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二零章 大动乱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“信哥,你就直接说吧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鬼十三说道,他的心思一向很多,以往不会插话,因为叶信本就拥有绝对话语权,不过现在多出了计星爵、黑瓮魔圣和花皓月,花皓月还好说,黑瓮魔圣看样子也很服气,唯独那计星爵难以判断,所以他要为叶信造势,稍微让计星爵感受到一点压力。

  “举个例子说吧,如果其他人得到了一百点的分红,那么出力的人在这个基础上,再加五倍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们总计可以拿到六百点。”

  黑瓮魔圣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这么算下来能拿到三万斤银髓!他的心情既有喷涌的狂喜,也有恨不得要扯自己头发的懊悔,仅仅几个月,他的投资就翻了这么多,和叶信成为朋友真是太值了!不过,早知道这样,他当初应该砸锅卖铁,把所有的东西都押上来的!

  “以后每年董事会,我们都要评选出贡献最大的人,给他增持股份的机会。”叶信说道:“譬如说这一次,是计大哥挽狂澜于既倒、扶大厦之将倾,帮了大家,所以呢,计大哥有资格再多拿一个五倍,然后我们董事会再增发一万股份,卖给计大哥,当然,计大哥愿意的话可以买进,如果不愿意,由我们董事会这些成员竞标吃下。”

  “叶老弟果然好文采,挽狂澜于既倒、扶大厦之将倾……哈哈哈哈,这两句话我很喜欢听。”计星爵笑道:“也就是说,我可以拿到十一万斤银髓的分红?”

  “没错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说实话,十一万斤银髓我倒是不怎么在乎,但叶老弟让我再买下一万股份,那我真的要谢谢你了。”计星爵说道。

  “这……为什么?”叶信一愣。

  “因为我看好你。”计星爵说道。

  计星爵不是傻瓜,正相反,他是一个聪明到了极点的人,虽然以前从没接触过这套东西,但他已经领悟了根本,十一万斤银髓确实无足轻重,可叶信又给了他一万股份,让他在董事会中排序升到第二位,意义无比深远!

  在计星爵眼中,现在的叶信是一只刚刚长出翅膀,学着飞翔的雏鸟,第一次就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,以后这增持的一万股份不知道会带来多少好处。

  “信哥,计大哥这一万股份应该怎么算?也该定下个规矩的。”邵雪说道:“是按照以前的算呢,还是我们现在评估?”

  “还算什么?”计星爵摆了摆手:“十一万斤银髓我都不要了,换这一万股份,公平吧?”

  厅中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,在叶信刚才宣布分红的标准之后,每个人都是心花怒放的,包括泥生、鬼十三等人,以前大家团结一心,资源属于大家共有,而这一次,就算股份最低的萧魔指和鬼十三,也可以拿到一万八千斤银髓。

  这是自己的!自己的!自己的!重要的话要说三遍。

  维护共有资源,是出于友情、道义、地位等等方面的考虑,态度未必有多坚决,至少有些人是不太坚决的,而现在除了共有资源之外,又多出了私有资源,每个人都突然感觉自己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活力。

  等到计星爵说出那番话,大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,自己手中的股份价值貌似一下子增长了十倍以上!

  如果自己现在要把股份卖出去,有人会买下么?别人不敢说,看计星爵的态度,必定有多少买多少!

  这代表着一百股份可以随随便便换来千斤银髓。

  每个人心中都激荡难平,河图洲虽然大,但有几个人可以拥有万斤银髓以上的资本?!

  换句话说,此刻在座的这些人,各个都是河图洲的巨富、豪富!

  “计大哥这是为董事会开了个好头,竖立了好榜样,要不然诸位恐怕没办法意识到手中股份的价值,以后我们内部要增持竞标时,还以为是我在背地里搞鬼呢。”叶信说道:“我想说的暂时就这么多,邵雪,你来做报告吧。”

  邵雪站起身,一边看着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案卷,一边缓缓说道:“道友会几个月来的总收入应该是在五百三十五万颗五转金丹左右,明确数字还需要核查,不过核查的时间非常长,而且出入不会很大,暂时就按照这个计算,出入明细账目我可以在三天之内完成,到时候在座的各位董事可以随时审阅……”

  ****

  在叶信等人分赃的同时,河图洲已经是风云变色了!

