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八九章 熟悉的故事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那少女大吃一惊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在有些时候人的感受是很奇怪的,譬如说,一个人是老朋友,在各种事情上都帮了不少忙,然后有一件事,他明明也可以帮,却选择了袖手旁观,这会让人感到分外难以接受,反过来的道理也差不多。

  叶信一次次逼迫那少女退让,使得她落入狼狈不堪的境地,结果在最重要的事情上,叶信突然更换立场,转而支持她,虽然不至于让她一下子变得感激涕零,但莫名感觉叶信好像也没那么可恨,至少是通情理的。

  广镇天君、解飞还有简太和不由面面相觑,随后广镇天君苦笑道:“叶殿主,你升入河图洲的时间还不长,并不明白霞云山的来历。”

  “哦?请天君指点一二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简太和毕竟是从星,不能当众反对叶信,但广镇天君和解飞就没那么多顾忌了,他们你一言我一句,把霞云山的来历大概讲了一遍。

  其实在七杀门变得强盛之前,河图洲各个宗门并不是那么和睦相处的,其中最大的矛盾就是霞云山。

  霞云山在永顺府、永安府、永吉府与永泰府之间,正处于整个河图洲的中心,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所以河图洲各个宗门为了争夺霞云山的控制权,斗得很激烈,虽然不敢引发大规模的冲突,但今天这个宗门围攻另一个宗门几个游历的修士,明天另一个宗门又设下埋伏,报仇雪恨,此类事件屡见不鲜。

  后来七杀门越来越强大,成了霞云山的主宰,使得河图洲各个宗门退避三舍,但七杀门的好景不长,一位劫者出现了,以摧枯拉朽之势毁掉了七杀门。

  霞云山变成了真空之地,不过,七杀门的毁灭,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,河图洲各个宗门无从猜测那位劫者有没有离开河图洲,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议,都同意保持现状,任何一个宗门都不能把手伸入霞云山。

  所以到了今天,霞云山依然是无主之地,尽管各个宗门都对霞云山垂涎三尺,但不敢轻越雷池。

  千代氏抓住了这个机会,居然要在霞云山筑城,叶信倒是没什么感受,可广镇天君和解飞的态度都很强硬,他们没办法接受。

  而且,广镇天君和解飞都顾不上许多了,话里话外不断的暗示叶信,这属于引狼入室,千代氏会变成另一个七杀门,这绝对不行。

  叶信听得暗自皱眉,那广镇天君和解飞都太没有眼力价了!他耗费了这么大力气,总算把价码压到极限,这容易么?没看到那少女已经开始触底反弹了?!如果继续在这个事情上纠结,局势会变得非常不妙。

  将心比心,谈判不是战争,想谈成,双方都要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,如果换成他叶信,霞云山不给,银髓也没有,那他必定会拍案而起,杀个血流成河!

  那少女能整合千代氏各部族,论起狠辣,恐怕不会输给他叶信,真要逼得那少女走投无路,路宗正、解飞那边会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。

  这属于崽卖爷田不心疼,他把价码压到最低,广镇天君和解飞一点不知道珍惜,妄图继续逼迫那少女让步,纯粹是两个猪队友。

  至于什么引狼入室,叶信是嗤之以鼻的,各个宗门对他而言就是一群肥美的羔羊,整个河图洲真正的狼只有一个,就是他叶信。

  沉吟片刻,叶信转身向着那少女走去,那少女听懂了广镇天君和解飞的每一句话,她面带冷笑,就等着发作了。

  “妹子,既然霞云山是无主之地,你们千代氏当然可以去霞云山筑城,与我星殿无关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,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到,必定倾力相助。”

  “叶殿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还没等那少女说话,广镇天君已经发出了惊呼声。

  叶信是如意境大能,这里也只有叶信才能对千代氏构成威胁,如果叶信要独自与千代氏谈合,那他们的处境就尴尬了。

  “没什么意思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休管他人瓦上霜!”

  “叶殿主可是当真?!”那少女长吸一口气,如果最难缠的叶信解决了,其他问题都好说!

  “君子一言快马一鞭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主上,我们不能首议啊,要担责的!”简太和忍不住大声说道。

  还没等叶信说话,那少女已露出笑道:“太和先生不要担心,我们千代氏已经有首议的朋友了。”

  说完,那少女转头看向林中:“魔圣还是不想现身么?!”

