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五七章 逃亡之舟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片刻,浮城的速度开始减慢,但因为惯性很难控制的缘故,飞过叶信等人近千米,马上就要进入星殿遗址的时候才停了下来,而在后方,几十道飞梭划破夜空,向着这边疾掠而至,应该是浮城闯入赤阳道,惊动了佛院的修士,其中永逸驾驭的飞梭投向叶信这边,其他佛院修士继续逼近浮城,在浮城上空急速盘旋着。

  “叶星主,你们没什么事吧?!”永逸在空中高声叫道。

  “我们没事。”叶信急忙回道:“永逸大师,这座悬山是我星殿的法器,事先忘了告知佛院,怪我太马虎了。”

  “那是……你们星殿的法器?”永逸愣怔了一下,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本事,千余米外那些飞梭突然离开浮城,向着这边卷来。

  “既然这样,我们就放心了。”永逸在空中稳住飞梭,随后又道:“叶星主,这里没什么事吧?”

  “没事没事,一切安好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那我们先回去了。”永逸说道,接着他做了个手势,带领众佛院弟子向着远方掠去。

  看着飞梭的光芒消失在天际,师东游缓缓说道:“佛院的弟子,心性都不错。”

  “不要忘了五十万斤银髓的面子。”泥生轻叹道:“否则他们顶多是不干涉我们的行动,哪里会象现在这样关心我们的安危?”

  叶信顾不上说闲话了,已向着浮城的方向掠去,不过他只在圣元境,又没有佛院那种飞行法器,纵使心中非常焦急,但身形只能一点点向上升,直到靠近悬山,抓住了山壁上的蔓藤,速度才开始变快,用了十几息的时间,终于翻过崖边,跳到了平地上。

  叶信向着浮城驰去,浮城的气息有些不对头,一点声响都没有,等到了城中,发现他的预感果然没错,浮城变得空空荡荡,一个人影都没有,恍若鬼城,上一次在证道世,他经历过这种场面,因为小天界中那位天域大能突然发难,掠走了所有人,也是让浮城变成如此模样。

  叶信冲到法阵中,身形陡然消失不见,下一刻,他看到了散发出万丈金光的天道碑,而天道碑中隐隐有一条人影,温容与邵雪等人都围在天道碑附近。

  道友会要进行最后一次决战,逼得叶信提前出关,从那之后一晃半年多了,叶信再没进入过小天界,此刻看到小天界的变化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小天界的范围比以前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,已经变得一望无际了,甚至衍生出了一片片山川河流,很多人影在远方忙碌着,似乎浮城中的人已经搬迁到了这里,并且开始建造自己的家园。

  以前的小天界,只是一种提供修炼环境、并且可以种植药草的场所,现在却已有了大世界的气象,至少是一种雏形。

  “信哥?怎么是你?!”邵雪等人看到了叶信,都大吃一惊。

  叶信落在天道碑旁,看着天道碑不停喷吐出的光焰,而温容的母鼎则倒扣在天道碑上方,把所有的光焰吞进去,并且转化成一种温润、洁白的光芒,洒向四面八方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叶信低声说道。

  “我们也不知道。”邵雪说道:“是真真姐,真真姐说浮城不能停在天波山了,要动一动。”

  “哥,你怎么来了?”叶玲叫道。

  “你们现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?”叶信又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呀。”叶玲说道。

  “连你也不知道?”叶信看向温容。

  “真真姐没和我说,只是让我来帮忙。”温容顿了顿:“这里是赤阳道吧?”

  就在这时,天道碑喷吐的光焰开始逐渐减弱,接着真真的身影从光焰中走了出来,她的脸色显得有些疲惫,看到了叶信,展颜一笑。

  “我现在已经可以驾驭悬山总阵了,不过耗费了不少元力,小天界现在做不到自力更生,还需要靠外面来滋补。”真真说道。

  “真真,你怎么想到要把浮城搬到这里来的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迟早要试一试,因为我们要逃命啊,不是么?”真真说道:“而且总不能象难民一样胡乱逃跑,人心会散的,要逃也要带着自己的家一起逃。”

  温容等人面面相觑,逃命?谁要逃命?

  叶信不想当着温容她们的面谈这个事情,随后看向温容:“你先带着她们到周围转一转,我和真真有话说。”

  温容点点头,随后邵雪等人示意了一下,向外走去,别人还好说,叶玲满心的不乐意,嘴撅得老高,她认为自己早就长大了,有能力为大家分忧解难,可叶信始终把她当成个孩子,什么事情都不告诉她。

  当温容几个人走远之后,叶信低声说道:“我们为什么要逃命?”

