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零二章 佛院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叶殿主你太客气了。”黑瓮魔圣叹道:“如果不是有叶殿主和千代仙子助我一臂之力,我又怎么敢这般大摇大摆返回化魔渊?说不定就要落得到处飘零的境地,门中弟子也会遭受元日的荼毒,两位对我一门上下都有活命之恩啊!“

  “我不客气,前辈也莫要客气。”叶信笑道:“对了,有件事想和前辈说的,现在正是机会。”

  “叶殿主请讲。”黑瓮魔圣说道。

  “前辈一直认为有他人在蛊惑元日?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是真的,此人所图必定非小,前辈应该立即阻绝内外,这些心怀叵测的家伙一直得不到音讯,有可能被迫跳出来。”

  叶信并不是投桃报李,提醒黑瓮魔圣,只因为黑瓮魔圣是一个非常合适的盟友,需要去珍惜,就算黑瓮魔圣没有告诉他这个消息,他也会帮着黑瓮魔圣熬过这一关。

  黑瓮魔圣的地位很高,在河图洲属于宗主级别的大能,与黑瓮魔圣建立良善的关系,会产生榜样型的影响力,千代无双会决定入股,就是受到了黑瓮魔圣的影响。

  “叶殿主的意思是……蛊惑元日的,肯定不是化魔渊的修士?“黑瓮魔圣说道。

  “应该不是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黑瓮魔圣立即追问道,他想不通叶信为何显得如此笃定。

  “其实刚才前辈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。”叶信笑了笑:“如果没有我和千代无双,前辈不会这么轻易返回化魔渊,同样,如果没有人承诺会帮助元日,元日也未必有胆量暗算前辈。”

  “七杀门?”黑瓮魔圣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“我原来也以为是七杀门,但现在知道自己猜错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元日把大批七杀门修士引入化魔渊,我就不信他没想过事后要如何解释!换句话说,七杀门只是他借来的刀,但绝对不是他的依仗,前辈绝对不会想要谋害我与千代无双,元日也一样,如果他真的与七杀门结盟,不会如此布置的,其中……可能还隐藏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,想把秘密挖出来,只能等那些家伙自己现身了。”

  “其实我在七杀门也认得几个修士,但我知道,绝对不能与七杀门有任何牵连,否则将留下一个巨大的隐患,这个隐患一旦发作,就会让我所有的努力都化作泡影,如果有一天,我必须要和七杀门合作,那么我会早早做好灭口的准备,然后想方设法抹掉一切痕迹!以元日的能力,怎么可能不懂这个道理?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黑瓮魔圣顿了顿,转身唤过庞火,随后低声嘱咐了几句,庞火展动肉翼,向着远方掠去。

  化魔渊的内乱随着元日被斩杀迅速平息了,黑瓮魔圣表现出了足够的宽容,不但没有打压元日一门的势力,反而把元日门下的首徒陷流提到了太上长老的位置,极快稳定了人心。

  叶信和千代无双就无所事事了,他们作为黑瓮魔圣的朋友,在黑瓮魔圣遭遇危难之际,挺身而出,这倒是说得过去,不过要在黑瓮魔圣处理内务时指手画脚,那就会引人诟病了。

  黑瓮魔圣非常忙,每天都在化魔渊中往来奔走,不过到了傍晚,他总会抽出一些时间,与叶信、千代无双聚在一起饮酒闲聊。

  叶信没有急着走,因为黑瓮魔圣应允过会追加股份的,千代无双也不急,千代氏正在悄悄向霞云山运送物资,这种过程必须化整为零,免得引起其他宗门的注意,正式开始筑城,怎么也要在一两个月之后。

  这一天,黑瓮魔圣象以前那样,缓步走进客厅,但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而且不是孤身前来,他门下的弟子首檀和庞火跟在他左右。

  “前辈,出了什么事?”叶信看出黑瓮魔圣脸色有些不对,轻声问道。

  “叶殿主,真被你说中了。”黑瓮魔圣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今天化魔渊来了几位贵客,叶殿主猜猜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

  “这个我可猜不到。”叶信顿了顿,试探着说道:“不老山?”

  “是佛院。”黑瓮魔圣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赤阳道佛院!”

