意境大能,他怎么可能也被困住?”花皓月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皓月,你是当局者迷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或许宗正兄也有独自杀出重围的本事,可是,他把所有参加秋狩的星殿修士都留下来么?他回来之后又怎么向我们交代?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花皓月露出苦笑,他一直在思考千代氏到底有什么样的底蕴,居然能把堂堂的圣心如意境大能困住,现在被叶信提醒,立即明白了,或许那黑瓮圣魔不是走不了,而是不能走。

  “我要即刻启程,去为我准备一辆飞车。”叶信说道:“而且,我还需要一位先生陪我一起去,因为我对千代氏没什么了解,但……此行是非常危险的,如果……”

  “主上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叶信话还没说完,花皓月已经主动请缨了。

  “皓月兄,主上是要与千代氏谈一谈的,理应由我这个光明星为前驱,而且我对千代氏的了解比你多,至少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。”简太和说道:“你还是留下来吧。”

  花皓月顿了顿:“要不然我们三个一起去,也好相互有个照应。”

  “不行,星殿只剩闲庭先生一人,太过空虚了。”叶信摇头道:“如果千代氏想谈,什么事情都好说,可如果千代氏是想毁了我们星殿,搞围城打援那一套,那我们三个都去就是中计了。”

  “那就用我的飞车。”花皓月说道:“让紫魅跟着你们,她是空相氏的后裔,对那边很熟,应该能帮上你们的忙。”

  “好。”叶信点头道:“太和先生,你也先回去准备准备,百余息之后,我们出发。”

  随后叶信返回星殿,找来泥生和三光等人,嘱咐他们一些事情,简太和返回了自己的太和山,虽然他们的目的是谈判救人,但终归有谈不拢的可能性,所以要做两手准备,而赵闲庭和花皓月没有动,忧心忡忡的等在星殿门口。

  从某种角度说,此次突发事件,对星殿的影响是有益的,在叶信未入主之前,星殿呈四方分立的局面,各司其职,互不所统,等到叶信成为殿主,又昭显出了自己的锐气,路宗正等人明白,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,既然叶信年轻气盛,他们作为老一辈就应该让一步,随后在星殿大比中,他们变得非常默契。

  路宗正被困,星殿有可能遭受威胁,反而让这种默契更加深厚了,所以简太和才会坚持让花皓月留下来,一方面因为与外谈判交涉,本就属于光明星的职责,另一方面是因为一旦真的发生冲突,花皓月是星殿举足轻重的一环,如果花皓月出了事,数千追风使就变得群龙无首,星殿有可能变成瞎子、聋子,这对星殿的影响是灾难性的。

  也可以说,简太和不是为了在叶信面前表忠心,更不是为了什么情义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,守护星殿,然后以此为核心,做出合理的选择。

 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,譬如说兄弟们争夺家产,譬如说各方诸侯相互勾心斗角、争权夺利,闹得不亦乐乎,但如果有强大的外敌入侵,他们面对将会失去一切的威胁,只要稍微有些大局观,稍微有些底线和良知,便会紧密的团结起来,共抗外敌。

  很快,叶信走出了星殿,而简太和也从太和山赶了回来,叶信先走入车厢,简太和探头看了看,发现车厢内空空如也,他沉声说道:“主上,是不是应该带一些东西?至少让千代氏看到我们谈判的诚意。”

  “什么都不用带。”叶信说道:“这反而是我们的筹码。”

  “筹码?”简太和愣住了。

  “到时候太和先生就明白了。”叶信笑了笑。

  对简太和来说,如何与外宗交涉谈判,是他的长项,叶信在这些事情上还要插手,让他颇为不喜,不过,叶信明知危险,也要挺身而出的举动,赢得了他发自内心的尊敬。

  简太和犹豫了片刻,什么都没说,走进了车厢。

  赵闲庭和花皓月在车厢门口施礼做别,随后花皓月关上了车门,由踏云驹牵引的飞车拔地而起,闪电般掠入了高空。

  叶信静静的看着星殿的建筑群在急速缩小,片刻,他开口说道:“紫魅,你知道怎么找千代氏吧?”

  “知道的,殿主放心。”空相紫魅笑嘻嘻的回道。

  “皓月说,空相氏就是被千代氏毁掉的,你不怕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紫魅早就应该死掉了,已经多活了百余年,心满意足,有什么好怕的?”空相紫魅的神色显得很轻松。

  叶信问空相紫魅,是担心空相紫魅到时候误事,判断出空相紫魅是真的把生死置之度外了,他也放心了许多,随后把视线转向简太和:“太和先生,我们星殿与千代氏之间的仇恨很深么?”

  “这仇么……自然是有的,但谈不上多深。”简太和说道:“星殿每一次秋狩,主要是搜寻蛮荒之地的各种奇花异草,收集山野间生成的元液、元髓,或者是追猎野修,偶尔会去扫荡千代氏的一些小部族,但不会搞得太大,只是让星殿修士们见见血、养一养他们的杀性,如果是被千代氏重视的小部族,早就躲到远处去了,走不掉的小部族,对千代氏而言肯定无足轻重。“

  “追猎野修的斩获很大么?”叶信说道,他以前和花皓月聊起过这个话题,但不是很详细,此次要去对付千代氏,而野修肯定是被千代氏收拢的一支力量,必须要做足够的了解。

  简太和误会叶信了,他以为叶信所说的是一种底线问题,沉吟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主上有所不知,小部分野修是土生土长的,行事怪癖,与野人无异,大部分野修都是各个宗门的逃犯,有的偷了师门的重宝,有的害了自己的师兄弟,种种罪孽不一而足,坦白说,他们没一个好东西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叶信笑了:“我是问追猎他们的斩获怎么样?”

  看样子,简太和很瞧不起那些野修,但叶信不敢大意,不管哪种类型的社会,犯罪分子的平均智商乃至暴力程度肯定高于正常人,正常人只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,而犯罪分子必须与强大的国家机器相对抗,那些野修能在蛮荒之地生存下来,肯定有自己独到的长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