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一章 流年不利

小说:天路杀神 作者: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:2019-01-07 18:44:33 源网站:新笔趣阁xbiquge
 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,夜幕中震荡的元力波动已彻底熄灭,厉正奇的身影从夜幕中渗了出来,飘入血月宫的小楼,对着叶信微微躬了躬身:“叶先生,幸不辱命,所有逃散的血月宫修士全部授首,在下确保一个都没能逃掉。”

  “你袖子里藏着什么?”叶信突然问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厉正奇愣了愣,随后从自己的袖袍中取出一只半个巴掌大小的瓷瓶:“是少主赠与在下的法器。”

  “拿来让我看看。”叶信说道。

  厉正奇没敢犹豫,上前把瓷瓶递给了叶信,叶信接过瓷瓶后,并没有把瓷瓶打开,只是端详了片刻,随后把瓷瓶还给了厉正奇,厉正奇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  其实叶信不用看,就知道瓷瓶中有什么,是元神!而且还是大圣级的元神!

  能容纳元神的法器绝对是禁忌,通常那些炼器大家就算有足够的造诣,也不敢淬炼这种法器,那邪路修士把这种法器交给厉正奇随身携带,用意何在?捕猎?收获?

  叶信心中微动,不过靠着面具的遮挡,没有谁能看出他是在认真思考。

  老豹子、花补真君带着秘龙潜修们进入血月宫下层去打扫战场,下一个袭击的目标是影月剑宗,用不着他们出力了,叶信要的是影月剑宗山后那三个灭法丹田的传送法阵,影月剑宗的修士逃就逃了,他们能否回到满月剑派去求救兵,对叶信的计划毫无影响。

  景公子、无问真人和小胡子都在静坐调息,尤其是景公子,他的元力损耗很大,为了迎接第二次战斗,他必须尽快恢复。

  转眼又过了半天,同样在静坐的叶信突然张开眼,轻咳一声,景公子、无问真人和小胡子接连从入定中醒转,看向了叶信。

  接着,一条黑色的裂隙就在叶信身前出现,叶信挥袖一震,荡起的神念便把景公子三人卷起,穿入黑色裂隙之中。

  与此同时,影月剑宗的正厅,脸色灰败、佝偻着身体的赵厚土正满面陪笑,显得非常恭敬,而在客座上端坐着两个神情倨傲的中年修士。

  “你们本属人脉修士,不应该在万圣天开立宗门。”其中一个穿着白袍的中年修士缓缓说道:“只因你们一向本分,很少惹是生非,所以我们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全当看不到你们。”

  “那是那是。”赵厚土连连点头:“我们从没与万圣天的修士发生过争执,遇到事情,能忍就忍了,我辈修行只愿得获大道,又何必相互争锋斗胜?”赵厚土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只精致的匣子,沿着桌面悄悄推到那白袍修士手边。

  那白袍修士看了看匣子,接着他的口气显得有些和缓了:“如果是寻常事情,我们不会来贵宗打扰,但此事不同以往,定天城无端遭受屠戮,城中的修士伤亡大半,岂有是理?!”

  “我们两个正好在万圣天行走,听到这件事情,自然会很生气。”另一个青袍修士说道:“当天夜晚,好像有不少满月剑派的修士去了定天城吧?”

  “不瞒两位,当夜我确实在定天城。”赵厚土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哦?”那白袍修士皱起眉,随后用指尖推着桌上的匣子,推还给了赵厚土,那意思很明白,如果是小事,我们还可以继续装糊涂,但你们人脉修士跑到万圣天建起宗门,又杀伤妖族修士,那就必须要搞得明明白白,礼物么自然不能收了。

  “宗主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?”那青袍修士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“两位可听说过新近出现的一个修士,我来也?”赵厚土低声说道。

  “我来也?那个斩杀了明界四位劫者,逼退一川仙君的我来也?”那白袍修士精神一振。

  “就是他。”赵厚土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来也当时也在定天城?”那青袍修士追问道。

  “没错,我们就是冲着他去的。”赵厚土说道:“满月剑派的邹灵心亦是被此獠所害,我家山主请出月界之剑,亲临万圣天,就是为了毕其功于一役,斩灭这个祸害。“

  “结果如何?”那白袍修士问道,其实看赵厚土满脸的凄惨,他已经知道结果如何了,但还是想亲耳听赵厚土说个明白。

  “山主从满月剑派带来了两个长老,我和老涂也去了,本以为万无一失……”赵厚土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谁知那我来也修为深不可测,法门残毒无比,最后居然靠着自己的圣诀破了月界,让月界之剑受损,山主见事不可为,只得招呼我们暂避锋芒,老涂的反应慢了一点,被那我来也盯上,唉……当时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涂死在我来也手中,却无法助他脱困,好恨啊……“

  那两个修士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,随后那白袍修士说道:“我看宗主伤势颇重,莫非又是那我来也所为么?”

