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八八章 摧残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气氛又一次陷入了死寂,那少女死死盯着叶信,似乎想要看出什么。

  问题在于,伪装得再巧妙终归也是伪装,会不会被看出破绽,尚未可知,但叶信是暂时切换人格,他一点都没有装腔作势,完全是真性情的表露,他的动作、他的表情都在告诉对方,老子就是这样的汉子,不服就干!

  良久良久,那少女的视线突然转向了简太和那一边:“太和先生,你们星殿真的是一点诚意都没有么?”

  那少女想和简太和谈,代表着她已经输了,只是她被叶信逼到了绝境,大脑有些混乱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露了怯。

  “尊驾找错人了。”简太和淡淡说道:“太和只是从星,要战要谈,还要星主说了算。”

  其实简太和心中也是拔凉拔凉的,可又不得不承认,只有叶信这样冷漠无情的人,才有可能制约得住千代氏。

  所以,简太和双瞳中既有几分惨淡,也有几分悲壮,如果为了星殿,他必须牺牲,那也只能直面自己的命运。

  那少女长长吁出一口气,事实上场中所有修士,她是最不希望开战的,一旦开战,她的宏图大业必将化为泡影,可如果现在认怂,她又太委屈。

  那少女的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湿润了,幸好她在这几年整合千代氏过程中,也经历过不少挫败,如果年纪小几岁,恐怕会被气得哭出来。

  而叶信在落井下石,脑袋晃啊晃啊的,一脸得意洋洋的坏笑。

  那少女不再看叶信,她担心自己会发狂,随后再次长长吁出一口气:“何必闹到这种地步呢?如果我千代氏包藏祸心,早就杀得血流成河了,又何必耗费这么大力气把你们各宗的修士困起来?!”

  那少女在说话的同时,视线在广镇天君和解飞身上来回扫视着,她希望这两个人站出来接话,因为实在不想继续与叶信对峙了。

  可惜,广镇天君和解飞都不是傻瓜,那少女故意绕开叶信,想与他们谈,痕迹太过明显,何况又没涉及到重要事情,不可能出来挡叶信的锋头。

  “你想谈了?”叶信还是笑眯眯的:“那就谈呗。”

  那少女最不希望叶信开口,但她没有权力让叶信闭嘴,只得慢慢转过身。

  两个人四目相对,那少女等着叶信继续说话,可叶信这时候却偏偏不说了,直勾勾的盯着她。

  过了差不多五、六息的时间,就在大家已习惯了静默的时候,叶信突如其来的嚎了一嗓子:“说话啊!”

  叶信虽然不会什么狮吼功的法门,但他能释放出冲天的煞气,加上蓄意爆喝,声如炸雷,又把那少女唬了一跳,接着那少女怒火冲头,终于变得有些失态了,也向叶信发出怒吼:“你让我说什么?!”

  “我管你说什么?!”叶信不会放过这种机会,立即吼了回去,而且声音远比那少女高:“不是你要谈么?!”

  “是你要谈的好不好?!”那少女再次发出怒吼。

  “放屁!是你要谈!”叶信吼得全力以赴,他已打定主意要把那少女拉到街头泼妇的情境中,然后彻底摧残对方。

  “你才放屁!”那少女吼得青筋都蹦起来了。

  可惜,这时附近那些千代氏修士感觉到不对了,那少女一直承受着叶信的压力,被叶信一点点引着走,而那些修士虽然也被叶信一惊一乍的吓了几次,但他们毕竟处在旁观者清的位置上,既没有承受叶信施加的压力,也没有感染叶信的心理诱导。

  “主上!主上!!”几个千代氏的修士忙不迭的大声叫道。

  那少女如梦初醒,身形向后退了几步,胸脯在剧烈的起伏着,随后移开视线,她不是害怕叶信,而是必须尽快平息自己的紊乱与怒火,为接下来的谈判做准备。

  只是,她已经一败涂地了,再想重新掌控谈判的节奏,谈何容易?!而且只要叶信还在,就不可能让她得逞。

  “说话啊!现在总可以说了吧?”叶信说道,他的语调已经放缓了,因为自己是处于心理催眠的状态,可以放也可以收,但为了救出路宗正和谢恩、郝飞他们,绝不能把那少女逼成真疯,那就坏事了。

  那少女低头凝视着被叶信的气息吹乱的草地,良久,又慢慢抬起头:“不知道有多少年了,你们河图洲各宗修士总会到我们这里秋狩,追猎我千代氏的修士,犯下无数罪行……”

