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九六章 勾结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侍女们在叶信与千代无双面前摆好了酒杯,也倒满了酒,至于下酒菜,恐怕要等一会了。

  酒很怪,倒入酒杯之后,腾起蔚蓝色的火光,而原本透明的酒缓缓变成了红色,千代无双盯着酒杯,皱眉道:“这东西能喝么?”

  “能喝,当然能喝。”那庞火急忙陪笑道:“这是师尊珍藏多年的佳酿,平常时候还舍不得拿出来呢!”

  “哦。”千代无双应了一声,拿起酒杯浅浅的品了一小口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还可以吧。”

  叶信根本不在意酒水,他的视线盯住了一个的侍女,那侍女面容白皙,眉毛弯弯,一双桃花眼,带着几分妖娆妩媚,在这几个人族、妖族侍女之中,是最出众的。

  那侍女注意到了叶信的视线,抬起头看向叶信,视线相撞之后,又立即羞怯怯的把头低下了。

  “你,留下!”叶信伸手向那侍女一指:“其他人都出去吧,爷有事情要做!”

  千代无双本来还想再品一口酒,听到叶信的话,满脸错愕的看向叶信。

  那庞火也显得很惊愕,他当然知道叶信要做什么,可是,身为化魔渊太上长老黑瓮魔圣极为重视的朋友,怎么会如此不堪?!

  “还愣着做什么?出去!”叶信喝道。

  “明白明白……”那庞火一边陪笑一边点头,随后向其他侍女不停使眼色,那些侍女匆匆向外走去。

  被叶信点中的侍女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,她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用充满惶恐的目光看向叶信。

  走到外面的庞火不但关紧了房门,还带着那些侍女远离了院子,黑瓮魔圣的警告犹在耳边,他不敢让叶信对他有任何不满,肯定是全力配合。

  “妞,来来,坐到这里来。”叶信笑眯眯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。

  那侍女慌乱的向后退了一步,而坐在叶信对面的千代无双当时就炸了,现在是关键时刻,叶信还有这种龌龊心思?加上她对叶信积蓄了太多的不满与愤怒,此刻全面爆发。

  千代无双抓起酒杯,毫不客气的向着叶信甩了过去,毕竟是圣心如意境的修士,酒杯化作一道寒光,裹挟着万钧之力,正砸在叶信的额头上,不过叶信已释放出护体元力,酒杯与叶信的护体元力相撞击,化作无数细小的粉末,炸成一团烟云。

  “不要这么暴力好不好?”叶信无奈的瞥了千代无双一眼,随后又看向那侍女,口气突然变得阴寒了:“怎么?还敢不听话?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?!”

  千代无双更是愤怒了,猛地站起身,她忍叶信已经忍了太久,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给叶信一个教训!而那侍女再次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,眼中已留下了绝望的泪水,还向千代无双这边瞥了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,此时此地,只有千代无双能保护她。

  “呦呵?还真把眼泪挤出来了?不容易啊……草爷。”叶信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那侍女如遭雷击,但下一刻她立即做出反应,身形如闪电般向着大门退去,不过,黑瓮魔圣的这座院落虽然建造在山腹之中,建筑面积被大幅压缩,但也尽可能秉承了长生世的风格,这座客厅足有八、九百平方米,客厅的大门距离她并不近。

  而且,叶信已达到了圣心如意境,在那侍女眼中,叶信突然化作一道流光,接着消失得无影无踪,随后她感应到叶信的气息已经转到了她背后。

  那侍女判断出叶信的境界,不由大骇,脸孔立即变得扭曲了,她立即收步向着前方冲去,手中也多出了一只小瓷瓶。

  “省点力气吧,在两个如意境大能面前,你以为那点小花招会有用?”叶信漫声说道:“而且我没有恶意,否则上一次我就干掉你了。”

  在叶信说话的时间里,那侍女已把瓷瓶里翠绿色的液体洒了一地,但她停止了后续动作,稳住身形,慢慢转过身,看向叶信:“尊驾是哪一位?怎么会……认得我?!”

  “不久之前我们还见过面的。”叶信说道:“草爷,胆子不小啊?!刚刚害死了黑瓮魔圣座下的几位圣境大修,连首檀也差点遭受你的毒手,现在居然敢跑到黑瓮魔圣这里来?”

