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八五章 针锋相对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信口胡言!”解飞怒道。

  “你不止是蠢,还蠢到家了!”那年轻人露出轻蔑的冷笑:“在你临行前,元日老魔应该嘱咐过你吧?让你的态度强硬一些,还说我们千代氏绝对不敢把你们怎么样,是不是?!“

  解飞的脸色微微变了变,但他只能勉强控制自己的表情变化,顾及不到应该如何反驳。

  “被我说中了?知不知道我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那年轻人伸手指向叶信这边:“那是天波星殿的叶殿主,我刚才让人只给他上两杯水,他说什么了吗?还不是乖乖的坐在那里?!为什么?人家是养精蓄锐要在大事上和我争,这种小节就轻轻放过了,那才是聪明人,你他吗就是一头猪!”

  解飞再次长吸一口气,却又张口结舌,他尚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,因为在他临行前,元日魔圣确实嘱咐过那些话。

  “老子顺口说几句话,你就敢挑刺,真够强硬的,好怕怕哦……”那年轻人双手突然拄在桌子上,身体向前倾斜,居高临下俯视着解飞:“再告诉你一件事,你就是个弃子,元日老魔的目的是让你这头猪来激怒我,等我宰了你之后,自然还要想办法宰了黑瓮老魔,而化魔渊也就成了他元日的地盘了,嘿嘿嘿……现在我火了,你的愿望也达到了,心情如何?!”

  解飞似乎承受不住对方眼中的凶光,身形一直在向后仰,嘴唇嗫嚅着,毕竟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,距离又如此之近,解飞不可能保持镇定。

  这时,解飞身后一个魔族修士见自己的主上如此被欺凌,忍不住开口喝道:“我们是使节!你们千代氏岂能如此无礼?!”

  千代少保猛然抬头,盯住那个开口的魔族修士,下一刻,血光迸射,千代少保不知何时已出现在那魔族修士身边,右手五指插入那魔族修士的颅顶,他的手掌、手腕都变成鲜红色,而那魔族修士的身体迅速干瘪下去,随后嘭地一声化作飞散的灰尘。

  千代少保伸出舌头,舔了舔鲜血淋漓的指尖,随后眯起眼:“都说世间以魔血为最鲜,果然屡试不爽。”

  这句话出口,不但解飞的脸色变得铁青,连千代氏中的魔族修士眼神都变了,不过,场中始终保持着静默,没有人接话。

  “无礼?”千代少保走回到桌边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我就无礼了,怎么样?谁敢把我怎么样?!”

  解飞算是把化魔渊的脸面都丢尽了,刚才那化魔渊的修士是抱着忠心,想为他化解困境,最后惨遭杀害,身为主上,他总应该挺身而起的,现在却象条死狗一样,一言不发。

  事实上,解飞不止是怕那千代少保,心中还有被出卖的悲恸与茫然,千代少保的脾气要比传言中狂暴得多,元日圣魔告诉他寸步不让,保持最强硬的姿态,确实是让他来送死的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见所有人都被镇住了,千代少保放声狂笑,随后转身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。

  千代少保走出了二十多米,解飞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,他用不阴不阳的语气说道:“少保山主无视我河图洲的各大宗门,蓄意挑起争端,妄行杀戮,就不怕引来劫者么?”

  “劫者,吓唬我么?”千代少保摇了摇头,他继续先前走,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默默的盯着桌面出神,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,他再次摇了摇头:“说实话,我还真不怕!既然你们到了我千代氏的地盘上来,我总归要尽一尽地主之谊,至少要让你们长点见识,各位……知道什么是天劫么?”

  刚才的千代少保显得格外的暴戾,片刻之间,眉眼间又充满了萧瑟之意,情绪转化不止非常大,也非常快。

  “想当初,天域为了诸道诸路维续太平,设下了劫者之位。”千代少保缓缓说道:“最底层的是天眼,天眼散布各处,或许河图洲就有几个,但不用管他们,他们屁都不是!再往上就是你们经常提及的劫者了,劫者的修为当然比我们厉害得多,或是真圣,或为大圣,不过他们的数量很少,只有九十九个,因为天域诸神只淬炼了九十九个劫位,他们只会更少,不可能更多。”

  化魔渊的解飞、天君殿的广镇天君等等只知道有劫者,却不懂劫者内部的构成,他们一时间暂时忘记了别的事,都静静的听着。

  “你们以为劫者是你们亲爹么?我揍了你们一顿,劫者就会立即冲过来找我算账?”那千代少保突然笑了,笑得前仰后合,似乎是认为自己很风趣:“何况天地如此之大,我千代氏化整为零藏起来,劫者又能如何?”