  叶信估计经济危机应该在十几天后爆发,这是他低估了修士们的疯狂程度,随着道友会的组织者突然失踪、所有丹药都被搬空的消息传出去,整个河图洲都爆炸了。

  冲击最大、最强烈的无疑是巫家庄和不老山,因为他们距离永泰府非常近,加入天下道友会的所有道友,他们两个宗门占了一半以上。

  中层修士们还好说,十颗五转金丹的损失,他们勉强能承受得起,而且大多数中层修士加入道友会的时间早,已经拿回了自己的本钱,泡沫的破灭,对他们的伤害并不大。

  而底层修士们是无法接受的,他们想方设法,倾家荡产,好不容易攒足了十颗五转金丹,加入道友会,正准备竭尽全力去寻找自己的下线,结果道友会突然之间没了!

  各宗门的反应是呈阶段性的,最开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无数修士疯了一般返回永泰府,东奔西走,到处寻找道友会组织者的下落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们的心情越来越沮丧、绝望,脾气也越来越暴戾、狂躁,永泰府的面积虽然不小,但总有极限,几十万修士在永泰府横冲直撞,到处闹得鸡飞狗跳,等于散落了几十万个小炸药包,每一个炸药包爆炸,都可能引发连锁反应。

  永泰府中那些店铺被搞得苦不堪言,一群修士冲进来翻找了一遍,然后骂骂咧咧的离开,他们还没来得及收拾,又一群修士冲了进来,接连不绝,根本没办法做生意。

  而且店铺中的活计大部分也加入了道友会,他们的心情同样不好,那些修士一群接一群进来捣乱,难免会忍不住发生口角,而有了口角距离动手就不远了。

  冲突接连爆发,如果是店铺方面赢了,事情还好说,把闹事的修士们都制住,然后去请府卫,等候下一步处理,如果是修士们一方赢了,事态就发生了变化,看守店铺的人都已经被打败,动弹不得,店铺中的各种好东西安静的摆在那里,该怎么办?

  很简单!拿啊!至少可以弥补自己的损失,不对么?!

  当他们把店铺中的东西一抢而光,兴冲冲的逃出去的时候,遇到了其他修士,那些修士很奇怪,大家被骗得这么惨,你们怎么还笑得出来?!

  心眼多的,会支支吾吾避而不答,有同情心的,可能向着店铺那边使个眼色,毕竟他刚刚抢到了不少好东西,不但回本,还赚到了,虽然是在做坏事,但好歹算是一条出路,总比等死强得多。

  等那些修士冲入被洗劫一空的店铺,会恍然大悟,原来还能这么干?!

  小炸药包爆炸,会引发连锁反应,越来越多的修士成群结队的去抢东西。

  仅仅一天,各宗修士联合起来追查天下道友会组织者下落的行动,就衍化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砸抢!

  繁花似锦的永泰府,成为了河图洲经济危机的第一个牺牲品。

  人性恶的一面被唤醒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,这就像吸毒一样,有人说,只会吸上一小口,尝尝到底是什么味道,以后再也不会碰,但,可能么?!

  有的人很早就动手抢掠了,赚了不少,然后会想,再多抢一些,等回到宗门,就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修炼。

  有的人动手太晚,要知道有几十万个修士加入了暴徒的行列,永泰府再大,也不够他们折腾的,等他们鼓起勇气要动手的时候,连根毛都不剩了。

  看着那些满载而归的‘道友’,他们会眼红,最后恶向胆边生。

  就在一天之前,他们还同仇敌忾,自发联合起来,要追查天下道友会组织者的下落,讨还公道,拿回自己的血汗钱,可仅仅一天,他们就变成了敌人。

  规矩?天下道友会骗了这么多人,也没遭受到惩罚,他们都是受害者,凭什么要受规矩的制约?!

  骚乱以永泰府为中心,快速向四周蔓延,很多修士发现永泰府已经没有油水了,而且太危险,身边到处都是暴走的疯子,不如先回宗门看看有没有机会。

  巫家庄和不老山最先被波及,他们的药田本已遭受过一轮大范围的盗割,损失都超过了三分之一,当无数刚刚品尝过血肉食的修士们归来之际,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已无法避免。

  盗割药田无疑是风险最低的,其次是抢掠矿脉,那些修士简直就像蝗虫一般,涌到哪里,哪里就会被一扫而空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