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九一章 未来的财神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远方的简太和等人听不到叶信这边在谈什么,但能看到表情变化,叶信与千代无双差不多聊了一个小时,才反身走回去。

 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就很容易解决了,千代氏的千代无双原本自视甚高,她不但想让星殿、化魔渊与天君殿同意在霞云山筑城,还想狠狠的敲一记竹杠,等到发现叶信远比她预料中的难缠,而黑瓮魔圣也没那么容易蒙骗,加上目的已经达成,她实在不愿再生波澜。

  天君殿的广镇天君带来了四百斤银髓,千代无双把银髓悉数收下,随后送给广镇天君一百余斤妖骨,这些妖骨都是本命之宝,近半拥有圣兵的品质,价值极高,远在那四百斤银髓之上,让广镇天君喜不自禁。

  叶信什么礼物都没带,但他是千代无双最不敢忽视的,所以送给了叶信近七百斤银髓,与天君殿的银髓不同,天君殿的银髓都是由元髓锤炼而成,而千代氏的银髓,几乎都是在自然中滋生的,所以色泽深浅不一,呈半透明状,这种银髓要比各宗门自己淬炼的银髓好得多。

  化魔渊的解飞就没有人理睬了,被留下来做客,事实上他已经死了,纵使千代无双想放过他们,黑瓮魔圣绝不会手下留情,现在的黑瓮魔圣对元日魔圣已是恨得咬牙切齿,何况他又与千代无双结盟了,岂能让解飞回去通风报信?!

  暂时还把解飞当成客人,只因黑瓮魔圣不好当着星殿和天君殿的面下毒手。

  随后简太和带着飞车去接路宗正,广镇天君则去接守道天君,他们不亲自出面,被困的修士只会以为这是千代氏的圈套,路宗正与守道天君不可能离开本宗弟子。

  化魔渊的黑瓮魔圣对叶信非常客气,甚至有一种曲意结交的味道,叶信为人也算圆滑,而且他的风格一向是能做朋友就做朋友,做不成朋友再搞事也不晚,自然不会拒绝黑瓮魔圣的示好。

  时间不长,路宗正与守道天君坐着飞车赶过来了,看到叶信的身影,路宗正是百感交集,一方面他确实没想到叶信居然会挺身而出来救他,另一方面听简太和说,叶信已然在无声无息间勘破了如意境,使得他生出了一种后生可畏的触动。

  在叶信即将入主天波星殿的前后短短时间,他的心情格外复杂,既想取而代之,又担心闹出大事,等叶信真正进了天波星殿之后,他就认命了,因为他的天性与千代氏的千代无双正处于两个极端,千代无双掌控欲极强,什么都想争个第一,而路宗正习惯步步为营。

  说他路宗正不贪图星主之位,那是假话,可惜他的处境就是如此,如果他不争,赵闲庭、简太和与花皓月都没办法动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如果他出面争了,赵闲庭、简太和与花皓月三人必定要尝试一下,或许会让星殿陷入纷乱。

  四位星官对叶信的支持度,花皓月肯定是第一,而路宗正就是第二,这一次叶信亲自来救他,恩有了,叶信勘破了如意境,威亦有了,如此路宗正的心态会越来越稳定,就像叶信所希望的那样,会成为叶信得力的副手。

  随后叶信让路宗正坐上飞车,一起赶回星殿,被路宗正拒绝了,当初是怎么样把星殿修士带进来的,现在也要同样把星殿修士带出去,事关他将星的颜面,所以他坚持。

  叶信理解路宗正的想法,也就没有勉强,送走路宗正,随后又与黑瓮魔圣、千代无聊了一段时间,签订契约,滴血为誓,接着便坐上飞车,返回星殿。

  天君殿的广镇天君与叶信是一起走的,守道天君则留在了千代氏的领地内,毕竟路宗正先做个表率了,他要是坐车先回去,把天君殿的修士留下,定会惹人非议,至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那就没有人知道了。

  接近星殿的领地时,广镇天君千恩万谢的与叶信道别,又问了入股的细则,他是有自知之明的,如果没有叶信,不知道会被千代氏逼迫到什么地步!单单是一个千代少保,就让他头疼不已,全靠叶信,此行才得以转危为安,而且还得到了千代氏的高规格款待,最后更拿到了千代氏的回礼。

  广镇天君清楚自己什么都没做,只是上了叶信的顺风车,这百余斤圣兵品质的妖骨带回去,是极长脸面的事!天君殿九大执事天君,排序是有高下之分的,凭着这一次大功,年底他至少可以往上升两、三位。

