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六三章 阴丹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墨衍发现的,是几件散落在草丛中的飞梭,飞梭已变得黯然无光,只有尺许长短,就像废铁一样,上面居然结成了蜘蛛网,显然已经被抛弃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  最先从飞梭上落下的叶信拾起一支飞梭,观察了片刻,轻轻把飞梭放下,他发现墨衍的表情有异,顺着墨衍视线的方向看去,发现几十米开外的杂草环绕的山壁前,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,那块石头的颜色、材质与山壁有着很明显的区别,应该是被人移过去的。

  “老大,我感觉这里的气息不对,好像藏着一只洪荒怪兽一样。”墨衍低声说道。

  “来都来了,总要见个分晓。”叶信淡淡说道,随后迈步向着前方的山壁走去。

  赤阳道中的生命,要比外界坚韧得多,也强大得多,连这种石头也要比外界的更沉重,不过叶信好歹也是圣元境大能了,他只轻轻用力,便把巨石推倒,下一刻,他看到了巨石所遮挡的山洞,双瞳蓦然缩紧。

  洞中有五对男女躺在地上,他们紧紧拥抱着,因为身上没有了衣物,所以叶信看得很清楚,他们的皮肤显得非常粗糙,颜色也变成了一种灰褐色,象药渣一样,没有气息,也没有元力波动,如果不是用眼睛看到他们,靠着感应,只会把他们当成一截枯木,或者是一块石头。

  其他人叶信认不出,而最靠近洞口的那对男女,叶信是没办法忘记的,正是永逸和小晴。

  叶信长吸一口气,他的脑海中闪过了永逸和小晴的身影,那个性情开朗,经常与千代无双斗嘴的永逸,还有那个活波可爱,整天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小晴,从此就天人永绝了么?!

  “永逸师兄?!”永业看到这一幕,发出惊呼声,接着便向着永逸扑去。

  “不要动他们!”叶信喝道。

  不过叶信的提醒慢了一拍,永业的双手已接触到了永逸的背影,受到外力影响,永逸和小晴立即炸开,化作一团飞灰,飘扬在空中,接着又缓缓向下沉去,而永业变得呆若木鸡,他保持着僵硬的姿势,傻傻的看着飞灰在他眼前飘落。

  “把他拉出来!”叶信又喝道。

  千代无双上前几步,扣住永业的肩膀,把永业往外拖,而永业依然沉浸在极度的震骇之中,就像不会动的雕塑一样,任由千代无双把他拖出了山洞。

  其他佛院修士看出山洞中的同伴都已死去多时了,露出悲愤交加之色,不过永业的教训就在眼前,他们都没有乱动。

  “你们六个人返回佛院,向自在大师禀报。”叶信用指尖点了三对男女,又补充道:“分成三队走,相距要在千米开外,如果有人遭受袭击,千万不要管,你们的任务是告诉自在大师敌人在什么位置,与完成这个任务相比,其他都不重要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其中一个佛院男弟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,接着他们三对男女驭动自己的飞梭,先后掠向空中。

  “你们守在这里。”叶信说道,随后他迈步缓缓向山洞走去。

  “叶信?你……”千代无双欲言又止。

  “你要留下保护他们。“叶信说道。

  “叶信,敌人在里面?”千代无双到底是忍不住了。

  叶信没有回答,他已走到了山洞内,缓缓步入黑暗之中。

  这条黑暗的山洞并不长,只是几十息的时间,叶信便已走到了山洞的尽头,他第一眼看到的,是一只倒扣着的巨大瓷瓶,瓷瓶中有无数浅蓝色的电光在往来穿梭,犹如一条条灵蛇,而在电光萦绕之中的,是一对男女,他们在紧紧相拥,灵蛇般的电光不停的透入他们的皮肤,但他们好像感觉不到痛苦,那种表情如同梦境一样安详。

  旁边坐着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,他双眼死死的盯着瓷瓶,显得很紧张,指尖不停的点动,每一次点动都有更多的电光在瓷瓶内生成,此刻叶信已停在二十余米开外的地方,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叶信的存在。

  而在瓷瓶的另一端,站着一对男女,他们已不能动了,应该是被某种法门所制,他们看到了叶信,眼中流露出哀求之色,只是缺少语言交流,没办法判断他们的准确意思,不知道是哀求叶信救他们,还是哀求叶信杀了他们。

