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五九章 以人为镜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叶信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永逸的视线一转,落在叶信腰间:“叶信,你那颗珠子是用什么做的?我总是感觉很怪异……”

  “这个啊?”叶信笑了笑:“是我以前一个仇家的元魂,被我用神念封印起来了。”

  “仇家?还活着?”永逸的脸色显得有些僵硬。

  “嗯,我不允许他死,他就只能活着了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这可真是够狠的……”永逸叹道:“他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?让你这样恨他?!”

  “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我们是无冤无仇的,又同出一源,本应该相互关照才对,可他突然对我们下了毒手,差点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境。”叶信笑了笑:“其实如果是因为有利益瓜葛,或者是阵营不同,我并不会怪他,但一点因由都没有,那我就没办法接受了。“

  “惹上你,那是他惹错人了。”永逸又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很讨厌这种人,因为这种人往往会在我预料之外,给我造成致命打击,还有一点,我认为……人总该是有底线的,也所以,我憎恨一切做事没底线的人。”叶信说道:“你也知道,我的杀业很重,可我做事也有自己的标准,譬如说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再譬如说,以牙还牙、以眼还眼;我只河图洲杀了巫天寿,是因为巫天寿要谋夺我的基业;我杀了摄风老妖,是因为他居然敢从我的碗里抢肉吃,巫天寿死在我的刀下,因为我才使得巫家庄沦落到群龙无首的局面,然后他带着人攻占了巫家庄,把所有好处据为己有,凭什么?!“

  永逸只是笑吟吟的听着。

  “永逸,我知道你在笑话我。”叶信说道:“你们佛院明白我叶信的杀业极重,刀下不知道聚集着多少亡魂,我叶信哪里有资格谈什么底线?!”

  “叶信,你可别吓我,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。”永逸连连摆手。

  两个月的相处,永逸与叶信已经很熟了,熟到可以直呼姓名,不用在后面加上地位身份的点缀。

  “我自己心里是清楚的,必须要有底线,没有底线会变成什么样呢……只要我想,只要我能,天下人人皆可杀之!到那时候,我叶信就变成一个疯子了,不要说你们,连我自己在恢复神智时都会杀了自己!”叶信说道,随后他用指尖轻轻弹了弹腰间那颗黑色的圆珠:“而他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,我怎么可能放过他呢?”

  “你已经赢了,不如赐他一死,也好一了百了。”永逸说道。

  “我舍不得。”叶信摇了摇头:“其实他极有能力,曾经比我强得多,按理说我是不大可能胜过他的,每一次看到他,我都会想起他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成了烂牌,然后提醒我自己,永远不要犯类似的错误。”

  “你说说看,这家伙犯了什么错?”千代无双在一边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他犯的错太多了。”叶信沉吟了一下:“从大的方面说,他出身于流寇,这就决定了他对世界的认知停留在很肤浅的表层上,过于迷信暴力,而且野心太重,那个时候天凤星皇试图霸占我贪狼一脉的基业,只要他和凤步若之间有一人放弃争老大了,心甘情愿做个老二,他们双方的势力就会紧密团结在一起,那我就再没有机会了,可他们偏偏要争,都想着避免耗费元力,希望利用对方的手除掉我,这就给了我成长的时间和空间。“

  “还有么?”千代无双说道。

  “还有……”叶信瞄了千代无双一眼:“他的部下良莠不一,他本人行事缜密,很难找到破绽,但他的部下就差远了,只要善于营造时势,便有机会把他部下的破绽变成他的破绽,然后打败他。”

  叶信这话是对千代无双说的,狄战的部下还可以用良莠不一来形容,而千代无双所统御的族人,真的找不到几个‘良’人,基本都是‘莠’。

  千代无双应该是听懂了,她眉头微微挑动一下,随后陷入到沉思之中。

  “他原本是可以团结很多人、很多力量的,但过于沉重的野心注定了他绝无可能付诸真诚,我以前和他一样,后来才醒悟那是多么愚蠢。”叶信说道:“现在我能和无双姑娘,还有黑瓮魔圣成为朋友,就因为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错误。”

  永逸的脸色有些凝重,这段日子以来,佛院弟子经常聚在一起评价叶信,而此刻的永逸突然明白,他刚刚发现了叶信最大的优点,这小子太善于思考、太善于自我弥补了,有人要与叶信为敌,今天发现叶信身上有可以利用的地方,等过上一段日子,或许叶信自己就发现了自己的弱点,然后弥补上了。

