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九零章 入套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太巧了!”叶信叹道:“几个月前,我也在赤阳道救下了化魔渊的修士!他们押送一些七杀门的俘虏进入赤阳道,却没想到遭遇了七杀门的伏击,有三个化魔渊的大修被当场杀死,最后一个化魔渊的大修被倒吊起来,生取魔血。”

  那少女脸色微变,嘴唇嗫嚅了一下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  “哥哥我向来是个喜欢行侠仗义的人!路见不平必定拔刀相助!”叶信又说道:“眼见化魔渊的大修被七杀门残害,我岂能漠视?!所以立即出手,接连斩杀了几个七杀门的修士,剩下的小贼一哄而散,我当然不能放他们逃走,否则还会去害别人,追了半天,终于把他们全部斩于刀下,但等我回去的时候,发现那个被倒吊的化魔渊大修已经不见了,唉……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。”

  那少女看向叶信的目光充满了惆怅,似乎在说,我为什么要遇到你?!!

  “我们也是有缘的,哈哈……”叶信打了个哈哈:“你救了化魔渊的修士,我也救了化魔渊的修士,这样算下来大家也是朋友了,对吧?咦……我想起来了,那个被倒吊的化魔渊大修还冲着我大喊救命,他肯定能认得我,而且他和你救下的那个首檀应该认识,河图洲各个宗门,轻易不会去赤阳道,他们或许是脚前脚后过去的,嗯嗯,我去问一问黑瓮前辈。“

  说完叶信转身就要走,那少女急了,竟然做出了要拉拽叶信的动作:“叶兄且慢!”

  “怎么?”叶信转身不解的看向那少女。

  那少女显得张口结舌,不知道要怎么说,事实上她在无意之间救下了首檀,也正是利用这件事,打开了黑瓮魔圣的心防,因为河图洲各个正统宗门对蛮荒之地的氏族是充满不屑的,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,这怪不得谁,蛮荒之地的生存环境太过恶劣,为了活下去,这里的修士行事往往不择手段,残忍暴戾,加上河图洲各个宗门犯事出逃的修士,都会躲入蛮荒之地,更是带坏了这里的风气。换一句话,通常情况下,当警察的不大可能与贩毒者、抢劫犯等等罪徒交朋友,尽管他们都是以暴力为职,但本质上截然不同,前者代表着秩序,后者代表着混乱,水火不相容。

  黑瓮魔圣身为河图洲正统的代表,选择与那少女合作,一方面是受了恩情,另一方面是身不由己。

  魔族靠血脉来传承,与其他族大不一样,譬如说人族的宗门,众弟子是百花齐放的,谁厉害谁就风光,而魔族是要由指定的传承者接受师尊所有的一切,其他弟子只是待选而已,传承者不幸死了,其他弟子才有机会上位。

  黑瓮魔圣为了培养首檀,几乎每一年都要用自己的鲜血来助首檀修炼,前后近千年,如果首檀死掉,等于千年的心血毁于一旦。

  在魔族中,圣境以下的就无所谓了,圣境以及圣境以上的修士,几乎没有选择自己老死的,都是被杀,不是被别人杀,就是被自己杀。

  魔族大能堕入寂灭境,魔血将逐渐腐败,这属于极大的浪费,反正堕入寂灭境已经没多少年好活了,不如干脆牺牲自己,成全自己的传承。

  当然,这与魔族的天性有关,也与收益比有关,魔血可以慢慢放,放个十几天、甚至几个月,只要那魔族大能没死,而且心甘情愿直面牺牲,体内就会源源不断的滋生出新的血液,直到魔血中蕴藏的元力变得非常稀薄了,或者是衰弱将死,魔血已经开始变质,其间产生的收益极大。而天族的天之光,人族的元府氤氲,海族的法珠都没办法这样剥离,用法阵强行为之,收益也不高,还担了个坏名声,身为弟子,难道眼睁睁看着师尊承受如此苦痛么?