  “是你?!”那侍女忍不住发出惊呼声:“不可能……”

  “什么不可能?”叶信笑了笑。

  “那时你的天人合一境才刚刚稳固,这还不到半年,你怎么可能勘破圣心如意境?!”草爷的眼睛瞪得极大,如果再大一些恐怕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。

  “我的进境一直很快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等下一次见面,恐怕我就淬炼出圣体,勘破圣元境了。”

  草爷彻底傻了,呆呆的看着叶信,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又分明能感受到叶信无可动摇的自信,这种修炼的速度已经不能奇迹来形容了,而是神迹!

  “别傻站着了,坐吧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草爷像个木偶一般,迈着机械的步伐,走到一边,慢慢坐了下去。

  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你知道我的行当,拿人钱财、与人消灾……”草爷恢复了一些,露出苦笑:“我的枯藤专能克制魔火,所以元日魔圣请我过来了。”

  “元日是你的老主顾吧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草爷沉默了,这个问题她不能回答。

  “既然元日这么相信你,专门把你请过来,那么你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些元日的计划,说说吧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尊驾是想让我出卖他们么?”草爷轻叹道。

  “他们?人数还不少呢!”叶信说道:“以元日的尿性……来了不少七杀门的修士吧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!”草爷又一次大吃一惊。

  “上一次你们谋害首檀,元日就和七杀门勾结到一起去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当下元日在为对付黑瓮做准备,但他不能在这里找帮手,否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,他还怎么掌控化魔渊?也就只能再利用一次七杀门了,草爷,现在知道你处在什么样的境地了?“

  草爷知道叶信这句话必有深意,她的双眼乱转,片刻,猛地站起身:“尊驾是说……元日魔圣有可能灭口?”

  “不是有可能,是一定。”叶信说道:“为了让化魔渊免于分裂,元日必须要借用别人的刀,借刀不成,那就想法设法把因果栽赃给别人,黑瓮身败之时,就是你们丧命之日,因为你们才是谋害黑瓮的杀手。”

  草爷脸色阴晴不定,有疑虑,也有愤怒。

  “你倒是救了自己一命。”叶信说道:“当初放过你,我亦是仁至义尽了,现在你又站在了我的对头那一边,而且还试图为元日隐瞒,让我很恼火,如果你蠢到了如此地步,连元日这点小心思都看不破,我留你又有何用?!”

  “元日魔圣……不象是那种……”草爷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  “呵呵,他象不象与我无关。”叶信一笑:“其实元日是赢不了的,不用我出手,她一个就能把你们全部轰趴,我想知道元日的计划,只是看在黑瓮的面子上,想让化魔渊少受些损失,这样,我给你时间自己去想,等对付我们的修士出现的时候,你还没想明白,我第一个要砍的就是你了。”

  草爷瞥了千代无双一眼,又低下头。

  叶信的视线转到了千代无双身上,千代无双呆呆看着桌上的酒壶,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妹子,你能整合千代氏那么多部族,想来也是不简单的,怎么会显得如此暴戾?还用酒杯砸我?一点沉不住气么?我和你说,我身为星殿殿主,是有身份有尊严的人,你不能白砸我一次,至少要赔我十斤银髓,虽然少了点,但我不能讹你……喂喂,和你说话呢!你在想什么?想情郎了?”

  “你是不是贱?!”千代无双怒喝道,其实她原来的脾气并不是这样,现在不知道为了什么,叶信随便几句话,总能把她气得怒火中烧。

  “有点。”叶信笑眯眯的说道:“好好,不闹了,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

  千代无双长吸一口气,艰难的把自己的怒火压下去,随后说道:“我没想到元日的反应这么快,黑瓮那边可能要有危险了。”

  “那是真正的老狐狸,哪用得着你为他担心?”叶信笑道:“他肯定有自己的依仗,就算落入元日的陷阱,也能与元日相持一段时间而不败,然后等你我这边打开僵局,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尊驾是……星殿之主?!”草爷突然叫道。

  “是啊。”叶信的视线转向草爷:“怎么?现在认为我有资格做你的东家了?”

  草爷愣了片刻,随后猛一咬牙:“我不知道元日许下了什么,七杀门精锐尽出,至少来了两位如意境大能,尊驾千万不要大意!”

  到了此刻,草爷也想通了,元日确实是极有可能要灭口的,除掉黑瓮,栽赃给七杀门,可算是一箭双雕,而叶信前后放过她两次了,上一次她还可以说有自保之力,不承叶信的人情,可这一次,她绝对不是叶信的对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