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四五章 太年轻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合阳氏注定是最倒霉的,先被叶信杀了一场,再被千代无双杀了一场,幸好摄风老妖赶到,挡住了千代无双,然后他们认为自己安全了,正悲悲戚戚的收拾族人的尸体,却又看到滚滚刀光从天际卷来。

  合阳氏再一次遭受血光之灾,叶信的目标虽然变成了不老山,但绕一点弯,从巫家庄杀过去,对他来说并不耽误什么,别的修士在大战之前,必定要极为珍惜自己的元力,不愿出现毫无意义的损耗,而叶信却不把这点损耗当回事,他还能打,以这种损耗的速度,完全可以支撑几天几夜。

  叶信呈之字形冲刺,所过之处一座座庄院化作废墟,等到叶信过去之后,合阳氏修士惊魂未定,黑瓮魔圣又到了。

  叶信和千代无双在合阳氏修士之中杀进杀出,肆无忌惮到了极点,这让久享太平的黑瓮魔圣心中血气翻涌,无法平静,在他的记忆里,大家都是要守规矩的,做事不能太过分,点到即止。

  而叶信和千代无双把规矩踩在了脚下,黑瓮魔圣修行数千年,从没做过如此疯狂肆意的事情,他突然感觉,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,无异于白来了一场,反正合阳氏中对他构成威胁的只有一个合阳麻衣,而合阳麻衣去找摄风老妖求助,当摄风老妖用无量网困住千代无双之后,又和摄风老妖一起去了不老山,这代表他黑瓮魔圣也可以为所欲为了。

  此刻,摄风老妖一行正在向着不老山赶去,他们的速度并不快,因为要拖动一只巨大的茧,那只茧足有十余米高,看起来非常沉重,由亿万根丝状的东西凝成,有两个妇人不停在茧中钻进钻出,只看她们的上半身还好,当她们的动作幅度过大,胸部之下肥硕的肚腹露在外面时,会让人吃上一惊,因为她们的肚腹很难看,就像放大了几百倍的蜘蛛,不但有粗壮的黑色节肢,还遍布着如钢针般的绒毛。

  巨茧由几十只雄壮的山猪拖动,不老山修士圈养的这种山猪跑起来赛过奔马,干起活来比耕牛更卖力气,耐力也强,不过此刻却都累得气喘吁吁。

  摄风老妖走在最前面,他的外貌有些苍老,但精神瞿烁,眼波闪烁不定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心事。

  合阳麻衣跟在摄风老妖身侧,她是个芳华正茂的女子,眼波也同样闪烁不定,还不时扭过头向着后方张望着。

  “麻衣,你有些心神不安啊。”摄风老妖缓缓说道。

  “恩公,那叶信比千代无双更难缠。”合阳麻衣勉强笑了笑:“如果这时候他追上来,我们就有麻烦了。”

  “叶信能镇得住巫天寿,想来是有些本事的。”摄风老妖说道:“不过,你不是还有个朋友么?”

  “我太了解安流鸿一了,他的性格一向很凶戾,但凡有一线获胜的可能,他都不会选择逃跑,那对他来说非常丢人。”合阳麻衣说道:“我不看好他,而且我感觉……他拖不了那叶信多长时间的。”

  “安流氏毕竟是化外修士,焉能知道我正洲法门之奥妙?他斗不过叶信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摄风老妖微笑道:“放心,只要那叶信敢来,老夫就让他走不了。”这当然是摄风老妖的场面话,真有这样的把握,他就不走了,应该留在巫家庄等叶信回来。

  “恩公,那叶信可是胜过了巫天寿啊!”合阳麻衣说道。

  “老夫奈何不了巫天寿,只是因为他的真极炎龙枪克制我的无量网。”摄风老妖心中颇为不悦,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?!但这合阳麻衣是他很中意的看家犬,养条狗很简单,可要是把一个有本事的修士当成狗来养,就不容易了,需要更多的智慧,还有耐心、容忍等等,慢慢的调教,所以摄风老妖压下心中的不悦,轻咳一声:“就算叶信胜了你的朋友,元力损耗也会不小,听到千代无双已被老夫所制,他第一个选择就是找个地方闭关静修,因为老夫只给了他十天的时间,他一定要在十天之内恢复过来。”

  “对啊……”想到叶信元力损耗的问题,合阳麻衣的眼睛亮了起来,随后说道:“那恩公为什么不在巫家庄等他?”

  摄风老妖又有些不悦了,而且很多话,他不可能明明白白当面讲出来,譬如说,既然是稳赢的局面,又为何要与叶信死拼?再譬如说,真的闹到两败俱伤的境地,你这条狗还没养熟,谁知道你会不会反噬?到那时候,千代无双被困,叶信被杀,再占住不老山,你这条狗是想当河图洲的老大么!

