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六零章 神秘的自我封印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计大哥,你把我叶信看成什么人了?”叶信叫起屈来:“你应该知道,我对董事局的未来是极有信心的,怎么可能让大好前景毁于一旦?再退一万步说,我支撑不下去了,想最后捞一笔跑路,但我蒙谁也不能蒙你计大哥啊!蒙了别人,他们找不到我,只能认栽,可是让你计大哥怀恨在心,诸界诸路哪里有安全的地方?迟早有一天会被抓到的!”

  “嚷嚷什么?我就是那么一说。”计星爵说道:“其实我知道以你的头脑,不可能做这种蠢事。”

  “这已经不是蠢了!”叶信叹道:“如果计大哥给董事局投了几千万斤银髓,我还有那么一丁点可能生出异心,携款潜逃,可是,总共才两万股份吧?我至于么我?!就算实在不行了,我也可以破产清算啊,别的董事我都不管,这里我一定会让计大哥满意的。”

  “破产清算是什么意思?”计星爵一愣。

  “就是指董事局的运转出了问题,支撑不下去,最后的选择是清算所有财产,弥补各个董事的损失。”叶信解释道。

  “我虽然只拿了一万斤银髓,但可是倾注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的,再过上七、八十年,我还要闭关,一应所需……我是把希望放在你身上了。”计星爵显得有些恼火:“叶信,我把丑话说在前面,你想破产?门都没有!!”

  “我也就是这么一说,董事局有计大哥这样神通广大的董事,怎么可能破产呢?!”叶信说道。

  计星爵多聪明的人,立即听出了叶信的弦外之音,又斜着瞄了叶信一眼:“你放心,以后有事情,能帮的我肯定会帮,就算不是为了你们,也要为了我自己。”

  计星爵虽然是虚空行走,但天域对他的限制是无所不在的,首先他不可能动手去抢掠其他宗门的财富,那样他虚空行走的位置就坐不住了,其次他也不能接受其他宗门的贡礼,因为虚空行走必须要秉持绝对的公平,一旦犯戒,九霄镜下将无所遁形,如此计星爵就要遭受严厉的惩罚。

  计星爵所拥有的福利,是靠着虚空法印巩固自己的进境,并且享受劫宫的待遇,但这些只是能让他维持现状而已,想继续提升,所需要的海量资源,都需要他自己去努力,所以往常计星爵出关后,一半的时间要用来游走,到处惩恶扬善,另一半的时间就是亲自去历练,收集资源,虚空行走是独行者,没有别人可以依靠。

  虚空行走只是现在拥有的,并不是终点,到了计星爵这种程度的修士,都会把视线转向天域,封神立邸,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。

  与叶信相识,让计星爵眼前一亮,他发现了另一条路,或者说,发现的是一种制度上的破绽与漏洞!就像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世界,把商业碾压得体无完肤一样,修行界也没有人会把做买卖当回事,从没听说过有谁只靠着做买卖做到进入天域、做到封神的。

  计星爵参与原始投资,然后拿分红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不是贿赂,更不是抢掠,他收得心安理得,也不怕九霄镜的审核,董事局不是他创立的宗门,他亦不是为董事局出力,时常回来转一转,只是在等分红,他没有触犯劫宫的任何禁忌。

  几百万颗五转金丹,几十万斤银髓,这点东西计星爵根本看不上眼,他看重的,是叶信在河图洲的小格局内就掀起这么大波浪,等以后在天路中站稳脚跟,不知道会敛集多少资源与财富!所以他在听到叶信说什么破产清算时,才显得很恼火,因为叶信这样是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。

  也就是叶信,计星爵把叶信当成自己未来的金主,说话做事都要有些顾忌,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换成别人这样说,他早就暴跳如雷了。

  “计大哥,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?让你的心情这么不好?能不能和我说说?”叶信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几步,抓起了永逸留下的酒坛。

  “我没事,倒是你,恐怕要完蛋了。”计星爵叹道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叶信手中的酒坛差一点掉在地上,都说心怀坦荡、处事不惊,而叶信偏偏是心中有鬼的,当下的情境,就像是天下头号通缉犯在与天下总巡捕交朋友,对心脏是极其严峻的考验,计星爵随便说上一句模棱两可的话,都会让叶信的心跳加速,现在计星爵居然说他叶信要完蛋,叶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。

