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八九七章 饥渴难耐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时间在缓缓流逝着,客厅一片沉寂,草爷已经把她所知道的都讲了个大概,叶信倚在靠椅上,翘着二郎腿,眼睛看向高高的天花板,千代无双则盯着桌上的酒杯,良久,她似乎不太适应这种过分的安静,率先开口说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那个奸人到底是谁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什么奸人?”千代无双一愣。

  “还记得黑瓮的话么?”叶信说道:“到此刻,他还是不太愿意接受元日动了杀心的事实,认为肯定有人在蛊惑元日,如果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呢?”

  “这还用想?”千代无双撇嘴道:“肯定是七杀门的修士在搞鬼了。”

  “可逻辑上说不通。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是七杀门在蛊惑元日,又怎么可能反过来被元日算计?再说了,无利不起早,元日和黑瓮彻底闹翻,对七杀门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千代无双皱起眉。

  “恐怕是有第三方势力悄悄介入了。”叶信叹了口气:“如果我猜对了,那么元日才是被算计得最惨的那一个!草爷,你知不知道元日和七杀门最开始是怎么勾搭到一起去的?”

  还没等草爷说话,千代无双突然举起手,而叶信也挺起身,侧耳在听着什么。

  “他们在布法阵。”千代无双冷笑道:“还真冲着我们来了。”

  “必须的。”叶信说道:“黑瓮已陷入必死之局,我们是变数,只有除掉我们,他们才能安心。”

  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,院门被推开了,有脚步声向着这边接近,随后房门缓缓敞开,四个修士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  那几个修士都不是魔族,他们走进客厅后,视线先落在了草爷身上,接着又看向地面上翠绿色的水滴,刚才草爷被叶信威逼,把瓷瓶中的液体都洒在了地上,此刻那些水滴都保持原状,也就是说,草爷可以随时随意释放出自己的法门。

  “两位倒是挺悠闲的啊。”其中一个中年修士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  “你们是想活呢还是想死?!”另一个年轻修士紧接着说道,他的口吻很冷漠。

  叶信没有理会那几个修士,笑着看向千代无双:“正主都没到场,明显是瞧不起我们啊,你来还是我来?”

  千代无双用行动做出了回答,她的身形陡然化作一道流光,扑向那几个修士,虽然距离在近百米开外,但对千代无双的速度来说,这段距离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似乎她才起身,便已到了那几个修士面前。

  那几个修士没料到千代无双会直接开打,不过他们都是圣境,反应并不慢,立即释放护体元力,接着亮出自己的法宝。

  不过,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了,狮虎搏兔,就算兔子能及时作出反应,也是无济于事的。

  站在最前面的那中年修士被千代无双一爪拍飞出去,他的护体元力瞬间被撕得炸裂了,胸膛上出现了一道道极深的创口,身形象炮弹一般倒飞出去,就在飞退的过程中,他的内脏如同下饺子一样往下掉,接着撞在了远处的石壁上,慢慢向下滑落,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径。

  另外三个修士向后急退,元力波动剧烈攀升,随后一道道剑光轰然绽放。

  圣诀是不容小窥的,虽然只有两个修士出剑,但他们的剑光冲上高穹,撞击着石壁,扫荡着地面,方圆近千米之内,到处都是涌动的剑光,好似没有什么生命能在这片肆虐的剑光中幸存。

  最后那年轻修士则祭出手中的一面金盘,金盘化作无数幻影,包裹住了自己,也包裹住了另外那两个修士。

  不过,千代无双根本不在意如暴雨般卷来的剑光,第一波剑光在她身上炸开,化作成片爆裂的光团,可光团还没有消散,第二波、第三波剑光又接连在她身上炸开,使得她变成了一颗巨型的流星。

  轰轰……那两个出剑的修士向着左右倒飞出去,他们的身体从前额到胸膛,都出现了深深的创痕,其实胸膛上的创口还好说,前额处的创口是致命的,让他们的脑袋看起来就像压裂的西瓜一样。

  剩下的那年轻修士吓得魂飞魄散,一边拼力运转元脉,释放出更多的金盘幻影,一边向后飞退,可他的速度与千代无双相比,简直是蜗牛爬,千代无双身形只一闪,便追上了他,左手挥出,那年轻修士身体周围密密麻麻的金盘幻影便被抓得成片灰飞烟灭,接着右手探出,正扣入那年轻修士的面门中,所谓的护体元力如泡沫一般脆弱,一点用处都没有,接着那年轻修士的脑袋整个炸开了。