  摄风老妖的思虑一向极多,他顿了顿,柔声说道:“如果老夫在巫家庄,那叶信元力已受损耗,未必敢来见老夫,不如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养好精神,这样他也有底气来不老山。”

  “如果他不来呢?”合阳麻衣又问道。

  “他一定会来。“摄风老妖说道:“千代无双与他走得很近,如果他不顾千代无双的死活,那么就会让化魔渊和天君殿生出疑虑,他们几个宗门的联盟也就不复存在了,老夫给他时间休养,正是让他感受到来自化魔渊和天君殿的压力。”

  “恩公果然才智无双!”合阳麻衣叹道:“我就没想到这么多。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摄风老妖也发出叹息声,其实他心中在说,你总算说了一句让我高兴的话,接着他沉吟了一下:“各宗修士皆以为老夫是以无量网制霸河图洲,却不知老夫向来谋定而后动,天下种种变化皆在老夫掌控之中,麻衣,你放宽心,那叶信就算真的胜过了你的朋友,现在也是找个狗窝喘息去了,断然不敢在这时候选择面对老夫。“

  “明白了。”合阳麻衣陪笑道:“每次面见恩公,都会让麻衣有一种受益匪浅的感受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……”摄风老妖再次发出愉悦的笑声:“麻衣,你虽然很聪明,但阅历有些不足,要学的东西多着呢,只要有老夫在,必定让你修个正果。”

  “多谢恩公。”合阳麻衣急忙说道。

  接下来的气氛就充满欢笑了,摄风老妖豪气凌云,在给合阳麻衣勾画未来的蓝图,在指点江山,而合阳麻衣当然是曲意逢迎,尽可能讨摄风老妖欢喜。

  差不多过了几十息的时间,热烈的交谈突然停下了,摄风老妖与合阳麻衣的表情都变得极为古怪,他们慢慢转过身,看向远方。

  现在已经入夜了,远方的地平线上,出现了一点星光,虽然很小很小,但显得非常耀眼。

  “恩公,那……那是……”合阳麻衣喃喃的说道。

  摄风老妖皱起眉,他刚刚断言叶信绝对不会追上来,结果超出了他的预料,这岂不是当场打脸么?现在如何应对叶信反而成了次要的,首先要自圆其说。

  “老夫前些天接到线报。”摄风老妖低声说道:“据说那叶信修炼到今天不过十几年,他的年纪也不超过三十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!”合阳麻衣目瞪口呆,脸孔整个扭曲起来:“修炼十几年就到了圣元境?!”

  “他确实是个天才,不……是天才中的天才。”摄风老妖满脸唏嘘的说道:“只可惜,还是太过年轻了,行事容易冲动,而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,眼见这样一个天才即将在此地殒落,实在是让老夫感叹啊……”

  合阳麻衣听懂了,不是摄风老妖算错了叶信,而是那叶信太年轻太蠢,做出了极其错误的选择。

  此刻,又年轻又蠢的叶信正贴着地平线向前飞射,手中的杀神刀不停绽放出无尽的刀光,元力损耗?不存在的!他刚刚汲取一位圣元境大能的元神,一身力气正愁没地方用。

  而摄风老妖下令不老山的修士继续前行,他站在原野中,面带微笑等待着叶信接近。

  叶信的刀势越来越强,甚至超过了他冲击巫家庄的时候,钟馗的神能每一次得到补充,都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  离远的时候还看不清,等到叶信距离已在几里之外了,合阳麻衣才看到在叶信身后滚动的,是足有百余米高、由无穷无尽的刀光凝成的惊涛骇浪,她脸上露出恐惧之色,向后退出了一段距离。

  摄风老妖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,他坐镇不老山几千年,见识过无数惊才绝艳的修士,如果单以气势论,没有谁能超过叶信。

  战略上要藐视敌人,战术上要重视敌人,摄风老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他不敢轻忽,接着全力运转元脉,一股强横之极的元力波动陡然在天地间卷起。

  下一刻,摄风老妖的双手缓缓向前推出,方圆数千米的空间似乎变得扭曲了,产生出一片片微小的涟漪。

  叶信引着毁天灭地的刀幕向前咆哮而来,几息之后,正撞击在扭曲的空间中。

  轰轰轰……无数震耳欲聋的轰响爆炸开,奇异的是,并没有产生元力乱流,按理说这种全方位的碰撞会爆发出极为强烈的冲击波,但叶信每一片刀光噬灭,迸射的力量都被一种奇怪的存在吸收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