  叶信静静看着瓷瓶中穿梭的电光,其实他早就猜出敌人在山洞内,佛院始终的弟子包括永逸在内共有十四人,外面只有十个,那么缺的四个必定在里面。

  而且他也猜到此次遭遇的,应该是平生未遇之劲敌!永逸生性虽然平和,缺少战斗经验,但毕竟是圣元境大能,境界不比他叶信差,而且还有境界相当的小晴相助,敌人能在极短时间内结束战斗,并且掠走永逸和小晴,实力很可能达到真圣。

  叶信并不想在这个时候直面一位真圣,但他已别无选择了,他们接近山洞,敌人肯定感应到了他们,刚才让那个六个佛院弟子返回佛院,就是一次试探,如果山洞中的敌人察觉他们想走,立即冲出来阻拦,他会拼死挡在前面,让千代无双等人逃出去,但山洞中的敌人完全不在意,代表着那六个佛院弟子已生机渺茫,几乎不可能活着返回佛院,也代表着真圣级的敌人,不止一个。

  既然走不了,那只能死战!

  “您老这是在做什么?”叶信用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说道。虽然那老者完全不理会他,当他不存在,但他分明能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,这种无形的威压让他不敢乱动。

  寻常与人交手,该动用什么法诀,杀神刀应该斩向哪里,用什么样的速度与力量,属于一种无需用理智去判断的本能,可是,那侧对着他的老者,给他一种全无破绽的感觉,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出手,而且本能在告诉他,一刀之后,必将遭受对方毁灭性的反击。

  “我在炼丹。”那老者慢悠悠的回道。

  “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炼丹的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天下万物都有其独特的两面,你所见过的金丹属于阳丹,而我淬炼的金丹是阴丹。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用他们来炼丹……是不是有些残忍了?”叶信顿了顿:“他们都是与人无害的老实人,不应该落到这种下场的。”

  叶信是要保持绝对的冷静,以应付当前的危局,不过,他心中还是产生了波动,否则不会说这种废话,在他眼中,永逸他们确实是老实人,连双手沾满血腥的他都不忍心去伤害,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被人用来炼丹,太悲惨了。

  “你吃过肉么?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吃过。”叶信回道。

  “吃过什么肉?”那老者又问道。

  “猪肉牛肉羊肉鸡肉都吃过。”叶信说道,他已经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,但为了拖延时间,也为了找到对方情绪波动的刹那机会,他只能说下去。

  “它们都是与人无害的牲畜,为什么要吃它们?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叶信沉默了片刻:“因为我饿。”

  “我也饿。“那老者露出微笑。

  “可他们是和你一样的人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那更简单了,只要我不把他们当人,就没问题了。”那老者说道:“你很生气,只是因为你认识他们而已,这就像你养了一条狗,有人把你的狗宰了吃掉,你会非常愤怒,因为你把那条狗当成了自己的朋友,但对吃掉狗的人来说,这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“

  叶信经历过无数次谈判,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语塞的感觉,良久,他轻叹一声:“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坏人,现在才明白,我坏不坏,到底有多坏,还要看和谁比。”

  “在你眼中,如果天下是非黑即白、非好即坏的,只能说你的修行还很肤浅。”那老者再次露出微笑,接着他一招手,倒扣的瓷瓶慢慢升起,而在电光萦绕中的那对男女皮肤已失去了光泽,气息也已断绝,而瓷瓶中的电光缓缓向中央坍缩,凝成了一颗珍珠大小的青色圆球。

  老者的衣袖甩了甩,那对已死去的男女象稻草般飞向一边,接着慢慢落在地上,其实只要那老者的动作稍微快一点,或者用的力气大一点,那对男女便会被震成飞灰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老者好像很小心,不愿意让那对男女彻底灰飞烟灭。

  接着,那颗青色圆球落在老者掌心中,他仔细的盯着青色圆球,眼神显得很满足。

  “事实上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,没资格指责谁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好吧,就按照您老的道理讲下去,他们是人也罢,是狗也罢,总归是我的朋友,您老害了我的朋友,应该付出一些代价吧?”

  “你很放肆。”那老者终于抬起头看向叶信:“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么多么?区区圣元境,竟然能让我感受到威胁,你算是第一个了,呵呵呵……你虽然没有动,但就像毒蛇一样让我不安,我不想被毒蛇咬上一口,所以才和你好好商量,不过,这可不是你放肆的资格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