  像那句有名的话,利润达到百分之五十,就敢铤而走险,利润达到百分之百,就敢践踏法律,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,就敢犯下任何罪行。

  一位魔族大能留下的利润太大了,所以他们宁愿自己杀了自己,也不想浪费传承。

  黑瓮魔圣与首檀就是这种关系,他们比普通意义上的父子亲密得多,而且这种馈赠是可逆的,如果首檀境界不稳,先一步堕入寂灭境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力量交给黑瓮魔圣。

  不过,随着境界的提升,传统也会改变,等步入了大圣境或者更高的境界,进入天路,仰望天域,本身的寿元得到了大幅提升,而且又有机会与天域诸神攀上关系,得到诸神庇护,多少拥有了规避寂灭的机会,魔族大能就不会收弟子了,宁愿独身一人游走在天地间,或者把自己的传承留在诸道之内。

  所以对黑瓮魔圣来说,救了首檀是莫大的恩情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叶信皱起眉。

  “可能……”那少女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可能叶兄救下的那个化魔渊大修……就是首檀。”

  那少女本来想抵赖,但叶信说首檀能认得自己,那就要坏事了,而且首檀正与那些被困的化魔渊修士在一起,想来想去,只能吐露实情。

  “怎么可能?”叶信很吃惊。

  “应该就是这样了。”那少女露出苦笑:“我从赤阳道返回河图洲的时候,遇到了奄奄一息的首檀,但没见到叶兄,当时心中有些不忍,就顺手把他救了。”

  “这真是太巧了……”叶信的眼睛眨了眨:“首檀没有提及过我么?”

  “提及过。”那少女脸颊微微显出晕红,似乎心中很是扭捏:“我说是我的朋友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叶信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。

  气氛突然变得沉寂了,那少女不知道该说什么,而叶信双瞳闪烁不定。

  良久,那少女长吸一口气:“叶兄,无双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叶兄能谅解一二。”

  “原来妹子的名字叫千代无双?呵呵……好名字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们是已经朋友了,你尽管说。”

  “叶兄能不能不在魔圣面前提及此事?也不要让首檀认出叶兄?”那少女紧张的观察着叶信的情绪变化。

  叶信没点头,也没摇头,默默的思索着什么。

  “无双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失礼。”千代无双再次长吸一口气:“叶兄来我千代氏做客,总不能空手而归,这样吧,我这就让少保去准备千斤银髓,聊表歉意,还望叶兄不要拒绝。”

  换成别人,这个时候就要点头了,本来是谈判救人的,现在千代氏不会再拿路宗正等人做人质了,又白得了千斤银髓,可算满载而归,但叶信目标极大,不可能把区区千斤银髓放在眼里。

  不过,单单以此事而言,千斤银髓已经是极限了,星殿被困了那么多人,千代氏的谈判价位可能只有两、三千斤银髓,或许还能再压榨一些,可那样会在千代无双心中留下刻骨的仇恨,得不偿失,叶信想让千代无双心甘情愿的把东西拿出来。

  应该是前世的烙印太深,不管遇到什么事,叶信第一个想法总会是合作,合作不成,才是战斗。

  “无双妹子,如果你真把我当朋友,就无需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。”叶信笑了笑:“我可以帮你,当初我是戴了面具的,只要不把面具拿出来,那个首檀不可能认得出我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行?!”千代无双陡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,她怕叶信,真心不想与叶信做什么朋友,如果能用银髓让叶信闭嘴,这才是她最满意的结果。

  “如果一定要给我银髓……属于买卖交换,也就是说,其实无双妹子并没有把我当朋友。”叶信说道:“既然不是朋友,那就要从不是朋友的角度看问题,刚才那些都要推倒重来了。”

  其实这段时间,叶信表现得非常通情达理,语气也柔和,但是,他在那千代无双心灵深处留下的病态烙印太深刻了,他越是友好,千代无双便越是紧张。

  “叶兄如此高风亮节,实在是让无双惭愧,也好,就这样吧,是我千代氏欠了叶兄的!以后但有所需,无双必鼎力相助!”千代无双见叶信要从不是朋友的角度看问题,心中更慌乱,立即点头应允。

  “你太客气了。”叶信笑道:“在霞云山筑城,应该是你的第一步,以后还需要多方合作,所以化魔渊的这个人情对你而言非常重要,而我星殿却不稀罕,所以么,把人情完全交给你,对我们才更有好处。”

  “多谢叶兄。”千代无双点头道。

  “对了,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什么事?”千代无双立即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,她知道重头戏来了,这件事的价值,肯定远在那千斤银髓之上。

  “最近我想成立个董事局,其实就是各宗联盟的意思。”叶信说道:“妹子想不想入股?这可是大好事,现在入股,你就是顺位第二大股东了。”

  “入股?什么是入股?我是第二?那谁是第一?”千代无双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
  叶信在心中叹气,这千代无双果然掌控欲极强,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便把着重点放在第一第二上。

  “现在来不及详谈,然后我还要去找黑瓮前辈商量。”叶信说道:“嗯……我大概和你说一说,董事局管的就是做买卖,不会干涉你们千代氏内部的事情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