  “还有,你们以为劫者不需要修炼么?他们只是有了劫位而已,修炼所需的一应宝贝,都得靠自己去搜寻,他们能耗多久?耗上几百年?那他们的劫位还能不能保住都未可知!”说到这里,笑容满面的千代少保突然跳起身,发出如雷般的怒吼声:“老子说得口干舌燥了,你们都他么的瞎么?还不快把酒水给老子送过来!”

  千代少保爆发得太过突然,静静听讲的解飞和广镇天君都被震得一哆嗦,而正在给广镇天君摆酒的侍女们疯了一般向千代少保那边冲了过去。

  千代少保飞起一脚,便把最先冲到的侍女踢飞,那侍女在空中爆出一团血雾,等落在地上身体已软得象一滩烂泥,眼见是活不成了,而其他侍女没有停步,一边颤抖着一边手忙脚乱的为千代少保摆上酒菜。

  “主上,我感觉这位少保山主的性情有些古怪。”简太和压低声音说道。

  “不是古怪,就是个精神病。”叶信笑了笑。

  “什么?”简太和没听懂,但接着他发现那千代少保的视线转到这边,被吓了一跳,不敢再说话了。

  千代少保好像消了气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随后挠挠头:“老子刚才说到哪了?”

  “主上说劫者和我们是耗不起的。”那个叫天奇的千代氏魔族修士说道。

  “劫者往上就是诸路督查,其实诸路督查只是虚职,如果劫者给他们面子,他们有资格装模作样,如果劫者不给他们面子,完全可以当他们不存在。”千代少保顿了顿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眼神变得有些忧郁:“再往上就是虚空行走了……这些家伙才是真的厉害!他们拥有天域诸神淬炼出的虚空之印,往来无阻,只要被他们看到一眼,或者是遗失了法宝法器,落入他们手里,那就死定了,就算你使劲浑身本事逃入下界,也休想避开他们的神念追踪。”

  “七杀门的那个小娘们被从下界抓了回来,你们以为是劫者干的?嘿嘿嘿……劫者才没这个本事,那是虚空行走!”千代少保又突然笑了:“只是虚空行走的数量更少,一共十位,天、魔、人、妖、海各有两位,大家勘破圣境之后,每年至少要用一百多天闭关苦修,否则元力就要趋向衰萎,而虚空行走都是半神,你们以为虚空行走要在闭关修炼上耗费多少精力和时间呢?这么说吧,每一百年,虚空行走要用六、七十年来闭关,哈……也就是说不管什么时候,能干活的虚空行走还不到四位。“

  “区区一个千代氏,对天域来说只是一群小蚂蚁,诸位虚空行走吃饱了撑的,跑来找我的麻烦?那七杀门皮痒的小娘们如果不是对外宣称要重塑惊门辉煌,虚空行走会管她?!”千代少保叹道:“天路九九,应了九十九个劫位,不管是虚空行走还是劫者,首要还是得维护天路稳定,小小河图洲算个毛?!所以啊,凡事总得靠自己,你们觉得自己行,那就和老子干一场,你们觉得自己不行,乖乖的,老子大碗吃肉,总会给你喝一口汤。”

  气氛出奇的平静,解飞、广镇天君脸色都很不好看,简太和眼中也有惶然。

  劫者的存在,一直是诸道诸路维持太平的根本,只要劫者在一个地方出现过,造成的改变、留下的事迹便可以传颂百年,甚至是千年,就像这河图洲,一位劫者出现,摧毁了七杀门,然后各个宗门变得出奇的和谐,偶遇时彼此谈笑风生,连秋狩都结帮搭伙,尽显河图洲的团结友爱,可以说,河图洲的所有修士都被吓到了。

  “至于大劫者……大劫者只有五位,而且他们轻易不会离开天域。”千代少保说道:“他们存在的意义是彼此约束、彼此制衡,更不会管这种烂事!”

  说完,千代少保扫视了一圈,看到解飞和广镇天君都被吓住了,意识到劫者的存在并不是他们的绝对倚靠,面带惶恐不安,他满意的笑了。

  “你们几个化魔渊的蠢货给我听清楚了,只要你们老实一点,我懒得动你们,一会自然有人找你们算账。”千代少保笑眯眯的说道,接着他的视线转到了叶信身上:“你!说你呢!天波星殿的叶殿主对吧?你空着手过来,什么都没带,是不是瞧不起我?!“

  “确实是瞧不起你。”叶信展颜一笑:“而且你也没资格和我说话,让你主子出来吧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