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五零章 恶业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叶信扪心自问,连他都没办法接受这种苛刻的修炼方式,同甘共苦可以做到,但天道变幻莫测,如果与他双修的女子运势衰竭,堕入寂灭,那他恐怕会死得极不甘心,一个人活着、修炼,难道是完全为了别人么?

  就在这时,远方传来沉沉的钟声,那男子愣了愣,随后对叶信和千代无双笑道:“两位稍坐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叶信与千代无双起身礼送,随后他悄悄释放出神念,还是不行,这里的一切都散发出了莫名的压力,好像存在着无数个磁场,他的神念至多能弥散到几米开外。

  叶信侧耳听了片刻,回头对千代无双低声说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?!”

  “我怎么了?”千代无双愕然回道。

  “你明知道贪狼神殿原本就在这赤阳道内,是白佛毁了贪狼神殿,并且建起佛院,霸占了贪狼神殿的基业,你居然还告诉他们我是星殿的修士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有些话我忘了和你说。”千代无双说道:“别看他们都很随和,天性率真,但他们也有发火的时候,怎么说呢……他们最憎恶的就是有人欺骗他们,只要让他们识破,就会被视为邪种,我曾经亲眼看到过几个来自乐池洲的修士,就因为以前骗过佛院,这一次又进入赤阳道了,结果他们蜂拥而出,去追杀那几个乐驰洲修士。”

  “他们也有如此火爆的时候?”叶信有些无法相信。

  “他们彼此之间是不会说半句谎话的,对我们也一样,所以我们怎么都不应该去骗他们。”千代无双说道:“你这个人说话一向信口开河,我怕你给他们留下坏印象,那么以后你再想进佛院就难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叶信皱起眉。

  “他们没有争斗心,你和他们多接触几天就知道了,只要双方保持诚恳,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。”千代无双说道:“你说话可以说一半,留一半,这个没问题,但不能蓄意说谎。”

  “不过,他们毕竟是白佛的弟子啊。”叶信脑海有些乱,千代无双的话虽然有点道理,但此事关乎到灭门的仇恨,那些佛院的修士真的不会生出别的心思么?

  “如果他们不希望你来佛院,肯定当面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不会象你那样后背使手段。”千代无双说道:“而且我猜……他们对你是没有恶意的。”

  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我想起了两年前,永逸和小晴带我去东边游荡时,我看到一望无际的药田,药田内还有佛院的修士来回巡查。”千代无双说道:“当时永逸告诉我,那些药田都是贪狼神殿的产业,现在暂时由他们代为看护,迟早有一天会物归原主的,当时我听到也就忘了,刚才你反复提到贪狼神殿,我才想起来。”

  “你没有开玩笑?”叶信大吃一惊,如果佛院对贪狼神殿秉持着这种态度,那么此事大有可为,而且是不见刀兵不见血的和平解决。

  “贪狼道统在你身上,对吧?”千代无双缓缓说道:“那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?!”

  在叶信与千代无双交谈的时候,刚才那对男女并肩走进一座大殿,里面还有两对男女,其中一对就是那永逸大师与小晴,永逸大师看到男子走进来,躬了躬身:“见过二师兄。”

  “刚才谁敲了钟?”那男子对着永逸大师点点头,随后说道。

  “是我。”大殿里面那个男子轻声回道。

  “自在,你莫不是又耍酒疯了?”那男子苦笑道。

  “无碍,你自己看。”那叫自在的男子让出一步。

  殿内有一座光彩夺目的黄金台,黄金台上竖着一面圆镜,而圆镜内充斥着翻滚咆哮的黑色烟气,声响似乎也已传到了外面,让殿中的人隐隐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声音。

  “好强的杀业?!”那叫无碍的男子猛然瞪大眼睛,他是佛院中的二师兄,这座佛院通常由他与大自在共同管理。

  “是啊,让人看了心惊胆战啊。”自在发出轻叹声。

  “这是什么人?”无碍急忙问道。

  “还能是什么人?”自在缓缓说道:“今天我佛院只来了两位客人,一个是千代无双,一个就是那叶信,虽然千代无双也怀有恶戾之气,但我那些天悄悄给她伐筋洗髓,已经把她的恶戾之气化解得差不多了,所以,这滔天杀业必属那叶信。”

  无碍呆呆的看着圆镜没翻滚的黑气烟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“无碍,我现在已经拿不定主意了,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自在轻声说道:“那叶信居然还是河图洲天波星殿的星主,我们到底应该不应该见他?”

