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八六章 一刀立威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听到叶信说这种话,一边的简太和差一点跳起来,他第一个感觉就是叶信疯了!如果此地换成星殿,说几句狠话也无妨,星殿有五星朝元大阵,足以自保,可这里是千代氏的地盘,对方又明明是圣心如意境大能,加上路宗正和星殿修士都被困住了,这个时候莫名其妙发飙,岂不是找死?而且连星殿也被叶信坑了!

  简太和的预感没有错,那千代少保的性情极为暴戾,顺着他来,一切都好说,敢激怒他,什么天波星殿之主,对他而言毫无意义。

  千代少保呆了呆,似乎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出来惹他,接着他的身形陡然跃离了草地,消失在空气中。

  在这同时,叶信也消失了,下一刻,场中突然爆起一片金光,金光格外刺眼,让附近的修士们忍不住把手遮在了面前。

  轰……一道圆形的冲击波如海啸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卷去,其中裹挟着无数破碎的刀光。

  简太和用指缝中看到冲击波卷来,立即长身而起,双手向前推出,他不止要保护自己,还要保护后面的空相紫魅,飞车也不能受损,否则他们拿什么往回走?!

  广镇天君与那解飞等几个修士也立即释放法门,试图挡住滚滚而来的冲击波。

  他们看不到战斗的场面,但能听到叶信发出了一声冷笑,而那千代少保在放声嚎叫。

  交手只一招,那千代少保便吃了大亏,他根本没把叶信放在眼里,仗着自己拥有如意境的战力,非常耿直的向着叶信的方位扑去,却想不到叶信给了他迎头一棒。

  因为叶信的位置还有几十米远,他的拳势尚没有放尽,而叶信的杀神刀是全力斩击,高下立判。

  震荡的金光迅速淡去,场中叶信与千代少保如雕像般保持不动,只是结果已经很分明了,千代少保半跪在地上,他的右臂软软垂下,象秋千一般晃动着,手指、手掌扭曲得很厉害,而叶信手中持着一柄长刀,刀锋已刺入千代少保的眉心中。

  叶信本就拥有凌驾于同阶之上的战力,杀神刀更隐藏着天域无上道统,那千代少保也就是有妖骨护身,换成其他如意境大能,在这种距离、这种速度、硬接叶信的一刀,早被叶信当场斩杀了。

  不过,千代少保的本命妖骨被废了一半,妖族的本命妖骨与海族的法珠、人族的元府氤氲等是一样的,凝聚了自身全部修为的本命之宝,一旦被毁便不可能复原。

  千代少保一动不动,叶信的杀神刀已刺入他眉心半寸多,只要发劲,他的脑袋便会被炸得四分五裂。

  “你这样的我见多了,看起来凶狠如豺虎,实际上怯懦如鼠兔,只会欺凌孱弱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对付你很容易,直接把你踩到泥里,你自然就老实了。”

  “有种现在杀了我!”千代少保发出怒吼声,他的脾气确实无法自控,刚才一动不动,生怕叶信发劲,现在被叶信这样一说,又变得恼怒了,主动寻死。

  叶信的杀神刀突然向前探了探,刀尖又刺出了半寸左右,因为场中所有修士都呆呆的看着,没有谁乱动,所以能清晰听到千代少保头骨发出的破裂声。

  “我这个人疯起来连我自己都不认识。”叶信笑眯眯的说道: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!”

  如果千代少保再敢挑衅,他会立即下杀手,毫不犹豫!

  事实上不是叶信真的要发疯,或者说他认为以一己之力,足以扫平整个千代氏,这是一种心理博弈、心理催眠。

  首先,自己要相信自己一定会做,才能达成一种坚毅如山的效果,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,又怎么可能吓得住人?!

  千代少保的喉头哽动了一下,身体微微颤抖着,叶信散发出的杀意渗入骨髓,他不敢再说话了,何况叶信的杀神刀已刺入他眉心中,虽然妖族的元府不在脑中,但疼痛感是一样的,骨头被硬生生刺裂,让他痛得难以自持。

  叶信突然抽刀,接着飞起一脚,踢在千代少保的下颌处,千代少保的身体翻滚着飞了出去,像一只皮球般向着远方掠去,足足飞出千余米远,已化作一个小黑点,才向地面栽落。

  叶信这一脚就没什么杀伤力了,但羞辱的效果是满分的,对付这种家伙,必须一次把他打痛、打服,不需要留什么情面,从此以后,他将永远躲着走。

  接着,叶信身形一闪,突然出现在一个千代氏少女身前,他站着,那少女坐着,两个人的视线撞击在了一起。

  那个千代氏的少女外貌看起来只有十六、七岁,粉妆玉琢极为可爱,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叶信,目光清纯无比。

  “有空么?”叶信笑着说道:“聊聊?”

