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刻,圣印修士们释放出的元力波动已连成一片,而他们释放出的法宝都是一尊方印,不过方印的大小、颜色各有不同。

  只是,圣印的修士们并不知道,北山列梦早就把他们出卖了,驭动方印的法门虽然是高圣传下来的,但他们毕竟不是高圣,方印亦不是高圣手中的惊魂印,北山列梦在长时间的观察中,早已看出了这种法门的强项与弱点,并且都转告给了叶信。

  在那些修士们亮出法宝的同时,叶信也已亮出杀神刀,笔直掠向前方那穿着大红袍的修士,刀光如闪电,斩向迎面掠来的方印。

  叶信的元脉运转到了极致,他的周身突然荡起一片片黑色如火焰般的烟气,并且透过他的圣体,弥散在周围,这让叶信的身形看起来好似膨胀了几圈,更平添了几分威势。

  轰……淡青色的刀光与火红色的方印撞击在一起,方印承受不住这种巨力撞击,像一颗炮弹般飞了出去,足足飞出千余米外开,最后撞入到茂密的林地中,不见踪影。

  “怎么……”那穿着大红袍的修士瞪大眼睛,他万没想到自己淬炼了无数年的法宝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  “咦?!”叶信也微微愣怔了一下,两个多月来,这是他第一次与人交手,以前他可不想沾染上化界真气,搞到这种地步,只因没办法,他汲取了那几个真圣的力量,也就汲取了一些化界真气,计星爵的警告犹在耳边,他一直努力让体内残余的化界真气慢慢消解掉。
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全力运转元脉,已接近消失的化界真气好像被重新激活了,并且渗入他的元府,与元力相冲撞,化作一片片闪烁的光斑,一刀斩出,那些光斑也消失无形。

  紧接着,叶信缓过神来,身形再次向那穿着大红袍的修士掠去,随后手中的杀神刀一闪而逝,卷向那修士的脖颈。

  那修士尚来不及召回自己的法宝,只得拼力向一边闪避,同时双手向前撑出,在他的怒吼声中,笼罩着他的圣体蓦然膨胀了一圈,他是把自己的圣体防御力展现到极致,试图硬生生挡住叶信这一刀。

  叶信的双眼变得茫然,此刻他并没有凝注前方的对手,而是用神念内视,反观自己的元府,他体内的化界真气又一次涌入元府,在与元力的冲撞中,迸射出片片光斑。

  对圣元境大能来说,淬炼大成的圣体就是自己的第二条命,如果是面对真圣,那是另外一回事,可如果面对同阶修士,圣体往往可以挡住敌人的全力一击,甚至是几次攻击,给自己的反攻争取时间。

  不过,叶信的刀幕已变得与以往不同,淡青色的杀神刀似乎在燃烧,刀光所过之处,留下了一片片疯狂卷动的黑色烟气。

  轰轰……那穿着大红袍的修士全力撑开的圣体,被刀光绞得粉碎,接着他的脖颈间出现了一条血线,他的表情变得僵硬了,随后头颅滑落下来,而无头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。

  叶信的身形从那修士身边掠了过去,一幅诡异的画面出现了,从那颗头颅的颈腔,还有尸体的颈腔,同时炸出一团流光,两团流光汇集在一起,向着叶信追去,撞上叶信的圣体,消失不见,似乎已融入到叶信的圣体之中。

  其他圣印修士释放出的方印如同一道道星光,掠向叶信,叶信陡然转过身,八极炫光的刀幕全力绽放。

  尽管法门的威力在赤阳道中受到了大幅压制,但叶信八极炫光的刀幕依然显得格外惊人,犹如实质般的刀光一层层、一片片向外卷去,所有接近的物体乃至劲力,每一个刹那都要接受成百上千次斩击。

  轰轰轰轰……足足有五尊方印尚来不及脱离刀幕,便被刀光绞成了碎片,在圣印的修士们之中,也有五个修士当场口吐鲜血,身形踉踉跄跄着栽倒。

  法宝是修士的命根子,法宝被毁,修士必定遭受重创,如果有人能毁掉叶信的杀神刀,叶信也一样要落入半死不活的境地,只不过杀神刀来自无道者的传承,别说圣印的修士,连天域诸神也未必能做得到。

  对面那穿着蓝布衫、脾气很暴躁的修士长吸一口气,一颗黑色的方印从刀幕中冲出来,落在他身前,接着他怒吼道:“打!”

