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零四章 无言的战书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接下来的日子,叶信每天都是满山乱逛,既然已经与千代无双结盟,他需要对千代氏做出足够的了解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叶信最终认定,花皓月当初的警告是正确的,千代氏的修士,绝对不可信任!

  他与千代无双的境界相当,身份又是千代氏的贵客,当下千代氏要在霞云山筑城,需要其他几个宗门的认可与支持,纵使在这种情势下,千代氏的修士们依然展现出了那种令人不齿的粗鄙。

  当着叶信的面,千代氏的修士们倒是不敢乱说乱动,可在叶信离去时,凝注在叶信背影上的视线,几乎没有友好的,尤其是对一直跟在叶信身侧的草爷,他们会象看到了猎物的野兽一般,一边垂涎着,一边开着下流的玩笑。

  其实千代氏中也有不少女修,对自己族中的女修他们是不会乱来的,因为有地位、身份种种限制,但对待外人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这种态度往往由多种心理趋向组成,千代氏的修士认为只有自己的族人才是尊贵的,而各宗修士天生就应该认他们为主,为他们服务,甚至可以说,千代氏的修士不会把其他宗的修士当成同等的生命,而是工具,

  而且,千代氏的修士在蛮荒之地艰苦的生存中养成了狂野不羁的特性,他们不愿意遵从规则,只想反抗、破坏、乃至毁灭,并以此为乐。他们不敢反抗千代无双,不敢当面对叶信表现出敌意,因为他们传承了野兽欺软怕硬的基因,叶信与千代无双无疑是狮王级的存在,狼群永远不会去挑战狮王,而草爷是笼罩在狮王光环中的一只漂亮的梅花鹿,属于秩序链条中最薄弱的一环,他们认为只要让那只梅花鹿脱离了狮王的保护,便可以把那只梅花鹿蹂躏至死。

  再往深里说,情绪是需要引导的,无数千代氏的修士都拥有着无视权威的高贵情怀,总得找个口子发泄一下,不能针对千代无双,也不能针对叶信,那会让他们遭受灭顶之灾,更不能针对千代少保,那根本就是个疯子,他们惹不起,那么来自化魔渊的首檀、庞火,还有叶信身边的草爷,无疑成了他们的目标,首檀和庞火还好说,草爷是个很漂亮的女修,又是跟在叶信身边的,如果有办法让这朵花儿饱受欺辱而凋零,他们会得到莫大的满足。

  生命的天性本就不同,有的人就喜欢养花,喜欢看着蝴蝶在花丛中飞舞,而有的人偏喜欢把花踩到泥土里,把蝴蝶抓住,然后一点点撕裂。

  叶信对千代氏了解得越多,心就越冷,甚至开始怀疑,支持千代无双在霞云山筑城,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?!

  一个种族中,只有少数拥有反社会人格,还是可以运转的,可一个种族中绝大多数人都排斥规则,就变成了一个大炸药桶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。

  随着正式筑城之日将近,千代无双处于无比亢奋的状态中,终日到处奔走,可在叶信眼中,千代无双已是势如累卵、危在旦夕!

  千代无双靠着极致的暴力,强行把千代氏各部族整合到了一起,但因暴力而生成的社会体系,也会因更强暴力的介入而土崩瓦解,千代无双不能输,输了一次便等于输了所有,如果她倒下,不要说敌人,千代氏内部必定要爆发一场大暴动,而矛头将会指向刚刚倒下的千代无双。

  千代氏的矿脉竟然真的开始运转了,这是靠无数资源硬生生砸出来的,从商业的角度说,此举愚蠢到了极点,矿脉要运转上百年才有可能回本,但从建造千秋万代的基业这个角度说,又是势在必行,矿脉将成为千代氏的根,一个种族想繁盛,没有自己的根一切都是妄谈。

  矿脉开始运转之日,千代无双笑得合不拢嘴,而远远看着的叶信,心中蓦然升出一股怜悯之情,妹子,你想得太长远了,以千代氏这种乌合之众,你们是走不了多久的!