  而叶信说的是心里话,进入河图洲之后,只要是闲下来,他都会对证道世发生的一切做分析、总结,有时候还会做换位思考,把自己假想成狄战,从狄战的角度出发,该怎么做才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。

  凤步若、狄战、乃至无恙大光明,都犯了同一个错误,一定要吃独食,一定要控制住所有的一切,达到君临天下大一统的局面。

  叶信创立董事局,就是做一个尝试,他要把不同阵营、不同身份来历的修士拉进来,看看能不能成为一种稳定的平衡同盟,如果要发号施令,千代无双和黑瓮魔圣都不是好选择,对自己有利,他们会赞同,对自己不利,他们肯定要强烈反对,大家能不能一起走下去,其中的技巧性远超过君临天下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气呼呼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:“都跑到这里来了?我还以为你们这些混蛋带着东西潜逃了呢!”

  叶信一愣,急忙站起身:“计大哥?”

 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条裂隙,而计星爵的身影从裂隙中走了出来,在他的脚尖踏上赤阳道的瞬间,一股无形的煞气如冲击波般猛然炸开,把附近的鬼十三、泥生等人推得踉踉跄跄向后退去,刚刚捆扎好的几个布袋竟然被劲流撕裂,里面收集好的法宝、法器、各种样子的匣子化作无数雨点纷纷扬扬向后卷落。

  叶信也怀有煞气,但他的煞气与计星爵的相比,犹如小巫见大巫,叶信释放出的煞气总会向气流一般卷向四面八方,而计星爵的煞气却恍若实质,甚至形成一道领域状的空间,可以把周围的一切全部推开,甚至可以伤人。

  而且叶信是在全力运转元脉时,才能释放出奔涌的煞气,而计星爵此刻却在平息自己的波动,此长彼消,他引发的动荡居然远在叶信之上。

  永逸接连向后退了几步,他的眼睛瞪得溜圆,几乎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了,做为明界弟子,他的眼力和见识不知道要比叶信等人强出多少,只看计星爵从空间裂隙中走出来,还裹挟着如此强劲的煞气,他的脑海中立即闪过两个人的名字:丁剑白、计星爵!

  五族修士,每一族都有两位虚空行走,一位大劫者,除了天族的虚空行走坐镇劫宫之外,其他虚空行走经常在诸界诸路出现,而每一次出现都代表着有一场毁天灭地的腥风血雨将要来临。

  叶信刚才喊出一声‘计大哥’,莫非来人就是计星爵?!永逸只感觉自己已无法呼吸了,虽然他们的师尊白佛也是一位大圣级的修士,但大圣与大圣之间,地位、实力也会出现极其悬殊的差距,计星爵是虚空行走,等于是人族总脉的守护者、监督者,而白佛只是人族中的修士,虽然实力已达到顶尖了,但带刀侍卫与刑部尚书绝对不是一码事。

  计星爵走出两步,气息总算恢复了平静,叶信长长吁出一口气,他看得出来,计星爵应该刚刚经历过一场格外激烈的战斗,现在计星爵的头发还有些乱,长袍也破了,长袍上甚至还有血迹,以计星爵圣体的强度,怎么样飞溅的鲜血才能透过圣体,溅落在计星爵的长袍上?或者说,那就是计星爵自己的血?

  “都看着我干什么?忙你们自己的去,滚!都滚!”计星爵喝道。

  计星爵的心情看起来很不好,连千代无双都老老实实的退到了远处,永逸根本不敢过来向他告辞,悄悄带着小晴走到另一侧,又悄悄的释放出飞梭,向着叶信使了个眼色,飞梭带着他们两个缓缓升上半空。

  其实叶信心里也在打鼓,这就是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了,如果计星爵气得失去理智,一掌拍死他,那也就拍死了,不可能有人为他讨要公道。

  不过,计星爵唉声叹气的坐在他身边,并没有让他也滚远,证明计星爵可能是有话要说,也证明计星爵应该是把他当成朋友的。

  “计大哥,你的心情不太好啊。”叶信低声说道。

  “岂止是不太好?!”计星爵掏出一只金黄色的葫芦,接着饮了几口,随后斜眼看向叶信:“我没地方去,只能来找你了,谁想到你们都不在,我还以为你小子要和我玩道友会那一套呢,差点没把我气死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