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零七章 新的超级股东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这一天,叶信和邵雪聊了很多很多,一直聊到第二天清晨,温容等了很久,有些等不下去了,过来和叶信打了个招呼,便去了浮城,其实她算好的,在外面姥姥不疼、舅舅不爱的草爷,连一口饭、一口水都没混上,萧魔指的部下还看着她,不让她走动,她只能傻傻的坐在台阶上,等着叶信出来。

  大方向、大主意叶信已经定下了,但具体实施还需要很多小窍门,更需要邵雪自己临场发挥,两人慢慢商议,能够相互激发灵感。

  邵雪开始时是真的不忍心的,但接下来把骗局当成生意去思考,居然想出了一个让叶信也拍案称绝的计划。

  就是在决定收手的时候,再创立一个小道会,因为十颗五转金丹的门槛有些偏高了,巫家庄中层修士倒是能拿得出来,可身份过低的修士,就算到处求爷爷告奶奶,也很难凑齐十颗五转金丹,达不到一网打尽的效果。

  邵雪要创立的小道会,入会标准就低了,一颗五转金丹就可以入会,为了合情合理,规则要写明,等到五个月之后才会分发津贴。

  换句话说,邵雪是准备把巫家庄修士的棺材本都给榨出来!

  不过,邵雪的另一些想法被叶信否决了,譬如说,邵雪想在四府之地都建立道友会,这个想法把叶信吓了一跳。叶信的计划是要摧毁巫家庄的根基,让巫家庄的情势变得极度混乱,所以把地点定在了永泰府,永泰府距离巫家庄最近,其他宗的修士也有去永泰府游逛的,但数量不是很多,巫家庄的修士才是主流。

  如果真要在四府之地都建立道友会,那就是要把整个河图洲闹得天怒人怨了,兴许星殿也有不少修士加入道友会,虽然收益会膨胀到难以想象的程度,但后果堪忧,这绝对不行!

  邵雪离开后,叶信感到有些疲倦了,他伸了个懒腰,这时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他,他皱起眉上下左右扫视了一遍,接着慢慢转过身,随后变得呆若木鸡。

  他看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,在晨曦的照耀下,石碑上刻着两个大字:斩业。

  而他之前在永顺府看到过的那个老者,就站在石碑下,静静的看着他。

  古怪……老子不管怎么说也是如意境大能了,居然还能神经衰弱、出现幻觉不成?!

  叶信闭上双眼,用力晃了晃头,他认为这样幻觉就会自动消失,谁知道当他慢慢张开眼睛的时候,那块巨大的石碑、还有那个老者,依然在他身前!

  这……叶信懵住了,怎么回事?!

  那老者突然抬起腿,向前迈了一步,这一步便踏入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而那块石碑的影像消失了,随后那老者又踏出一步,这一次消失的是黑暗,接着,那老者已站在他面前。

  叶信有一种如堕冰窟的感觉,泥生把长生世的法门法阵说得那么神乎其神,可对那老者没有任何作用,或许,那老者在杀了他之后,还会用同样的办法离开,而星殿的所有法阵根本没有感应,好像对方从没存在过。

  “小哥不要多心,老朽此次来只是要谢谢你。”那老者终于开了口。

  “不知道前辈……要谢我什么?”叶信露出很勉强的笑容。

  “老朽有很多想法,要在世间留下明证,可说来说去总是感觉不尽如意,小哥那十个字,让老朽有一扫阴霾、心胸通透的感受。”那老者缓缓说道。

  还没等叶信自我谦虚几句,那老者突然话题一转:“小哥真的以为道友会可以毁掉巫家庄么?”

  都听到了?这该让人如何去防范?!叶信心中叫苦不迭,但脸上还要保持平静,略微顿了顿,轻声道:“没错。”

  “说个道理让老朽听听。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所谓饱暖思**、饥寒起盗心。”叶信叹道:“前辈以为,是一个生活富足的修士容易去做坏事呢,还是饥寒交迫的修士更容易去做坏事?”

  这个问题很多地区很多文化都已经给出了答案,贫民区的犯罪率总是居高不下的,而富人区却能做到路不拾遗,事实上与种族、宗教等等方面无关,一个当前无忧、老亦无忧的成功人士真的没必要去偷、去抢,犯不上,而一个处在饥寒交迫境地的人,很容易用不适当的手段去表达自己的诉求。

  “应该是饥寒交迫的修士更难自控吧。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就拿我们星殿来说吧,收割药田时,根本不需要用专人去看守,我们以前收集到很多残破的法宝法器,就那么丢在两边的偏殿里,天波星殿的矿脉开始运转了,每天只有十几个修士来回巡查,可我从没听说过这里丢过任何东西。”叶信说道:“为什么?因为星殿已经满足了他们的需求,他们没必要冒着失去现有一切的危险,去做坏事。”

