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三二章 没本买卖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巫家庄的局势发展一如叶信所料,没有了巫天寿,就是一盘散沙。

  那子书仲明回到巫家庄后,立即召集七家十三门的家主门主过来开会,第一次开会时,家主门主都到齐了,等到子书仲明说起巫天寿败给叶信,被关押在星殿,需要巫家庄筹集五十万斤银髓过去赎人,各家主门主脸色大变,子书仲明的意思很明确,巫家庄正好有七家十三门,每个家主门主拿出两万五千斤银髓,就够去赎人的了,虽然这是巨额资源,门户小的可能会倾家荡产,门户大的也要伤筋动骨,但眼下救回庄主是头等大事,大家要团结一致。

  那些家主门主态度很坚定,无论如何也要把庄主救回来,不过两万五千斤银髓数额太大了,他们要回去准备,子书仲明开始还很感动,谁知那些家主门主回去之后就没了动静。

  子书仲明等了五天,实在等不下去了,再次召集家主门主过来开会,但这一次,只来了一半人左右,其他家主门主或推说正在闭关,或推说出外云游,其中一家干脆把使者拒之门外。

  来的人里大部分态度还是很好的,只是向子书仲明述苦,说自己压力太大,弟子门徒众多等等,而有两个人干脆质问子书仲明,凭什么五十万斤银髓的赎金是他们家主门主平摊了,你庄主一脉就一毛不拔么?!

  子书仲明因为没了主心骨,惶恐不安,加上本能中的自私,犯了一个错误,他下意识的要把损失全部转嫁到那些家主门主头上,自己一脉的资源还要保存。

  事实上就算子书仲明非常公正,也不可能让那些家主门主毁家纾难,但他的错误给了那些家主门主反击的口实。

  子书仲明立即反应过来,想把损失全部转嫁是不可能的,他当场表态,庄主一脉会拿出十万斤银髓,其他各位家主门主都要拿出两万斤银髓,加一起凑齐五十万。

  参会的家主门主不再攻击子书仲明了,他们也做出表态,虽然每家的数额都少了五千斤,但压力还是太大,需要给他们一段时间。

  子书仲明又等了七、八天,见还是没有动静,再次召集各家主门主开会,但这一次一个人都没来。

  子书仲明没办法,只得亲自出去挨家拜访,巫天寿的余威还是有的,而且子书仲明是巫天寿最得力的亲信,此刻又陪着小心说话,近乎是哀求了,那些家主门主都有些不忍,也不愿让事态变得恶化,有的给了子书仲明一、两千斤银髓,有的则给到了四、五千斤。

  子书仲明转了一圈,收到了六万多斤银髓,也算是一个小胜利了,他准备过几天再次登门,但忽略了人性,以至于又犯下了一个错误,而这个错误是致命的!

 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,那些家主门主是会相互串联走动打听的,我给了一千斤银髓,你给了多少?你给了五千斤??傻不傻啊你……

  给了四、五千斤的家主门主气得捶胸顿足,还发下狠话,等子书仲明再来讨要,一斤也不给了!给了一、两千的家主门主沾沾自喜之余,听到对方说连一斤都不给了,那我们以后为什么还给?

  等子书仲明再次登门,不但一斤银髓都没收到,还屡屡遭受对方的恶语相向。

  叶信的预言成真了,如果换成能力不足的人主持,见根本不可能凑齐银髓,或许会知难而退,要不然干脆大家把产业分一分,散伙算了,自寻出路。

  而子书仲明很有能力,又对巫天寿忠心耿耿,软的办法是不行了,叶信只给他三个月的期限,已过去了一个月,仅仅凑到六万多斤银髓,那么他只剩下了一条路,无毒不丈夫!

  子书仲明不止有能力,也有胆量,他干脆召集部属,乘其不意接连攻破了两家山门,击杀两位家主,而且他挑选的是殷实的大户,藏有不少好东西,甚至有千年的药草,还有七转金丹,加在一起总价值达到十多万斤银髓。

  子书仲明要杀鸡儆猴,接着便给其他家主门主传令,命他们各户至少拿出一万五千斤银髓,否则这两家山门就是他们的榜样。

  到这里子书仲明又犯错了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这句话是骗人的!遍观历史上那些枭雄奸雄,只要敢放下屠刀,几乎都会惨遭横死,屠刀这东西,要么就别碰,永远别碰,碰了就紧握到底、永不放手!

