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四零章 向天挥出的第一刀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为了攻占巫家庄,合阳氏也算是出了死力,族人伤亡极为惨重,只因巫家庄群龙无首,又在激烈的内讧中损耗了元气,近半数圣境修士无法投入战斗,否则合阳氏只能铩羽而归。

  摄风老妖是很仗义的,随后允诺合阳氏可以在巫家庄居住,由他首议,以往河图洲各个宗门是非常排斥蛮荒修士的,因为那边的修士行事没有规矩,残忍暴虐,但叶信已经开了先河,把千代氏放了进来,摄风老妖也就没有忌惮了,在他的逻辑里,千代氏进入霞云山,他没有说话,那么合阳氏进入巫家庄,你叶信也没有资格说话。

  让合阳氏进入巫家庄,是一手妙棋,等于在自己的家门口养了一条恶狗,摄风老妖颇为自得。

  合阳氏上下欣喜若狂,他们一方面按照部族人数多寡划分地盘,一方面习惯性的派人出去找食吃,不老山肯定不能去,不过河图洲这么大,这么繁盛,能去的地方多了,距离巫家庄很近的永泰府首当其冲,遭受了合阳氏的洗劫,尤其是道友会原址,几乎被合阳氏的修士们拆了,他们试图找到道友会留下的痕迹,可惜,什么都没能找到。

  而且永泰府的商家几乎都撤走了,合阳氏的所获少得可怜。

  合阳氏的修士们幻想着建起万世基业,却不知道灾难正在缓缓向他们逼近。

  叶信站在证道飞舟的船头,他的长衫半敞开着,露出了壮实的胸膛,一只脚踩在飞舟的龙头上,手中拎着一只酒坛,时不时的喝上几口,其实他并不是经常喝酒,只因计星爵带来的消息,让他隐藏已久的凶性彻底爆发了。

  千代无双、黑瓮魔圣、泥生等人都在叶信的飞舟上,左右两艘证道飞舟载的都是巫家庄的修士,渔道、谢恩等人表面上很平静,可他们一直在偷偷瞄着叶信,叶信这样饮酒的次数非常少,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两次,一次是准备率军冲击太岁原天险,还是一次是决定单骑入魔营,面见萧魔指,之后再没如此狂饮过,他们隐隐明白,每当心理压力过于沉重时,叶信都会稍微放纵一下自己。

  “这种飞舟速度也太慢了。”千代无双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已经有改进了。”杨宣统在一边解释道:“至少比以前的速度快了三、四倍,当然,和飞车还是没办法相比的,但飞车载的人太少了。”

  千代无双不想和杨宣统计较,她的视线落在了叶信身上:“喂,你是不是怕了啊?所以要喝酒壮胆?”

  “我会怕么?”叶信笑眯眯的说道,他用手拍了拍自己赤裸的胸膛:“这里面都是无穷的豪情壮志啊。”

  “那你豪一个来让我看看。”千代无双说道。

  “听好了。”叶信干咳一声:“箭簇满天金戈寒,一将功成骨如山,美人浅笑阴霾散……哎呀,第四句我忘了。”

  “呦……呦呦呦呦……”千代无双挤眉弄眼的:“还会作诗呢?忘了?你莫不是从别人那里偷听到的吧?!”

  “我是读书人。”叶信说道:“读书人能叫偷么?”

  “你一会说自己是生意人,一会又说自己是读书人,你到底是什么啊?”千代无双叹道。

  “很矛盾么?”叶信说道:“我是会做生意的读书人,也是喜欢读书的生意人。”

  千代无双眨巴眨巴眼睛,叶信这套说辞无懈可击,她没办法反驳了。

  “天气不错。”叶信扫视着四周。

  这天气还不错?渔道等人面面相觑,他们上方当然阳光明媚,但在证道飞舟下方,已叠满了密集的乌云,电光此起彼伏,应该下着特大暴雨。

  “确实不错。”师东游急忙说道:“云层中电光交集,合阳氏的修士应该没办法感应到我们的元力波动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魔族修士展动肉翼,从乌云中冲了出来,落在了证道飞舟上,随后沉声说道:“师尊,前方十里就是巫家庄了。”

  那魔族修士就是黑瓮魔圣座下大弟子首檀,闪电和云层都可以有效的阻绝神念,所以船上的人并不清楚自己的位置,需要有人去探路。

  “这么快就到了?”叶信打了个酒嗝,随后把坛子扔给了渔道,渔道急忙伸手抓住了酒坛。

  “多少天了?还算快?”千代无双撇嘴道:“而且还带了这么多人,如果换成半年前,我确实没多少底气,可现在你我已经是圣元境大能,只有我们两个来就差不多能把合阳氏打得落花流水了。“

  “这是我叶信向天挥出的第一刀,岂能随意?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当然要把声势做足。”

  这时,首檀说道:“现在已经到了巫家庄上空了。”

  叶信手腕一翻,杀神刀已出现在他手中,随后看向千代无双:“你准备好了?”

