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七六章 盖世风采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“法海你不懂爱……”叶信的歌声在山谷间飘荡着,他的表情有些轻佻,这没办法,唱歌也是需要情境的,唱伤感的歌很难做到嬉皮笑脸,唱这种歌也很难严肃得起来。

  下一刻叶信的歌声戛然而止,他突然发现林中出现了四条身影,正从前后左右向着他逼近,因为那几条身影都藏在枝叶中,并且严格控制着自己的吐息,他根本没发现,直到那几条身影离开了藏身地,他才察觉到。

  接着,那四条身影已经穿出密林,出现在叶信周围,静静的看着叶信,他们的额头好像都出现了黑线,目光也很古怪,首先是叶信的歌声实在无法恭维,其次是天刚蒙蒙亮,鬼嚎个什么劲?!修士是力量层面的特权阶级,做为修士中的一员,当然要成熟一些、深沉一些,更要显得自己很有格调、内涵,大清早在山野间嚎叫,绝大多数修士真的做不出来。

  “哈罗,你们好。”叶信笑眯眯的说道,他依然带着几分轻佻之色,变化太快,他还没彻底从那个情境中退出来:“各位是圣印的朋友吧?”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其中一个修士冷冷的说道。

  “我是七杀门的修士,道号法海。”叶信说道:“听说圣印的朋友在寻找贪狼神殿的星魂,我这里恰好有颗星魂,一点薄礼、不成敬意。”

  说完叶信已拿出那颗七杀星的星魂,扬手扔了过去。

  “上宗的子明长老也在这里吧?还望几位通报一下,就说七杀门法海请见。”叶信又说道。

  一个修士探手接过七杀星的星魂,仔细观察了片刻,确认无误,脸色有些变了,如果叶信是其他宗门的修士,那就无需犹豫了,直接冲上去把叶信干掉,圣印在赤阳道内谋划的事情绝对不能传扬出去,但叶信是七杀门的修士,又给圣印带来了礼物,这事情不是他们能做主的。

  “原来是七杀门的朋友,稍等片刻,我这就去通报子明长老。”那修士说道,随后转身向着大山掠去。

  还有一个修士离开原地,掠向叶信来的方向,另外两个修士原地不动,可以说他们在陪着叶信,也可以说是在监视。

  差不多过了几十息的时间,掠向后方的修士先回来了,向着两个同伴微微摇了摇头,示意后方并没有警报,叶信是一个人来的。

  又等了片刻,那个回去通报的修士也回来了,他向着叶信躬身施礼:“法海大师,我宗子明长老有请。”

  “前面带路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在那修士的带领下,叶信进入了圣印在赤阳道的老巢,根据墨衍观察,这里至少有六、七十个圣印的修士,一路行来,叶信看到了不少人,那些修士的目光有的很冷漠,有的显得带着几分好奇,还有的完全当看不到叶信。

  走入一个比较宽敞的地穴,这里摆放着十几只制作简陋的椅子,上面都坐着人,叶信没有左右观察,因为他所展露出的警惕心越少,便越有机会获得对方的信任,接着叶信略微施了一礼,含笑说道:“请问哪一位是子明长老?”

  叶信的话音刚落,已有一人站起身,用充满喜悦的声音叫道:“法海大师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  想诈我?叶信心中冷笑,随后转头向那条人影看去,接着他的眼神呆滞了一下。

  那是一个女子,外貌看起来很年轻,眉眼显得有些妖媚,但瘦削的巴掌脸、淡淡的柳叶眉又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,把那种妖媚冲淡了。

  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熟悉,叶信眨了眨眼,突然反应过来,她就是合阳氏的首领合阳麻衣!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几个月前,合阳麻衣与摄风老妖走到了一起,他亲手斩杀摄风老妖,而合阳麻衣很狡猾,好像预感到摄风老妖不是对手,早早逃走了,而几个月之后,合阳麻衣居然到了这个地方!

  完蛋……只能动手了!叶信心中发出无奈的叹息,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,合阳麻衣居然在圣印的老巢内。

  合阳麻衣挑起裙摆,向着叶信这边盈盈走来,距离十余米远的时候,又深深向着叶信施了一礼,口中说道:“大师不嫌麻衣愚钝,数次提点,才能使麻衣勘破铁壁,得窥圣元,此番大恩大德,麻衣没齿难忘!“

  叶信心中很恼火,你知道我真实的身份,也就知道了,血战一场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说这种怪话有意思么?今天老子第一个就杀你!