  “我想巫家庄也是一样的。”叶信续道:“在上者,要做到仁厚慈悲,在下者,要做到勤勤勉勉,而我的道友会可以破坏上下之间的纽带!经过道友会的洗劫,巫家庄大部分修士都成了破家之徒,接下来出现的事情就成了必然,巫家庄的药田被盗割,矿脉中的元髓也开始被人偷偷劫取,然后上位者会勃然大怒,试图用种种严刑峻法制止这种风潮,但最后将愈演愈烈,直至上下离心离德。“

  “那巫……巫家庄的庄主叫什么来着?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巫天寿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一次,那巫天寿算是惹错人了。”那老者突然笑了:“你的想法非常新奇,我喜欢,很喜欢……”

  “没办法,晚辈也是迫于无奈,巫天寿居然想贪下我的宝山,那我只能先发制人。”叶信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,那老者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付巫家庄,一切都好说了。

  “这件事算你有道理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可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。”

  “前辈请讲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你已经聚齐了惊门三宝,目的是什么?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前辈说的是惊天斧、惊龙戟和惊神剑?”叶信毫不迟疑,脱口而出,他早就想好了应该如何回答,就是为了应对今天的局面,此刻此刻,必须要对答如流,出现片刻迟顿,后果都不堪设想。

  “不错。”那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“晚辈是为了找到高圣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找高圣?”那老者又问道。

  “因为高圣是晚辈最好的晋身之阶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那老者的问题并没有脱离他事先准备好的题库,如果那老者是高圣的敌人、仇人,他接下来有一大套回答,如果那老者是高圣的朋友,焉或就是高圣本人,他另外还有一套应对的方案。

  不过,那老者一直逗留在大劫者的碑文下,十之八九应该是高圣的敌人,叶信也想过,面前的老者可能就是留下碑文的那位大劫者,但据说偌大天域、加上诸路诸道,一共也只有五位大劫者,进入长生世不到半年,就碰上一位?未免太离奇了一些,所以叶信虽然有了判断,但无法说服自己相信。

  “晋身之阶?”那老者脸色变幻不定,双瞳越来越明亮:“不知小哥的晋身之阶是通往哪里的呢?”

  “自然是天域了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惊门这几件圣兵,应该不是在河图洲找到的吧?”那老者眼神闪烁起来:“莫非小哥在证道世就开始仰望天域了?”

  “想得长远些总不会是坏事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明界佛主遍寻高圣下落而不可得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小哥真有信心找得到高圣?”

  “他是他,我是我,或许他的办法从一开始就错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而我有自己独特的思路。”

  “好吧,也算你能圆得过去了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有些家伙啊,就是一定要得到个完美的结果,多少年的烂事了,现在还纠缠个没完没了,算了,不管他们。”

  叶信不敢乱接话,认真思考着那老者话里的意思,好像对抓拿高圣没有多大兴趣?是真的没兴趣呢,还是与高圣有关系?

  “对付巫家庄,你有几成胜算?”那老者又问道。

  叶信愣了愣,高圣与巫家庄的巫天寿,完全是两个级数的存在,那老者对高圣不太感兴趣,可又为什么对巫天寿如此在意?

  “从道理说,巫家庄输定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现在我只担心邵雪到了那个时候狠不下心。”

  “你说那个女娃子么?老朽替你盯着她。”那老者笑眯眯的说道:“老朽修炼至今不知耗过了多少岁月,打打杀杀的事情见多了,今天是第一次知道,买与卖还能有如此翻云覆雨的力量,原本已是该走了,现在无论如何也要等下去,我要亲眼看看巫家庄是怎么被你毁掉的。”

  叶信不知道该如何说了,就在这时,那老者突然甩出了一句让他感到如遭雷击的话:“小哥,你的董事局还有空位么?”

  “前辈……是想……入股?”叶信的声音已有些发颤了,瞳孔也快变成了心形,上一世他能包下一些金矿、钻石矿开采,就是靠着几个小军阀和小国王的支持,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,如果能把眼前这个极可能属于劫者系统的神秘修士拉入董事局,以后谁还敢挡他叶信的路?!

  “挺好玩的,不是么?”那老者笑道。

  “如果前辈入股,我可以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前辈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那就没意思了,我不喜欢走动,只是喜欢看热闹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过些天会有人带着银髓来找你,如果你真能靠着这个办法毁掉巫家庄,我还会让人再送一批银髓过来。”

  “前辈应该再派几个人过来看着账目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账?”那老者愣了愣,随后摇头道:“没必要的,天底下敢与老朽耍赖的人确实有那么几个,但不是你,也不可能在这里。”nt
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 手机版网址:m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