  嗡嗡嗡……一颗颗方印裹挟着破空声,再次卷向了叶信,虽然叶信的刀幕充满了摧枯拉朽的毁灭性力量,但在赤阳道中硬顶着无穷无尽的压力,释放出这种法门,元力耗损必定极为剧烈,他们不相信叶信还能持续下去。

  轰轰……卷入刀幕的方印都绽放出耀眼的光芒,还有疯狂震荡的元力波动,接着先后被刀光轰飞。

  其实贪狼战诀是极擅长倚强凌弱的法门,只要足够强、只要元力足够浑厚,八极炫光就是无敌的,任何人想攻击到叶信,必须先破开八极炫光的刀幕,破不开就万事休提,什么技巧都没有用。

  那穿着蓝布衫的修士伸手托住了自己的黑色方印,他的手微微有些抖,怎么可能?他是圣元境大能!手中的方印一旦释放出去,将裹挟如山岳般的巨力,却连围绕着叶信的刀幕风暴都没办法冲开?!

  事实上他们是占了大便宜的,现在的叶信正全神贯注参悟元府中的变化,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敌人身上,否则不会站在那里不停的释放八极炫光,那种战术太蠢了。

  叶信的双眼依然保持着茫然,在元府中滋生出的光斑,属于一种全新的力量,是由元力与化界真气相融合而成,但这种力量没办法积蓄,纵使他停下元脉的运转,光斑也会随之消失。

  不过,这种全新的力量让他的刀幕更强大,速度更快,甚至让他有一种错觉,好像已接近了真圣的边缘。

  下一刻,叶信突然止住八极炫光,果然,元府中闪动的光斑随之消失了,而元脉不再运转,也使得元府恢复了平静,再没有新的光斑滋生出来。

  圣印的修士们见八极炫光的刀幕消失,以为叶信的元力已接近耗尽,不等为首的修士下令,一颗颗方印已脱手飞出。

  北山列梦让三光提醒叶信,圣印的法门脱胎于高圣的惊魂九击,每一击都会越来越强,虽然圣印的修士只在圣境,而且也释放不出九击,最多能达到三、五击,但最强化的那一击威力是无以伦比的,叶信与圣印对战,第一击第二击时,可以对攻,可以寻机杀敌,等到第三击之后,就要以防御、闪避为主,免得白白损耗元力,还要面对巨大的风险,等到圣印修士释放出一轮攻击之后,会变得很衰弱,需要几息的时间才能恢复,这就是叶信反攻的机会。

  只是现在的叶信已完全忘了北山列梦的提醒,他感应到一颗颗方印向着自己掠来,再次释放出八极炫光,不过这一次他的双眼已经不再茫然了,身形也向前掠起。

  叶信不动还好,他向前飞掠,刀幕自然比之前凶猛了许多,也密集了许多。

  轰轰轰……足足有十几颗方印在刀幕的碾压中粉碎,只有一黑一白两颗方印勉强脱离了刀幕的攒击,向着后方掠去。

  第一轮被叶信杀伤的圣印修士,实力只是寻常圣境,他们的法宝不够强,连一轮都没撑过去,而剩下的那些圣印修士,都是如意境乃至圣元境的大能,面对威力暴涨的刀幕,那些如意境的修士也撑不下去了。

  叶信继续向前飞掠,卷动的刀幕突然开始坍缩,万千道刀光融而为一,斩向那个穿着蓝布衫的修士。

  场中仅剩的两位圣元境大能终于明白叶信是个什么样的对手了,虽然元力波动还在圣元境,但叶信释放出的所有攻击都拥有一种莫名的加持,使得威力无限接近真圣。

  那穿着蓝布衫的修士再次发出怒吼,手中的黑色方印全力射向了叶信,不过他的头却侧了过去,嘴巴半张,还有些撅起,那明显是‘走’字的口型。

  另一个老者身形突然后退,闪入到山林中,他已知道不可能战胜叶信。

  轰……那颗黑色方印被叶信一刀斩断,残余的刀劲透过元力乱流,击中了那个穿着蓝布衫的修士,那修士的圣体迸射出耀眼的金光,身形也倒飞出去。

  叶信抢上几步,刀幕迸射的同时,再次融为一刀,又卷向那穿着蓝布衫的修士。

  那修士法宝被毁,已是身受重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光卷落,在刀光斩开他身体的瞬间,一道光团从他身体中迸射出来,自动迎向了叶信。

  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哀嚎,刚才逃走的老者倒飞出来,紧接着出现的是千代无双,她手中死死扣着一颗方印,并用方印不停的砸向那老者的脑袋。

  千代无双的速度极快,半息的时间已经砸了几十次,那老者的圣体终于被砸碎,也被砸得头破血流,转了两圈,无力的栽倒在地。

  “妹子,这么残暴啊……”叶信喃喃的说道。

  “你真是不识好人心!”千代无双又气又笑:“我是怕一拳打死他,要给你留活的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