  只可惜,他不可能当面告诉千代无双,不说,以后或许还有机会拉千代无双一把,说了,不但连朋友都没得做,更会反目成仇,他想要的入股也泡汤了。

  转眼过了两个月,到了千代氏正式开始筑城的日子,黑瓮魔圣果真从化魔渊赶过来了,天君殿也派出了广镇天君、守道天君,来为千代无双贺喜,并且表明天君殿对千代氏的支持。

  筑城的仪式搞得非常宏大,时间也长,从早晨一直到中午,此番千代无双可算是走上了自己的新巅峰,星殿、化魔渊、天君殿甘愿做她的陪衬,如众星捧月,至少在这一刻,她是霞云山千代城至高无上的女王。

  过了中午,酒宴完毕,黑瓮魔圣向着叶信这边使了个眼色,随后向山坡外走去,叶信知道黑瓮魔圣有话说,缓步跟上,草爷向来很警醒,早察觉出千代氏修士对她都是不怀好意,始终不敢离开叶信身边,叶信走了,她当然要跟过去。

  到了山坡下,黑瓮魔圣的视线先是从草爷身上扫过,又看向叶信,见叶信没有让草爷回避的意思,沉吟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广镇天君和守道天君私下里找过我,问我入了多少股。”

  “哦?”叶信笑了笑。

  “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先前我入了三千六百股,后来又追加了两千股,总数是五千六,广镇天君和守道天君说他们那些朋友近期都有些周转不便,最多能凑到三千股,就是担心你叶殿主瞧不上眼。”

  “怎么会!”叶信说道:“这是对我叶信的支持和信任,感激都来不及呢,呵呵……多谢前辈了。”

  “谢我做什么?”黑瓮魔圣摆了摆手:“这些银髓又不是白白送给你叶殿主了,五年之后他们可以随时退股,而且这五年中每年都能拿到分红,算下来应该是我们谢你叶殿主才对!”

  “我叶信向来是有自知之明的。”叶信叹道:“都说人无信不立,我叶信升入河图洲尚不到一年,哪里谈得上有什么信用?如果不是前辈替我美言,广镇天君和守道天君绝无可能拿出三千斤银髓入股。”

  “刚才我讲过了,都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黑瓮魔圣笑道:“而且你叶殿主也无需自谦,升入河图洲不到一年,便能勘破圣心如意,这才是最重要的!嘿嘿嘿……如果你叶殿主不是如意境大能,只凭我这张老脸有什么用?说破天去他们也不会信。”

  说完,黑瓮魔圣顿了顿,再次看了看草爷,见叶信还是没有让草爷回避的意思,只得低声说道:“巫家庄的事情我已经探听明白了。”

  “果真?”叶信的神色变得凝重了。

  “叶殿主是不是从下界带上来一座宝山?”黑瓮魔圣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“不错。”叶信点了点头。

  “而且这大半年叶殿主耗费了不小的力气,终于让天波星殿的矿脉开始运转了,对吧?”黑瓮魔圣说道。

  “是这样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就是症结所在。”黑瓮魔圣轻叹了一口气:“所以巫天寿才会与神殿相勾结,他们不但要把你调离天波星殿,还会想办法让你把宝山留下,如此可以白白得一条矿脉,又收获一座宝山。”

  “自从贪狼星皇殒落之后,神殿已几同虚设,居然还敢跳出来搅风搅雨?!”叶信冷笑道,他双眼爆起锐芒。

  “你可不要小瞧贪狼神殿。”黑瓮魔圣观察着叶信的神色:“虽然贪狼星皇与座下十二星将尽数殒落,但神殿里还剩下了几位真圣,你惹不起。”

  黑瓮魔圣会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叶信,这是他的道义,但他绝不会陪着叶信一起去送死,这一次劝说广镇天君和守道天君增加入股,还有转告巫天寿的计划,就是要让叶信欠他一个大人情,如果他判断出叶信将会落败,那么将以这份人情为要挟,提前把自己的股份抽离出去,他和化魔渊不能承受损失!

  “神殿先放在一边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我本来一直想找一个对手,既然巫天寿这般迫不及待的跳出来,那我就先毁了他的巫家庄。”

  “叶殿主,这可不能乱来!”黑瓮魔圣皱起眉:“否则会惊动劫者的,谁都落不了好!”

  “放心,我不会动用武力。”叶信摇头道:“用武力太没意思了,我要让巫天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巫家庄衰亡,却又束手无策!”

  黑瓮魔圣静静的看着叶信,良久良久,他突然笑了,叶信表现出了极强的自信心,而且还感染到了他:“天波星殿的矿脉刚刚开始运转,至少要在两、三年后才能有所收获,所以他准备在两年之后动手,现在他已经去闭死关了,这是要保持自己的全盛状态,逼得你低头。”

  “两年?他倒是有耐心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只需要一年,就能让他巫家庄变得面目全非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