  “停停停!”叶信截断那少女的话头:“既然要谈,不翻旧账行不行?你眼睛长在哪里?是不是长在前面?上天让我们的眼睛长在前面,就是让我们向前看,看未来,如果你这么说,我也可以翻老账啊,什么千代氏、空相氏都是从当初的安流氏分出来的,在安流氏最强的时候,不也进犯过河图洲么?这样闹下去,几百年都算不清,你信不信?“

  其实那少女早就打好了腹稿,要用相当长的时间痛斥河图洲各个宗门的罪行,让自己抢占大义的高峰,把握主动,再从容施加压力,但是,她的耐力、精力已经被叶信摧残得差不多了,换句话说,她的潜意识有些怕叶信,见叶信开口辩驳,便本能的把腹稿放弃了。

  “我的条件已经很清楚了。”那少女说道:“星殿、化魔渊、天君殿都交出八千斤元髓,我们马上放人。”

  “不可能,我一斤元髓都没有。”叶信嗤笑道。

  “看来叶殿主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啊。”那少女缓缓说道:“不过眼下并不只是星殿的事,化魔渊和天君殿都有数万修士被我们困住!叶殿主,你可以冷漠无情,完全不管星殿修士的死活,但他们做不到吧?叶殿主在这个时候还敢胡搅蛮缠……我看你是真疯了!!”

  “不疯魔不得活,就因为我可以疯,所以我才能走到今天,站在这里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那少女愣了愣,不疯魔不得活,叶信这句话对她造成了莫大触动,因为她当初对各族首领说出自己的宏图大业时,所有首领都炸了窝,认为她疯了。

  “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”叶信又说道:“其实你们千代氏根本不缺元髓!虽然你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没办法在族内设下法阵聚集元气,但蛮荒之地这么大,你们的修士又足够多,肯定能找到大量自然滋生出的元髓,妹子,我这个人喜欢爽快,你到底想要什么,明明白白说出来!“

  在那少女的计划中,痛斥河图洲各个宗门的罪行,至少也要一两个小时,反正人质在她手里,想来这几个宗门的使者都得乖乖听她的批判,接着在元髓的数量上进行反复拉锯,消耗几个宗门使者的耐心,她的心理价位是每个宗门拿出三千斤元髓,再加上她真正的要求,也就差不多了。

  但计划没有变化快,一开始便与叶信展开了激烈的交锋,情绪起伏太过剧烈,尚没有接触正题,化魔渊与天君殿的使者还在严阵以待,可她的精气神已经被消耗尽了。

  “你们每个宗门拿出三千斤元髓,血债总归是要偿还的,绝对不能少!”那少女发出类似呻吟般的叹息声:“而且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,我们星殿一斤元髓都没有。”叶信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说真话吧,你到底要什么?!”

  “好吧……”那少女再次发出叹息:“我只有一个条件,我们千代氏要在霞云山筑成!!”

  说完,那少女的视线转向叶信,紧张的观察着叶信的情绪变化,她已经知道了叶信到底是有多难缠,只要叶信认可,那就好说了,威迫化魔渊和天君殿点头,她还是有些把握的。

  叶信愣了愣,霞云山是什么鬼地方?他完全不了解,那么也就不可能继续充当前锋了,随后他转过身,看向简太和等人。

  “霞云山?!”广镇天君顿了顿:“这个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

  “这是我的底线。”那少女的眼神突然一振:“如果不行,你们各宗所有被困的修士,我会全部杀光,一个不留!”

  那少女显得杀气腾腾,叶信见那少女的精神突然重新振作,明白这是触底反弹了,他沉吟了一下,随后开口问道:“霞云山在哪?在河图洲么?”

  叶信的反应极快,如果霞云山在蛮荒之地,那少女不会费这么大力气,更不会尝试征求各个宗门的许可,只有一种可能,霞云山必定在河图洲。

  “就在河图洲。”广镇天君苦笑道。

  “归哪个宗门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哪个宗门都不归。”广镇天君说道。

  “那就让出来吧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那少女可不简单,他最开始想要聊聊,然后各种装疯卖傻,费了极大力气,好不容易才把主动权抢了过来,逼得那少女决定与他聊,但他胜了不代表那个少女可以被任意欺凌,摧残到如此地步,也该给点甜头了,否则路宗正、谢恩等人的处境将变得极度危险。

  何况,在场所有修士中,唯有那少女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受,换句话说,真的全力以死相搏,他未必能击败对方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