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一五章 危机重重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当温容准备再次进入小天界时,正看到一道紫色的霞光从浮城中掠起,瞬间便落在前方十几米开外的石阶上,凝成叶信的身影,温容愣了愣,随后惊喜交加的叫道:“你醒了!”

  “嗯。”叶信露出笑意:“你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怎么了?”

  “谢恩回来了。”温容快步迎向叶信。

  “真真姐已经和我说了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星殿来了一位很古怪的客人。”温容又说道:“宗正先生和萧帅想出手拦他,好像吃了暗亏,然后客客气气的把那位客人引到天波星殿里去了。”

  “宗正先生也吃了亏?我怎么什么都没感应到?”叶信皱起眉:“没有动用法阵么?就这么让他进星殿了?”

  “杨宣统本准备启动法阵的,被闲庭先生拦住了。”温容说道:“那个客人好似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了天波星殿之前,泥老师老他们都被邵雪带到永泰府去了,天波星殿内部非常空虚,而且……就算他们在,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,连宗正先生都不敢动了,谁能拦得住他?!”

  叶信被吓了一跳,他猛然间想起了那位不知道姓名的老者:“你去找谢恩,让他来见我,我马上去星殿看一看。”

  话音刚落,叶信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向天波星殿掠去,他现在的身法给人一种驭光而行的感觉,刹那间便已消失在殿门之内。

  温容呆呆的看着紫色电光消失的地方,良久,她露出苦笑,轻叹道:“还要再努力啊……”

  进入星殿之后,叶信逐渐减慢身形,前方已看到了路宗正与萧魔指,还有一个穿着白袍的修士,那修士转身向着叶信这边看来,叶信这才发现,来人并不是那个老者,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修士,相貌气度都很普通,属于扔到人堆里马上就找不到的那种,不过那修士的双瞳很奇怪,呈一种诡异的死灰色。

  看到叶信出现,路宗正与萧魔指不约而同松了口气,叶信毕竟是星殿唯一的如意境大能,又是殿主,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那个陌生的修士,自然要由叶信做主,他们可以放下担子了。

  叶信稳住身形,向着那年轻修士略微施了一礼,随后缓缓说道:“敢问尊驾是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管我是谁。“那年轻修士的口吻很冷漠:“让叶信来见我。”

  “我就是叶信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你当我很容易糊弄?”那年轻修士露出不悦之色。

  “这确实是我天波星主。”路宗正长声说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那年轻修士显得有些吃惊,上下打量了叶信几眼:“你居然勘破圣元境了?”

  “侥幸而已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主上?!”路宗正失声叫道,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前一段时间叶信勘破如意境,已经让他震骇莫名了,现在叶信又勘破了圣元境?!

  仅仅是为了成为真正的大能,勘破圣心如意境壁垒,他路宗正前后已经折腾几百年了,始终不得其门而入,看看面前的叶信,再想想他这几百年的煎熬,使得他生出了一种干脆一头撞死的冲动。

  做为星殿资历最深的大修,他对这条修行路早就有了自己的领悟,每一次突破壁垒,都代表着一次重生,前方就是一块又一块悬空的石阶,突破代表着要用全力起跳,跳到更高更大的石阶上去,一旦失足,就会堕入看不到底的深渊,又不能逗留太久,否则脚下的石阶会开始下沉,距离突破越来越远。

  现在他路宗正已经跳了起来,但能不能跳到前面的石阶上,他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  萧魔指长吸了一口气,叶信这种进境简直是逆天!他连圣境都没有稳固,叶信居然已超过他这么多!

  “你来了就好。”那年轻修士说道,接着他的手腕一翻,一只红色的大箱子便重重砸落在地上:“这是一万斤银髓,你自己清点吧。”

  叶信想起了那老者曾经说过会派人把银髓送过来,他刚想说话,就在这时,谢恩的身形从远方急掠而来,而温容跟在谢恩身侧。

  “老大,你快点去永泰府吧!”离得还远,谢恩便大声叫道:“我拼命往回赶,也用了半个多月,老大你就算是如意境大能,不用坐飞车,赶过去至少也要七、八天,再晚就来不及了!”

