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三四章 再次失控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谁?”同行的山炮瞪大眼睛,还挥舞着手中的大斧:“现在谁还敢和我们作对?!”

  “是从别的洲来的修士。”叶信说道,接着他看向苏百变:“百变,你还得再跑一趟。”

  “去哪里?主上吩咐就是。”苏百变急忙说道。

  “子书仲明那边不是还有最后一批货么?”叶信说道:“当他们知道自己的密库遭受洗劫,肯定会回头,你去通知巫春龙和刘元化,说子书仲明有一大批宝贝要送入主庄,我想……那些家主门主肯定会联手把这批货抢下来的。”

  “信哥你这真是斩尽杀绝啊。”鬼十三叹道。

  “打蛇不死七分罪。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子书仲明这个时候应该很慌乱,他并不想让巫家庄变成现在这种样子,或许会萌生出妥协求和的念头,但最后一批货被那些家主门主抢走了,他已没了退路,唯有死战到底。当下的巫家庄乱归乱,元气尚在,不老山那边未必就敢动手,等到子书仲明与那些家主门主死战一场之后,不老山应该就忍不住了。”

  “明白了,我这就走。”苏百变说道。

  “百变,完事之后马上返回星殿,不用等着看结果。”叶信说道:“巫家庄将变成一架巨大的绞肉机,危机重重,我不想你陷到里面去,多留无益。”

  “是,主上。”苏百变躬身应道。

  接着苏百变匆匆向外走去,花皓月看着苏百变的背影消失,喃喃的说道:“子书仲明是很有能力的,可惜了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可惜的,天下有才能的人数不胜数,就算没有,我也能培养出来。”叶信说道:“巫天寿那一脉,我必须要拍死,让他们永没有机会翻身。”

  师东游扫视着厅中,随后说道:“主上,这些东西能值多少?”

  “百变说至少有二十万斤银髓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二十万斤银髓……”师东游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我们只是过来跑一趟,就多了二十万斤银髓?!”

  叶信创立道友会,前前后后用去了几个月,尤其到了后期,大家都是提心吊胆的,睡觉都睡不安稳,更没有心情修炼,最后才拿到了五百万颗金丹,现在只是随随便便溜达一圈,就拿到二十万斤银髓,所谓有付出才有所得,这句话好像值得商榷了。

  “跟着老大混,就是前途无量啊!”山炮叫道。

  “在主上未入主星殿之前,我还以为自己算是很有本事了,手中多少能凑出个两、三千斤银髓。”花皓月感叹着:“这时候再想想,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蠢。”

  “老花,不是我挖苦你,你混了这几百年,也不如我一年啊。”泥生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  “装什么?你以为是你的本事?”花皓月立即反唇相讥。

  每一个人都显得兴高采烈,因为叶信上次董事大会交代过,来年的分红收益可能比不上第一次,毕竟不能每一年都搞出一个什么道友会,谁知短短几个月,又看到了二十多万斤银髓的收益,大家突然感觉叶信也太过谦逊了,这种收益速度并不比道友会差吧?!

  “我不会做生意。”鬼十三笑眯眯的说道:“与做生意相比,我更喜欢这样,好轻松的。”

  “巫家庄是敌人,所以我们才可以不择手段。”叶信说道:“通常情况下,还是和平一些好,就像打渔一样,你一网把水潭里的鱼全部捞光,看起来是赚大了,但生机也从此断绝,财富、资源是可以发酵的,成果远胜过抢掠。”

  “我不和你辩,反正也说不过你。”鬼十三叹道。

  “把东西都运走吧,尽快撤回去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****

  叶信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便站在了河图洲生命链的最顶端,对他而言,抢掠是没有任何难度的,但是怎么样才能引诱对手把资源聚集到一起让他抢,还有规避引起广泛的反感,乃至干脆隐匿自己的踪迹,让各宗门压根不知道是他叶信干的,这些就需要技巧了。

  再换个角度说,叶信不可能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走一趟,而那子书仲明想法设法收集到的二十多万斤银髓,才值得叶信亲自出手。

  二十多万斤银髓可不是小数目,放在以前正常时候,一颗五转金丹能兑换到一两多的银髓,二十多万斤银髓就是二百万颗五转金丹,虽然现在一颗五转金丹能换到九两多的银髓,但这种价格对比是极度畸形的,总有一天会恢复原状。

