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三六章 重礼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你在说话之前能不能先摸一摸自己的良心?!“叶信也火了:“当初我告诉你,董事局会有一个行动,预计要几个月,让你留下来,可你一定要返回千代城,现在怪我了?!”

  “可你……你也没说是什么行动啊!”千代无双的声音小了一些,她想起了那件事。

  “行动必须要保密。”叶信说道:“就算我可以完全信任你,但我没办法信任你们千代氏的修士,万一你口风不牢,把秘密泄露出去了呢?!”

  “我又不是傻瓜!怎么可能把秘密到处和人讲?!”千代无双叫道。

  “秘密这种东西,永远都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叶信说道:“不要说你,泥老、谢恩他们,都是跟了我很多年,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我并没有告诉他们,直到开始行动的前一刻,他们才知道要去做什么,这是我的习惯,我凭什么要为你破例?!”

  千代无双语塞了,嘴巴一张一合,却就是想不出如何辩驳。

  “何况世间之事变幻莫测,连我都不知道这次行动是对是错,甚至有可能在最后关头取消行动。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我预先把秘密告诉你,万一出现差池,你反而可能因为了解了秘密而做出错误的选择。”

  “你就是不信任我!就是!”千代无双叫道,这有些耍无赖了,但讲道理她实在讲不过叶信,只能如此。

  “我怎么可能不信任你?”叶信长叹一声:“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么?”

  “你和我说得多了,我怎么知道是哪一句?”千代无双翻着白眼。

  “以后我想和你一起去灭法世历练。”叶信说道:“到那时候,我们就是生死与共的伙伴了,从某种角度说,你是我最信任的人,因为有一天我要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你,你告诉我,我有道理不相信你么?”

  叶信这番话说得情深义重,千代氏又一次张口结舌,目光明显变得柔软了,可惜她听不到叶信的画外音,叶信心里在说,你这丫头太野,太过率性,不把你驯服,以后哪里有安全感?在河图洲、哪怕是在赤阳道尥蹶子,都没问题,可进了灭法世再胡来,那就把老子也坑了。

  “好……好吧……这一次是我不对,不应该怪你。”千代无双吞吞吐吐的说道,她第一次在叶信面前认错:“但以后董事局有行动,你一定要提前通知我!不管怎么说,我也是排名第四的!”

  千代无双是被叶信这番话而感动,可提到排名,心中又是阵阵酸楚,如果她参与了这次行动,肯定不会让叶信抢功,她全包了,然后能得五千股份,如此就可以超越真真,排在第三名,与这么好的机会失之交臂,让她心如刀绞。

  “好,我可以答应你,但你做事要知道从大局考虑,服从命令,让我放心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是肯定的!你把机会让给我,我怎么可能让你为难?!”千代无双急忙说道。

  就在这时,脸色很不好看的邵雪快步走了进来,她看到千代无双也在场,微微愣了愣。

  “怎么?出事了?”叶信知道邵雪应该是得到了不太好的消息,急忙问道:“是什么事?”

  邵雪极为聪敏,见叶信在这里开口询问,知道是不想瞒着千代无双,她走上前,把手中的纸袋递给叶信:“信哥,和你说了多少次,我们该动手了,可你就是不听,现在我们想动手也晚了。”

  “哦?”叶信伸手接过了纸袋。

  “不老山的摄风老妖已经亲自出手,荡平了巫家庄。”邵雪说道。

 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二十天之前。”邵雪说道:“送信的追风使本来能提前几天赶回星殿的,不过在永顺府附近遭受一群流浪修士的袭击,受了伤,又绕了远路,所以拖延了几天,唉……现在河图洲是越来越不太平了。”

  以前的河图洲是没有流浪修士的,可以说,一切都是道友会造的孽,毁坏了河图洲的生态平衡。

  叶信拆开纸袋,把里面的情报拿出来,快速大概看了一遍,随后皱起眉:“妹子,我知道合阳氏的大首领合阳麻衣为什么没有和你见面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千代无双一愣。

  “因为他们找到了更好的生意。”叶信说道:“不老山的摄风老妖攻灭巫家庄,合阳氏就是先驱。”

  “她可以不和我做生意,但应该让人告诉我一声,不能让我在那里白等。”千代无双冷笑道:“这笔账,我迟早会和她算的!”

