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四四章 人质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我与尊驾有仇?!”那人影喝道,虽然他额头正中的凸起确实是弱点,承受不住重击,但叶信为了追求极致的速度,并没有凝聚太多的力量,无法真正伤到他。

  “仇倒是没有。”叶信左右扫视着林地:“不过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对手,有些舍不得你走,而且我还需要你配合,科学是要保持严谨精神乃至经得起反复实验的,你别闹,再让我砍几刀。”

  “砍你娘!!”那人影陡然发出怒吼声,接着身形爆起,象一支利箭般射向了叶信。

  其实他的愤怒并不是针对叶信的,而是针对自己,因为他心中莫名滋生出了恐惧,胜负未分,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。

  这一切都源于叶信的强大信念,从一开始他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口粮,哪怕是在被压制的时候,他依然很淡定,犹如狮虎在戏弄一只刺猬,被刺几下无所谓,我可以吃掉你的信念是无可动摇的,而这种源于食物链顶端的俯视,终于影响到了对方的心志。

  叶信身形一晃,手中的杀神刀便迎向了对方的短剑,轰……炸开的冲击波在这片毫无防御能力的山林间疯狂肆虐着,瞬间便荡平了方圆数百米的树木灌丛。

  接着,叶信比对方先一步从剧烈震荡中恢复过来,刀光也先一步卷向了那人影,他的学习能力是非常惊人的,在巫家庄拼斗时便领悟到当初能轻松击败巫天寿,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强,而是巫天寿太弱,此刻他已逐渐习惯适应了这种高速战,刚才说的也是真话,他确实舍不得结束战斗。

  那人影怒发欲狂,剑影一波快过一波,只是叶信已经可以应付自如了,他的刀势忽快忽慢,忽而轻灵如风忽而凝重如山,保持着绝对的优势。

  他们的圣体都变得格外耀眼,两团金色的光芒就在森林中滚动着,所过之处一片狼藉,震耳的轰鸣声就像紧凑的鼓点般,荡向四面八方。

  转眼过去了数百息的时间,两个人一直打到丛林深处,叶信始终保持着气定神闲,而那人影的圣体已经开始变得暗淡了,从一开始与叶信全力冲撞了几次,又先后打了两场,他的元力终于开始步入了衰竭。

  肉身成圣的修士,虽然拥有极为坚韧的圣体,还有达到极限的速度、强大无匹的力量,但他们也大都具备一种天生的短板,没有杀手锏,打得过就是打得过了,打不过便没有翻盘的机会,叶信的圣裁、寂灭刀总能在生死关头逆转危局,而那人影已经被完全压制住了,却只是在徒劳的咆哮,让一直等待的叶信有些失望。

  又过了几十息时间,见那人影的剑劲愈发的疲弱,叶信失去了耐心,他的刀势陡然变强,刀光落处,那人影象颗乒乓球一般被轰了出去,身形撞入到山壁中,虽然他又立即从山壁中挣了出来,但脸色发白,气喘吁吁,明显支撑不住了。

  叶信的身形向前掠去,刀光毫不留情的斩落,那人影勉力提起短剑,试图封挡叶信的剑光,只是叶信依然保持着最开始的战斗力,而他却到了强弩之末,再次被叶信轰飞。

  那人影飞出数百米开完,砸落在山坡上,刚刚跃起身,叶信的刀光又已经斩下。

  一次次被轰飞,一次次跳起来,反复十几次,那人影的元力损耗更为严重,他连站都站不稳了,摇摇晃晃的,只是眼神还是那么凶狠,死死的盯着叶信。

  想把一位圣元境大能消耗到这种山穷水尽的程度,并不容易,整个河图洲大概只有叶信才能做到,换成千代无双,拼斗这么久元力也会同样消耗得差不多了。

  叶信飘落在十余米开外,这一次他没有出刀,仰起头恍若神游天外,其实是在用神念搜索周围,他最提防的就是计星爵,别人未必能看出他是在汲取元神,但肯定瞒不过计星爵的眼睛,在星殿他不敢当场斩杀巫天寿,也就是这个原因。

  “你不是合阳氏的人吧?”叶信悠悠说道。

  “我来自安流氏。”那人影咬牙切齿的回道。

  “安流氏啊……听说过。”叶信说道:“你们安流氏圣元境大能多不多?”

  “我在安流氏什么都不算,比我厉害得数不胜数!”那人影的口吻突然放缓了,因为他发现了生机。

  “如果我杀了你,他们会来给你报仇么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那是自然!”那人影沉声说道:“今天的事,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你如果害了我,整个河图洲都会因你而毁于一旦!你最好想想清楚!”