  “我在九鼎城种下了不少花草,离开的时候没有带上它们,前段时间,我总能感觉到,它们在拼命的告诉我,走远一些、走快一些,否则就会大难临头。”说到这里真真犹豫了一下:“本来不想告诉你的,但你……应该能承受得住,现在的九鼎城,已经不复存在了。”

  “没有了么……”叶信脸色一僵:“薛白骑呢?”

  “那我不知道。”真真说道。

  其实在当初听计星爵说起那位大劫者返回天域,要助两位天域之神进入浮尘世的时候,他就有预感了,只是没想到事情发生得如此之快,九鼎城不复存在了,是被那两位天域之神毁灭的么?!

  “不要想那么多了,在天罪营的时候,除了你和老十三以外,我和白骑的关系最好,现在我和你一样担心他的安危,但有些事情,想得再多也是没用的。”真真说道,随后她拉住叶信的手:“走,我带你去周围看一看。”

  “你的手……怎么变成这个样子?”叶信吃惊的说道,真真的皮肤一直很白,可现在竟然白得近乎半透明了。

  “没事,可能是这段时间太吃力了。”真真说道:“其实你早就知道浮尘世的事情了,对吧?”

  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叶信反问道。

  “这里的混沌之气是你我滋养出来的,从那之后,我更明白你了,因为能隐约感觉到你的情绪变化,你很害怕,想快点离开河图洲,是不是?”真真说道。

 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,不管他如何擅长自我催眠,如何善于模拟各种这样的心理层面,但真正的情绪变化是无法被遗忘、消解的,他也是人,面对不可战胜的威胁,他同样会感到畏惧,不过,他是整个集团的领袖,是无数人的精神寄托,所以他必须把自己的畏惧深深埋藏在心底,展露在外的,都是自信、坚韧、强大、才智等等正能量的引导。

  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在害怕什么?”真真低声说道,她只知道要逃跑,但不清楚为什么要逃,也不清楚九鼎城为什么会覆灭。

  “天域诸神。”叶信缓缓说道。

  “如果我不是这么了解你,一定会认为你在说胡话。”真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还能笑得出来啊……”叶信叹道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害怕天域诸神?”真真又问道。

  “原因很复杂……”叶信犹豫了一下:“而且有些事我到现在也没想通,到底是什么东西,会让他们历经几万年依然念念不忘。”

  “那就别乱想了,你不是说过么?车到山前必有路、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真真说道,接着她抓紧叶信的手,身形掠向空中。

  赤阳道的压力不可能渗透到这里,而且这片天地是真真缔造出来的,她在其中行走,速度已远远超过了‘身法’二字所能形容的极限,只是几个闪烁,她与叶信已出现在了大地的尽头,前方是一片汪洋大海。

  “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多海水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来赤阳道之前,我驭动浮城先到海王阁那边走了一圈。”真真说道:“我想啊,要滋养这片大地,应该有山、有草、还有水,但水有水的习性,没办法循循不息,后来我干脆引来海水淹没四极,然后海水会自然升腾出云气,再用法阵凝聚云气降为雨水,雨水又从河道中流入大海,也算完成了一个循环。“

  “你要做这些怎么不告诉我?我至少可以让别人来帮帮你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他们帮不上我的。”真真说道:“你想帮我,就多在小天界内修炼,对你对我都有好处,小天界的混沌之气越强,这片大地就会越宽广。”

  “这应该是……天域诸神才能做到的事……”叶信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不是我有多厉害,那个被你干掉的天域大能才是真的了不起,他至少也应该是一位半神。”真真说道:“这片小天界的根基,是他用大神通奠定的,我不过是捡了他的便宜而已。”

  “那就更不符合逻辑了,这样一位半神,以当年的明佛,怎么可能暗算得了他?!”叶信说道。

  真真沉吟了一下:“如果明佛只是一柄刀呢?真正出手暗算那位半神的,可能是其他人,不对,是其他神邸。”

  叶信差一点跳起来,这个问题他反复思考很久了,始终没找到合理的逻辑,真真这几句话,可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那位天域大能,确实很可能是一位半神,所以才会缔造出这匪夷所思的小天界,所以仅靠着煎熬万年的残破元神,也能差一点杀死他们所有人,而通过弑神起家的明佛,一定有大背景、大靠山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