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九八二章 疯子的道理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 “是我的朋友。”叶信笑着说道:“这地方还不错吧?”

  “岂止是不错。”子明长老见叶信并不想详细介绍那女子的身份,也没有追问:“这简直是天界了!”

  “我们管这里就叫小天界。”叶信说道:“如果我愿意把小天界送给长老,长老能为我法海做些什么呢?”

  “大师……当真?”那子明长老愣住了。

  “我法海平生一向无虚言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我明白了……”那子明长老恍然大悟,随后缓缓说道:“原来大师想拜入我圣印啊……子明人微言轻,见识也少,不过我可以料定,如果大师真愿意把这小天界交给我宗,必能得宗主重用,说不定还可以亲见高祖圣颜,并且得到高祖的教诲。”

  “高祖?”叶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:“长老见过高祖么?”

  “我哪里有这个资格?!”那子明长老苦笑道:“不过我圣印的宗主以前就是高祖的侍者。”

  “我交出小天界,仅仅能见一面?还说不定?长老也太让人伤心了。”叶信笑了起来:“上宗果然是一群很有梦想的人。”

  “大师这是什么意思?”那子明长老看向叶信,他感觉叶信的话显得有些阴阳怪气。

  “可以了。”叶信对着真真说道。

  真真一挥手,一道道光柱极其突兀的从那几个圣印修士脚下升起,把他们裹挟在光柱中,冲上天空,接着光柱又开始向内坍缩,凝成了圆球的光罩,缓缓向着天道碑飘去。

  这不是真真的本事,是小天界的原始缔造者、那位天域大能的法门,当初包括鬼十三在内,所有太清宗的修士都被掠进小天界,凝成一颗颗光茧。

  真真借助叶信的力量,重新淬炼天道碑之后,这种法门也就可以被她所用了,只要一念引动,所有进入小天界的敌人,都会受到法门的禁锢。

  子明长老等人大惊失色,拼力在光罩中挣扎着,不过光罩正以极快的速度汲取着他们的元力,并且利用汲取到的元力让自身变得更加坚韧,子明长老等于在和自己对抗,前后只有几息的时间,子明长老等人便因为力量过快的流逝,而感到极度疲倦,接着便昏昏睡去。

  一株绿色的草芽从天道碑上方长了出来,时间的流动似乎增加了几千倍,草芽很快变成一棵小树,树干在迅速变粗,树冠转眼间膨胀到几十米方圆,一颗颗光茧从树冠中垂下,在外能隐约看到里面一动不动的人影。

  又看到这棵大树,叶信忍不住长长吁出一口气,当时那位天域大能可是把他逼到了绝境,他虽然征战无数,但生死悬于一线的战斗只有那么几十次,每一次都有很深的记忆。

  眼见真真已经彻底掌握了那位天域大能的法门,叶信明白真真的话并没有夸张的成分,在小天界内,真真就是无所不能的神。

  如果换成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,十有八九会感到不安,因为他不相信任何朋友、亲人,希望能掌控住所有的一切,如果有人不受他的控制,甚至可能威胁到他,那他必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那个人除掉,再亲近的人也不能让他真正放心。

  叶信虽然一直走在权力的制高点上,但他的权力欲并不强,否则也不会搞出什么董事局,鼓励大家产生私心私念,努力为自己奋斗,同时也为董事局出力,权力欲强的人必定会鼓吹人人大公无私,下层每个人都失去个性,不求回报的牺牲付出,所有的牺牲付出汇集到上层,才会有权力者的盛宴,而叶信的所作所为正好是背道而驰的。

  所以,看到真真确实完全控制住了小天界,叶信只感觉到由衷的高兴,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,一个人一辈子,总该相信一些人、一些事的,什么都不信,那生命也太悲哀了。

  真真自然看得出叶信在为她高兴,她带着得意的笑容,看向那一颗颗光茧。

  “真真姐,你能控制住这棵怪树么?可别又发疯了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那除非是我先发疯。”真真笑道。

  “一共十九个圣元境大能……”叶信喃喃说道:“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冲破真圣的壁垒!”