  换个角度说,子书仲明这并不是杀鸡儆猴,杀鸡儆猴是要在规则范围内的,他突下毒手,害了两位家主,已经彻底颠覆了巫家庄无数年来的规则,然后他妄想再回到规则之内,还要求各位家主门主按照规则行事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  剩下的那十八户家主门主,听到噩耗,立即达成了同盟,不但当场斩杀子书仲明派去送信的使者,还发起了反攻,子书仲明虽然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击败了反叛,可巫家庄的乱局已再无法逆转了。

  ****

  几十辆飞车在夜空中疾驰着,待到远方出现了一片大山的轮廓时,飞车逐渐放慢了速度,花皓月探头向外看了一眼,低声说道:“主上,到地方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静坐着的叶信张开双眼,随后站起身,推开了车厢的门。

  “听闻此地防守很严密,主上行事一定要小心一些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“防守很严密么?”叶信笑了笑:“你们缓缓靠近,等到下面没了动静,再下来接我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花皓月说道。

  叶信纵身跃离了车厢,他可以悬空而行,但这样会产生剧烈的元力波动,让敌人提前有所察觉,索性任由自己的身形笔直向着地面栽落。

  片刻,叶信落在了山林间,他的身形震断了无数拦阻的树枝,双脚砸入地面,直至没膝,随后把自己的双脚拔出来,辨认了一下方向,向着南方快步行去。

  叶信虽然没有运转元脉,但速度也是快逾奔马,差不多有五十余里的路程,他只用了十几分钟便跑到了。

  叶信放慢脚步,走上山坡,前方出现了一道山口,等到他走进山口时,看到了一块面积不是很大的盆地,密报上说目标的位置很难找,但叶信早就用神念看到了盆地内端的山壁上,有一个巨大的洞口,洞口傍边还竖着一块更大的巨石。

  以往洞口应该是被巨石挡住的,叶信从泥土间密布的车辙印上判断出,近几天应该有大量的车马通入过,而且还会有车马赶到,所有守在这里的修士闲麻烦,就没有把巨石搬回原位。

  好像来得早了一步,再等一天,或许收获会更多,不过人心不足蛇吞象,见好就收吧,反正是无本买卖。

  叶信逐渐接近了洞口,就在他距离洞口已不足百米时,脚下突然一沉,接着前方爆发出剧烈的元力波动,无数道符文掠上半空,化作一颗颗石头,随后如万鸟投林般向着叶信这边轰来。

  与此同时,洞口内传出了惊呼声:“什么人?!”

  叶信右手一卷,杀神刀便出现在手中,强横无比的元力波动轰然炸开,下一刻,杀神刀幻化出铺天盖地的刀幕,卷向四面八方,向叶信这边射来的石头尽数被刀光斩得粉碎。

  这种法阵的优势是出其不意,对付寻常修士有着致命的威力,但如果来犯的修士力量是碾压级的,法阵就变得毫无意义了,如同劫者们去攻击犯规作乱的宗门,别说这种小型法阵,就算是山门大阵,也会被劫者们瞬间摧毁。

  叶信纵使不动用八极炫光,靠着自己修至大成的圣体,也能强行冲过去,不过抵御攻击是一种本能,没有谁愿意被这些数不清的石头乱砸一通。

  叶信的速度也是极快,他的身形从一片片迸射的碎石雨中掠出,落在了洞口,有三个修士从洞口出现,他们手中都持着长剑,正准备迎击叶信。

  叶信继续向前,抬手就是一刀,刀光一闪而逝,那三个修士身形都变得僵硬了,而叶信根本没看他们,径自向着洞口掠了进去,出现在他前面的是一条斜着向上的甬道,而在甬道的最里面,有一颗燃烧着的巨型火球滚落下来,堵住了甬道。

  居然还有机关?!叶信露出错愕之色,随后身形再次掠起,化作一道激射的利箭,迎向了那颗滚落的巨型火球。

  叶信不想等,因为密报中说得明白,为了不让这里的宝贝被其他宗门的修士抢走,最后一道法阵是要玉石俱焚的,他虽然不怕法阵的伤害,但那些宝贝扛不住,所以必须要在里面的修士做出有效反应之前杀进去。

  轰……巨型火球爆开了,叶信如闪电般掠入甬道的尽头,落在一间不足百余平方米的密室中,这么小的屋子居然有七、八个修士,前面几个修士握着长剑还在盯着洞口,他们的视线和反应完全跟不上叶信的速度,里面有一个修士还在扳动着墙壁上类似闸门一样的东西,应该是机关的枢纽,他感应到不对,转头惊骇的看向叶信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