  “我帮你找她算账。”叶信笑了,随后看向邵雪:“还有别的事么?”

  “你……还不急?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那封信?”邵雪瞪大眼睛:“摄风老妖不但占了巫家庄的领地,还要在那里建城,好像要叫合阳城,代表着他已经把合阳氏收服了,难道我们还不管?那以后我们怎么去赤阳道?”

  “不是不管,是时候没到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时候没到?”邵雪更忍不住了:“巫家庄被扫荡一空,摄风老妖此次差不多能掠走四、五十万斤银髓,还不算分给合阳氏和海王阁的,他们发大财,我们干瞪眼看着?!”

  “四、五十万银髓?”一直安静的千代无双陡然变得激动了:“不行!这决对不行!叶星主,我们联手把巫家庄……不是,把不老山干掉吧!我这就回去召集人马!“

  “你们啊…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银髓虽然是消耗品,但一、两个月又能消耗多少?”叶信显得颇为无奈:“我告诉你们一个道理,在赶路的时候,总会遇到形形色色人挡了你的路,谁挡你就要把谁干掉,你集下的仇怨会越来越多,让你走得越来越难、步履维艰,明智的选择是先观察他,看看有没有共同的目标,能不能合作,在目标上达不成一致也没问题,可以用利去引诱,用势去胁迫,总能找到办法把他拉进来一起赶路,如此你的同路人会越来越多,如潮水一般向前推进,不得阻挡,如果对方就是要和你作对,就是要挡你的路,实在不行了,抽刀是最后一招。”

  “信哥,你……莫非是想把摄风老妖拉进来?”邵雪惊愕的问道。

  “我要做个试探。”叶信说道:“摄风老妖统御不老山几千年了,不能吃独食的道理他肯定明白,我料定就在这几天,摄风老妖会送来一份重礼,知道我为什么让花皓月动用不老山所有的追风使么?就是为了大概计算出摄风老妖的所得,假如他得了十分,能把其中三分拿出来给我,他应该是可以合作的。”

  千代无双的脸色变得很古怪,随后笑眯眯的说道:“原来叶星主也会做白日梦啊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叶信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我到这里之前,先到千代城转了一圈,不老山确实给我送礼了。”千代无双越笑越开心:“应该是距离星殿比较远,还没送到这里,再等等吧,叶星主猜得没错,重礼很快就到了。”

  千代无双把‘重礼’二字咬得很重,叶信听出不对,试探着问道:“不老山送了你多少礼物?”

  千代无双伸出食指和中指,在叶信面前摇晃着。

  “两万斤银髓?确实少了些……”叶信再次皱起眉,如此他所得最多不会超过五万斤。

  “你还做梦呢?”千代无双叫道:“二百斤!”

  “二百斤?”叶信的脸色沉了下去,随后喃喃的说道:“那我也就值五百斤银髓了?”

  “咦?凭什么?”任何与排名、地位有关的话题,都会让千代无双的精神变得高度集中:“你怎么就一定会比我多?!”

  “因为巫天寿这个人是我杀的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你……“千代无双再一次语塞了。

  “信哥,那现在我们要动手了?”邵雪在一边说道。

  “还不行,再等等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等到什么时候啊?!”邵雪显得很急。

  “等三光回来的。”叶信说道:“妹子,你也就先别走了,三光回来之后,我们将马上召开董事局会议。”

  “三光?你那个大弟子?”千代无双说道:“他刚刚勘破圣心如意境吧?等他有什么用?”

  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叶信说道,随后放松身体,靠在了椅背上,长长吁出一口气,他的心情有些不好,本来对摄风老妖还是抱着一点期望的,如果能达成合作,下半年他就可以着手向赤阳道渗透了,现在却必须要真正击垮不老山,也意味着今年他没办法踏出去。

  摄风老妖投石问路,给各个宗门写信,用意瞒不过他叶信,在他的主导下,化魔渊、千代城、天君殿都采取了默许的态度,等于是变相的支持,摄风老妖赚得盆满钵满,如果是拿出两万、三万斤银髓,分送给各个宗主,虽然觉得摄风老妖还是太小气,但终归是一份心意,二百斤银髓算什么意思?打脸一样!千代无双毕竟是一宗之主,打发要饭的呢?

  这也代表着摄风老妖的贪婪是不足以讲道理的,就算能拉入董事局,以后也是个祸端,那只能见个生死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