  那少女话音刚落,远方林中突然掠起一片黑云,黑云以极快的速度掠到上空,随后向下坍缩,凝成一个老者的身影。

  那老者向叶信略微躬了躬腰:“都说叶殿主是千载难遇的才俊,今日一见果然不假。”

  “原来是黑瓮前辈。”叶信急忙回了一礼:“久仰前辈大名,幸会幸会。”

  这时广镇天君和简太和也先后向那老者施礼,虽然河图洲的地域广阔无比,但能达到圣境各阶的修士,也就有那么二、三百个,几乎没有生面孔,大家相互都认识。

  化魔渊的解飞与黑瓮魔圣本属同门,按理说他应该最恭敬、最欣喜才对,可他已变得浑身僵硬,脸色惨白,木然呆坐在那里,一声不发。

  元日魔圣让他来,就是利用他激怒千代氏,使得黑瓮圣魔再无法回到化魔渊,就算勉力逃回去,元力损耗过大,最后也难逃元日圣魔的算计,如此整个化魔渊都会成为元日魔圣的囊中物。

  如果他被牺牲了,能达成这个目的,虽然心中充满了不甘与惨淡,但还是可以直面,主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,他也没办法,可万万没想到,黑瓮圣魔似乎早已与千代氏谈好了条件,那他的牺牲就变得毫无价值了,完全是一场笑话。

  “魔圣现在应该相信了吧?”那少女微笑着说道:“星殿由叶殿主亲自出面,诚意满满,广镇天君是天君殿九大执事之一,又给我千代氏带来了不菲的礼物,也是有诚意的,而化魔渊的这位解飞先生……恐怕连二层长老都算不上吧?”

  “我想让元日死,元日也想要我死,本就在情理之中。”黑瓮魔圣淡淡说道:“不过元日的动作突然变得这么大,应该有奸人在里面作祟,否则他不会这么轻易忘记了往日的情份。”

  “或许有。”那少女又笑了笑:“但与我千代氏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
  “难说。”黑瓮魔圣还是淡淡的。

  “魔圣这么想,就让人有些伤心了。”那少女神色自如的说道:“元日与七杀门余孽勾结,差一点害了首檀,也是难说么?幸亏我途径赤阳道,偶遇这场杀劫,才出手救下了首檀,否则魔圣与首檀就要天人永绝了。”

  那少女只有在面对叶信的时候,才会被逼得手足无措,可换成别人,她的谈吐就变得格外从容自信。

  黑瓮魔圣的神色略有些松动,随后向那少女施了一礼:“仙子救下首檀,此番大恩,黑瓮绝不会忘。”

  “好说好说。”那少女笑道:“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。”

  叶信在一边挠着头,这事件怎么感觉好熟悉呢?他带着花皓月进入赤阳道,去救北山九思,七杀门的修士杀了三个化魔渊的圣境修士,擒住了最后一个,接着把那魔族倒吊起来放血,随后七杀门的方淡台过来要害他叶信,当他出刀斩杀方淡台时,那气息奄奄的魔族还在努力往这边看,等到他走向北山九思等人时,那魔族已经晕厥过去了。

  到了最后,北山九思等人离开,他让花皓月去把正好接满的魔血拿走,至于那濒临死亡的魔族修士,他没有理会。

  莫非……那魔族修士就是黑瓮魔圣所说的首檀?居然没有死?被那少女救走了?

  叶信眼珠转了转,随后笑眯眯的说道:“妹子,能不能借几步说话?”

  那少女眉眼间隐隐闪过一缕惊慌之色,其实她自己都不懂,这里明明是千代氏的领地,而她又自信能打得过对方,可为什么叶信一开口,她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?!

  那少女下意识是想拒绝的,但叶信刚刚支持了她,怎么也要有所回报,何况她根本不可能让叶信闭嘴,如果到私密些的地方说话,或许她还可以有周旋的空间,如果在这里说,好不容易扭转的局面有可能毁于一旦。

  “好。”那少女点了点头。

  叶信展动身形,向外掠去,达到了圣心如意境,便拥有了圣行之能,而且叶信的实力远在那千代少保之上,身形每一次闪动,都能掠出千余米开外,犹如瞬移一般。

  那少女的速度也不慢,遥遥跟着叶信。

  叶信感觉距离差不多了,停下了脚步,在这里聊,黑瓮圣魔那边肯定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但能用神念观察到他和那少女的神情动作。

  “妹子,你在赤阳道救下了化魔渊的首檀?”叶信满脸都是好奇。

  “是啊,有问题么?”那少女微笑着反问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