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二八章 最强之矛、最强之盾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“你算什么东西?!”那穿着青袍的星月使勃然大怒:“居然敢妄谈贪狼道统?!”

  “我不知道巫天寿给了你多少,不过那可是你的买命钱,最后到底卖不卖,你自己想清楚。”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,在杀神刀出现的刹那,无穷无尽的煞气已冲霄而起,自从进入长生世之后,叶信一直把自己的杀机掩藏,纵使在化魔渊击杀那七杀门如意境大能时,他的刀势也很中规中矩,直到此时此刻,才算真正亮出了自己的利爪。

  严格的说,叶信并不是一个完全的修士,崛起于罪营,征伐于沙场,他是真正的从炼狱中走出来的战士,如果有必要,他可以随时恢复状态。

  修士与战士属于完全不一样的生命,修士灵活,喜欢趋利避害,信奉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不到万不得己,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境,如黑瓮魔圣,他想方设法拉拢叶信与千代无双,确保自己可以占据优势,才决定返回化魔渊,如果当时七杀门派出来十几个圣心如意境大能,根本打不赢,那么黑瓮魔圣肯定会努力逃走,当时的叶信与千代无双也不会为黑瓮魔圣死战到底。

  而战士必须服从命令,纵使面对着枪林箭雨,也要按照命令进退,信奉的是虽千万人吾往矣,叶信不知道有多少次带领全营向着敌军发起冲锋,那个时候他远没有今天这么强,激射而来的箭雨,横七竖八的绊马索,滚动的铁缒,撒在地上的铁蒺藜,在盾墙中探出的长枪,都可以给他造成致命的威胁,但他别无选择,只能锐意直行,斩将夺旗,为自己也为天罪营的战士们杀出一片天,每一次战鼓声响起,他的意志就会变得极为纯粹,只知向前向前再向前,摧毁所有的阻碍,以至于他不得不把指挥权交给渔道或者是薛白骑,因为进入战场的他已经没办法保持理智了。

  换成修士,早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,最多遭受过几次生死危机,便会开始胆怯,而战士到了战场上,就是与死神共舞,在漫长的战斗过程中,每时每刻都有可能被杀,正因为如此,才能淬炼出无可动摇的铁一般的意志。

  “巫天寿,据说巫家的炎龙诀是河图洲最厉害的法门,你的真极炎龙枪还在吧?”叶信的视线已牢牢锁定了巫天寿:“敢不敢与我放手一战?!”

  “好啊!”还没等巫天寿说话,黑瓮魔圣已鼓掌而起:“今日叶星主与巫庄主对决,可算是河图洲百年未有之盛事了!”

  黑瓮魔圣虽然只是如意境修士,但很多时候境界并不能代表一切,他现在只用两句话,便把巫天寿孤立出来了,如果两位星月使要强行插手,必会为人所不齿。

  “这是真要打啊!”计星爵咧了咧嘴,他的气息的感应非常敏锐,虽然叶信的元脉运转还有提升的空间,但散发出的煞气犹如实质,这让他有些头疼,不过也仅仅是头疼而已,再严厉的规则也会有自己的弹性,如果叶信就是要打到底,那他也只能帮一把手了。

  “他的杀意……”千代无双喃喃的说道,叶信的气息让她有些不安,甚至隐隐出现了一种幻觉,她眼中的叶信已遍体染血,而在叶信后方,是一望无际的血海和尸骸。

  而承担绝大部分压力的巫天寿,忍不住长长吸了一口气,叶信的元力波动在不停的提升,这他并不怕,但叶信的气息中有一种完全陌生的东西,让他莫名的恐慌。

  巫天寿并不想接战,他费了好大力气,从神殿请来帮手,就是为了解决麻烦,只是片刻的沉吟,巫天寿向后退了半步,视线转向那两位星月使,那意思很明显,我不能亲口拒绝,有些丢脸,你们应该站出来了。

  两位星月使有些迟疑不决,他们并没有看叶信,视线在计星爵、千代无双等人身上扫来扫去,如果没有依仗,叶信是不可能如此强硬的,那么到底谁在给叶信撑腰?!