  不过下一刻,那合阳麻衣抬起头,看向叶信时,让叶信又愣了一下,合阳麻衣的脸上充满喜悦,可嘴唇显得发白,那应该是过度紧张造成的,而合阳麻衣那种眼神,让他想起了小猫小狗要讨主人欢喜,或者是希望赢得主人接纳时的样子。

  这是搞毛?连叶信也感到有些迷惑不解了,随后他淡淡说道:“原来是麻衣首领啊,我们真是有缘,走到哪里都能遇到。”

  “能与大师结缘,是麻衣的福分。”那合阳麻衣急忙说道:“其实麻衣早就应该去拜访大师了,不过听说千代无双一直随侍在大师身边,大师也应该知道麻衣与千代无双的关系不太好,实在不敢冒昧惊扰大师。”

  叶信顿了顿,合阳麻衣是话里有话的,好像在说,她早就服了,也愿意投靠星殿,不过因为千代无双的存在,才一直不敢走近。

  和这种人说话很累,会枉死不少脑细胞,而且叶信也无从分辨自己的分析对不对,他犹豫了一下:“无妨,其实你和千代无双都是奇女子,河图洲格局已变,你们本应该握手言和的。”

  “那麻衣就全赖大师做主了!”那合阳麻衣显得喜出望外,接着再一次躬下身,她居然跪在地上,这次真正的大礼参拜了。

  叶信没动,受了合阳麻衣这一礼,他表面镇定自若,实际上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心中也在暗自失笑,莫非我叶信真是神威盖世,这让合阳麻衣心折,所以望风而降么?

  这是叶信玩笑的想法,其实他依然保持着高度警惕,准备随时大打出手,不过,他蒙对了。

  合阳麻衣与千代无双一直是死敌,这属于好听的说法,事实上千代无双是她合阳麻衣的克星,一次次的失败,一次次的屈辱,以至于在梦中听到千代无双的名字都会蓦然惊醒,后来叶信一人一刀,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巫家庄,又追入蛮荒之地,干掉了那个安流氏的圣元境大能,再千里驰援,斩杀摄风老妖,这些都给合阳麻衣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。

  合阳麻衣虽然是合阳氏的首领,但胆子一向不大,这属于各自不同的天性,叶信杀入巫家庄,她见叶信厉害,立即选择了逃跑,去向不老山求援,等到叶信追上摄风老妖,战斗刚刚爆发,她又逃了,也亏得她胆子小,否则恐怕早死在叶信刀下了。

  千代无双是她的噩梦,她完全没有勇气直面千代无双,而以千代无双的强势、霸道,依然乖乖在叶信座下出力,她又怎么敢去直面叶信?!

  所以在认出叶信的第一瞬间,她便本能的做出决定,把所有的宝都押在叶信身上,而场中十几位圣元境大能,她完全忽视了。

  合阳麻衣感到异常紧张,是因为担心叶信不会接纳自己,她可不想和这些圣印的修士死在一起!如果叶信拒绝,她只能立即逃走,象以前一样。

  “你放心。”叶信缓缓说道:“有我在,无双会收敛她的脾气的。”

  “麻衣的命以后就是大师的了。”合阳麻衣欣喜若狂,随后一脸巧笑走到叶信身边,搀住了叶信的胳膊。

  叶信有些尴尬,但也不好甩脱合阳麻衣,只得在合阳麻衣的搀扶下缓步向前走,而环坐着的圣印修士们都在面面相觑,他们有些摸不清叶信的深浅了,合阳麻衣现在终归也是圣元境大能,竟然对着叶信如此曲意逢迎,就像为人奴仆一样,叶信到底是什么来历?能让合阳麻衣把自己的姿态放低到这种地步?!

  叶信坐在了合阳麻衣的椅子上,而合阳麻衣乖巧的站在叶信身后,笑得小嘴都合不上了,她认准了一个道理,任何人的崛起都不是偶然的,是实力、才能、运道、人望等等的综合展现,叶信升入长生世不过一年多,便已成为河图洲的无冕之王,这样的人绝对值得投靠,当初选择摄风老妖,是真的瞎了眼!

  圣印的修士们多少有一种被喧宾夺主的感觉,其中一位老者干咳一声,向着叶信欠了欠身:“法海大师为我宗送上这份重礼,子明不才,代表我宗拜谢法海大师的高义了!”

  “子明长老不必客气,我们是自家人。”叶信说道:“而且,法海也是有事相求的。”

  “哦?不知法海大师有什么事需要我宗出力?尽管讲来!”那老者说道。

  “是不是有一个妖族修士被关押在这里?”叶信说道。

  还没等子明长老说话,合阳麻衣已抢先说道:“有的,就是千代少安,我昨天还去见过他。”

  那子明长老脸色有些发黑了,呆呆的看着合阳麻衣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