  “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吧?灭法世就是大熔炉,一百个进去,恐怕只有三、五个能活着出来。”计星爵说道。

  “记得啊。”叶信心中稍定。

  “现在的灭法世已经从熔炉变成了杀戮场,因为灭法化界塔又出现了。”计星爵眼中充满了惆怅:“你的运气真不好,如果早个十年二十年,有我护持,你应该是有惊无险的走过这一难,进入了天路,可现在……灭法世已乱了,一切都乱了。“

  叶信把酒坛递给计星爵:“计大哥,这是佛院的美酒,还没开封呢,你一边喝一边说。”

  计星爵接过酒坛,拍开上面的泥封,连喝了几口,随后抹了抹嘴:“我想过可以直接把你带入天路,但这样对你不公平,真圣必须要进入灭法世淬炼,少了这一环你是走不远的,天路中那些大世家、大宗门的弟子,勘破真圣之后,同样要退到灭法世经历九死一生的考验,没有灭法世的痕迹,别人都会瞧不起他。”

  “计大哥,还是聊聊灭法世吧,灭法世到底怎么了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不对啊……”计星爵反应过来,上下打量着叶信:“你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害怕,反而有种很兴奋的感觉呢?”

  “计大哥你不知道,我这个人啊,很喜欢遇到乱局。”叶信笑了笑:“如果是治世,我顶多能做一个成功的生意人,乱世才能让我把所有的本事都使出来。”

  “连我都差点自身难保,就你那点本事?”计星爵露出冷笑。

  “计大哥,你不是……故意吓唬我呢吧?”叶信愣了愣,堂堂虚空行走,也差点自身难保?!

  “此次灭法化界塔与往日不同。”计星爵说道:“你不要以为灭法化界塔只是一座高塔,实际上那是通往另一极的入口,其地域之广,不亚于我们这一极,我刚刚从化界塔回来,现在的灭法世,有无数缕化界真气在各方肆虐,而且还出现了大批邪修,我们六大虚空行走聚齐,也不过是与那些邪修斗了个旗鼓相当而已。”

  “计大哥,你们虚空行走不是一共有十位么?”叶信问道,看来这一次激战对计星爵的内心冲击很大,竟然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了。

  “剑白他们在闭关,这个时候不能惊动他们,勉强让他们出关,他们也没办法应付。”计星爵说道。

  “计大哥所说的剑白是……”叶信问道。

  “此人姓丁,叫丁剑白,和我一样亦是虚空行走。”计星爵说道:“他性格很固执,以后你如果遇到他,要对他敬而远之,否则会有麻烦的,譬如说你的道友会,我感觉没什么,你利用自己的小聪明设下圈套,他们以为天上可以掉馅饼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,无所谓,但如果换成他,他十有八九会解散你的道友会,然后逼得你把所有金丹都还回去,不够还的话,他甚至还有可能自己掏腰包。”

  “这样的人啊……”叶信不由咧了咧嘴。

  “我不太喜欢他,如果长时间和他一起走动,或许会生出一些龌龊,幸好,我与他是轮换的,他闭关的时候,我去诸路诸界走动,等我闭关了,他再出来,碰面的时候只有那么几年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计星爵说道,随后皱眉沉吟了片刻:“这段时间你不要再修炼了,是游山玩水也好,是吃喝玩乐也好,总之要让自己的进境慢下来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?”叶信感到大惑不解。

  “我也得承认,你小子确实是个天纵奇才。”计星爵说道:“可现在不是时候,一旦你勘破真圣,就要进入灭法世重新淬炼圣体,太过危险了,拖延时间不动,又对你以后的修行不好。“

  叶信没有做声,计星爵越说灭法世危险,他反而越想去看看。

  “还有那丫头。”计星爵用下颌向着千代无双的方向点了点:“和她打好交道,对你以后应该有大好处。”

  “计大哥莫非是看出她的来历了?”叶信心中一动。

  “我看不出来。”计星爵摇头道:“只是……我见过有人封印自己元脉的,也见过封印自己修为的,但我从没见过有人把自己的神识封印起来,嘿嘿嘿……很奇怪啊!”

  “神识?”叶信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神识的范畴很大,包括你的经验、见识还有过往的记忆等等,譬如说你得到一件法宝,马上知道怎么样去淬炼,再譬如说你进入一座法阵,自然知道该怎么运转,或者是该如何破解。”计星爵说道:“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神识封印起来呢?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