  “先不急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什么不急?我们都要……”谢恩还没说完,看到了叶信的眼色,这时才发现路宗正在这里,还有一个完全陌生的修士,只得闭上嘴。

  “主上有要事要处理,那老朽就告辞了。”路宗正缓缓说道,他为人很低调,对别人的秘密向来不感兴趣,而且他明白,如果叶信想让他知道,自然会告诉他,如果叶信不想让他知道,他偏要去探听,只会造成隔阂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要以身作则,叶信有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,他路宗正做为星殿的修士,都要避嫌,你做为一个陌生的客人,难道还能厚着脸皮留下来么?

  “好。”叶信点了点头。

  路宗正缓步向外走去,走出几十步,感觉那年轻修士并没有跟上,让他感到无可奈何,但是,他已经离开了,也算是尽己所能去帮助过叶信,一点效果都没有,他没别的办法,只能让叶信去头疼了。

  事实上路宗正做得很到位,换成普通的客人,譬如说化魔渊的黑瓮魔圣等等,见路宗正告辞,他们肯定会暂时告退,不干扰叶信,那年轻修士一点觉悟都没有,与脸皮厚薄无关,只因生命的维度不同。

  一群兔子要商议事情,不想让其他种群旁听,那么维度相同的会选择避开,免得闹出不愉快,可如果有一只猛虎、或者一只巨龙在附近,不可能为了兔子而挪窝,因为生物链顶端的强大完全不会在乎兔子的喜怒哀乐。

  叶信见那年轻修士一动不动,确实很头疼,他已经隐隐知道,那个老者还有那个年轻修士肯定是属于劫者系统的,拥有这种来历的人他绝对惹不起。

  好吧,不敢让你走,那我自己走总可以吧?!

  叶信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,随后说道:“谢恩,我们去内殿说,萧帅,你在这里陪陪贵客。”

  说完叶信转向那年轻修士,陪笑道:“尊驾在这里稍作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随后叶信向殿内大步走去,走了几步,突然发现一件让他毛骨悚然的事情,他走路竟没有任何效果,身体始终处在原来的位置上,可他的双腿明明是在不停的向前走,这是什么法门?!

  “叶信,是道友会的事情吧?”那年轻修士突然说道:“放心,我已经入股,大家应该都算是同伴了,我绝对不会坏你的事,你还得给我分红呢,不对么?就在这里说吧,我对道友会很好奇呢。”

  叶信停下了,他的双脚保持着一前一后的姿势,身形显得有些僵硬,额头隐约出现了汗珠,这是一种生死被人握在掌心的感受,如果换成纯粹的修士,肯定会极不舒服、极不适应,但叶信骨子里还是生意人,也曾在枪口下与人谈过买卖,所以他的心理素质很过硬,只是紧张了几秒钟,便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了。

  世间所有的生命,不论是天族人族海族妖族魔族,也不论地位高低贵贱,一颗心都是肉长的,如此也必然有自己的预期、厌恶、喜好等等,历史上那些最喜怒无常的君王,身边也会有几个臣子成为不倒的常春藤,因为他们摸透了君王的品性。

  不就是谈么?!当初他被人用枪指着脑袋,也能谈下生意,何况那年轻修士已经表达出一定的善意了,有什么好怕的?!

  叶信转过身,微笑到:“敢问尊驾贵姓高名?”

  “我姓计,叫计星爵。”那年轻修士说道。

  “原来是计大哥,失敬失敬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叶老弟不必客气,你们忙你们的,只当我不存在就好。”那叫计星爵的年轻人修士摆了摆手。

  “谢恩,永泰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叶信转向谢恩。

  谢恩用眼神征询着叶信的命令,见叶信微微颌首,他一咬牙:“老大,快点去永泰府,我担心会闹出大乱子来。”

  “详细点说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上个月,我们一共收到了二十万颗五转金丹,已经陆陆续续运回来了。”谢恩说道:“这个月更多,足有七十万颗五转金丹,可到现在应该一颗金丹都运不出去了,因为我们已经被围得动弹不得,如果不是墨衍,连我都要死在永泰府。“

  “怎么回事?”叶信皱起眉。

  “邵雪让我星夜赶回来,就在我准备动身的时候,墨衍说外面的情势有些不对,他让我等一等,先派出三批人分三个方向离开永泰府,结果他们刚刚走出永泰府就遭受了袭击,全部阵亡。”谢恩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后来墨衍发现只有北方有空隙,所以我先往北走,然后绕了一个大圈子,才能侥幸活着回来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