  如果鬼十三等人在这里,听到叶信要与人聊聊,他们会长松一口气,刀剑入库、马放南山,然后饮酒作乐去也,因为叶信每一次要和人聊聊,通常都会聊得很好。

  而一直呆若木鸡的简太和这时候才回过神,一方面心中狂喜交加,另一方又急得几欲顿足,叶信居然拥有如此独一无二的潜质,短短半年多的时间,便勘破圣心如意境,简直是惊世骇俗了!但叶信行事不周密,为什么把那千代少保放走?擒下做人质岂不是更好?!他们为什么深入千代氏的领地?还不是因为路宗正和星殿修士被困住了?!

  在这一刹那,简太和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,叶信有如此资质,星殿复兴有望,让他欢喜得要手舞足蹈,可叶信太年轻,行事过于幼稚,缺乏历练,单单眼前这一关就很难过去,就算过去了,以后也有可能在别的地方跌个大跟头,这又让他感到忧心忡忡。

  那少女看了看千代少保跌落的方向,又看了看叶信,接着又看向千代少保那边,随后再次转向叶信,反复多次,她终于忍不住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不是他?”

  “他是狂躁型精神病,而且是重度五级的,还有精神分裂的症状。”叶信很认真的伸出一个巴掌晃了晃:“如果换成以前,如果我可以制定律法,这样的家伙都要直接枪毙,关起来治疗几乎不会有效果,迟早会出去伤人。“

  “我听不太懂。”那少女皱起眉头。

  “明白说吧,我一路走来,发现你们千代氏的修士都保持着高度克制,很难得。”叶信又笑了笑:“一个重度狂躁型精神病,可以让身边所有的修士都怕他,但绝无可能拥有如此之高的掌控力,掌控力是非常不容易形成的,这需要大智慧、大手段、大忍耐还有大心胸,千代氏的真正首领,可以是你,或许还可以是这边任何一个,但唯独他,一点可能性都没有。举个例子说吧,如果你到乡野村庄去走一走,会发现村里的土狗也有首领,但一条疯狗会成为首领么?不会,其他土狗只会躲着疯狗走,绝不会跟着疯狗跑。”

  “他是我朋友,你说他是疯狗,我不开心。”那少女撅起嘴。

  “我到这里是找你谈事情的,不是要讨你开心。”叶信嘴角浮现出古怪的笑意。

  “那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那少女又问道。

  “很简单啊,我揍他的时候,他们都在看你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也许他们是在偷偷欣赏我的美色呢?”那少女有些不服。

  “一点胸都没有,屁股还瘪。”叶信上下打量着那少女,撇嘴道:“美倒是有几分,色么……我可没看到。”

  “我生气了!”那少女瞪大眼睛。

  “没事,我这个人专能惹人生气。”叶信说道:“你气啊气啊就习惯了。”

  “我生气可是要杀人的!”那少女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“那我就要劝你三思而行了,没必要亲身犯险。”叶信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这个人也就会取巧罢了,如果少保从开始就全力以赴和你打,至少能支撑十息的时间,打不过你也不会败得那么难看。”那少女露出微笑,双眼眯成弯月状:“我可看不出我有什么危险,而且我千代氏有百万修士,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!”

  “不是我取巧,是他蠢。”叶信说道:“百万修士?啧啧啧……我吹口气就能吹倒的也算啊?在我眼里,千代氏的修士也就这几十个。”

  “加上我呢?”那少女说道。

  叶信沉默了片刻:“你认真的?”

  “嗯哼……”那少女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的小心脏都忍不住颤了一下,如果你把‘嗯’字音再拉长点,就更销魂了。”叶信吧嗒吧嗒嘴。

  “不对?!”那少女突然想起了什么,缓缓站起身,她坐着的时候看不出来,这一站起来才能让人发现她的身材非常高挑,只比叶信矮了一点点:“你刚才说我的朋友是疯狗?你的重点不是疯狗吧……你在说我们是一群土狗?!”

  “妹子,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?”叶信无奈的说道:“虽然反应慢了许多,但也可以给你加几分。”

  那少女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,双手缓缓握紧,那些千代氏的修士也先后站起身,
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 手机版网址:m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