  无碍沉默了良久,慢吞吞的说道:“当年师尊灭杀贪狼星皇,毁掉神殿,使得无数生灵流离失所,虽然是那贪狼星皇罪有应得,但师尊不该铸下如此杀业,有太多人是无辜的。”

  “这我也知道。”自在点头道:“所以我一直在让人看护神殿的药田,废墟中那些法宝法器我也半点没取,冤家宜解不宜结么,当年贪狼星皇重创师母,他就算被千刀万剐也是报应,但神殿里那些修士并没有做过什么错事。”

  “那就见一见吧。”无碍说道:“我佛院今天就先种下善因,而且那叶信虽然只在圣元境,但气度不凡,将来必非池中之物,或许以后我们也有求到他的时候。”

  “那个叶信?二师兄你太夸大了吧?我看就是个小白脸么。”永逸大师说道。

  “你这双眼睛准过么?”连那自在都笑了:“上一次还想把千代无双招入佛院,更要教她双修法门,白白吃了一顿打,还不长记性?”

  “那叶信还说过一句话,让我大为惊叹。”无碍说道。

  “他说了什么?”自在问道。

  “我和他讲佛院的规矩,他说了八个字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”无碍沉声说道:“能说出这八个字,他是极有慧根的,应该知道分寸。”

  “他现在是势弱,当然要与我们曲意逢迎,你就不担心他势大之后,却容不得我们了?”自在说道:“毕竟神殿之主是被师尊亲手斩杀的啊。”

  “如果他容不得我们,那也无妨,明界弟子什么时候怕过恩将仇报之辈?”无碍淡淡说道:“至于贪狼星皇,我们把过往因由一五一十告诉他,他无法释怀,唯一战而已。”

  叶信和千代无双各自怀着心思,坐在那里悄悄私语着,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,三对男女先后走进了厢房。

  “无双姑娘,叶星主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那永逸大师走在最前面:“这位是我佛院大师兄自在,这位是我佛院二师兄无碍。

  叶信与千代无双不敢托大,虽然神念受到了限制,无法感应到对方的修为,但这位自在与无碍应该是真圣级的大能,他们先是向自在躬身施礼,接着又转向那位无碍,叶信笑道:“原来是无碍大师,刚才不知道是无碍大师亲至,言语间多有得罪,还望大师赎罪。”

  “叶星主莫要客气,进了这佛院,就是有缘人。”那无碍也露出笑意:“坐、请坐……”

  “叶星主真是年轻啊。”那自在说道:“虽然我辈修士有数次重塑颜容的机会,但眼神、气度中的沧桑是无法遮掩的,而叶星主先显得如此锐意逼人,想来修行不过百年吧。”

  叶信张口就要说差不多,突然想起千代无双刚才的提醒,他有些头疼,因为他说谎向来不用打草稿,总会张口既来,但必须说真话,就是在难为他了。

  叶信沉吟了一下,感觉这件事瞒不过去,贪狼星皇殒落不过十几年,他得到道统距今也是十几年,而且星殿很多人都知道。

  “我修行大概是十年出头了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十年?圣元境?!”那自在与无碍都变得目瞪口呆,他们刚才评价叶信时,说叶信只在圣元境,口吻中隐隐有居高临下的味道,但十年之间便走到圣元境的高度,那实在是太恐怖了!

  场中沉默了片刻,那自在先缓过神来,他上下打量着叶信,眼神也变了,很明显的不喜欢、厌烦:“叶星主在十年之间就铸下如此杀业,行事应该是非常过分吧?天亦有好生之德,这样……不好,真的很不好,叶星主,你应该在佛院住上一年半载,我可以每天为叶星主洗涤恶戾,对叶星主以后的修行大有好处。”

  叶信皱起眉,什么意思?要软禁自己么?不太像,那自在眼中的不喜与厌烦虽然很直接,但提出的要求是给他叶信洗涤恶戾,有帮助的意味,明明是道不同不相为谋,却还要帮他叶信,看来这个自在确实没有心机。

  “自在,你这就错了。”无碍叹道。

  “我错了?我错在哪里?”那自在愣了愣。、

  “世间万般皆可成道,狮虎以牛羊为食,如果你感觉狮虎太过残忍,把它们的牙齿都拔掉,等它们饿死的时候,又该向何处伸屈?”无碍说道:“叶星主能在十年间走入圣元境,或许就是以杀入道的因果,你这么做表面上是在帮他,实际上是毁了他。”

  那自在呆愣了片刻,猛然站起身,向着叶信深施一礼:“叶星主,是我太过执泥了,还望叶星主见谅。”接着他又看向无碍,神色显得非常喜悦,并没有因自己的面子被扫了而感到不满:“无碍,怪不得师尊总说你比我更有佛性,自在心服口服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