  “巫天寿,其实你早就输了一半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今日一见,你居然如此的怯懦,那你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,受死吧!“

  下一刻,叶信的元力波动轰然炸开,以他身体为中心,一道冲击波如暴风般卷向四面八方,偌大一片由青石板铺就的平场,竟然被震得出现了一道道裂痕。

  “咦?”计星爵有些吃惊,元脉的运转可以缓缓提升,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到最强状态,但象叶信这样瞬间暴涨十几倍的,绝不多见,代表着叶信元脉乃至元力的强度超出想象。

  轰轰轰轰……承受了冲击波的天波星殿突然绽放出万丈光芒,好像所有的法阵都在同时被启动了,但仔细感应,却会发现与法阵无关,因为只见光芒而没有元力波动。

  拱卫主殿的四座星殿也同时释放出光芒,虽然很远,根本看不到将星殿、府星殿、光明殿和暗星殿,可是能看到在四殿的方向升起巨大的光柱,直透云霄,接着跨过天空,留下一道长长虹桥,向着天波主殿落下,凝而为一。

  “那是……”两位星月使目瞪口呆的看着天波主殿的上方,那座巨大的贪狼雕像,在光芒的轰击下象活过来了一样散发出了剧烈的元力波动。

  此刻叶信已发起了攻击,他手中的杀神刀荡起一片淡青色的刀光,扫向了巫天寿。

  巫天寿来不及思考天波星殿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异象了,他探手亮出自己的真极炎龙枪,枪影闪处,无数道火龙凭空出现,瞬间便把他周围数百米之内的空间化作一片火海,而那两位星月使,还有这边的计星爵、千代无双等人,全被火海吞噬在其中。

  巫天寿可不是要向所有人挑战,身为圣元境大能,这种元气的全力喷发是他自己也无法控制的。

  叶信也被吞噬在火海之内,不过他的圣体已然大成,这种程度的攻击最多是在圣体上荡起微微的褶皱,无法伤害到叶信本身,而叶信的刀光如摧枯拉朽般斩开卷动的火龙,击中了巫天寿。

  轰轰……巫天寿也有圣体,刀光与他的圣体相撞击,化作无数迸射的光斑,而巫天寿闷哼一声,身形象一颗被投出去的石子般飞退出七、八百米远。

  如果是法宝本体相互撞击,结果如何还不好说,而杀神刀释放出的刀光与巫天寿释放出的炎龙,强弱就要由神念来决定了,都是元力外放的法门,坚韧与否和神念的强弱成正比,连圣体的防御力也同样由神念来决定,叶信在元力上或许还达不到碾压的程度,可他的神念是极强的,因为他真正的力量来自于神能,这是计星爵都无法企及的领域。

  说白了,叶信不止拥有最强的矛,还拥有最强的盾!

  “巫家炎龙诀……不过如此。”叶信发出冷笑声,身形瞬间便追近了巫天寿,八极炫光全力绽放。

  第一刀只是试探,出刀之前叶信并没有多大把握,虽然用自我催眠的办法让自己的心理层面重新回到了沙场之上,他的战意在燃烧、在沸腾,但如果实力相差过于悬殊,再完美的自我催眠也是无济于事的,所以才屡次暗示计星爵要给他撑腰,谁知一刀之后,他发现巫天寿远比想象中的弱。

  “混账!”巫天寿真的怒了,在怒喝声中,他的元力波动疯狂增涨着。

  八极炫光的刀幕瞬间便达到遮天辟日的程度,接着万千道刀光极速坍缩,化作耀眼的一道光幕。

  “贪狼将魂?!”

  “不可能……”

  两位星月使目眦欲裂,同时发出惊呼声,他们的脸孔已完全扭曲了,脸色也在眨眼间变得雪白。

  换成星殿其他修士,不可能这么快认出叶信的法门,但这两位星月使其实就是贪狼星皇的家仆,比泥生原来的身份略低一些,而贪狼星皇殒落至今也不过十几年,他们脑海中还有深刻的记忆,如果是寻常的刀势,他们看不出来,可八极炫光的元力波动,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  轰……叶信凝聚的一刀如切豆腐一般劈入卷动的炎龙之中,对喷涌而来的火浪,他完全无视,因为刚才已经尝试过一次了,数条炎龙击中他的身体,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连挠痒痒都算不上,那还怕什么?!

  在战场这一边,黑瓮魔圣释放出了自己的法宝,一口倒扣着的黑色圆瓮把众人都罩在底下,抵御住了火海。

  “贪狼将魂?什么意思?”计星爵不解的说道。

  “外人只知道主上叫叶信,却不知道主上还有一个名字。”花皓月长吸一口气,不过他闪烁的眼神中带着隐忧,叶信应该等勘破真圣境之后,再想办法重登皇位的,现在就昭告天下,或许又会引来那天凤星皇的注意。

  “什么名字?”千代无双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叶贪狼。”花皓月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千代无双、黑瓮魔圣还有广镇天君、守道天君等人都愣住了,叶贪狼?叶信是贪狼星皇?!就连计星爵也错愕在那里。

  轰轰……巫天寿的炎龙诀对叶信基本无效,而他自己却无法避开叶信如闪电般的刀光,只能悲催的又被轰飞出去,但这一次叶信的刀光要比前一刀恐怖得多,巫天寿淬炼了足有几千年的圣体竟然被刀光斩裂,血花喷涌而出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