  “不是。”赵厚土再次露出惨笑:“事后我才知道,原来都是极上秘龙道的阴谋!他们用我来也引出我家山主,秘龙人皇与妖皇等在暗处,在我们撤走时,突然发难,我见机得早,才勉强逃了出来,而我家山主与月界之剑到现在亦不知下落,可能已经遭遇毒手了!”

  那白袍修士沉默片刻,轻叹道:“还请宗主节哀顺便,既然是秘龙人皇与妖皇出手,就算宗主还留在原处,亦是于事无补的,只能白白陪葬。”

  “满月剑派已经上书劫宫,请劫宫来主持公道。”赵厚土又开始咬牙切齿了:“此仇不报,我一山两宗数万大修誓不为人!”

  “我还有一件事。”那青袍修士说道:“前些天,紫阳尊者遇害,紫阳城亦惨遭屠戮,据说,当天有影月剑宗的修士在紫阳城出现,宗主可知道原委么?”

  “紫阳城的事情我知道。”赵厚土说道:“虽然那人的相貌已经大变,但我可以确定,又是那我来也所为!”

  “哦?还请宗主讲得清楚一些。”那青袍修士急忙说道。

  “如果两位见识过那我来也的法门,必定终身难忘。”赵厚土缓缓说道:“定天城之难,我有两个弟子侥幸逃过一难,而我伤势颇重,正好有一个腾龙苑的朋友来看我,便带着我那两个弟子去紫阳城拜访紫阳尊者,想换得一些灵药,结果又遇到了我来也。”

  “那我来也的神兵极为奇异,好像是由一团煞气凝炼而成,无形无质、无声无息,攻则有摧城拔寨之威,守则有稳如山岳之势,变化万千,所以在那我来也出手斩杀紫阳尊者时,我的弟子立即认出来了。”

  “宗主的朋友和弟子在哪里?能否请出来,让我当面问一问?”那白袍修士说道。

  “我那腾龙苑的朋友先紫阳尊者一步被我来也所害,两个弟子也为神兵余威重创,幸好那我来也没在意他们,否则他们一样逃不掉。”赵厚土说道:“不过,他们说话应答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  说完,赵厚土回身向一个影月剑宗的修士使了个眼色,那修士快步向外走去。

  接着赵厚土又转过身,很语重心长的对那两个修士说道:“两位碰上我来也,千万要小心!我原本以为,他依仗的不过是手中奇异的神兵,但在紫阳城中,他又动用了一种极其恐怖的法门,现在我那两个弟子已经变得骨瘦如柴,筋脉萎缩,看起来简直如同干尸一般。”

  那两个修士的神色都变得凝重了,随后青袍修士点头道:“我知道,大半个紫阳城已化作沙漠,死气弥漫,说实话,修行这么多年,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法门,此人不除,定会变成滔天大害!”

  “呵呵……敢来我妖族之域为祸,他也算修行到头了。”那白袍修士冷笑道。

  就在这时,远方突然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,还隐隐夹杂这怒吼声、惨叫声。

  赵厚土大惊失色,身形猛地跳起,又摇晃了一下,险些栽倒。

  那两个修士都愣住了,你看我,我看你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看样子是有人来贵宗捣乱啊。”那青袍修士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。

  “我们两个刚刚来这里做客,就有人上门捣乱……”那白袍修士咧了咧嘴:“他们还真是够倒霉的!”

  “所谓流年不利,莫过于此。”那青袍修士站起身,微笑着说道:“宗主稍安勿躁,我们两个看看过去走走就可以了。”

  在影月剑宗山后,冲出虚空的景公子奋力挥动着手中的真仙锤,如虎入羊群,追赶着漫山逃散的修士,无问真人和小胡子也不甘落后,而那卫金胎瘫坐在地上,用充满恐惧的目光看着叶信的背影,此时此刻,他把所有事情都想起来了,打不过叶信,这不算什么,三十三天中他打不过的修士多得是,但,他在这段时间里一直象个木偶一般被叶信操控,说着叶信让他说的话,做着叶信让他做的事,而当时他确定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为,这种被操控的感觉比死更可怕。
大刁民 驭香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霸天武魂 真龙 武炼巅峰 马前卒 龙血战神 御鬼者传奇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我的贴身校花 盖世仙尊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路杀神,天路杀神最新章节,天路杀神 新笔趣阁xbiquge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