  “你上一次不是告诉我,计星爵说过了不让你这么快参悟真圣么?!”真真说道。

  “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?我一向是明知山有虎、偏向虎山行的,何况我很早以前就想见识见识灭法世的风光了。”叶信说道:“有些事情我要先去处理一下,然后就得回来闭死关了。”

  “你早应该定下心修炼了。”真真说道。

  “我们两个一直是我主外你主内的。”叶信笑道:“外面不安宁,我怎么可能坐得住?如果外面的危机不平息,迟早会威胁到你。”

  “如果你闭关……计星爵会保护大家么?”真真说道。

  “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离开过了,看来是真的把我们的安危放在了心上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叶信离开了小天界,当他走出法阵时,千代无双从墙角探出头,她脸上挂满了笑容,但笑得有些假,向着叶信这边挥了挥手,张口要喊什么,脸颊突然发红,什么都没喊出来,而叶信心中盘算着快速把手中的事情处理一下,然后进入小天界闭关,他压根没注意到千代无双,沿着街道向前掠去。

  千代无双的表情变得僵硬了,呆呆看着叶信的身影掠出老远,突然恨恨的跺了跺脚,片刻,千代兄弟的身影从对面的墙角出现了,千代少安犹豫了一下,低声叫道:“大家当的,你要勇敢一点啊!”

  “要勇敢!“千代少保向着千代无双挥动着拳头。

  千代无双大怒,那边千代兄弟见势头不妙,缩身急退,快速消失在浮城远方。

  千代兄弟转眼间已跑出几千米,藏身一座小院内,感应到千代无双并没有追上来,他们长松了一口气,片刻,千代少安突然说道:“少保,这样下去你会很危险的。”

  “哥,你说什么?”千代少保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我们可是亲兄弟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。”千代少安把声音压得极低:“叶星主毁了你的修为,所以你一直对他怀恨在心,能忍这么久,对你来说也不容易了,到现在你是没找到机会,如果找到机会……你的疯劲也上来了,恐怕连大当家的也管不住你。”

  千代少保沉默良久,突然笑了笑:“哥,我不瞒你,我确实是想杀了他,但那是以前,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。”千代少保说的实话,叶信毁掉了他一只手,妖族修士的全部修为都在自己的本命妖骨上,毁他一只手等于把他的修为毁掉了一半,怎么可能不恨?!

  “为什么从今天开始不一样了?”千代少安一愣。

  “大家都说你聪明,没想到你也有糊涂的时候。”千代少保说道:“因为你啊。”

  “我?”千代少安更不明白了。

  “他以前毁了我的本命妖骨,但今天,他把你带回来了。”千代少保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的一只手和我的亲哥哥哪个重要?说起来应该算我还欠他一些情分。”

  千代少安再次长松了一口气:“你能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千代少安清楚自己的兄弟暗地里是怎么样的仇恨叶信,应该如何劝解,一直是他最头疼的事情,因为千代少保向来不听人说,特立独行惯了。

  “哥,我虽然没有你聪明,但我也有自己的道理。”千代少保说道:“就凭今天他能把你带回来,纵使他再毁我一只手,我也认!”

  千代少安伸出双手,扣住千代少保的肩膀,用力扣了一下,兄弟两人相视而笑,随后千代少安说道:“你放心,他不会无缘无故伤你的,呵呵……你以为他看不出来你心存怨恨么?但他始终没有难为你,证明他是个行事有分寸的人,只要你不捣乱,肯定相安无事。”

  “我能捣什么乱?”千代少保说道:“你没看到大当家现在每天笑的次数都比得上以前几个月了,她过得这么开心,我怎么会忍心捣乱呢?让我干我也不敢啊,否则大当家那一关我都过不去。”

  “听说小天界内那个大药师很厉害的。”千代少安低声说道:“现在我们还没有资格开口,等过几年,大家很熟了,我会帮你去求她,保证会把你的妖骨治好。”

  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千代少保说道。

  此刻,叶信已到了平场上,永业等人尚没有离开,看到叶信的身影,永业立即迎上前,低声说道:“叶星主,你准备怎么处理那些圣印的修士?”

  “肯定不会让他们活着出来了。”叶信笑了笑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永业松了口气。

  “永业,你好像在为我担心啊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……”永业苦笑道。

  “说啊,难道你不拿当朋友么?”叶信说道。

  “大师兄以前说,叶星主为人虽然热诚,但行事手段亦正亦邪,否则不会集下如此沉厚的杀业。”永业说道:“如果大师兄知道叶星主决意除掉圣印的修士,他会很欣慰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