  “这就是肉身成圣……”站在客厅门前的叶信轻声说道:“草爷,我没说错吧?她一个就能把你们全部都干掉了。”

  “星主比她如何?”草爷低声说道,她眼中满是惊骇,堂堂四位圣境大修,竟然象纸糊的一样,不到一息的时间便全部被杀,尽管事先知道那女孩是如意境大能,可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,怎么也应该多支撑一段时间的。

  “在这里,我倒是不怕她。”叶信说道,随后好像打了个激灵:“如果去了赤阳道,那就危险了。”

  “我先走了,看我们谁更快!”千代无双的声音从远方传来,接着她继续向前,笔直撞入到山壁中。

  轰轰轰轰……那面山壁是由法阵凝成的,其实千代无双笔直冲过去就是,法阵可以阻绝元力波动,但无法拦得住她,不过,她看起来有种强迫症的倾向,就是要把法阵全部摧毁,她的身形往来穿插,使得摇晃的山壁一片片坍塌,发出剧烈的爆炸声,有七、八个修士从法阵中被炸了出来,抱头鼠窜,接着千代无双开始追杀他们,身形每一闪,便能带走一个修士的生命。

  此刻,叶信出现在布满血迹的战场上,随后长长吸了一口气,远方那些守护法阵的修士,是无足轻重的,但这里有四个圣境大修的元魂,绝对不可放过。

  “咦?“草爷触电般把视线转移到了别处,这是她的经验,主顾给她多少,她就出多少力、做多少事,但永远不要去查探主顾的秘密,能不知道就不知道。

  远方的千代无双已把那些逃窜的修士全数斩杀,她双瞳中精芒闪烁,随后喃喃的说道:“古怪……他说可以一直不修炼,我还以为胡扯八道……原来是真的……”

  叶信眯起双眼,他在品味神能被滋润的感觉,那四个圣境大修,尚没有完成从元魂到元神的质变,多少让他有些遗憾。

  而且,随着他境界的提升,需求也增加了,一次汲取四个圣境大修的元魂,不敢没有感受到充实,反而显得更加饥渴难耐,比起赤阳道那一次差了很多。

  不是还有如意境大能么?应该能让人满意吧……

  “你收拾一下,然后就留在这里吧。”叶信向草爷说道,随后身形向着侧方掠去。

  百余息之后,叶信停在了一座高达几十米的巨型拱门之前,拱门上有火焰在熊熊燃烧着,门外的世界还算很清明,而门内则显现出一片赤红色,还有无数黑色烟云缭绕盘旋。

  一个戴着斗笠的老者正在门内锄地,他的动作不紧不慢,手中的锄头呈璀璨的银白色,锄头每一次撞击地面,身形都会出现一个定格,接着极其诡异的分裂成两个人,随后两个人分头继续挥动锄头,两个人又变成了四个。

  在叶信停在拱门前时,那带着斗笠的老者才开始挥动锄头,但分裂的速度太快了,等到叶信迈步跨过拱门,前面已出现了数以百计的人群,而且还在继续分裂着。

  叶信皱起眉,他的双瞳蒙上了一层金膜,那是一种奇特的法门,其中只有一个是真身,其他应该都属于幻象,不过,所有人影的灵蕴都是一模一样的,他居然没办法分辨。

  下一刻,那些带着斗笠的老者都停止了锄地,整齐的抬起头,看向叶信,现在叶信所面对的已达到了千人以上,被几千个完全一样的人盯着,心里总归有些不太舒服,这还是叶信,换成别人,应该就要感到发毛了。

  那些老者不但相貌、穿着都一样,连露出的笑容也完全一致,随后一起发出如炸雷般的声音:“后生,此路不通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  轰轰轰……天地陡然被震得颠簸起来,拱门上熊熊燃烧的火焰被瞬间吹灭,等到声浪卷过之后,拱门内才又透出几点火星,燃成火焰,火焰彼此蔓延连接,逐渐恢复了原状。

  而门内缭绕盘旋的黑色烟云几乎全被吹散,方圆几千米内的景物变得非常清晰了,不过极远处的烟云并没有受到影响,保持着原状,让叶信没办法看得太远。

  “动静倒是不小,幸亏是我……”叶信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她的话,估计要头疼好一阵子了。”

  天下所有法门都有自己的利弊,叶信的八极炫光让他从不怕群战,而千代无双是肉身成圣,她的单点攻击力虽然极其凶猛,但没办法造成大范围杀伤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