  “一群土鸡瓦狗,还需要准备什么。”千代无双说道,她的口吻很淡漠,但神色却充满了兴奋。

  叶信笑了笑,接着迈出一步,身形从船头向下栽落,而千代无双也纵身而起,跃离了船板。

  叶信没有运转元脉,任由自己的身体垂直下跌,他微微闭上双眼,听着电光的轰鸣,感受着雨水的冲刷,而他的思绪,已回到了沙场上。

  箭簇满天金戈寒,一将功成骨如山,他之所以想起很久以前听到过的诗句,就是因为他要进行自我心里催眠。

  正常人的心态,无法承受那么多的杀孽,无法做到完全彻底的冷漠无情,所以叶信每次要做出极端的行动时,总要把本我藏起来,然后模拟出一种适合当前境况的心理。

  从心理医生的角度说,这种技巧要慎用,可能会催生分裂,但与死亡或者而是与犯下致命的错误相比,叶信愿意冒一些风险。

  片刻,叶信距离地面已经很近了,原本如小方格大小的房屋、院落在快速变大,他长吸一口气,接着猛地睁开双眼,前后仅仅几息的时间,叶信已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  他的双眼中只有杀意,无尽的杀意,在这一刻,他已不是天波星殿之主,也不是董事局的董事长,而是一架摧枯拉朽的杀戮机器。

  紧接着,叶信的元力波动轰然炸开,平常时候,别人根本看不到叶信元力波动引发的效应,而在这片倾盆暴雨中,出现了奇异的一幕。

  叶信的气息在向四面八方卷动,从云层中洒落的雨水全部被弹开,形成了如雨伞状的半圆形弧面,接着半圆形弧面急速膨胀开,直至千余米开外。

  叶信释放出八极炫光,漫天的雨水都被替换成了刀影,随着叶信一起,笔直落向下方。

  下方是一座大殿,河图洲的建筑风格都是异常高大雄伟的,那座大殿足有三十余米高,里面有上千个合阳氏的修士正在休息,附近还有一些修士在周围走动,或者聚在一起谈笑着什么,他们同时感应到从空中传来的剧烈元力波动,抬起头向上看去,正看到一颗巨大的光球砸了下来。

  轰……轰轰轰轰……在疯狂卷动的刀光中,看起来坚固无比的大殿竟然象沙堆一般破碎、坍塌了,是同时同步的破碎,连大殿的角落、门前延伸下去的台阶都无法幸免,因为叶信的八极炫光笼罩范围足够大。

  轰轰……当刀幕落尽的瞬间,一道强横的冲击波以大殿为中心,卷向四方,大殿内的修士,就算没死,也被埋住了,而附近的修士惊骇的看着卷来的尘暴,他们完全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。

  如果是在一年多以前,叶信这一击毕竟能见效,因为每一座庄院都有法阵保护,主庄更是山门法阵的枢纽,可现在所有的法阵都被毁掉了,一部分是被巫家庄自己人毁掉的,另一部分则被合阳氏的修士所摧毁,而刺猬没有了刺,只能等死。

  轰……叶信的身影从尘暴中冲了出来,再次释放八极炫光,冲向另外一座大殿。

  那座大殿距离叶信有两千余米远,但对叶信来说,是瞬息即至的,附近幸存下来的合阳氏的修士们尚没有看清叶信,叶信已撞入到了第二座大殿中。

  如海啸般铺天盖地的刀幕凝成了巨大的推土机,在叶信的身形透过另一边墙壁时,大殿已被彻底铲平,后方只留下了一片片坍塌的巨响,还有冲天而起的烟尘。

  随着境界的提升,战斗技巧也会发生变化,而且是不得不变,以前叶信释放八极炫光,是用刀幕去伤敌,而他的位置距离对手总会保持很远,现在叶信的速度已经与刀幕差不多了,离远看去,叶信就像是一个海族魔法师,不停的召唤着惊涛骇浪,而他本身则冲在了惊涛骇浪的最前端。

  叶信甚至无需亲眼看到目标被摧毁,他可以提前转向,逼近下一下目标,而之前释放出的八极炫光,会沿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奔涌卷动,把目标夷为平地。

  叶信化身成毁灭者,他的身形掠到哪里,哪里就会化作废墟,只是片刻,这庄院中的十几座大殿便被叶信彻底摧毁,接着他身形高高掠起,向着另外一个庄院冲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