  “你确定他们会来?”叶信重复问道。

  “我说过了,安流氏比我厉害的不知道有多少,虽然你比我强了一点,但和他们相比,你什么都不是!”那人影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“那太好了。”叶信说道,下一刻,他的杀神刀闪电般卷向了那条人影。

  “你……”那人影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,便被刀光斩中,他的圣体剧烈颤抖起来,身形也倒飞出去。

  叶信的身形再次掠起,追上了那条人影,杀神刀全力向下斩落,刀光尚未落,凝聚的刀意竟然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达数百米的裂痕。

  轰……那人影残余的元力已不足以支撑圣体了,他的胸膛迸射出一片血雾,身形象炮弹一般轰入地面,深深的陷了进去。

  叶信随后落下,杀神刀笔直刺入到那人影的胸膛中,同时运转神能,一缕缕若有若无的烟气顺着刀柄缠绕上来。

  “你好……”那人影双手死死扣住杀神刀,目眦欲裂的怒吼着。

  “我输了,你能放过我么?”叶信淡淡说道:“如果有一天,我使劲浑身解术,也无法逆转局面,前面过不去,后面追上来,那时候我会安然受死,反正这些年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个遍,没什么遗憾,只奇怪你们这些家伙,欺凌弱小的时候,一个个威风凛凛,等到自己不行了,却又怨天怨地,一丁点觉悟都没有。”

  那人影的双瞳逐渐失去了神采,他的元神被叶信硬生生抽离出去,生机已断绝。

  良久,叶信拔出了杀神刀,探手拾起那柄短剑,接着又摘下那人影手指上的纳戒,观察片刻,转手把纳戒扔掉,纳戒已经废了,不管里面有什么宝贝,都已不复存在。

  “没太大感觉啊,他的实力可是比巫天寿强出很多的……需求量不会是次方倍增的吧……”叶信喃喃自语着,随后转过身,向着河图洲的方向掠去。

  虽然这里已经到了森林腹地,但叶信的方向感很好,而且一路摧枯拉朽的打过来,林中留下了一片片痕迹,只要顺着痕迹往回走就好。

  几个小时之后,叶信已接近了巫家庄,他的神念看到星殿的证道飞舟向着这边飞来,黑瓮魔圣等人都在船上,不过他们的神色不太好看,显得非常焦急。

  叶信感到很疑惑,加快速度迎向证道飞舟,片刻,黑瓮魔圣飞离证道飞舟,向着叶信落下。

  “叶星主,不好了!”距离在数百米开外,黑瓮魔圣已大声叫道。

  “出了什么事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摄风老妖到了巫家庄,千代城主失手被擒,正被押往不老山。”黑瓮魔圣急声说道。

  “不可能吧?”叶信愣住了:“那丫头手脚很利索,怎么可能被擒住?!”

  “多年前,摄风老妖的无量网被巫天寿的真极炎龙枪所破,我以为无量网已经毁了,早忘记了这件事,谁知道摄风老妖居然修复了无量网。”黑瓮魔圣苦笑道:“何况摄风老妖还有两个蛛妖相助,千代城主一时大意,被无量网罩在了里面。”

  “她有没有事?”叶信的脸色沉了下去。

  “应该没事。“黑瓮魔圣说道:“我厚着脸皮,向摄风老妖求情,摄风老妖说让星主去不老山赔罪,他便会放了千代城主,否则就要用千代城主祭旗,嗯……他给了叶星主十天的时间,不过现在去追人还来得及。”

  “赔罪?好大的口气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本来我就没想放过他,他居然自己送上门,呵呵呵……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?”

  “自然是回不老山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星主切不可大意!摄风老妖的无量网也算河图洲久负盛名的圣兵了,败给巫天寿,不是无量网不够厉害,而是一物降一物。”

  “巫家庄那边怎么样了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那些合阳氏的修士原本被千代城主杀散,后来发现千代城主被无量网所困,他们就又回去了。”黑瓮魔圣说道:“我们见摄风老妖亲自出手,也只能避其锋芒,老朽还在如意境,绝对不是那摄风老妖的对手。”

  “合阳氏的修士又回去了?”叶信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这心是得有多大啊……摄风老妖应该安抚合阳氏的,为什么要走?”

  “我猜摄风老妖是忌惮星主的战力,他不敢在巫家庄与星主对决,而是想利用不老山的法阵压制星主。”黑瓮魔圣说道。

  “未战先怯,他还有理由赢?!”叶信发出冷笑声:“你们留在这里,我去救人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