  星殿在叶信离开后,一直处于高度警戒状态,得知飞车返回的消息,赵闲庭与花皓月立即赶赴天波星殿,准备迎接叶信。

  走出飞车的叶信神色淡然,大家看不出是成是败,而笑容满脸的简太和下了车,让所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叶信简单与赵闲庭、花皓月寒暄几句,随后便去了浮城,他找真真有事商量。

  其他人则围住了简太和,询问事情经过,可惜简太和虽然是全程目击者,但他并不是很清楚叶信都做了些什么,反正吵着喊着,那千代无双的气势就全被叶信压下去了。

  不过,当简太和说叶信已经勘破了圣心如意境之后,引发一片哗然,连叶信最亲近的泥生、鬼十三他们都不知道叶信居然已拥有了如意境的战力。

  赵闲庭等人并不了解叶信这边,所以他们只会认为叶信是天纵奇才,而泥生、鬼十三他们隐隐猜到了原因。

  其实在叶信这边,最霸道、霸气的人并不是叶信,而是真真!

  叶信还经常想办法去做说服工作,而真真表达自己的意见是非常直接的,行就是行,不行就是不行。

  自从真真让叶信用自己的元力淬炼小天界之后,便再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小天界修炼了,温容还有掌控着太清金印的诸位太清进入小天界,是往来通信,或者要运送真真需要的元髓、还有移植过来的灵花异草,逗留片刻就会走。

  没有谁想违背真真的意愿,不过,这个秘密没有办法保守,温容还好说,浮城的诸位太清是后加入的,萧魔指等人想去小天界被拒,好奇之下向诸位太清询问小天界内的变化,诸位太清只能实话实说。

  叶信已勘破了如意境,成为真正的大能级的修士,原本并没意识到这层的人,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判断,所有的奥秘都在小天界内!

  到了傍晚,叶信走出浮城,进入天波星殿,随后召集大家来开会,这一次他有些反常,第一个便叫起了邵雪,询问收购白神草的事情。

  不过在场的人尚没有察觉邵雪将拥有什么样的地位,那是财神!以后等叶信设下了董事局,邵雪也会成为董事局内举足轻重的一员。

  这与邵雪当下身股、金股的资本无关,董事局内至少要有一个执行董事,叶信不可能负责管理这种事情,其他人又不明白,那么邵雪就是执行董事的唯一人选。

  等到以后董事局的盘子越来越大,甚至渗透进赤阳道,邵雪依然还是执行董事,那个时候执行董事的权柄,不知道会比现在强出多少倍。

  “信哥,闲庭先生那边的压力不小。”邵雪缓缓说道:“今年各殿采摘的白神草有三十万斤,全部都囤起来了,不过,没有白神草就没办法换取元髓,没有元髓各殿丹师就不能炼制丹药,前几天那些修士闹得很厉害,我担心星殿蓄意囤积白神草的消息泄露出去,找闲庭先生想办法,后来闲庭先生干脆一把火把府库烧掉了。“

  “当然,白神草我们都转移到了浮城内,烧的是一座空库,但这一闹人心更乱了,希望宗正先生那边能快点回来,或许能解一解燃眉之急。”

  整个星殿的药田数量达到了六十多万亩,而今年采摘的白神草仅有三十万斤,一亩只半斤,看起来少得可怜,但药田与寻常百姓的庄稼不一样,一年生的四神草就是废物,根本卖不出去,在这长生世,至少要五十年生以上的四神草,才会被丹师用来淬炼丹药。

  把六十多万亩药田全部收割,固然能发一笔大横财,但星殿的根基至少被毁了一半,几十年内都没办法恢复。

  当然,年数并不是唯一标准,有的宗门法阵滋生出的元气非常浓郁,三十多年的四神草品质比得上五十年的,譬如说小天界,真真在大半年前种下的四神草,现在已经隐隐生出了金丝,代表着已经能与二十年生的四神草媲美了。

  “压力再大也要撑下去,这是我们第一次炒货,必须成功。”叶信说道:“到现在为止,你收购了多少白神草?”

  “已经收入浮城府库的有将近两万斤,尚在路上的还有一万多斤。“邵雪说道:“信哥,我是按照你说的,全部小笔收购,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。”

  “河图四府的价格有没有波动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波动肯定有,但不大。”邵雪说道:“不过……我们的元髓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没事,我已经拉进来了几个大股东。”叶信笑了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