  “他们到化魔渊做什么?”千代无双一惊。

  “他们有足够的证据,指证元日与七杀门的余孽相勾结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要求我们化魔渊立即把元日和那些七杀门的修士都交出去。”

  叶信同样感到有些吃惊,他很早就判断出元日应该是被算计得最惨的那个,但没想到是赤阳道佛院出手。

  其他人还好说,角落中的草爷感到坐立难安,她不是七杀门的修士,可同谋的身份是洗不掉的,现在七杀门的修士都被杀光了,如果黑瓮魔圣要交人,只能把她交出去。

  “这可算是一箭双雕了……”千代无双喃喃的说道:“如果魔圣被元日算计,现在元日又自身难保,化魔渊该何去何从?难道佛院是想要化魔渊这块地盘么?!”

  “我不管他们打着什么鬼主意,但这一次,他们失算了!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让我担心的是……化魔渊还有他们的内奸!”

  “前辈为何这么说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他们刚刚踏入化魔渊的时候,气焰很嚣张,到处颐指气使,等到我走出来,他们显得非常吃惊、失望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后来我把他们晾了一段时间,他们就变得冷静多了,还知道叶殿主与千代仙子都在化魔渊做客,也知道两位帮了我的大忙,更旁敲侧击打探两位的来历。”

  “前辈现在应该知道内奸是谁了吧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差不多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如果没有叶殿主,我或许会被他们搞得措手不及,现在叶殿主早早已提醒过我,我又怎能大意?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,都瞒不过我的耳目!”

  “魔圣想怎么做?赤阳道佛院可不是好惹的。”千代无双苦笑道,赤阳道佛院有真圣坐镇,以他们当前的实力境界,自然是望尘莫及的,何况赤阳道佛院还有明界为背景,诸路诸界,都得让明界三分。

  “我自有办法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不过两位是不能在化魔渊久留了,叶殿主还好说,千代仙子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,我已经安排了车架,送两位去霞云山。”

  “前辈确定不需要我们帮忙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叶殿主放心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在外面不好说,但在这化魔渊之内,还是我说了算的!”

  “筑城之日将近,前辈不到场了么?”千代无双皱起眉。

  “我让首檀和庞火跟着你们走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化魔令我已交给首檀了,他可以代表我化魔渊。”

  说完黑瓮魔圣向庞火示意,庞火拍了拍手,从外走进两个魔族大修,每个魔族大修都抬着一口大箱子,走到叶信近前,轻轻把箱子放下。

  “这是两千斤银髓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算是我化魔渊追加的股份,至于契约,现在不急,以后见到叶殿主再商议也不晚。”

  “好。”叶信点头道,见到这两千斤银髓,他心中大定,没办法,为了启动资金,他只能豁出去了,脸面啊尊严啊之类的都不重要,只要熬过这一轮炒货,什么都好说。

  “首檀,你们这就动身吧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佛院的修士一定要见你们,被我推脱了,但等到明天,恐怕很难拦得住他们。”

  叶信等人走出客厅,踏上准备好的飞车,与黑瓮魔圣告别,随后飞车启动,掠上高空。

  等到飞车离开了化魔渊,草爷在一边长长松了一口气,她这一次算是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,幸好遇到了叶信,叶信又愿意保她,才使得她逃过一劫,否则就算真的谋害了黑瓮,现在也会被当成七杀门的余孽。

  叶信侧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化魔渊,突然问道:“首檀、庞火,赤阳道佛院以前有没有出手干涉过哪个宗门?”

  “据我所知,从来没有过。”庞火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  叶信皱起眉头,如此应该与地盘无关,这在情理之中,佛院已占据了赤阳道,又怎么可能瞧得上河图洲?可是,赤阳道佛院又不可能无端出手,目的到底是什么?

  飞车向着霞云山的方向飞驰,一路上首檀和庞火显得非常恭敬,尤其是首檀,千代无双是他的救命恩人,没有千代无双相助,他早就死在七杀门那些修士手里了。

  而千代无双显得很警觉,她在担心叶信言而无信,事实上救了首檀的是叶信,要不是叶信杀散了七杀门的修士,首檀根本撑不下去。

  叶信看得出千代无双在担心什么,每次他与首檀闲聊,千代无双都会打起精神,尽可能的把首檀的注意力吸引过去,干扰叶信与首檀的交谈。

  不过,叶信是个满怀恶趣味的人,千代无双越是紧张,他便越是喜欢与首檀聊天,把千代无双折腾得烦不胜烦。

  二十多天后,飞车终于接近了霞云山,这里已经聚集了无数千代氏的修士,漫山遍野的忙碌着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