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二七章 贪狼道统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鬼十三刚刚带着北山列梦走进星殿,墨衍便从星殿中掠了出来,向着叶信点了点头,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,他知道,正主儿终于来了。

  随后叶信转过身,向着计星爵、千代无双那边走去,如果在半年前没有得到黑瓮魔圣的警示,巫天寿突然之间出现在他面前,会把他搞得措手不及,甚至很可能输得一塌糊涂,但现在情势已经全然逆转,刀兵未起,巫天寿已经败了!

  他要榨干巫天寿最后的剩余价值,然后把巫天寿象碾蚂蚁一样碾死!

  距离还在几百米开挖,便已听到了千代无双的说话声。

  “合阳氏所有部族,只有一个圣心如意境大能,五年前他们就不敢和我斗,到处东躲西藏,现在他们更不敢了。”

  “据说千代氏、合阳氏和空相氏都是从安流氏分出去的,现在安流氏还有族人么?”广镇天君问道。

  “这是太久之前的事了,我不太清楚,好像……安流氏剩下的族人进入了灭法世,然后再没出来过。”千代无双说道。

  “他们能进入灭法世?无双,我们两个时候去灭法世转一转,也好开开眼界。”叶信接道。

  “好啊。”千代无双欣然接受了叶信的邀请:“但现在不行,等把这里的事情都安顿下来的,去灭法世少则一、两年,多则可能七、八年,或者几十年都保不准,你能放心?”

  “现在你们的火候都差了不少,别胡闹。”计星爵皱眉说道:“灭法世是诸界杀伐最酷厉的地方,一百个进去,也许只有三、五个能活着出来,那是天地熔炉,不知道熔尽了多少英雄豪杰,一、两年就能回头?天真!这是谁告诉你的?“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千代无双笑得很勉强,如果叶信扫她面子,她可以跳脚、可以生气,但那计星爵的来历太恐怖,至少现在要隐忍:“我去过赤阳道,在关前也感受过灭法世的气息,只是我那时候还在如意境,不敢贸然行事。”

  “那是你没有过去,过去了就身不由己了。”计星爵说道。

  就在这时,远方出现了十几辆飞车,缓缓向着这边飞掠,待车群还在数百米开外时,赵闲庭的身影从一辆飞车中掠去,落在近前,他的脸色很不好看,向着叶信低声说道:“主上,神殿星月使到了,一共两位,还有巫家庄的巫天寿,他带了几十个巫家庄的修士。”

  前些天听叶信说起,巫天寿要打星殿的主意时,路宗正等四人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,他们原本对巫天寿就没有好感,现在更是恼火,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么?星殿有难时,你背弃了星殿,还有天波主殿所有的资源都带走,现在叶信入主星殿,让星殿的情势变得蒸蒸日上,然后你巫天寿要回来摘桃子?!不过他们人微言轻,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助叶信,只能静观其变。

  “来就来呗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闲庭,坐这边,不用理会他们。”

  此刻,千代无双、黑瓮魔圣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叶信身上,虽然叶信刻意把董事局雕琢成一种松散的组织结构,但自然生成的凝聚力是不容小窥的,所以他们都在等叶信的眼色,不管叶信是要打还是要和,他们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叶信。

  赵闲庭什么都没说,坐在叶信身边,随后接过叶信递给他的酒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只是他的指尖有些抖,险些把酒倒在了杯外。

  那十几辆飞车依然停在百余米开外的地方,按照礼仪,做为星主的叶信应该立即起身,去迎接神殿的使者,可叶信压根没有去迎接的意思,把神殿使者还有巫家庄的修士都晾在了那边。

  计星爵向着车群扫了一眼:“有神殿的星月使呢,老弟……我和你说过的,你得先占住道理。

  “放心好了,计大哥,我的道理足够用了。”叶信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“你先别说大话。”千代无双低声说道:“如果他们带着神殿的旨令怎么办?我们也不好插手啊!”