  天波星殿又发了一起大财,与之相比,巫家庄的子书仲明遭受了致命的重创。

  叶信的釜底抽薪,让子书仲明瞬间变成了一个失心疯,不管是要救出巫天寿,还是要自己另立山头,焉或是最凄惨的投奔他乡,手里都要留有资源,可是,原本还算丰厚的家当转眼间就一无所有,子书仲明根本没办法承受,虽然不知道是谁抢了密库,但他知道最后一批货落在了谁手里,自然而然生成了一条错误的逻辑线,肯定是那些家主门主联手抢走了密库的资源。

  现在就算那些家主门主要谋求和平,子书仲明也不干了,接下来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,让巫家庄再次陷入腥风血雨之中。

  巫天寿一脉大部分都是从天波星殿带过去的修士,少部分是巫家庄的本地人,论实力,绝对碾压任何一个家主门主,可如果剩下的十八位家主门主联合起来对抗,优劣之势就要逆转了。

  历经十余天的搏杀,子书仲明的人伤亡惨重,连主庄都守不住了,护山法阵也被各位家主、门主用反复袭扰的办法耗尽元力,只得率领残余修士突破重围,而巫家庄的修士为了斩草除根,在后紧追不放。

  子书仲明接连鏖战十余天,元力几乎耗尽,而巫家庄也有如意境大能,他没办法摆脱追兵,最后心一横,逃入了不老山的领地,被不老山的修士所擒,等到不老山的修士搞清楚他的身份之后,反手便把他斩杀当场,因为他是巫天寿的左膀右臂,在与不老山的冲突中,立下不少功劳,但对不老山而言,子书仲明的功劳无疑就是罪孽,功劳有多大,罪孽便有多深,认出他就是子书仲明,当然容不得他继续活下去。

  不过,子书仲明为了保命,也为了报仇,把巫家庄内乱的始末都交代出去了,他本想与不老山合作,带着不老山的修士杀回去,只可惜以往铸下的仇恨不是轻易可以被化解的,何况是在他弱敌强的情况下,不老山自然会落井下石,这足以证明子书仲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心智。

  而不老山早就知道巫家庄的局势很混乱,又听说了巫天寿被星殿所杀的消息,只是他们并没有别的想法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罢了,等到从子书仲明口中得知巫家庄已经乱到了这种地步,有些修士就生出了贪欲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只是小部分修士去巫家庄打转,看看有没有便宜可占,他们的目标也不是攻破门户,而是巫家庄的药田。

  巫家庄的修士见不老山来犯,吓得六神无主,现在巫天寿已被星殿所杀,何况他们在与子书仲明的死斗中损失同样惨重,不敢去阻拦不老山的修士,只能躲在自家门内簌簌发抖。

  当不老山第一批胆大的修士满载而归后,在不老山引发了轩然大波,接着无数修士冲出不老山,向着巫家庄进发,而且不老山与巫家庄分处在赤阳道入口两端,距离不是很远,只有几天的路程,就算什么都没得到,也耽误不了什么事。

  巫家庄仅存的八万亩药田在两天的时间内,被割取一空,巫家庄的修士一个个又急又气,或捶胸顿足,甚至嚎啕大哭,但没有领头人,实力也不如对方,面对着蜂拥而来的强盗而毫无办法。

  当所有的药田都被毁掉之后,一些不老山的修士把目光瞄向了巫家庄的庄院,这就和小偷小摸的陋习一样,偷窃到了一百,没有遭受惩罚,下次会想偷一千,偷到了一千又想偷一万,欲望是没有止境的。

  经过了几天的发酵期,终于有一群不老山的修士联手围攻一座实力比较薄弱的庄院,双方互有损伤,不打还好,打起来就开始失控了。

  不老山的修士在想,好啊,你们居然敢顽抗?还杀了我们的弟兄?等着瞧,我们下次多找些弟兄来!

  巫家庄的修士更是悲愤欲绝,你们毁了我们的药田还不够?这是要斩尽杀绝么?!左右都是死,那就和你们拼了!

  气氛开始急剧升温,冲突的规模一次比一次大,流的血也一次比一次多,只是巫家庄始终陷入在被动的局面里,道友会已经让他们遭受了巨大的损失,紧接着又爆发了惨烈无比的内乱,各家各门都伤亡惨重,庄内的圣境级修士至少有一半因为元力耗尽,处在衰退期,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闭关才能恢复战斗力,当下根本没办法对抗不老山的围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