  “无妨。”叶信说道:“还是聊聊合阳氏的事情吧。”

  在场的人对叶信的智力水平是非常信任的,象黑瓮魔圣、花皓月等全程参与道友会运作的,对叶信的钦佩简直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拾,他们清楚叶信绝不是无的放矢的人,更不会打肿脸充胖子,叶信看起来不怕神殿,那就是真的不怕了,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  再次聊起合阳氏,主讲就换成叶信了,他判断合阳氏在丹药上的匮缺远超过河图洲各个宗门,所以与合阳氏做买卖必须控制规模,让合阳氏始终处于饥渴难耐的境地,如此可以更有效的榨取资源。

  叶信这边聊得很热闹,而车群就显得非常冷清了,差不多过了几十息的时间,车群中终于有人说话了,随后一个又一个修士从车厢中走了出来。

  他们一直在等着叶信承受不住压力,过来迎接,如果自己下了车,无疑代表着被打了脸,只是叶信真的不在意他们,继续耗下去,更丢面子,只能从车厢里出来了。

  为首的两个修士都是中年人,他们穿着非常显眼的长袍,左边是红色长袍,右边是青色长袍,胸口绣着一轮圆月,周围都是闪烁的星点,十二星殿都有自己的星月使,数量各自不同,这套长袍是星月使的制式服装,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‘官袍’,昭显着自己的身份。

  那两个中年人都是脸色铁青,而随后走出来的巫天寿却是面带微笑,他发自内心的高兴,如果叶信据理力争,咬住他曾经带着座下所有修士离开星殿、甚至把矿脉挖空的事情,两位星月使可能会感到有些为难,现在叶信的举动正中他下怀,敢在神殿使者面前耍横?真是疯了!叶信的态度越嚣张,两位星月使的心情就会越恶劣,情势自然对他越有利。

  “气势很足啊。”千代无双低声说道:“听说贪狼神殿在十二神殿中的处境是最艰难的,还真是倒驴不倒架,看起来威风凛凛呢。”

  “两个恶奴而已。”叶信一笑。

  这时,那两个神殿星月使已走到三十余米开外的地方,他们停下了脚步,其中穿着红袍的星月使缓缓说道:“哪一个是叶信叶星主?!”

  “我就是啊,找我有事?”叶信抬起头。

  “我们是神殿星月使,特来向叶星主传达神殿旨令。”那穿着红袍的星月使说道,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缓和了,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发生。

  做为神殿星月使,他们在见识方面是不缺的,所谓事出非常必有妖,以往不管去哪一座星殿,星殿主星都对他们毕恭毕敬,生怕冒犯他们,而叶信的态度太过张狂了,恐怕另有所持。

  他们心照不宣的选择了忽略刚才发生的事情,先把叶信带回神殿再说,等调查清楚叶信的底细,他们有得是办法慢慢摆布叶信。

  “旨令不旨令的先放在一边。”叶信站起身,他笑得很柔和,可眼中却充满了讥诮之色:“两位这么卖力气,为了巫天寿东奔西走,应该是收了不少好处吧?说说看,到底收了多少,我可以加倍赏给你们。”

  “放肆!”那穿着青袍的星月使忍不住发出怒喝声,事实上他们并不拒绝礼物,如果叶信真的拿出什么宝贝,远远超过了巫天寿所献,神殿的旨令也不是没有回旋余地,不过,叶信的态度太可恶了,居然用了‘赏’字?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“受不了?我就是这脾气,既然你们到了我的地盘,忍不了也得忍。”叶信冷笑道,随后他看向巫天寿:“巫庄主,你这卑鄙无耻的程度真是让我刷新三观了,当年星殿诸事不顺,你自己选择了背弃星殿,不但把所有的修士都带走,连矿脉都挖空了,一根毛也没剩,我进了星殿,耗费莫大的精力,现在总算是让天波星殿恢复了运转,然后你又要回来?啧啧啧……你以为自己真有这种为所欲为的本事么?!“

  此刻的巫天寿已经笑不出来了,眼神显得惊疑不定,被骂几句当然不会让他变成这样子,是因为叶信的态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  如果叶信是因为赌气,不给神殿星月使好脸色,他可以理解,可叶信显得如此强硬,摆明要对着干,事情就不对了!

  “叶信,神殿知道你经营有功,所以把你升为神殿将魂院总管!而河图洲近期风云变幻,巫庄主向来老成持重,神殿才请巫庄主进天波星殿主掌大局!”那穿着青袍的星月使沉声说道:“这是星殿旨令,你敢不遵?!”

  “吾未开口,何来旨令?!你们这些废物!神殿被佛院赶入玄羽洲,你们不想着重塑辉煌,不想着去寻回失落的将魂,只知道纠结苟利、中饱私囊!“叶信手腕轻轻一抖,杀神刀已出现在他手中:“巫天寿,你是巫家庄修士,竟敢来侵夺我贪狼道统,那就把命留下吧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